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卢多逊
马之一2019-05-23 19:262,324

  刘娥跟着妙清在金陵城的热闹繁华之处流连忘返,二人一路有说有笑,几个月不见,当真有说不完的心里话。

  二人上了一家酒馆的二楼,靠窗而坐,看着下面大街上的人群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妙清感叹道:“想不到这金陵城如此繁华,一点也不输我们大宋的汴梁。”

  刘娥比妙清先来到金陵城,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风土人情。说道:“是啊,这南唐物华天宝,真是个安乐窝。可人太安逸了,就忘了危险。”

  妙清听了,说道:“你怎么知道南唐有危险?”

  刘娥摆了摆手,说道:“哎呀,不提也罢,提了就生气。妙清姐姐,你先说说你为什么会来南唐呢?”

  妙清说道:“我此番前来,是帮曹彬大哥探探南唐的虚实。”

  刘娥听了,摆手道:“不用探了,南唐国主昏庸无能,我看他啊免不得做个亡国之君。”

  妙清听了,疑惑道:“何出此言?”刘娥就把南唐国主如何一心向佛,如何拒绝林仁肇和卢绛的计策,说了一番。

  妙清听了,若有所思的说道:“看来这林仁肇果然名不虚传。我出使之前,就听卢多逊说南唐有个林仁肇文武双全,是一员难得的大将。看来此番曹彬大哥南下南唐,我先得替他除去这个劲敌。”

  刘娥听了,大惑不解:“姐姐,林仁肇将军是个忠臣啊,你为什么要除去他?”

  妙清听了,拿手指轻轻敲了敲刘娥的脑门,笑道:“你这个小傻瓜,他是南唐的忠臣,自然就是我大宋的敌人了。若不先除去他,到时候我曹彬大哥南下南唐之时,此人必是我曹彬大哥沙场上的劲敌。

  ”刘娥听了,不满意道:“那就让他们在沙场一决高下好了,堂堂正正的打一架。干嘛要先除去他呢?而且那晚我看林仁肇将军一身正气,绝对不是坏人。”

  妙清笑道:“是不是坏人,要看对谁。对南唐来说,他是忠臣,是好人。但是对我大宋来说,他就是敌人,是劲敌。”

  刘娥搞不懂为什么一个人是好是坏还要看对谁来说,她觉得一个人是好人便是好人,不管对谁来说。所以刘娥撅着嘴不满意道:“哼,姐姐你心里就只有你的曹彬大哥。除了他,这世上都是坏人。”

  妙清看刘娥生气了,拿手指刮了一下刘娥的鼻子,笑道:“谁说的,我们小刘娥就是一个好人。”

  刘娥被她一逗,也就不生气了。想起菡萏来,说道:“妙清姐姐,我这次来南唐,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菡萏姐姐。”

  于是给妙清讲起菡萏的故事来,并把菡萏的落英剑法添油加醋吹嘘一番,说得好像落英剑法天下无敌一般。

  妙清是个好胜的人,听刘娥说菡萏如何如何厉害,起了好胜心,说道:“想不到南唐还有如此高手,我妙清倒是想和她切磋一番了。”

  刘娥故意激将道:“只怕姐姐不是对手呢。”

  妙清听了,索性站起来就要去找菡萏决斗,刘娥一把拉住她坐下,劝道:“哎呀,姐姐。我说你怎么说风就是雨,菡萏姐姐住在竹林,又不会飞了。你才刚刚来到南唐,歇息几日再说。再说了,菡萏姐姐可不是坏人,你可不要也和林将军一样,要把她除掉。”

  妙清听了,笑道:“看你说的,好像我要将这南唐所有的人都要杀光一样。菡萏又不是朝廷的人,我杀她干什么?”

  刘娥听了,放下心来,拉着妙清下楼,说道:“走,姐姐。这金陵城还有许多好玩的地方,我带你去玩。”

  卢多逊率领大宋使团觐见南唐国主,双方互致宾主之礼。落座之后,卢多逊说道:“素闻江南鱼米之乡,富庶之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人杰地灵,物华天宝。”

  南唐国主谦虚道:“使者谬赞。”

  卢多逊说道:“我大宋皇帝打算与国主划江而治,共享天下。只是中原比不得江南富足,所以需要江南进贡。”

  南唐国主一听,喜出望外,连忙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大宋需要多少,我南唐一定如数进贡。”

  卢多逊看南唐国主放下戒心,说道:“这个从长计议,国主不必担心。今日不谈国事,来,我先敬国主一杯。”

  南唐君臣见卢多逊一表人才,言谈举止很有大国风范,很是欢心。接连几日,都依次宴请卢多逊。卢多逊趁着赴宴的机会,小心翼翼的试探南唐君臣的动向。不出几日,已经将南唐朝堂的形势了如指掌。

  南唐朝堂很明显分为主战和主和两派。以林仁肇为首的主战派,极力劝说南唐国主不要相信卢多逊的一面之词,应该做好准备,防御大宋的进攻。剩下的主和派相信卢多逊的话,认为只好对大宋进贡,小心侍奉,大宋一定不会南下。

  卢多逊在南唐盘桓数日,到了返程的日子。刘娥也拉着妙清逛遍了金陵城的街角巷尾,告别妙清,背着焦尾琴,先回白云观去了。妙清向卢多逊提起林仁肇,卢多逊说道:“此人不除,必为我大宋南下的最大障碍。长公主放心,我已经有了计策。”

  南唐国主饯别卢多逊的宴席上,卢多逊说道:“现今天下太平,我大宋皇帝打算制作一副地图,囊括天下山川名胜。独缺南唐一方的地图,不知国主可否成人之美?”

  南唐国主早已相信卢多逊划江而治的鬼话,毫无戒心,立即让人绘制南唐地图。

  登上回程的大船,卢多逊望着烟波浩渺的大江,自信的说道:“南唐已经是我大宋囊中之物。”

  妙清听了,说道:“你是指你手里的南唐地图。”

  卢多逊得意的笑道:“不错。有了这一副地图,我大宋挥师南下之时,少了许多麻烦。”

  说着,又拿出一幅图,对妙清说道:“当然,一副地图还不足以平定江南。长公主请看。”

  妙清打开一看,竟然是林仁肇的一副画像。妙清疑惑的问道:“你画这副林仁肇的画像,能做什么?”

  卢多逊故作神秘的说道:“长公主不是要替曹彬将军去除这个眼中钉吗?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说完,看着滚滚长江,说道:“当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长公主可曾记得我们出发时候遇到的那个南唐叛徒?”

  妙清想起了樊若水,说道:“你是说那个进献鱼线的疯子?”

  卢多逊笑道:“他可不是疯子。有了他的计策,我大宋的军队,跨过这长江天堑,如履平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