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涅槃重生
梵鸢2019-10-13 15:243,308

  老肆环顾一圈,目光看向李正宗,只见李正宗隐隐露出慌乱戒备神色。

  老肆眼睛一亮,将地上的李正宗拖起来,准备将李正宗的两手按上显示屏。

  “住手!”李正宗极力挣扎,但无法挣脱。

  “不行……绝不能放朱雀出来!”虚弱的吴爱爱颤抖地从地下爬起。她拿着武器想上前阻拦,郝运面无表情地挡在吴爱爱的面前。

  吴爱爱与郝运红色的瞳仁四目相对。

  吴爱爱心如刀绞,几乎要哭出来,“郝运!你醒醒!朱雀不能放出来,那会是人类和妖怪们的噩梦。你睁开眼睛看看,已经死了多少人了!流了这么多血,难道还不够吗?你还想要看着更多无辜的人被杀吗?”

  郝运一瞬间整张脸都在充血,眸光冷厉,没有一丝的温度,他面无表情地抬起手,将吴爱爱一把摔出好几米远!

  滴。

  下一刻,机械女声继续响起,“指纹录入成功,面部识别……”

  老肆按住李正宗,准备让屏幕继续获取李正宗的面部图像。

  一旁的走廊上,郝运和吴爱爱在走廊上翻滚厮打。

  吴爱爱拼命想钳制住郝运,她凑在他的耳边,一边抵制住郝运的攻击,一边向郝运说话,“郝运,是我!我是吴爱爱!你看看我!”

  郝运好像完全不认识面前的人,掐紧吴爱爱的脖子,手中冒出 光。

  吴爱爱痛苦地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双眸通红一片,眼泪大滴大滴地滚落下来,她嗓音嘶哑,“你说过就算发狂也不舍得动我一根指头的, 你这个大骗子!”

  郝运一愣,整个人僵在原地,手上的火光消失了。他诧异地低头去看双手,眼神渐渐冰冷。

  吴爱爱惊喜地大喊,“郝运,你能听懂是不是?你还记得,是不是?”

  郝运恍惚片刻,又使力掐住吴爱爱。

  吴爱爱奋力挣扎,“郝运你醒醒,我相信你,你不是这样的……”

  郝运翻身将吴爱爱压在身下,眼神迷茫,像个迷了路无助又茫然的孩子。

  吴爱爱眼泪绝提,“郝运,我喜欢的那个你,不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刘国栋吗,一个天天寻死的妖怪,然而你却没有放弃他,你努力为他牵线,努力给他好好活下去的理由……”

  “胡笑,你的发小,你为了给她洗清嫌疑, 默默付出了这么多,从不计较回报。”

  “你温暖,善良,会替每个人考虑,就连犯罪的妖怪,你都会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 你让我一点一点喜欢上了你,你不是这样冷酷的人,你是不会舍得伤害任何一个人的。”

  郝运掐着吴爱爱的手渐渐地松开了,吴爱爱受到了鼓励,情难自禁,终于将那句藏在心底许久的话,喊出来,“郝运,我爱你!”

  郝运身子猛地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吴爱爱泪眼朦胧,越发勇敢起来,她大声说,“郝运,我爱你!你听见没有!我爱你!我爱你!”

  吴爱爱的声音在长廊里,不断回荡。

  郝运瞳仁中诡邪的红色褪去了,他一点一点醒了过来。

  这时,郝运忽然发现他正掐着吴爱爱的脖子,他吓了一大跳,连忙放手,“对不起,我刚不知道我怎么了。我有没有伤害到你?你还好吗?”

  吴爱爱看见熟悉的郝运又回来了,含泪用力的点头,“你回来就是最好的。”

  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

  妖管局户籍中心里,响起机械女声“面部识别成功,通道开启……”

  咔哒。

  微波炉底下的抽屉突然向内翻折,一个四方形的下沉通道出现。

  森森寒气仿佛洪水猛兽,从通道里喷涌而出。

  与此同时,警报声大作!

  机械女声无情地播报,“监狱自毁装置,现在启动。30,29,28……”

  微波炉的显示屏上开始出现 30 秒的倒计时!

  老肆大惊,一张脸倏地黑透,他暴跳如雷地瞪向李正宗,骂道,“李正宗,你竟然留了一手!”

  “老肆,一起留在这里吧!”李正宗目光突然狠厉,朝老肆扑去!

  老肆将李正宗狠狠踢开,匆忙想钻进地下通道,忽然他脚步停住了,脖子上猛地一阵刺痛。

  他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面插着一根针。

  老肆不解地回头,竟然看见了郝运。

  老肆看着他,目光中充满困惑,“郝运,你疯了吗?下面,关着你的爸爸……我们要去救他 ……”

  郝运淡淡地说,“四爷,我爸爸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你——好傻!”老肆脚步不稳,栽倒在地。

  李正宗大吼道,“所有人即刻离开!快走!这个地方就要炸了!”

