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敌方士气
我知天上宫阙2019-06-05 17:052,094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支骑军博斯腾湖附近补充水源。

  骑军士卒,纷纷下马洗刷马鼻,负责驮运粮草的骆驼,前腿跪在湖边大口大口的喝着湖水。

  作为开路先锋的穆拉帝力,此时心情心情激荡,毕竟玉门关守军只有区区的两千五,而他的身后可是一万五千骑军。

  在他和王子哈拉汗一同行进出交河的时候,哈拉汗告诉了他和王志安联络的灯语,联想到有内应,更是胸有成竹的穆拉帝力,振臂高呼:“传令兵,通知各部,每千人轮流饮水,灌满水囊,喂饱马匹,按照秩序,不要乱,最主要的是要让骆驼喝饱水。”

  传令兵十夫长暗自嘀咕:“你这大嗓门,玉门关都能听到了,还用我去传令。”

  两个时辰以后,车迟骑军从风尘仆仆到容光焕发,看着身后这支骑军,举刀做了一个前进的动作,浩浩荡荡的骑军,飞驰向东而去。

  十日后,一名狂狰斥候策马飞奔到玉门关下,身后数十骑紧追不舍,更有几骑马鞍上悬挂着他的同袍的头颅。

  城头之上,弓弩手看到有车迟骑军,拉弓射箭,箭矢射住追兵继续追赶的进程,勒马不急的车迟追兵当下就被射程了筛子,一名车迟国骑军抬头看向城头,看到两个箭垛才有一名弓箭手之后,又看了看并未关闭的城门,勒马掉头向西策马而去。

  玉门关内得知车迟国骑军距离玉门关还有五十里后,项庆之紧急召集了所有人。

  “王都尉,你即刻通知进关道路两旁的百姓腾出屋子,让给弓箭手居住,每名弓箭手背负是十五支羽箭,半刻钟羽箭必须射完。”

  王志安抱拳领命。

  “袁志,你马上挑选一千名骑军出城,出城迎敌,稍稍接触之后便退军,只需败不许胜,每日如此,不得延误。”

  袁志不解道:“将军这是为何啊,敌军东进,能够供大军行进的道路会越来越窄,敌军虽然人多势众,但是展不开阵型,我带一千兵马出城,不一定讨不到彩头。”

  项庆之看着袁志说:“我们新得六千骑军,敦煌城有十几年没有见过狼烟了,咱们并不是想打退敌军,是要全歼,借他们之手练练兵,也让敌军轻视我们。”

  袁志思量片刻点头同意。

  项庆之继续对着汤沛说:“汤都尉,你麾下一千骑军,连同王都尉手下剩余步卒,在进关道路上的石板上,挖出两寸宽,一指半深,一尺半见方的小沟,每个方沟必须是相连的,有一里的长度就行,三日之内必须挖完。”

  汤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也没有细问,稀里糊涂的就领命了。

  “邓仲华,你去安抚城内百姓,以防引起骚动,大战在即,城内如果有可疑人氏,先扔进大牢。”

  邓仲华舔了舔嘴角嘀咕了一声:“世子殿下就是对百姓菩萨心肠,可疑人直接杀了就是了。”

  项庆之瞪了邓仲华一眼,后者缩了缩脖子,沉声领命。

  随后项庆之朗声道:“诸公,大战在即,请各位竭尽全力,我项庆之愿和各位一同死战到底。”

  袁志,汤沛,王志安,邓公孙,同声道:“死战。”

  玉门关外五十里,根据探子回报的情况,穆拉帝力更确定玉门关守军数量不多,而且城门大开,足以确定玉门关提前并没有接到,他们要攻打玉门关的消息,穆拉帝力能够想象到,先前让自己吃大亏的玉门关守将,手忙脚乱的样子。

  又想到,那个在牢房里折磨的自己死去活来的该死之人,穆拉帝力舔了舔少了两颗门牙的牙床,心里暗自祈祷,那个人千万不要死在乱军之中,他穆拉帝力要一刀一刀的切下那人的肉喂鹰,剜出他的心脏下酒。

  正在城内安抚百姓的邓仲华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默骂了声娘。

  此时的袁志,带着一千骑军,左晃右晃的绕过了一个个没有图根本不知道在哪儿的大坑,汤沛带着军士,正拿着小凿子敲击着地上的青石板,王志安则面带微笑,身后军士手持木棒,请走了道路两旁居住的居民。

  五月的西域,还有丝丝的凉意,穆拉帝力没有着急攻城,而是等约定的日子,一举入城,杀个片甲不留,躺在牛皮毯子上有了些许睡意的穆拉帝力忽然听到一身军报。

  “禀报万夫长,向东二十里,出现敌方骑军。”

  穆拉帝力大惊失色问道:“多少人啊。”他实在是被项庆之打破了胆子。

  军士回禀道:“大概有一千人左右。”

  听到这里穆拉帝力一巴掌扇到军士的脸上,叱喝的骂道:“那你慌什么,咱们可是有一万五千大军。”

  嘴角流血的军士没敢说话,心里却暗骂:“这个挨千刀的穆拉帝力,明明是自己害怕,还让敌军俘虏过,真给我们车迟丢人。”

  穆拉帝力没有继续理会军士,站起身来喊道:“帕勒塔洪,敌军一千骑军,就敢来进攻我们,你率领六千儿郎去迎战。”

  想到大楚骑军的恐怖战力,穆拉帝力并没有托大,心中思量:“你不是一换二么,那你在试试能不能一换六。”

  一个时辰之后,帕勒塔洪,兴高采烈的回来了,马鞍上有楚军的人头,还有旌旗盔甲武器。

  “禀报万夫长,大楚骑军不堪一击,刚刚接触,就被我打的丢盔卸甲了。”

  望着帕勒塔洪,穆拉帝力陷入沉思,怎么也想不明白,当初打的自己,丢盔卸甲的大楚骑军,怎么如此不堪一击了,想了半天得出结论,恩,肯定是我人多的原因。

  接下来的五日,每天都会有骑军来骚扰,穆拉帝力归结为拖延时间。

  第六日,在袁志带领一千新兵继续出现的时候,穆拉帝力振臂一会,一万五千骑军呼啸而出,看到敌方将领仓皇逃窜的背影,穆拉帝力哈哈大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