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坏消息
江山美人2020-02-03 08:434,701

  刘可沐浴更衣之后,立刻来到了正殿。

  此时,自己那个便宜老爹正在左右踱步,时不时唉声叹气,一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刘可一进门,就被握住了手。

  “定方,坐!”

  注:定方是刘可的字。

  身为富甲一方的豪绅,刘有义见过许多大风大浪。但是这一次,太守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是要从他们身上割肉啊。

  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基业,不能荒废在自己手中。

  “父亲,孩儿有什么能够效劳的地方,尽管吩咐。”刘可信誓旦旦地道。系统在手,只要给他时间,天下都可夺取,处理一些小事根本不在话下。

  刘有义心中一定,解释道:“如今天下大乱,黄巾四起。贼势浩大,意欲攻取洛阳。太守为表忠心,想让我们组建人手,支援国都。”

  刘可内心狂喜,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这样一来,岂不是可以光明正大地招兵买马。

  刘有义见儿子露出喜色,不由得敲打道:“定方,你有所不知,那太守老儿一个子也不想出。还要我等出资向太守府购买军备,简直是岂有此理!”

  这下子,连军备都不愁了。

  刘可很想大笑三声,能用钱解决的事情,算得了什么。

  “建功立业本是男儿人生快事,父亲何故忧愁?钱的事情我来解决。”

  扬州偏安一隅,富豪本来就多,实在不行就坑蒙拐骗。刘可有的是办法让他们乖乖掏出钱来,屁颠屁颠那种。

  酒楼生意兴隆,日入万钱不在话下。只要放出风声,有意把酿造方法卖出去,不愁没有土豪买家。

  刘有义紧紧握着刘可的手,慷慨激昂地道:“我儿可知,黄巾贼足足百万之众,如何能挡!如何能挡!到时候财命两空,白发人送黑发人……”

  说着说着潸然泪下。

  刘可此刻竟然有一丝感动,两世为人,他以为自己已经看淡了,没想到,还是逃不过。

  但是,刘有义的视野还是太狭窄了。

  他不得不点醒道:

  “父亲,而今天下大乱,我刘家可有高官庇护?”

  刘有义摇了摇头,他要是有这个本事,还会怕太守的威胁?

  “且不说贼势百万,太守麾下就有三千之众,要夺我家财,何以维护?”刘可追问道。

  “这……”刘有义被问得哑口无言。他行商多年,知晓大汉王朝的衰落不可阻挡,所以,真到了那一天,他除了家破人亡,根本不会有第二条出路。

  刘可见父亲被说动,不由得提高了音调:“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刘有义一哆嗦,冲上前捂住自己儿子的嘴巴。

  “祸从口出!祸从口出!”

  刘可挣脱后,心平气和地劝说道:

  “父亲不必担心,既是太守之命,我等自然是王师。”

  刘有义再次踱来踱去,迟迟下不了决心。这可是赌上身家性命的事,不能不慎重。

  另一边,刘可胸有成竹,这么简单的道理,刘有义肯定会相通。他也不可能逼迫过甚,这个时代讲究孝道,没有父亲的支持,很难做成一件事。

  过了许久,刘有义突然一声惊雷:

  “就这么办!我愿拿出刘家积蓄,助我儿成事。”

  成了!

  刘可重重地抱了父亲一下,这有些失礼的举动让刘有义吹胡子瞪眼。不过,他的心里却是欢喜的。

  从正殿出来,刘可立即招来了管家,他要广发群帖,出手酿酒之方。

  “少爷,使不得呀!使不得!”老管家拼命摇头。这样一个配方,可以子子孙孙传承下去,造福无数代。怎么能说卖就卖呢?

  “按我说的做!”刘可略微加重了语气。他也很无奈,自己身边总是一群短视之人,商贩子气息太浓。

  三天后,刘可早早就在酒楼等候,扬州大部分豪绅都聚集在此地。

  刘可吩咐下人,一卓卓派酒。

  “诸位,共饮!”

  刘可举起一大碗酒,然后一口喝下,辛辣之感在喉咙肠胃之间回荡。

  “好酒!好酒!”

  大家都很满意,蠢蠢欲动,一定要拿下!

