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命也如是
渠邱公子弃2019-07-23 19:035,744

  帕斯卡尔醒来时已躺在创伤,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在不停翻滚,想吐又吐不出来,上下肌肉也是又麻又痛,恨不得晕死过去,偏生又清醒得很。波莉还是躲得远远的,见帕斯卡尔睁开眼睛用藤条试探着戳了他胳膊一下:“黑子,你没事吧,是不是很难受?”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又没和丑女说话,你快去看你的独眼龙吧!”

  “他不是独眼龙——”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你……你不是不和丑女说话?”

  “那你承认自己是丑女了,哈哈!”波莉之前在看台上,就见爱丽卡目不转睛看着瓦特,所以故意说出独眼龙,没想到爱丽卡非但上当反而越陷越深。

  “我打死你!”爱丽卡说不过波莉举手便打。

  “黑子,救我——”波莉说着一下子跳到帕斯卡尔内侧,爱丽卡冷哼一声跑开,免得继续被波莉奚落。波莉看帕斯卡尔咬碎牙关那架势,往后挪了挪身子隔得更远一些,“黑子要是难受,就睡一会吧。”

  “睡不着……”

  “我不是给你安眠药了吗,吃光了?我这里还有……”

  “不用了,我还有。”帕斯卡尔伸手去衣袖里取,不过胳膊依旧哆哆嗦嗦不听使唤,忍不住一拳捶在胸口,跟着闷哼声喊到一半化作一连串咳嗽。

  波莉叹了口气:“别自责了,黑子虽然长得黑,不过却把麦克斯韦吓出一身冷汗。”帕斯卡尔与麦克斯韦对决时你来我往她看不大懂,只知道帕斯卡尔最后倒地不支,麦克斯韦却依旧是好好的,也想不到该如何安慰。“你稍等一下,我也带着药。”说着一下子跳下床连蹦带跳去了,一会就跑了回来,咣当一声摔上门,甩着包包跑到床前,掏出一个圆圆的化妆盒,见帕斯卡尔眉头直皱,咯咯一笑:“看把你吓得,我用这个盛着药丸。”说着一按两旁活扣盒子啪地弹开,“你要多少?”

  “1……2粒吧。”

  “好,张开嘴。”波莉用指甲捻出两粒,一松手掉进帕斯卡尔嘴里,接着去倒水小心翼翼放到帕斯卡尔手边,赶紧往后跳了一步,“喝水吧。”

  “谢谢。”帕斯卡尔有气无力说着,见波莉兔子见了生人似的避开他身子,忍不住赶到好笑。服药之后就闭上眼睛,开始回想之前同麦克斯韦那场对决,那时候出手太快有些东西没有及时想到,譬如借地传力,如果可以借地传力施展魔法,说不定能偷袭麦克斯韦——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大和尚就靠这一手功夫横行一时。不过法拉第笼看去圆融无漏,就算是脚底下也未必会有破绽。要是强攻法拉第笼的话,有形有相之物都会被电光消解,无形无相之物又不可能伤人,那么无形有相之物譬如声波呢?自己那声怒吼似乎让他微微颤动;有形无相之物譬如影子呢?如果能将魔力融入影子当中,是否能洞穿法拉第笼?

  帕斯卡尔想到这里忽然觉得好笑,想到这些又有什么用,每每在紧要关头,遇上各种意外的倒霉事。一开始遇上罗伯特也就罢了,后来竟接连遭遇伊萨克兄弟,即便是在整个元始家族当中这两人也是佼佼者,难道真个是命定如此?非要辩解的话,也可以说如果不是罗素太过嚣张而惹得瓦特下场,这一切本可以避免;可是为何偏偏又发生这一切呢?帕斯卡尔眼前浮现出一副图景,自己像是一只小白鼠在迷宫里到处乱窜,看上去像是能自由行动,不过要想走出迷宫只能依照规定好的路线走,就这样跑来跑去反复试错,终于跑到出口前面,却蓦地发现出口是封死的。这一切不过是嘲弄而已!就算赢了麦克斯韦又怎样,说不定牛顿学园为此更不可能要他;即便被牛顿学园录取又怎样,说不定回去的路上飞艇失事,会让他葬身火海……“命也如是……”帕斯卡尔想到这里,泪水不知不觉淌了下来。

