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妻自远方来
我知天上宫阙2019-06-06 09:432,198

  不识玉门关外路,梦中昨夜到边城。

  夹杂 在一万黑甲骑军中的华美马车,显得有些突兀,马车突然停下,一万不紧不慢的黑甲骑军瞬间停止不前,除了风声只有战马发出的嘶鸣声,车帘子被一只纤纤玉手轻轻掀起,一位头戴面纱身穿白衣的女子走下了马车。

  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动人女子微微皱眉,好像从未想过这西域景色竟然如此的荒凉,又如此的壮阔,一望无际的黄沙好像和天连在一起,远远望去一望无际的黄沙,被风吹的如浪潮不断的海面。

  一名黑甲骑士策马而来,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动作一气呵成,低头抱拳询问道:“世子妃,不知有何吩咐。”

  所有幽州轻骑都知道,这位如同仙女下凡的动人女子,是那个十四岁便带五千骑军,连破鲜卑慕容氏四座军镇,被震怒的慕容垂,派出四万骑军截杀全身而退的世子殿下,项庆之的未婚妻。

  更是被冀州幽州的大小道观,争相奉为祖师爷,世间道门两甲子唯一的神仙人物,阴长生的闺女。

  女子微微张口, 听她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询问道:“王校尉,还有多久才到玉门关。”

  王贲听着这悦耳的声音有些出神,世间女子千千万万,他王贲也是越女无数,却每次见到眼前女子都会不自主的神情恍惚。

  在女子再次询问一遍后,王贲瞬间回神,感觉有些失礼,王贲的头深深低下,沉声回道:“禀报世子妃,还有十里。”

  女子并未继续说话,转身走上马车,静止不动的骑军,如同陶俑活过来,没有丝毫的征兆继续前行。

  马车之内,绝色女子轻声呢喃:“子云,你这个狠心人,你不回家看我,我来找你了。”

  女子纤纤玉手轻揉着衣角,流漏出从未在世人眼前出现过的小女子娇羞的神色。

  “报”,一声禀报之声打破了站在粗劣的地图上圈圈画画的项庆之。

  “禀报将军,玉门关以东,出现大量骑军,骑军皆是腰佩战刀,身穿黑色甲胄,背负大弓,箭壶之内负箭十三支,黑色头盔,脸带黑色面甲,黑色大旗上绣有一个幽字。”

  听到军士这样形容,项庆之喜出望外,连忙三步并两步的跑出屋门,然后又扭头跑了回来,原来是没穿鞋,很少如此失态的项庆之,可见此时是多么的高兴。

  项庆之回到屋内穿好鞋子,望着想笑又不敢笑的军士,骂道:“你他娘的给我保密,通知袁志,王志安,汤沛,邓仲华四人,在关口等我。”

  军士领命而去。

  项庆之赶忙走进内屋,摘下挂在墙上的甲胄,披挂在身上后,快步走出屋子,骑上战马,直奔关口。

  “诸位,随我一同出关,迎接我幽州燕云轻骑。”项庆之面带喜色的说道

  听闻名动天下的燕云铁骑来到玉门关,四人同样是异常高兴。

  正在项庆之准备出城的时候,邓仲华出声说道:“世子殿下,既然是燕云轻骑来此,世子出城迎接恐怕不妥,我等皆是世子殿下的家臣,此时不是世子殿下礼贤下士的时候,迎接燕云轻骑,我四人去便可。”

  听到家臣这两个字,项庆之很自然的从四人脸上扫了一遍,就连王志安脸上也没有异样。

  项庆之说道:“听人劝吃饱饭,既然如此,我就在城头等候便是。”

  四人都是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随后策马狂奔出城东去,并未带领一兵一卒。

  片刻之后,四人看到一面黑色王旗迎风招展,大旗之下一骑提枪,身体随着马匹上下起伏,耳朵,双肩还有脚跟垂直,此骑身后一万骑军,皆是如此。

  除了邓仲华之外三人皆是轻声感叹。

  四人站在道路中间,随着骑军队伍的越来越近,一股凌厉杀气越来越浓,邓仲华是幽州老人,其余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幽州骑军,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邓仲华举目看清当头一骑后翻身下马,袁志等人紧随其后,领兵的一骑也加快速度,距离四人五十步外瞬间停马,身后万骑也停止前进,无声无息,阵型丝毫不乱。

  看着像自己走来的黑甲军士,邓仲华高声问道:“来人可是王爷麾下十三太保的陈道,陈将军。”

  袁志三人听到十三太保之后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凉气,只要是大楚军武,谁不知道,幽州王项千川手下十三太保,个个武艺超群,惊才绝艳,更是创下十三骑追杀千骑匈奴骑军的战绩。

  不过等那名甲士开口之后,三人更是连凉气都咽下了肚子:“嘿,你他娘的邓老二,跟了世子殿下,学会了放文屁了,你大哥邓公孙的骑术都是老子教的,你跟老子扯什么穷酸。”

  敢称呼邓仲华邓老二,叫过一次就被打成猪头的袁志是深知到底有多恐怖。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邓仲华不仅没有立马暴走,还满脸堆笑道:“老伍长,当着我的同僚,就别揭我短了。”

  陈道并没有继续揭短,而是例行公事的说道:“奉幽州王之命,率军一万前来平叛。”

  袁志心中暗想:“西域诸国反叛,我们收到消息才一个多月,幽州的平叛部队就到了,幽州王真是为国为民啊,怎么就让出了皇位呢。”

  简单的不能再简单走了走过场之后,四人走在队伍前方带路,听到身后整齐划一的马蹄声,除了邓仲华,其余三人不仅仅是心中豪情万丈还有些不足与人言的小心思。

  袁志心中所想便是,什么时候才能指挥这样的骑军对敌,那真是死而无憾。

  汤沛想的是带领这样的一支骑军东征西讨。

  王志安却想到家族内部传出的话,王家的麒麟子终有一天会造反,王巨君如果真的造反,能打过有这样骑军的幽州王么?答案不得而知。

  而王志安更加打定主意,誓死跟随那个多次救过他性命的,幽州世子项庆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