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家有余粮
我知天上宫阙2019-06-05 17:052,491

  玉门关外的风好像从来么有停过,怪不得有人说,这风才是西域的主人,更是西域的灵魂。

  玉门关内,寅时刚过,天还没亮,习惯了这个时候起床的王志安,站在院子里打拳,身材微胖的王志安出身自然是没得说,如果说天下最尊贵的姓氏是项氏,那王志安出身的王氏排在第二,没人敢有异议。

  蹦、弹、抓、挑、钻、擂、拉、劈、等等拳法基础动作被王志安打了一遍,两炷香后,王志安站定身形,双掌提到胸口,手心朝下,缓缓下压。

  打完拳,王志安盘腿坐在青石板上,开始吐纳,但是内心却一直静不下来,因为今天是和车迟国的说客约定见面的日子。

  从遥远的东方,一跳而出的太阳,把大漠黄沙染成了金黄色,王志安端坐在会客厅内,静等被项庆之形容成地主的车迟说客。

  半个时辰之后,一个商人模样的西域人,出现在了王志安的会客厅。

  “王都尉,我国国主说了,既然我们拿出了诚意,也希望您能拿出诚意。”车迟说客满脸笑容的说。

  “哈哈,那你说来听听,你们的国主要我拿出什么诚意啊?”王志安问道。

  见到王志安很上道,车迟国说客悬着的心落下了一半,毕竟如果王志安此时反悔,那事先送出的金银就算是打了水漂,自己的性命也就交代在此了。

  车迟说客笑意更浓,回到道:“就两点,一、想办法放了被你们那个年轻将军抓到的我国万夫长,二、绘制一幅玉门关地图,不用太详细,标识出城头上哪儿有床弩,有多少架,哪里存放火油,哪里有滚石檑木,就可以了。”

  王志安假意的低头故作沉思,片刻之后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抬头对说客说:“你们国主的要求我可以满足,不过……。”

  车迟说客赶忙问答:“不过什么,王都尉请明示。”

  “你们国主或许不知道,我是大楚王氏子孙,你觉得你上次带来的那点金银能收买我?”王志安笑着回答道。

  听到这句话,车迟说客彻底的放心了,人只要有贪念,就容易把握住,再满足了他的贪念,那做起事来也会不惜余力。

  “哈哈哈,王都尉也是爽快人,直接开价,我们尽量满足,王都尉只要尽心做好那两个要求,一切都好商量。”说客虽然面带笑意,内心却十分鄙夷。

  王志安慢条斯理的说道:“好,我要白银十五万两,黄金八百斤。”王志安心里早就盘算好了,既然项将军让我狮子大开口,那我就玩命的要。

  听到这个价,说客明显一愣,不过很快就应承了下来。王志安听到车迟说客答应了,心里那个恨啊。

  寒暄几句之后,车迟说客毫无症状的问道:“王都尉,方便透漏现在玉门关守军有多少么?”

  王志安脱口而出:“能打的也就是还有两千五了”

  听到这里,又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之后,约定三日之后金银送到。说客便行礼告退了。

  王志安坐在会客厅里,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个耳光甩在了自己的脸上,真他娘的,就应该胆子在大一点。

  想到又让自己画图的时候,又骂道:“这个挨千刀的说客,老子读私塾的时候,书画先生说我画的画,蜘蛛都看不懂,老子这辈子画的最好的图,就是小时候尿床,用尿画的,要不要啊。”

  走出王志安院子的说客,嘴角挂着冷笑,这些金银差不多是他的极限了,不过也只是换个地方暂时存放,等车迟大军攻破玉门关,他会亲手拿回来。

  项庆之的院子里乱成一锅粥,而阴长生,昨晚喝完酒便踏着桃木剑,去了幽州。

  “王志安你他娘的可以啊”一听就知道这是汤沛是声音。

  “王都尉,干得漂亮”项千川轻声道,听到项庆之的夸奖,王志安挠了挠头,嘿嘿的憨笑。

  项庆之起身走进屋子,众人紧随其后,见众人进屋,项庆之指着地图说:“从车迟国出发东到玉门关,距离一千七百余里,都是骑军的话可以自带粮草补给,急速行军大概十天就能到玉门关,既然车迟国攻城,那就会有大量的攻城器械,所以咱们有一个月的备战时间”众人点头认可。

  项庆之继续说道“我临时改变了主意,因为是临时起意,并没有通知大家,袁志三天前已经带着三万两白银,十二名美女,去敦煌了,我让他跟刘云继借五千兵马,当然这肯定是一锤子买卖,我是不打算还了。”听到这里众人哈哈大笑。

  “王都尉,三日后你这个富家翁,收到金银之后,还劳烦你跑一趟四方城,现在都是拥兵自重,唯独他娘的张世楠,拥粮自重”项庆之笑骂道。

  王志安抱拳领命。

  项庆之从袖口里掏出一张图纸,对着汤沛说:“汤都尉,你召集城中匠人,按照此图,打造五千副图上之物,一个月内必须完工。”

  又对着邓仲华说:“邓伍长,你要联系一下震虎镖局分舵,给他们两万两白银,劳烦他们去一趟楼兰,我们按照市场价格收铜铁,他们镖局有门路压价,我们不追究。”

  汤沛,邓仲华抱拳领命。

  三日后,倾尽全部家当的说客,果然给王志安送来了金银,王志安也送上了地图,还有被邓仲华找人忽悠的快傻了的穆拉帝力。

  目送说客和穆拉帝力出城之后,王志安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而穆拉帝力和说客出城后急速西去。

  在奔赴车迟国都交河的路上,穆拉帝力勒马而停,翻身下马,看到说客也要下马,穆拉帝力赶忙跪下,爬到说客马匹旁边,说客踩着穆拉帝力的后背,下马站在荒漠之上。

  穆拉帝力跪在沙地上开口问道:“王子殿下,你怎么能冒如此大的风险,游说玉门关内将领。”

  原来是车迟王子的说客,神情冷漠的说道:“玉门关年轻守将,和姓王的都尉,各自家族矛盾深如无底沙洞,我正是利用这点才能成功,而你穆拉帝力,是我倾家荡产,亮出身份借的金银,赎出来的。”

  穆拉帝力跪在地上沉声说道:“王子大恩,如同博斯腾湖那样深,我愿意为王子殿下去死。”

  车迟王子并没有说什么,伸手扶起穆拉帝力示意他加快赶路。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半月之后,经过穆拉帝力和车师王子的回禀,车迟国王悍然出军,一万五千骑军,两万步军还有各种自认为精良的工程器械,自东向西直奔玉门关。

  玉门关外,大大小小数百大坑,用胡杨树的细枝编成的圆盘平铺在坑口上,又均匀的撒上黄沙。

  关内,能言善辩的袁志居然借来了六千军卒,不过马匹只借给一千匹,又紧急购买了若羌所有马贩子的马,东拼西凑凑够了五千匹。

  无数的羽箭,搬上了城头,一坛坛的火油,一根根檑木,一块块山石,都整齐的排列在玉门关城头之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