  过了一会,波莉见帕斯卡尔身子动也不动有些害怕,摸起藤条戳了帕斯卡尔一下,小声道:“黑子,黑子,你翘辫子了吗?”见帕斯卡尔身子好像微微晃动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被藤条戳动的缘故,蹑手蹑脚走上前去侧耳倾听,这才听到那悠长的呼吸声,帕斯卡尔一呼一吸之间相隔极长,这才让波莉误会他翘辫子了。

  “放心吧,还有多少罪没受,难能这么便宜他!”一旁罗素悠悠醒来。

  “瘦子醒了,那就好!你好好照顾黑子,我出去逛街了!”波莉蹬上鞋子边跑边跳,刚一开门顶头就见麦克斯韦手指悬在半空,看来正要敲门,愣了以下跟着就是一声大叫:“不好,黑子快跑啊,他们来杀人灭口啦——”

  “谁来杀人灭口!”富尔顿等人呼嗵一下撞开房门冲了出来。F班这几人每个人都单独安排一个套间,本来富尔顿、史蒂芬要守在帕斯卡尔身前,怎奈爱丽卡抵死不愿跟波莉坐在一个屋顶下,拉着他们到隔壁自己房间;一听波莉喊杀人灭口赶紧出动,富尔顿冲出房门时浑身依然泥塑化,史蒂芬双手火炭赤红、火苗乱窜,爱丽卡手里攥着一把银针,爱丽丝也手忙脚乱扯着红线跟在后面。众人见是麦克斯韦稍稍有些放心,毕竟以他身份不至于公然行凶;不过转念想想说不定他在竞技场上被帕斯卡尔逆了龙鳞,要亲自动手以泄心头之恨,要不然带这么多人来干嘛。

  波莉见这时麦克斯韦身后除了跟着安培、焦耳、欧姆,还有六色相中那个穿着白大褂的玛丽,这些都在竞技场屏幕上亮过相,还有一人带着三角帽,顶上插着一根穗子,身子一动就不停摇晃。“你们来干什么?”波莉一边说一边缩身往后退着,张开胳膊握紧拳头挡在帕斯卡尔身前。

  “如果我们是来杀人灭口的,你怎么办?”玛丽上前一步,冷冷看着波莉。

  波莉回头看了一眼帕斯卡尔,跟着使劲往边上一跳,往墙角里一蹲,两手捂住眼睛:“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出去逛街了,根本就不在这里——”

  罗素看的目瞪口呆,忍不住哈哈笑了出来,笑到一半扯动胸口伤势咳嗽起来,还是一边咳嗽一边笑着。

  帕斯卡尔吞下药丸后浑浑噩噩的,发觉周围乌云密布,阴风怒号,密雨如线,抬头看去整个天空压在头顶,像是悬挂不住即刻就要塌下来似的,半天空依旧残留着一点微光,仔细看时才发觉竟是圣母像上火光。身前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正站在圣母像下不紧不慢往前走着,眼见就要装上圣母像,帕斯卡尔刚要出声示警,蓦地发觉竟喊不出声来,身子空荡荡的像是只有一双眼睛飘荡在这里。那黑影走到圣母像前,圣母像身子竟扭曲起来,顷刻间就扭成麻花一样,头顶高举那火炬也直直坠落。黑影穿过残碎不堪那圣母像,继续沿着赎罪大道往前走着,脚步过处身后建筑竟沿着他足迹折叠起来,那黑影的足迹像是中线,整个亚特兰蒂斯则是一张纸,竟在一股无形力量之下沿着中线折叠起来。

  “何等狂暴的魔法啊!”帕斯卡尔忍不住感叹,先是赎罪大道像是地震一样现出裂缝,跟着两旁地面竖立起来,上面的建筑却纹丝不动,直到两边地面相撞,高楼大厦顿时就被挤扁,一块块断壁残垣如雨般撒落。这个世界像是按下静音键没有一丝一毫声音,不过帕斯卡尔看到这场面,却在心头响起震天动地的轰隆声,觉得自己似乎也要被这狂暴的魔法卷入而挤成齑粉,忍不住得心慌。哪知自己竟安然无恙,依旧飘飘荡荡的紧跟着那个黑影,黑影步伐看去也不快,不过片刻间赎罪大道就走过一半,两旁牛顿学园跟柏拉图学园缓缓竖了起来跟着拍到一块,不容他作何感叹那黑影已到圣灵殿前面,两侧教堂从中裂开挤压到一块,断壁残垣面包屑一样从空散落。

