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门关外筑京观
我知天上宫阙2019-06-05 16:492,573

  穆拉帝力打马急行,恨不得马生双翼,赶紧和大军汇合,他是真的怕了,怕玉门关内的骑军倾巢而出,追上他们一顿的砍瓜切菜。

  距离玉门关已经五十余里了,车迟骑军美名其曰,急速前进和大军汇合,带兵回来报仇,实则是疯狂的逃命,此时的穆拉帝力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摘下干瘪的水囊,挤出了最后的一口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心里默默盘算:“过了石关峡,就有海子,到那里补充一次水,再补充就到了孔雀河,估摸着王子殿下的大部队,也到了孔雀河了。”

  正当穆拉帝力的小算盘打的飞快的时候,一阵阵声音如同滚雷,传入穆拉帝力的耳朵,穆拉帝力肝胆欲裂,看着身后的刚刚恢复一点士气的四千骑军,穆拉帝力放缓马速,在队伍中央位置之后,才打马跟上。

  “前方出现不明骑军,我估计是拦截我们去路的玉门关骑军,人数不会太多,我们只需要要凿穿阵型,不要恋战。”穆拉帝力喊道

  虽然说夜里眼神不如白日,但是凭借传来杂乱无章马蹄声,袁志判断出,距离车迟骑军不足两里。

  袁志狠夹马腹,高声下令道:“持矛,拒敌以不足两里,冲锋!”

  袁志一马当先,后方骑军默契的三人一组,成三角形队列,继续保持冲锋状态。

  大楚军规,骑军冲锋,将领率军凿阵,主将战死,副将继续率军凿阵,将领皆死,军士无功而返者,灭三族。

  所以凡是大楚骑军将领,必定是马战骑射,武艺超群的人,虽然看起来有些苛刻,但是正是这条铁令,让大楚骑军一直保持能和匈奴骑军一较高下的战力,要知道前朝一直被匈奴压着打,不得不靠和亲岁币来维持和平。

  袁志手持长矛,腰间悬挂战刀,虽然袁志看起来文质彬彬,也确实有功名傍身,但是每次军中演武,号称百人敌的汤沛都会被袁志打的鼻青脸肿。

  玉门关骑军,看到车迟骑军后,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毕竟前几天收的窝囊气简直是太大了,连那个号称用兵神乎其神,每个校尉伍长都能用在刀刃上的玉门关守将项庆之,都看不起他们这些从敦煌借来的军士,前几日出城迎战,更是每一千人都夹杂二百来号的玉门关老卒,看着老卒悍不畏死的冲锋赴死,这些敦煌骑军那股热血早已经被激发而出。

  而车迟骑军在见到如此多的大楚骑军后,露出了怯战的神色,不是说人数不多么,这明明要比我们多太多。

  就是这微微的一个愣神,车迟骑军冲锋速度下降了些许,就是这些许的下降,决定了战果,骑军作战,最注重骑军速度,在完全展开冲锋势头后,失败的往往是速度慢的骑军,除非留有后手。

  两支骑军瞬间撞在一起,如同海浪拍击出无数的浪花,车迟国骑军被撞得人仰马翻,更有甚者,直接飞了出去。

  袁志一杆长,矛在他手中如同长了眼睛,挑、刺、扫、砸,袁志长矛所及之处人仰马翻。

  看着杀人如同切菜的袁志马上到了自己身旁,失去趁手武器的穆拉帝力手持长矛,硬着头皮迎面而上。

  那穆拉帝力虚晃一枪,砸像袁志头顶,袁志不知虚实,举矛便挡,突然看见穆拉帝力,缩手拉回长矛,袁志心知不妙,看清对方路数之后,双手举矛,变成右手持矛,袁志把矛尖狠狠扎入身侧,果然穆拉帝力竭尽全力一矛横扫而来,砸在袁志的矛杆上,砸出一个微微的弧度。