  郝运背着李正宗站起来。他回头看一眼老肆,沉默转身。

  妖管局大厅内,机械的女声继续播报,“17,16,15……”

  郝运和吴爱爱扛着李正宗等人冲到大厅,试图将受伤的众人拉起来,但是人太多,举步维艰。

  机械女声继续播报,“4,3,2,1。”

  嘭!

  户籍中心爆炸,桌椅被气浪抛飞,在火光中化为灰烬。

  郝运回头望去。

  红色的熊熊大火中,老肆不知何时变回了老狗四爷,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向他 奔跑而来。

  郝运心里难受得发不出声音,视线里,一切变得越来越模糊,四爷……

  忽然一个身影蹿出,截住四爷,竟然是杨立珊。

  杨立姗眼神凄厉,目光中尽是复仇的火焰。她一口咬住老肆,拖着他直直冲入火中。

  “四爷!”郝运心如刀绞,痛到极致。

  “呜!”一声熟悉的狗叫凄厉地响起,回荡在空中。

  嘭!

  妖管局大厅爆炸。一股巨大的火光,直冲郝运等人而来。

  郝运眼睛发红,大吼一声,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一股慑人的火光从郝运手上发出,抵挡住了爆炸的火光,宛如一层保护罩一般挡住了纷纷滚向众人的火焰!

  轰隆——

  妖管局大楼完全爆炸,火光冲天!

  几天后,总局医疗室里,郝运终于从昏迷中醒来,抬眼望到的,是三局挤挤攘攘的同事们。

  拄着拐杖的李正宗、打着石膏的周黑丫,缠着纱布的刘小红,鼻青脸肿的小卞都挤在郝运的病房里等待着。

  忽然,正在和周黑丫打情骂俏的刘小红看到郝运的脸。

  刘小红惊喜地大叫,“醒了醒了,郝运醒了!”

  众人凑上前来。

  万晓娟为郝运做着检查,“各项体能特征都趋于平稳,已经没什么大事了!”

  大家长舒一口气。

  头上包着纱布的小卞不由分说,大脸立刻又凑上前去,“你怎么样,你疼么?你饿吗?难受吗?想吃什么吗? 你想看电视吗?你想……”

  小卞还没说完,立刻被李正宗拽走,“有没有点眼力见!走了走了走了! 别在这杵着了!”

  万大夫忍不住笑起来,带着大家离开,李正宗拄着拐杖,搬了把椅子坐在郝运的床前。

  郝运看见自己的邻床上,吴爱爱缠着绑带,斜倚在枕头上。

  李正宗转身看向吴爱爱,轻咳一声,笑着说,“爱爱,我帮万大夫转达你个好消息——你以后不会再变成男人了。”

  吴爱爱惊喜万分,“真的?!”

  “是啊!看来郝运囤的刮胡刀,得他自己慢慢用了。”李正宗打趣说。

  吴爱爱看向郝运,两人四目相对,露出微笑。

  李正宗收起笑容,表情变得严肃,郑重开口,“不过,之前在户籍中心的事, 是我们的秘密。”

  郝运的笑容渐渐消失,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很是担心地问,“我是不是……不适合在妖管局继续做探员了。”

  李正宗起身,拍拍郝运的肩,“怎么又问这种蠢问题!”

  “我早说过,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 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李正宗微笑,郝运亦回以微笑。吴爱爱也笑了。

  妖管局大楼一片烟熏火燎的焦黑。

  烟花铺老板和修车小哥灰头土脸地冒出来,看着幺家小馆前被烤 熟的小龙虾和螃蟹面面相觑。

  修车小哥抖着手指向它们,比划几下打斗动作,心有余悸地说,“我就说没看错吧?它们…它们真的是……”

  烟花铺老板浑身打颤 ,眼底满是恐惧,“太可怕了!我活到这岁数还没见过这么多妖怪……”

  这时,远处的广播突然响起音乐。

  二人突然定住,在近乎废墟的街道中茫然站立。

  音乐在明德市的大街小巷回荡。

  迷雾散尽,天空蔚蓝,阳光灿烂。

  三日后,李正宗杵着担架,一瘸一拐地来到墓地上。他在苏蓦然的墓碑上放了一束鲜花,在郝亦非的墓上点燃了一束香。

  李正宗对着墓碑说,“郝运在妖管局,找到了他的归宿。亦非,蓦然,你们九泉之下,也可以放心了。”

  忽然,李正宗背后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王黑雄。

  王黑雄走到李正宗面前,弦外有音地说,“那孩子估计还不知道,你把他留在妖管局的真正原因吧。”

  李正宗露出一丝阴邪的笑容,“他以后会知道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动物管理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