  “诸位,长话短说,近日我刘家收留难民数千人,库房存粮无以为继。又不忍百姓流离失所,于是,我刘可愿意拿出精良的酿酒配方,只为换区大家手中的余财。”刘可笑呵呵地道,下面可都是肥羊。

  “先生高义!”众人追捧。

  “当不得先生二字!”刘可谦虚道。这段时间,他疯狂地刷名声,总算是有了一定的成果。

  突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蹦了出来。

  “确实当不得!”

  是谁,耽误了我们商业互吹的时间?

  众人回头一看,是一名体貌魁奇的年轻男子,手捧书卷。

  “原来是仗义疏财鲁子敬,久仰大名!”

  有人认出了年轻男子的身份,躬身行礼道。

  刘可把台下的慌乱看在眼中,而鲁子敬这个人体格强健,肯定练过武,但是书生之气更重,所以看起来又有点木讷,不过其本身肯定是一个干练的人。

  鲁子敬,鲁子敬……不就是大名鼎鼎的老好人鲁肃吗?

  刘可欣喜若狂。太TM及时了!

  典韦那个憨货,也就只能和那两百人摸爬打滚,要是处理军中政务,肯定会要了他的命。说不定连刘可的命都会要了。

  而鲁肃就不一样了,或许当军师算不上顶尖一流,但是肯定有宰相之才。

  不过这家伙是来找茬的,一定要好好安排安排他!

  “这位兄台何意?”刘可顺着鲁肃的话追问道。只有知道了他的不满之处,自己才能够反驳。

  鲁肃抬起头,肃然道:“而今天下大乱,百姓食不果腹,哪来的余粮酿酒?定方兄将此方公布天下,岂不是害人害己?”

  如果不是认可了刘可的初衷,鲁肃早就开喷了,老实人也是有脾气的。他被刘可诚恳的开场白打动,语气也和善了许多,称其为兄。

  他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观察一下,是谁冒天下之大不韪,推行酿酒之策。

  “贤弟此言差矣。”刘可清了清嗓子,忽悠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来到此地的乡绅,谁没有忧国忧民之心?

  只不过祖财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那是祖先数代的积累,平白无故送人,谁不心疼?可是,各位乡绅远道而来,无一不是饱含爱国爱民之心。

  我刘家只不过作为领头人,聚众人之财,代为行善!”

  “好!”众人粉粉喝彩。

  “定方大义!我等也该慷慨解囊,我买了!”有长辈拍板道,甚至还没有问价格。

  鲁肃无言,他明明知道这样子是不对滴!可是还是忍不住嫉妒。

  凭什么呀!同样是行善,身为士族的他越来越穷,而有的人却越来越富裕。

  比不得比不得。

  “慢着!”

  刘可打断道,这一次他是打算每个人卖一份,定价十万钱。可是人家也不是傻子,十几个人共买一份怎么办?

  现在可没有专利权,千万不要相信这帮商人的节操。

  他补充道:“高粱美酒夜光杯,只有高粱酒,没有夜光杯怎么行呢?购买的人,统统可以获得一套精美的酒具。”

  刘可拍一拍手,赵雨端着一盘玻璃杯款款走了出来。

  此时的她,装扮美丽动人,丝绸纱衣翩翩起舞,犹如仙女下凡。

  众乡绅看得目瞪口呆!

  这就是传说中的模特效应了。

  赵雨娇羞万分,脸红彤彤的,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煞是可爱!

  鲁肃嘴角一抽,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刘可现在可没时间管他,嗯,效果比预计的还要好。这三天他鼓捣良久,搞了50套玻璃器具,总算是赶上了。

  “购买一份配方,送夜光杯一套!”

  此刻,这群老色狼才从美人身上回过神来,看向了玲珑剔透的夜光杯。

  世间竟然有如此宝物!

  “刘家要赈济灾民,我方家粮行义不容辞,我出一千旦粟米!”

  众人哗然。

  按照现在的物价,一旦粟米价格220钱左右。

  方家这是要大出血了?

  当然不是。

  这是刘可安排好的托。

  果然,接下来众人有钱的出钱,有货的出货,都比十万钱的定价上浮一成以上!

  刘可笑得合不拢嘴,靠着这个配方和玻璃杯,他一共筹集了近千万钱,折合1000金。

  注:本文按照金一斤=10000钱计算。

  这下子,军费就有了。

  临别,赵雨恶狠狠地瞪了刘可一眼。

  刘可摸不着头脑,只能长叹一口气。

  “定方兄好手段!可惜不知美人意。让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抛头露面,可不是大丈夫所为啊!”