  穆拉帝力不敢相信自己倾力一扫,只能这么小的弧度,原本这一矛就算被挡住,穆拉帝力也有信心,让这个白面书生模样的人吃亏。

  原来袁志腾出一只脚,踩在了矛杆之上,避免这一矛威力之下,砸出的弧度殃及战马,袁志说时迟那时快,抽出长矛一手握住长矛末端,轮了一个大圆,见此情景,换做穆拉帝力举矛相迎,有迅雷之势的一矛,狠狠的砸在穆拉帝力的矛杆上,矛杆应声而断。

  没有挡住这狠狠砸下的长矛,穆拉帝力受了重重一击,穆拉帝力吃痛不已,打马而逃,袁志握住手中长矛,一掷而出,穆拉帝力被一矛刺透,这位在车迟嚣张跋扈,时常在人贩手中购买大楚女子,折磨致死的万夫长,倒地死绝。

  袁志拔出战刀,并没有看死绝的穆拉帝力,继续冲杀凿阵。

  穆拉帝力死后,车迟国骑军阵脚大乱,被袁志带领的骑军凿穿阵型,副万夫长阿依买提,想法设法收拢向东溃散败军但是身边只有七百余骑,一次对撞,车迟折损近三千人,而袁志麾下骑军,仅仅折损不到八百。

  阿依买提带领败军向东逃去,身后一波波箭矢肆意射杀身边同袍,当天微微亮的时候,阿依买提身边只剩下三百骑,其余骑卒尽皆战死。

  而等着他们的是西域恶劣的环境,还有极度的缺水,等到他们在孔雀河和大部队汇合后,只剩下八十骑,日后成为车迟主人的阿依买提,经此一役,此生再不敢对大楚有任何非分之想。

  下令停止追击的袁志,打扫完战场之后返回玉门关。

  玉门关外,袁志看到了一幅至死不忘的场景,一具具烧焦的尸体,一匹匹熟透了的战马,凌乱的平铺在地上,被一条绳索困住手,串联起来的俘虏,目光呆滞毫无生气,被玉门关守城步卒粗鲁的拉进关口。

  袁志下令,骑军一同打扫战场之后,翻身下马,走进玉门关,不是袁志不想骑马,是根本没法骑马,满地的尸体一层层的挡住了战马去路。

  当袁志走进项庆之院子,听到了汤沛独有的大嗓门后,袁志漏出回家一般温暖的笑意。

  “禀报将军,我军截杀敌骑三千六百余,逃脱三百余”袁志并没说逃脱的敌骑人人重伤。

  项庆之笑容温煦道:“此战诸位立下不世战功,我定当上报朝廷,为各位邀功请赏。”

  袁志等四人抱拳称谢。

  项庆之继续说道:“敌军骑军尽数被灭,敌军步卒人数众多,我们不足五千的骑军,虽然不能一战吃掉对方,但是小刀割肉,不是问题。”

  汤沛接过话说道:“将军我是骑军都尉,下次对阵,就让我领着骑军冲锋吧,老袁总是领着骑军这是哪门子道理,再说了,我这一战都没杀敌,就是挖沟。”

  只要汤沛这个开心果说话,总是引出大家开心的笑声,不是嘲笑,而是发自肺腑的开心,为汤沛这难得的赤子之心开心。

  三日之后,玉门关外一座座京官拔地而起,矗立在道路两旁,王志安袁志两人看着京官,说不出的感觉。

  玉门关东五十里,一人身材挺拔手持长枪,腰佩战刀,身穿黑色甲胄,背负大弓,箭壶之内负箭十三支,黑色头盔,脸带黑色面甲,身体随着马的起伏,随之起伏,人和马好像是一体的。

  此人身后一万骑皆是同样装束,如果有行人从这支骑军擦肩而过,定会感觉寒气逼人。

  而一万骑军如同众星捧月的一辆马车之内,一名身材妙曼的女子端坐车内 ,面带纱巾,腰间佩剑。

  大擣上绣有一个“幽”字的一万骑军,缓缓的接近玉门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