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西域
我知天上宫阙2019-06-03 17:383,412

  大楚居摄三年初春,玉门关作为连同西域的重要关隘,守卫森严,站在玉门关城头上的持枪军士被飞沙吹得都眯着眼,而玉门关唯一的出入口,风沙比城头之上显得更大,关口内的军被风沙吹得睁不开眼,砂砾打在铁甲之上丝丝作响。

  站在关口旁边的李大虎,看着进进出出的裹着面巾中原和西域商人,心里瞎嘀咕“他娘的,今晚一定要赢回本钱,最好多赢几十文,去找个西域小娘皮,泻泻火。”李大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漏出男人都懂的笑意。

  玉门关守将府邸,说是府邸,只不过是稍微大一点的院子,上任的守将倒是留下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宅子,不过被项庆之高价卖给了常年再次出关做生意的中原商人。

  这个二十左右的青年在院子里,手持铁枪,辗转腾挪,大开大合,尽得枪术、眼与心合、气与力合、步与招合得精髓。

  青年姓项名庆之,原本居摄元年及冠的项庆之,因为月氏国的反叛没有能及时回到幽州老家行及冠礼。远在幽州的父亲送来家书,自当以国事为重,项家儿郎生当人杰,表字子云。

  半个时辰之后项庆之收枪而立,擦去脸上汗水,持枪走向自己的屋子,一阵铁甲碰撞的声音之后,项庆之身着重30多斤的缀鳞甲,手里提着铁枪,背负大弓走上了玉门关城头。

  自从项庆之当上玉门关守将开始,立下的第一条规矩便是,从他这个守将做起,所有副尉以上的武将,必须轮番在玉门关城头,像普通军卒那样站岗警戒。今日便是他项庆之当值。

  望着关下一支支商队川流不息的来回出入关卡,远在西域的项庆之并没有接触过朝堂之上的明争暗斗,他所接触的只有西域三十六国的反复无常,还有马贼流寇。

  项庆之远眺西方只见一骑飞奔向玉门关而来,项庆之拿起神臂弓抽出羽箭撘在弓上,等这一骑接近云门关一百步时,项庆之拉弓如满月,射出的箭 矢带着破空声,下坠箭矢正好落在急冲的马蹄之下,来人紧急勒马放缓速度,高声道“我是西域都护府驿兵。”

  看清来人确实身穿西域都护府驿兵服饰后,项庆之放下弓箭对着下方关卡哨兵喊到,驱离商队空出关口有驿兵到了拦下驿兵确认身份再放进城,关下李大虎高喊一声“喏”随后商队分成两排,各自紧握住骆驼的缰绳。安静等待放行。常常混迹于丝绸之路上的商人都知道玉门关守将项庆之的威名自然不敢造次。此时驿兵奔马而至,李大虎持矛拦下确认身份之后,对项庆之喊道“确实是都护大人的乘风驿兵”项庆之做了一个放行的手势。

  这名西域都护府精锐乘风驿兵,从都护府所在的轮台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西域诸国乌孙,龟兹,于阗,车迟,和安息,康居等小国起兵反叛大楚。西域都护府乘风驿骑以累死三人,跑死甲等驿马十多匹,七天才将消息传递到玉门关。

  项庆之坐在院子暗自推算,西域诸国起兵十八万,而整个西域大楚驻军只有六万其中都护府轮台只有3万兵马,能出城迎战的骑卒不到一万二,贰师城,贵山城,赤谷城,卢城,郅支城,各有五千兵马。而他自己的玉门关有两千五百人,阳关也是两千五百人。而凉州知道军情之后再发兵支援最少一个月能到。而车迟国距离玉门关一千二百余里,车迟骑兵当然不会像乘风驿兵那样行军,不过也不会超过十五天到达。

  项庆之立即召集了玉门关三个帐下都尉,一炷香时间三个都尉来到了议事厅,骑军都尉汤沛,步兵都尉王志安,监军都尉袁志,各自坐下之后项庆之到,西域诸国起兵十八万反我大楚,据我估计,正在此时一人走进议事厅弯腰行礼到“车迟国一万骑军已到达白龙堆附近遭遇山国两千骑,和楼兰四千五百骑此时恐怕已经分出了胜负。此人正是项庆之从幽州带来狂狰斥候伍长邓仲华。

  项庆之此时立即做出决断,对邓仲华道“立即去找城内休息的乘风驿兵李克平让他火速前往阳关去见守将冯公孙,告诉他冯功孙我准备出兵一千五百骑去截杀车迟叛军,问他敢不敢跟我去会一会西域的一万骑军,告诉李克平军情紧急战机稍纵即逝一百里路程两个时辰必须给我回复。”邓仲华领命而去。

  项庆之继续道汤沛,袁志,跟我去军营召集骑军,两人同时喊喏,项庆之继续说道王志安,收集关内外所有可投掷之物,我军出发之后指挥军士多挖陷马坑,坑内暂时不竖尖木,两侧山谷之中多埋伏弓箭手与膂力大的人一人背负标枪十根等我军退回之后我军在陷马坑之前对峙车迟军,你们便弓弩标枪齐射。王志安问道那为何要多挖陷马坑,项庆之到留有后用,袁志领命而去。

