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入关
我知天上宫阙2019-06-05 17:043,179

  玉门关牢房内,一个魁梧的汉子,赤裸着上身,一个身着胡服模样的汉子,被魁梧男子用木棍打的嘴角溢出鲜血,魁梧男子好像失去了耐心,双臂使力,抓住胡服男子的衣服将他牢牢的钉在墙壁之上。

  只见魁梧汉子松开一只手,单手举着胡服男子,汉子肌肉虬结,甚是雄伟,魁梧汉子对着旁边的翻译说道:“告诉这个蛮子,我叫汤沛,是玉门关骑军都尉,这个蛮子在不开口我弄死他。”

  翻译对着被汤沛举起来的车迟俘虏叽里咕噜的说了半天,被举着的汉子咧嘴一笑露出了被鲜血然后的牙齿,嘶哑沉声道:“我会说你们楚话,老子叫穆拉帝力,是车迟国的万夫长,想从老子这里套出话来,用你大楚俗话白日做梦。”

  听到这里汤沛勃然大怒挥拳如雨下打在穆拉帝力的肚子之上,穆拉帝力口吐鲜血一言不发,汤沛突然发狠挥拳直向穆拉帝力的喉结。

  站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邓仲华,闪身而出伸手抓住汤沛致命的一拳,对着汤沛道:“汤都尉交给我吧,你在一旁且看我如何让他开口,你意下如何。”

  汤沛被邓仲华抓住的手臂往前纹丝不动,汤沛手臂猛然加力,拳头依然丝毫未动,提着穆拉帝力的手掌更是直接抓破了他的衣服。

  而邓仲华神情淡然的说道:“汤都尉请息怒,我自然有办法让这个小子开口,如果我没让他开口,我从幽州带来的青蛾酒全归你。”

  闻言汤沛卸去气力,借坡下驴的说道:“拭目以待。”

  随后猛然提气,扭转腰肢用力一甩穆拉帝力如同小鸡一般被汤沛重重的摔到了墙壁之上,砸下一层墙皮。

  邓仲华走向被摔的七荤八素的穆拉帝力揪着被汤沛抓烂的衣领微微露出了笑意:“识相的你赶紧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们各为其主我也不为难你。”

  穆拉帝力缓缓抬头,用力的摇晃了几下,一口血水吐在了邓仲华的脸上,随后阴测测的笑道:“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别想在我这知道任何东西,被你们抓住老子就没有想着能活着回车迟。”

  邓仲华抬起手臂用衣袖擦了一下脸,并没有如何动怒,棱角分明的脸上乌黑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狠辣。随后从袖口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之后布包里最先映入眼的是一排绣花针。

  穆拉帝力见此哈哈大笑着说:“老子刀山火海都不怕,你居然想用区区绣花针。”后话穆拉帝力并没有说一副静等下文的神色。

  邓仲华并没有任何反驳,抓起穆拉帝力的手,掰开他的手掌,拿起绣花针,一根一根的塞入穆拉帝力的指甲,穆拉帝力冷哼一声,而邓仲华认真的摆正每根绣花针,突然攥住穆拉帝力的手对着墙壁用力戳去,根根绣花针全部刺入穆拉帝力的手指之中。

  穆拉帝力终于忍不住疼痛,痛苦哀嚎“杀了我,杀了我啊,是个男人你就杀了我。”

  邓仲华拿起刚刚汤沛用来抽打穆拉帝力的木棍,握住木棍的手轻轻一抖,木棍断成两截。

  捡起掉落在地上稍短的半截木棍“你想说么,无所谓了,我泱泱大楚带甲百万,能怕了你西域小国,我不想听了。”

  随后捏住穆拉帝力的脸颊,微微用力一掐,穆拉帝力张开嘴后,邓仲华把木棍塞到了他的嘴里,看似轻柔的动作,却把穆拉帝力嘴角的皮肉都撕开了,鲜血又顺着穆拉帝力的嘴角流下。

  随后邓仲华扔掉了穆拉帝力,又从小包里鼓捣出一把打铁用的小钳子,在旁边的汤沛看着邓仲华如此的手段,手心里冒出了冷汗。

  邓仲华抬脚踩在穆拉帝力的胸口,双手拿着小钳子,弯腰对准了穆拉帝力的牙齿,轻轻摇晃之后,向上一提小钳子,穆拉帝力的一颗门牙被邓仲华拔了下来,牙齿上还带着丝丝血肉,穆拉帝力喉咙里发出啊啊啊的吼叫,任何话也说不出来。

  接着邓仲华弯腰又对着穆拉帝力的牙齿伸出了小钳子,穆拉帝力眼神之中惊恐不已,用力的摇晃着头颅,邓仲华收起小钳子,拿掉了穆拉帝力嘴里的木棍,微笑着对穆拉帝力说:“怎么了,你想说什么么?”

