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慕云溪2020-03-31 16:313,269

  他疾风,自从闯出“盗中君”的名头,踏上这江湖,便走进了一条血雨腥风的江湖路。

  学武十余载,他只懂踏雪无声、挥剑杀敌,何时懂得去安慰他人?从没有安抚孩子的经验,他手忙脚乱地拍在女娃的肩头,却又觉得不妥——她虽是痴儿,小孩子心性,可身形模样都已是少女。

  伸出在空中的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看着女娃娃飞红了眼角,嘴冲他的伤处直吹气,似乎这样便能使他不痛一般。

  疾风暗暗骂了一句,又捏紧了拳头。

  “丫头,”他勒令自己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话,可平日里说话粗鲁惯了,一开口还是有些冲,“放手。”

  女娃固执地摇了摇头。

  他咬牙,半哄着说出他从不曾使用的字:“乖,听话,放手。”

  这一招对她似乎有用。

  她犹豫着松开手,一双白嫩而纤长的手中,已满是鲜血。

  她望了望,忽然想到了什么,伸出两个食指,比划在他的眼前:“痛痛——”她拉长语音,忽分开相交的食指,“飞!”

  疾风再度无语:这家伙竟然拿应付小孩子的手法对付他?!当他也是弱智么?心中的这般郁闷,在她的面前,却已无力吐槽。

  他无可奈何地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也不管手中的血迹沾上了她的发丝。

  女娃转了转明亮的黑眼珠,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蹭——”地站了起来。

  疾风一愣,还来不急说话,就见小姑娘扯着嗓子回头吼了起来:“老头儿!老头儿!”

  糟!疾风下意识地跳起来,想去捂住她的嘴巴。

  可由于腿上的伤势,这个动作又被痛觉生生地制止了。

  他在心中将这痴呆女娃骂了个千遍万遍,苦于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狠狠地瞪向对方:奶奶的!他一代盗中君,纵横江湖也有几个年头,竟然被逮了个现行,还是栽在这痴呆女娃的手里!气得喉头一甜。

  就在疾风差点要吐血的时候,却听见远处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带着浓浓化不开的笑意:“怎么了?又遇见老鼠了?”

  话音未落,人已走进厨房。

  来人掀开布帘,见着面前的景象,骤然一愣。

  可只眨眼的工夫,那人竟然扬起唇角,淡淡地笑开来:“哈,还真是好大一只老鼠。”

  疾风本以为女娃口中的“老头儿”,怎么也得七老八十了才对,可谁知,走进门中的人,却是一个俊秀青年。

  他身着一袭青衫,眼带笑意。

  疾风虽读的书不多,可见这人的身形样貌、神态举止,却忽忆起一个词儿来:“君子如玉”。

  女娃娃见了他,急急地扑了过去,摇着他的手臂,急道:“老头儿,治他,治他!”

  这动作在疾风眼中,怎么看怎么扎眼:妈的!什么君子如玉,这一大男人带着十几岁的姑娘,拉拉扯扯的,算是个什么东西?!看人姑娘傻乎乎缺根筋,就可以随便欺负么?!想到这里,他不由地皱紧眉头,再加上额间那道伤痕,当真是额前成“川”了。

  那青年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竟笑了笑。

  随即,他慢慢地伸手将女娃紧握不放的双手放了下去,轻声道:“阿颜,去拿我的药箱来。”

  换作“阿颜”的痴女,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后拔腿便向主屋奔去。

  见她疾奔,那青年冲她的背影念叨了一句“小心别踩到我的药!”

  ,可话音未落,便听那边传来一声“哎呀”的低呼。

  青年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才转过身回望疾风。

  见他面色不善,又是伤重血流,那青年却不惊、不惧,只是淡淡笑了笑:“阁下在这三更半夜造访,想必不仅仅是为了小小馒头吧?”

  说着,他还指了指被放在一边的碗碟,以及沾了泥血手印的馒头。

  这句话让疾风无从回答:说句大实话,他的确是冲着馒头来的。

  但是这么直白的答案,让他一代神偷的面子往哪里搁?他只能皱眉,从鼻孔里重重地“哼”出一声来。

  青年垂下眼,若有所思,随即又抬首笑道:“我说,夜走千家、日盗百户的‘盗中君’光临舍下,真正是这边的荣幸……”疾风一惊:这乡野郎中竟能看穿他的来历,那便绝非寻常百姓了。

  再思及先前那女娃走路无声的功力,这一次,他已不会将之视为自己伤重时的幻觉或巧合。

  他微微眯起眼,故作高深莫测的模样,斜眼睨向对方:“是老子,那又如何?”

