第10章 生气的哥哥
君知晓2019-05-23 18:101,660

  要是换做别的场景下,对于段晏的主动搭话,她肯定高兴的能插上一双翅膀飞天,但眼看薛云恒又要陷入与恶毒女配的恋爱中,她怎么可能不着急,难道要看薛云恒重蹈覆辙再死一遍?

  听段晏还有心讽刺,薛蕴嬛脾气就上来了,“段晏你嘴巴怎么那么欠?”

  话一出口,二人皆是一愣。

  她是下意识把身边的人当成了自己的段晏,忘记了自己还处于书中的世界,忘记了自己不是以温晚的身份活下去了,她现在是薛蕴嬛。

  “薛小姐的话什么意思?”段晏眼眸闪过一丝不明的暗光,温柔的语气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薛蕴嬛猝不及防的撞入他如一汪深潭的眼里,被逼的节节后退,看着一步步逼近的段晏,哪怕知道这个段晏不属于自己,却还是不可避免的涌上了委屈的感觉。

  她的段晏才不会这样,这是她书里女主角的真命天子,不是她的。

  薛蕴嬛收起片刻的软弱,平复了情绪后,躲开了他探究的目光,“字面意思,还有,段公子你靠太近了。”

  “你不喜欢?”段晏仍是那样温柔的口吻,似是对待最亲密的爱人,眼神缱绻又怀念,“初见我时你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被段晏一提,薛蕴嬛想起自己刚见到他时的狼狈,心里的那点自尊不允许她在段晏面前示弱。

  她的段晏已经死了,永永远远的死在了手术台上,回不来了,无论眼前的人再怎么相似也不过是替身而已!

  如此一想,薛蕴嬛面对眼前这个人的态度也跟着冷漠下来,“我爱什么态度什么态度。”

  说罢,薛蕴嬛抬脚就要往自己哥哥那边走,面前的人不紧不慢的伸出手拦在了她的面前。

  “想走可以,玉佩留下。”段晏依然是那副柔和的嗓音,可分明能听出那话语中是用命令的口气。

  玉佩?

  他为什么想要温婉的玉佩?

  他又为什么知道这是温婉的玉佩,难道他见过?

  一连串的疑惑在薛蕴嬛的脑子里冒出来,她握紧了手里的玉佩,犹豫自己要不要把玉佩交给段晏。

  段晏是女主温婉的官配,他绝对不会害温婉,这点作为作者的她敢肯定,只是……

  薛蕴嬛偏过头看他,口气不善地问道:“为什么要交给你?这是姑娘家的物件,交给你成何体统?”

  段晏也不气恼,缓慢地开口解释,“我会亲自交换给她。”

  要是换上他人,怕是要夸奖段晏一句好脾气,但薛蕴嬛就是牙痒痒,或许因为注定了眼前这个与她挚爱相似的人不属于自己。

  薛蕴嬛被他那种满不信任的态度激怒,怒道:“我给也是一样的,我还是她姐姐,难道会害她不成?”

  “难说。”段晏低低一笑,眼神揶揄地上下打量她,“薛小姐这套还是省省吧,像你这种人表演姊妹情深这个戏码你骗婉婉还好用些。”

  原本打算直接离开的薛蕴嬛僵在了原地,明明知道这个不是她的段晏,但长着一样的脸又一样的口气,几乎复刻的动作,她到底还是在意的。

  段晏怎么可以这样看她?

  是了,她可能遭了报应穿进书里成了恶毒的女配不假,可听到段晏讽刺的话语,仍觉得被刺伤了。

  段晏似也注意到了她的异样,收了手。

  方才还硬气的女子仿佛就一句话的功夫,忽地静默下来,双肩耷拉着似乎有小幅度的抖动,他正要说话便见一串晶莹的泪珠掉了下来,砸在草地上。

  他突然有些烦躁,话这样是说不受薛蕴嬛这套的影响,可看见薛蕴嬛落泪他还是觉得心泛起一阵莫名的不舍,明明知道那个女人是惺惺作态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情绪?

  “薛蕴嬛,你……”

  “你走开!”

  薛蕴嬛猛地拍开他伸过来的手,她不容许自己再次失态,用手背胡乱擦掉了眼角边的泪水,快步走向薛云恒。

  段晏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她身上似乎总有别人的影子,一点都不像其他人口中所传的那样子,又对他的态度反复无常,种种表现实在是奇怪。

  不管身后的段晏作何感想,她走到时薛云恒正替李沁遥在处理伤口,习武之人的五官何其敏锐,早在她靠近的那刻薛云恒就该察觉到,但他连头也不抬。

  很显然,她的哥哥是在生气。

  “云恒。”李沁遥稍稍的碰了碰身边的男人,语气软软的喊道,“蕴嬛来了,你怎么不说话?”

  薛云恒飞快的抬了一下眼,又低头继续处理李沁遥的伤口,“我说的话她也不会听,说了有什么用。”

继续阅读:第11章 打道回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贵后:逆袭吧,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