  穆拉帝力眼中如同有火光冒出,对着邓仲华手中着含糊不清的话,而能听清的只有畜生,侩子手,杀了我,几个词汇。

  邓仲华随手又把木棍塞了回去,拿起小钳子,夹住他的牙齿又开始轻轻摇晃,穆拉帝力眼中愤怒尽去,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恐慌,邓仲华并没有犹豫,动作行云流水,又拔下了穆拉帝力的牙齿。

  这个在车迟国飞扬跋扈的万夫长素来以不怕死著称,此时眼中居然泛起了泪光。

  邓仲华看着这个哭泣的汉子露出了满脸鄙夷的表情,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不过并没有吐在穆拉帝力的脸上,随后拿下穆拉帝力嘴里的木棍,问道:“怎么了,哭了,哈哈哈你真让我瞧不起。”

  穆拉帝力面容如同厉鬼,对着邓仲华还是一言不发,邓仲华又拿起木棍的时候,穆拉帝力吓得贴着墙边身体不由自主的潺潺发抖,嘴里含糊不清,邓仲华很吃力的才听清是要一碗酒。

  邓仲华扭头看向翻译,而翻译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牙齿发出轻轻的敲击声,身体更是如同筛糠,邓仲华站起身来轻怕了翻译的肩膀一下,翻译噗通一声瘫坐在底下。

  见此场景邓仲华无奈的摇头,轻声说道:“劳烦你跑一趟去拿碗酒给他喝。”

  说了三遍翻译才回过神来,这个文弱书生此时顾不得礼数,拔腿便跑了出去,过了一炷香才端酒而回。

  邓仲华给穆拉帝力松了绑,递给了他酒碗,穆拉帝力伸出双手颤颤巍巍的借过酒碗一饮而尽,随后重重的靠在了墙上,天人交战一番之后:“我说,我什么都说,只求能给我个痛快的死法。”

  也许是春风,终于想起了被她遗忘的玉门关,这个建在万里黄沙之上的关隘,很少能有这样春风和煦的时候,项庆之坐在院子里,石桌之上摆放着项庆之很少拿出的文房四宝,毛笔就地取材,笔头用平时猎杀的西域灰狼的狼毫,笔杆也是用的胡杨树枝,砚台是项庆之从幽州带来的普通易水砚,虽然做工刀法皆是下乘,但是好在保潮耐固,易于发墨,宜书宜画。

  此时宣纸之上映入眼帘的说不上是画,更像图纸,所画之物像一个中原妇女平时在集市之上用来装菜的篮子,却只有圆底,俩接圆底的是一个半圆,半圆之上正中还画有一个小半圆。项庆之却不知道他今日所画之物,被后世成为马镫,就这个被项庆之称为踏脚的小物件,让后世骑军作战精彩至极。

  邓仲华和汤沛一前一后走进了项庆之的院落,汤沛标志性的笑声充满了院子,对着项庆之抱拳施礼道:“我汤沛今天算是开了眼了,邓伍长三下五除二的就让那个车迟万夫长什么都交代了。”

  邓仲华笑而不语默默的站到了项庆之的身后,项庆之微笑着问:“他都说了什么?”

  “那小子叫叫穆拉帝力是车迟国的万夫长,车迟国此次参与叛乱,只出了区区五千兵马,车迟国的目标其实是咱们身后的敦煌,被我们阻击的一万骑军,其实只是为了试探咱们虚实的,还有两万骑军一万步卒蓄势待发,也不知道车迟国主那个老儿怎么知道的将军是幽州世子,而冯将军又是王爷的嫡系,只要破了玉门关抓到将军你,阳关就不用打了。”

  项庆之轻轻点头说:“我是幽州世子和冯公孙是我父王的嫡系这个事情肯定是过往的商队传出去的消息,既然车迟国派了一万先锋军来探我们的虚实那就告诉他好了”

  扭头对着邓仲华说了一计,邓仲华领命而去。

  又对着汤沛说道:“你告诉王志安抓紧挖坑,通知守关军士商队禁止在出关西去,而西域入关的,只要有铜铁我们原价购买,其余入关商队一律禁止入关,清点关门库存铜铁,全部送往军械司,让他们尽可能多的打造箭矢”汤沛得令之后告退转身而走。

  玉门关守关士卒接到军令以后便关闭了城门,过往商队无不怨声载道损失颇大。

  入夜之后,项庆之拿出藏在床底从未示人的楠木匣子,打开匣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把刀,刀鞘做工古朴,刀柄缠有金丝,项庆之轻轻抓住刀鞘,一手攥住刀柄,缓缓抽出刀身,此刀长足有三尺,刀身微曲,远远看去如果不是单刃,就像一把剑,这种造型的刀非常不适合劈砍,非常容易被宽背厚重的刀一刀砍断,但是如果让懂刀大家见到此刀,一定会睡觉都抱着,只因为此刀名字是“鸿铭”,是能和早已不知所踪的轩辕剑其名的利器。

  玉门关外一个道士,脚踏桃木剑,飞过城头飘然落在项庆之的院落之中,道袍大袖之内紫气磅礴浑厚如混沌未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