  刘可回身一看,正是文质彬彬的鲁肃。此刻他也察觉到了不妥,吩咐管家道:“给赵小姐添置两件新衣裳。”又觉得太俗,补充说,“再请扬州最好的大夫,给赵老爷子诊治。”

  管家应声而去。

  此时,刘可才回过神来,对鲁肃道:“多谢子敬兄提醒,可否移步楼上一续?”

  “有何不可!”鲁肃笑道。

  到了楼上,刘可吩咐小二上一桌下酒菜,就和鲁肃亲密地交谈起来。

  两个人都是行善大佬,倒是也合得来。

  “不知定方兄打算如何处置‘善款’?”鲁肃笑眯眯地道,话里藏刀,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他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刘可不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

  刘可坦坦荡荡地道:“当今天下,促使百姓流离失所的乱臣贼子是谁?当属黄巾!只有讨伐了他们,天下才能迎来太平。恰巧太守有命,令我等召集乡勇,我辈定当义不容辞。”

  “好!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鲁肃又浮一大白,恨不得提剑上战场。

  可惜,古来征战几人回!

  鲁肃长叹一口气。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这家伙不想现在出仕。

  你是我的人,就连屁股也是我的,到了嘴里,怎么还让你跑喽。

  刘可大声问道:

  “子敬何故习武?”

  “强身健体罢了。”鲁肃中规中矩地答道。

  “荒谬!大丈夫何故不敢直抒胸臆?”刘可再次逼问。

  鲁肃知道推诿不过,老老实实道:

  “家中尚有老小。祖母身体不适,远游已是不孝,若是参军有个闪失。祖母怎么办……”

  这下子可把刘可难住了,古人最讲究孝道,把人推向不孝是大罪过。

  “军中缺一主簿,子敬可否助我?我保证不让子敬行刀光剑影之事。若某不幸兵败,子敬自可离去。”刘可诚恳地道。

  鲁肃欲言又止。

  “天下纷纷扰扰。连子敬这样的英才也……何时才能太平。”

  说罢,刘可拿起一壶酒猛灌。

  “定方兄,如此狂饮,伤身呐!”鲁肃上前规劝道,突然,他看到了刘可眼角的泪光。

  真性情!

  这才是心忧天下之辈,想我鲁子敬不过沽名钓誉尔。

  最终,鲁肃还是妥协了。

  “此事,我应下了!”

  太好了!

  刘可抹了抹眼泪,这酒是真的辣,他大笑道:

  “有子敬在,黄巾可平,黄巾可平!”

  鲁肃欲哭无泪,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姓名:鲁肃,字子敬。”

  “忠诚度:70。”

  刘可暗笑,这家伙还是太老实了。

  不过,名士有名士的骄傲,鲁肃只是相当于谋了一个差事,算不上家臣,所以忠诚度比不上典韦。

  如果孙权来了,说不定会把他再次拉走。刘可打定主意,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建立起自己的威信,这样子才能留下可靠的人才。

  现在就差一个谋士,自己的班子就能初步建立起来了。

  想到这里,刘可心中一动,问道:

  “子敬可认识一名叫周瑜的小白脸?”

  鲁肃撇撇嘴,天底下还有谁比你的脸更白?他仔细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

  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伤心,刘可又喝了一口酒。高兴的是,现在鲁肃还是一张白纸,可塑性很高,忠诚度也容易培养。伤心的是,痛失一名大将周瑜。

  东汉末年的交通可以算是日了狗了,想要跨州寻找人才根本不现实。诸葛亮就在刘备眼皮底下,还要三顾茅庐才能遇上。

  跨州遇上了,人家还不一定跟你走。

  刘可让鲁肃修书一封送回老家,就全权把后勤交给了他,包括粮食和军备的采购。

  在此期间,太守似乎收到了消息,刘家得到了一笔横财,于是将军备价格提高了五成。

  管家叫苦不迭,鲁肃却轻而易举地解决了,最终达成了新的协议:

  军备价格降低一成,义勇军编制提高到一千人。

  原本,刘家分配下来的编制是500人。

  太守的人傻笑不已,1000人岂是这么容易养活的?

  还多卖了500套装备。

  而刘可却在窃喜,还是子敬知道我现在最需要什么!

  然而,刘可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没有兵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最强霸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最强霸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