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撕破脸
君知晓2019-05-23 18:101,579

  “将军府的小姐,可曾来过这里?”段晏依然保持着良好的态度,不卑不亢的应道。

  下人眼睛滴溜一转,飞快的答道:“没有,没看牌子吗?还是说不认路,这是丞相府哪里会有什么将军府的小姐,快走快走。”

  说罢了,生怕段晏多作纠缠一样,直接的把大门‘啪’的一下关上,旋即脚步匆匆的奔着一个既定的方向快步跑去,他一来到那处就被事先吩咐看守在那儿的侍女给拦下了。

  侍女伸手将神色匆匆的下人给拦住,不快的念叨道:“诶诶诶,老爷有事呢,你怎么乱闯呀?”

  其实也不是李庆天吩咐过,只是他们这些常年在丞相府内做下人的都知道规矩,看李庆天这架势,美人一旦入了套哪里还能轻易让煮熟了的鸭子飞了的。

  现下的情况,李庆天是最烦被人打扰的,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当然要懂事点了。

  下人哎哟了一声,:“不是,好像是将军府上的人给找上门了!”

  侍女一听事情不好就让下人进去禀报了,下人一闯进去,便见李庆天与新招进来的姑娘喝的正欢,连忙收敛了慌乱,小步走到李庆天的耳边交代了事情。

  “怎么?”薛蕴嬛眼尖的瞄到那下人神色不妥,笑语晏晏的问道,“伯伯说把我当自家人都是假的么?连下人的话也听不得了?”

  宴席间李庆天极尽好话,为了讨她的欢心,将好话都说了个遍,就连李沁遥半路听不下去先告辞了,便剩下他们二人独酌,那李庆天一看李沁遥走了后便急不可耐的坐近了些好下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李庆天的意图了。

  “蕴嬛,这、这不是伯伯不让你听,这些事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小辈担心是不是?”李庆天不耐的挥了挥手,转而笑着对她说道。

  许是因为几坛酒水下肚,李庆天已经有了大半的醉意,话说的更口无遮拦,只要有机会便要趁机揩油。

  啊,真的是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

  幸好哪怕是在现代的她酒量也不差,更别提她是知道人物设定的,薛蕴嬛这个人没别的长处,恰恰有一样设定她是记得最清楚的,那就是千杯不倒,别说李庆天一个人想灌酒她,再来十个李庆天,她也没在怕的。

  “蕴嬛啊,不是伯伯说,要是你懂事点,你爹亲现在朝廷上就不会那么难过啦,你还不知道吧?你爹亲被收了兵权呢,现在是失势了。”李庆天伸出手轻轻的搭在她的手背上,见她没有立即躲闪,以为她是明白了,唇边荡起满足的笑意,“你乖一点,伯伯就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保准你还是过着大小姐的日子。”

  他瞧着近在眼前的薛蕴嬛,月光打落在她的如玉的肌肤上,照的她身上如镀上了一层柔光,光中弥漫着点点的烟尘,清丽的面庞被衬得愈发动人。

  薛蕴嬛眼神淡淡的一撇,收回了自己的手,口气不冷不热地说道:“伯伯,您说这话前最好先掂量一下自己。”

  她话冷淡又分外刺耳,饶是李庆天喝了酒再迟钝也该反应过来了。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李庆天脸上面子挂不住了,砰的抬手一拍桌子,站起来冷冷道,“还真以为自己还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了?你可能不知道吧,现在陛下收了老家伙的兵权,免了你哥哥的官职,就还留个将军的名号给老家伙挂个号而已了,有名无实!”

  算起来李庆天虽庞大腰圆,还比她要高上半个头,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薛蕴嬛,她本该是要害怕的,但她不是原书里的薛蕴嬛,更不会听李庆天瞎扯。

  薛蕴嬛也缓缓的站了起来,脸上的客套已经不在了,“伯伯,就算蕴嬛不是什么将军府的大小姐,也望伯伯能看清楚自己。”

  李庆天被她驳了面子,气的牙痒痒,想起当年薛蕴嬛的娘亲也是一样的,脸上带着不屑的神情毅然决然奔着那老家伙去了。

  薛蕴嬛微微颔首,作势要离开了,“伯伯,话也说尽了,不是蕴嬛不给您面子,是您给脸不要脸在先的。”

  眼看她就在眼前,李庆天又如何甘心就这样放薛蕴嬛回去,尤其是在得知现在将军府已经失势,他又是皇帝眼前的红人,怎么还会在乎薛蕴嬛的身份,伸手便去拉扯。

  薛蕴嬛早就料到他有动作,轻盈的侧身一闪,轻巧的夺过了李庆天的手,“伯伯,你这就不好了吧?”

继续阅读:第17章 将计就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门贵后:逆袭吧,女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