  帕斯卡尔见着黑影不知施展何等魔法,竟像是扭曲空间一样将整个亚特兰蒂斯折叠起来,无尽恐慌之中竟浮起一丝快感,刚要上前去看下那黑影尊容,怎奈身子此时却像被钉住动也不动,张大嘴巴也喊不出声响,正浑身难受之际陡然一声尖叫,那黑影蓦地转身,帕斯卡尔看得清清楚楚,那黑影赫然竟是自己!一惊之下,顿时惊醒,发觉身子黏乎乎的,浑身直冒冷汗。

  “你醒了,”麦克斯韦说话是依旧隐隐带着微笑,“没什么事吧,我带了医生过来。”

  麦克斯韦说完玛丽上前跪在帕斯卡尔身旁,伸手搭在他腕脉上紧闭双眼。帕斯卡尔只觉得玛丽手指微凉,触手处竟觉得一阵清爽,恨不得将其握在手里,不过自知不配消受就要挪动身子,却听玛丽却斥道:“不要动。”帕斯卡尔知道她在号脉果然不再乱动,不过也忍不住好奇,这门手艺失传已久,就算是四荒一些招摇撞骗的古医也只能翻来覆去背一些套话唬人,不知道玛丽是否家传习得。

  过了一会玛丽站起身子,转身向麦克斯韦汇报:“没什么大碍,想来只是透支魔法浑身乏力。”

  麦克斯韦点点头,身后带着三角帽的那人皱眉道:“没有伤到脏腑筋骨?连皮外伤都没有?之前不是逼得老大法拉第笼都使出来了吗?”

  玛丽冷冷看了赫兹一眼,似是根本不屑回答这个问题。

  “其实……我不是说你……我的意思是……”赫兹支吾着,不知道怎么说好。

  焦耳笑道:“怎么没话说了,马基雅维利没教你怎么跟女孩说话吗?”

  “住口!”赫兹一阵脸红,他少年老成酷爱钻研权谋,觉得选秀比武可有可无故而未曾出场,没想到听说有人将麦克斯韦逼到险境,故而跟着来见识见识。

  麦克斯韦坐到床边刚伸出右手,罗素身子一翻:“你干什么?”波莉忍不住转过头来,从指缝中偷偷瞧着,看神情正痛苦挣扎着她这个上司要不要上前搭救这个唯一的手下。边上富尔顿等人齐刷刷冲着麦克斯韦出手,赫兹猛一张口发出一声女子尖叫般的声响,富尔顿等人都觉得身子一,双耳微微刺痛。赫兹一张口震住四人,扭头去看玛丽哪知她目不转睛看着床上帕斯卡尔,竟好似浑然未觉。

  “不要紧。”帕斯卡尔见麦克斯韦右手隔空划过他胸口,所过之处一阵噼啪轻响,知道身上残存电流被慢慢吸走,身子顿时一阵轻松;若说之前好似挟山超海让他浑身难受喘不过气,这回顿时轻松起来忍不住撮唇长啸,啸声清脆竟似凝而不散,连麦克斯韦在他身旁都不觉得刺耳。帕斯卡尔啸声绵延许久才渐渐止歇,低声说了句谢谢却依旧不愿去看麦克斯韦。

  “不要紧,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告诉你,这一届选秀的录取名单,帕斯卡学园早已上报给牛顿学园了。”

  “什么?!”

  波莉一下子跳了起来,赶紧掏出芦苇纸记下来:“号外号外,选秀隐藏惊天大阴谋!据牛顿学园一高层人士透露,这一届选秀名单早已内定,那么选秀的目的何在呢?仅仅是走走过场吗?还是逗人玩?”

  麦克斯韦此言一出,非但罗素忍不住大叫出来,帕斯卡尔也大为惊愕,他本以为就算内定名单,也要等竞技场比试走完过场之后再说,没想到选秀还没开始结果早已注定。麦克斯韦告诉他这点自然是让他免于追悔,毕竟就算没有遇上麦克斯韦,结果也不会有何不同。那选秀比武还有何意义呢?想到自己还满怀期盼、费心竭力去比武,看台上的人估计像是看马戏团猴子表演一样,选秀比武的人有多卖力,看台上的人就有多嘲笑吧。