  项庆之随即和汤沛,袁志一同前往军营,召集了麾下一千五百名骑军,项庆之走上点兵台,一千五百名骑兵站立在校场,其余一千兵卒在袁志的授意下去喂饱战马。

  项庆之看着下面一千五百名骑卒,校场之上只能听闻旌旗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的声音,项庆之高喊道“自我大楚建国以来,马踏北狄,西降西域,南破蛮夷,东征倭奴。两百多年战乱不断,唯我大楚雨中高歌,一路踏着外族尸体,才有我巍巍大楚,今日车迟国一万乌合之众侵犯我边境,唯有死战扬我大楚国威,言毕之后一千五百名骑卒高呼死战,死战,死战。

  一个时辰之后李克平返回玉门关,对项庆之说“冯将军出兵一千五在玉门关和阳关以西之间的五十里处集合”。

  “好”项庆之言罢,对场下一千五百名骑军高声喊道“上马”,一千五百名骑军整齐划一齐步走向养马房,一炷香之后辕门之下项庆之身后一千五百名骑卒整齐排列,项庆之道,出发。

  一千五百名骑卒身后扬起遮天蔽日的沙尘,向西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项庆之部与冯公孙部兵汇一处如两条小溪汇流成河,冯公孙对项庆之道“世子殿下我冯公孙此战为你命是从”。

  冯公孙原幽州登山营副尉,阳关重地项千川能交付给冯公孙,可见项千川对其的信任。这两个幽州旧人相见之后,一路向西,不断有斥候游曳在更西的地方。

  一个时辰后斥候来报,白龙堆以北出现车迟国骑兵,距离六十里。

  当日酉时在拒敌十里时,项庆之勒马停止前进,身后三千骑军也是戛然而止,动作整齐划一。项庆之调转马头,对身后骑军高声喊道“今日能与各位并肩作战是我的荣幸,不畏死者随我死”。

  三千骑军同时提矛,开始加速,距敌五里三千骑军拿出黑布遮在了马的头上,在大楚帝国属于轻骑的玉门阳关两军常年要应付马贼流寇,两军互有合作所以并不缺乏默契,但是玉门,阳关两地贫瘠虽有过往商队,骆驼很多但是马却不是项家幽骑的陇西一等战马,而是河曲马,河曲马虽然也是高大但是容易惊,骑军作战马匹受惊等于死,蒙上黑布就是怕骑军对凿之时战马受惊。

  拒敌一里,三千骑军猛夹马腹,微微弯腰急速冲锋,在最前的项庆之高举手臂一挥,身后骑军,用脚用力踏住马鞍上栓系两根绳索,瞬间变阵,三骑为一阵,一骑在前,两骑在后,呈三角形,三千骑军便是一千小阵,对着敌军直撞而去,

  而那两根绳索也是幽州王旗下十万骑卒冠绝天下的秘密,虽说此时的三千骑军不是幽州骑军但是项庆之也传授了此法,大楚以前的骑军甚至现在大楚其他几州的骑军都没有这样的两根不起眼的绳子。

  经过和楼兰山国的四千五百骑军一战之后,车迟骑军只剩七千不到的骑军,能战者恐怕只有六千骑,而车迟国骑军万夫长穆拉帝力更是万万没想到,两关加起来只有这么点骑军的楚军敢出城阻击。

  三千骑军撞阵而去,双方对撞第一排多为百战老卒,这样才能保证对方战损最大,穆拉帝力做梦都没想到对方骑军居然能踩着马鞍身体微微离开马鞍,保持更远的前冲距离,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要多到的腿劲能夹马站起。

  项庆之一马当先,长枪横扫而出,长枪扫在敌军一骑腰间,那一骑被长枪一扫之下,身体侧飞出去,项庆之瞬间回枪,高举长枪过头,挡住敌军砸下来的三根长矛,然后用力一举,崩开三根长矛之后,又是一扫,枪尖扫过,三骑身上的简陋皮甲,瞬间被划开,而三骑身上喷涌出血花的同时,落马坠地,生死不知。

  骑军都尉汤沛在项庆之之后,一枪贯穿敌骑胸口之后擦马而过从敌军后背拔出铁枪,铁枪之上鲜血流淌,汤沛知道铁枪无法在纹丝不动的握在手里,随即一甩而出,力道之大贯穿两名敌骑,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可见熟稔至极,汤沛舍弃长枪之后,拔出腰间佩刀打马前冲一往无前。

  相互凿阵后,两军互换位置,车迟骑军损失一千多人,而项庆之的三千骑只损失了四百,穆拉帝力大惊失色,这等战力的骑军自己生平第一次遇见。不给对方喘气的机会,项庆之高喊到风起,剩余两千多骑拿出骑弩一阵雨下,原来在距敌五里时项庆之的三千军已经把骑弩挂上了羽箭,这么短时间的张弩,对弩的损害并不大,穆拉帝力正要冲锋再次凿阵对方突然弓弩齐射,打了一个搓手不急,就在这一波弓弩射完同时两千六百骑兵高举长枪再次冲锋,高呼死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