  “所谓‘明人不说暗话’,”青年敛起笑容,冷眼望他,“这般苦肉计,只能骗骗无知孩童,莫在这里显摆了。

  在下这条命,不是你能盗得走的!”

  竟涉及到性命攸关,疾风于心中暗做盘算,却并不在他后半句上纠结,而是冷哼一声:“哼,‘无知孩童’?就算她天生痴呆,你又怎能对一年轻姑娘?欺负她不懂事么?”

  青年闻言一愣,忽又笑出声来。

  先前望他那满眼阴霾的神色,此时全然褪去,又再度换成了浅浅笑意。

  他笑着缓缓摇头:“哈,是我多心。

  若他有意取我性命,又怎会派你来?他该知,一个小小的偷儿,还难不住我。”

  这句话再度让疾风气结:妈的!这家伙是说他功夫差么?虽是怒火中烧,恨不得想上去揍人,让这文弱书生一般的家伙,看看谁更厉害!可是,他的理智却又让他暗中忍住,只在心中盘算:方才究竟是哪一句露了馅儿,让他察觉出自己并非是来取他性命?左思右想却也想不出结论,疾风骂骂咧咧了两句:这小的痴呆也就罢了,这大的也是个疯癫,见了人非说是来杀他的,简直是疯子还外加自作多情——谁有工夫去取他性命?当他是个二两五啊?疾风斜了对方一个白眼,再不说话。

  片刻之后,那名叫“阿颜”的女娃已经拎了药箱奔进屋里。

  她双手捧着箱子递给那青年,随即便乖乖巧巧地蹲在了疾风的身边,瞪大了水灵灵的眼睛,看着青年为他治伤。

  青年也再不啰嗦,挽起袖子,出手如电,立封疾风腿部诸穴。

  他下手又快又狠,疼得疾风眼角一抽,旋即又要紧牙关,不声不响。

  然而,这般硬气的做派,却被女娃娃一语道破。

  “老头儿,他疼!”

  一直望着他的阿颜,见他眼角

  ,立刻大声说道。

  咬紧牙关不吭声的疾风,听她这句,顿时气。

  立觉尴尬的他,恨不能抓过她让她莫要多嘴。

  那青年抬眼看了看他的神色,浅浅一笑,只是那笑容似乎不怀好意。

  疾风心中警铃大作,果然,下一刻,那人掏出药瓶,将白色的粉末洒在他的伤处。

  “啊!”

  他禁不住大吼出声,吼得脸赤红。

  那绝非普通伤药。

  当药粉洒上去的时候,简直像是有千万根针,一一在他的伤口上扎,从肉里狠狠扎向骨。

  所谓“彻骨”,不过如此。

  “哈,不是够硬气么?这样便忍不住了?”

  面对他的讥讽,疾风破口大骂:“娘的!你这庸医,到底是治人还是杀人?”

  “怎么?”

  青年眯眼笑道,“既然是有求于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

  我给你医,你还这般挑剔,真正是不知好歹。”

  疾风冷哼一声,斜眼睨他:“老子何时求你治了?你哪只耳朵听见我求你了,啊?!你爱看不看,老子我死在哪里,也不求你这怂人!干你屁事!”

  他还没骂完,忽被一双软软小手捂住了嘴。

  只见阿颜了嘴,狠狠瞪他:“不许骂人,不许欺负老头儿!”

  疾风伸手,拉开她掩嘴的五指:“喂,究竟是谁在欺负人啊?你没见他下手有多狠么?”

  阿颜露出了微微困惑的神色,歪着脑袋看他,又望望那青年:“老头儿,你轻点,他疼。”

  说着,她又蹲下身子,冲他的伤处轻轻地吹起气来。

  一口一口,认认真真地吹气。

  那青年见阿颜的动作,登时怔住。

  他挑了挑眉,似是有些惊讶。

  然而,疾风没有看见他的表情,他只是默默地望着那个忙着吹气的傻姑娘。

  见她认真的动作,他有些发懵。

  先前握住她的手还未放开,掌心中传来柔软又温暖的触感。

  他不明白,这个痴呆女娃为何要这样帮他——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帮倒忙,让他恨不得狠狠敲敲她的笨脑袋。

  自从他那个二百五的师父归了天,已经很久没有人再管过他的死活。

  行走江湖,过得便是刀口上的日子。

  若今日再多几个追兵,或许他便会全身插满刀窟窿,明儿个再给挂在城门上暴尸示众。

  何时,又有谁在意过他疼不疼?胸中气海翻腾,喉头又是一甜。

  疾风硬生生地将满口的血腥味咽了下去,不自觉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指尖相握之处,传来温暖的热度。

  见她那与年龄丝毫不符的童稚动作,他眉间一紧:痴儿,竟是个痴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日再牵君半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日再牵君半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