  “如果你想进牛顿学园的话不是没有法子,只不过个人而言,并不建议你这么做。”麦克斯韦说到这里轻轻一叹。

  “不必了,命也如是,何必强求。”帕斯卡尔像是被抽干精气神,瞬间变得有气无力,慢慢闭上眼睛。

  “无论如何,我都庆幸能遇到你这样一个对手。”麦克斯韦说着,他虽然猜想帕斯卡尔不至于有性命之危,不过浑身上下了无伤痕终究让他颇为意外,没想到血肉之躯,经过魔法修行竟能到这等地步,自己一直生活在技术构筑的世界里,以为魔法不过是障眼法小把戏之流,看来需要好好审视这一观点了。“再会了。”麦克斯韦起身离去,脑海中技术、魔法四个字不停盘旋。

  一行人搭电梯直上楼顶登上飞艇。赫兹说道:“老大,为虺弗摧,为蛇若何?要不要现在趁机将他除去?”他虽然未曾亲临竞技场,不过后来反复观摩发觉帕斯卡尔魔法、应变乃至决断都让他惊为天人,适才玛丽探脉更是知道帕斯卡尔生挨下法拉第笼都毫发无伤,啸声中更是显得魔力运用已炉火纯青;此时弱不除去此人兴许会沦为江洋大盗——只不过他无论如何小心都万万不曾想到,帕斯卡尔日后会成为那个一手埋葬他们的人。

  麦克斯韦依旧微带笑意:“不必了,难得遇上一个让我隐隐感到害怕的对手。”

  玛丽本来不屑赫兹那鬼鬼祟祟的语气,不过麦克斯韦的话更是让她大惑不解,她本以为麦克斯韦有着绝对自信,不会对帕斯卡尔下手,没想到竟说出害怕二字:“既然大少爷感到害怕,还不除掉这个隐患?”

  “感到害怕我才会加紧努力,好摆脱这份惧意,这样才会变得更强。”麦克斯韦笑意转浓,看来畏惧之外更多的是兴奋与喜悦。

  “队长说这人眼神阴沉可怖,留着以后怕是会兴风作浪。”

  “兴风作浪有何不好?岂不是恰恰能搅活这潭死水?”

  赫兹扼腕叹息,麦克斯韦境界毕竟高出自己一等。他之所以为麦克斯韦折服,家世、能力、手腕都在其次,最让他感到绝望的便是这等天堑般难以逾越的见识气度。他也称得上是人中之杰,不过跟麦克斯韦一比,就像是在不同的层次;虽然在自己这层他自谓已臻于极致,终究囿于见识气度而不能更上层楼。之前他还翻来覆去为自己找借口,不过时至今日早已不做此想,甘心辅佐麦克斯韦。

  欧姆叹道:“不知道他如何成长到这等地步。”他之前在看台上扫过帕斯卡尔一眼,觉得他人不出众、貌不惊人,没想到竟是石中藏玉。

  “也许我们低估了他们自我成长的能力。”麦克斯韦叹道,如果说他们贵族子弟,自小私学就有各路名师倾囊指点,就如同精心培育的花卉;帕斯卡尔则像是荒原野草一样,无人照理而任凭风吹雨打。可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也少了许多有形无形的条条框框,让他们能挖掘自己所长。况且他们出身贵族什么东西都是唾手可得,往往只是靠着自律修行;帕斯卡尔出身庶民、身无长物,无论想要什么都不得不竭尽全力去争取,这种本能般发奋图强动力显然也不是他们所能比,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吧。如果庶民子弟人人都像帕斯卡尔那样,只怕贵族、庶民就要倒翻过来了,不过也不必过于担忧,毕竟能到帕斯卡尔这等境界的,已是庶民中顶尖的人物了。那些经不住风吹雨打的杂草,早就枯死在荒原之中了吧。

  麦克斯韦走后,房间一片死寂,罗素想要笑一笑活跃下气氛,哪知才一出口就成了叹气声:“我以为我们不够强大,不够努力,不够走运,才会输掉;却不知道结果早已注定。无论我们如何强大如何努力如何走运,都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命也如是,命也如是啊!”

  帕斯卡尔忽然睁开眼睛:“你错了,还是我们不够强大。如果我们强大到足以践踏帕斯卡学园,帕斯卡学园就不能阻拦我们;如果我们强大到足以践踏牛顿学园,牛顿学园就不能阻拦我们;如果我们强大到足以践踏全世界,整个世界就任由我们凌辱!”

  “一个人怎么可能强过整个世界!”罗素心想这从逻辑上就说不过去吧。

  “一个人不可能整过整个世界,但能强过其他的人,所有其他的人。”

继续阅读:第1章:恨地无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帕斯卡学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