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云动
我知天上宫阙2019-06-06 09:542,574

  居摄三年春,长安一场贵如油的春雨过后淋湿了天底下最大的城池。长安城笼罩在朦朦胧胧的水汽白雾中,这里有权势滔天的王家,有手握帝国走向的文武百官,贩夫走卒形形色色。

  五更天,承安门前,一顶顶或内在奢侈,或外表华丽的轿子都整齐的排在门前广场,还有健步如飞,满头大汉走到承安门门前的公卿贵胄。此时的承安门前玉佩敲击的清脆声,金水桥下流水声,交织在一起虽然不太好听,但是也不刺耳别有一番韵味。

  大楚国法,明确规定,三日一小朝,能参与每三日一小朝的人并不多,六部尚书,侍郎,轮番守卫长安的前后左右四将军,是最低参与官职,而丞相太尉更是不得缺席,否则皆按大不敬论处。

  六日中朝,四品以上在京官员也必须都到。九日大朝,六品以上在京文武百官都要上朝。而这其中最累的就是丞相太尉,三六九朝会一次都不能缺,而大楚立国初期百废待兴,丞相太尉更是事必亲恭,让开国重臣陆鸿渐都留下“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的感叹。

  辰时,承安门,钉有八十一颗大门钉的漆红大门缓缓打开,而此时就算住在长安城最偏远的官员也已经赶到,围在王巨君身边溜须拍马的人群能用水泄不通形容,不管是丞相太尉还是三公九卿,都是一脸的谄媚,见到宫门打开之后王巨君没有言语只是挥了挥手,文武百官鸟兽四散,左右按品级站定。

  而王巨君一个人站在两排官员中间的最前方,面带微笑的看着手持拂尘,身穿黑蟒袍的正二品殿前公公刘怀,只见刘怀不合宫规的快步走王巨君,点头哈腰不敢直视的问道:“大柱国,陛下刚刚出寝,不知是不是这就上朝。”

  王巨君笑道:“陛下从寝宫到国昌殿也差不多了,让同僚们进去吧”

  听闻此言刘怀像得了皇帝口谕一般,对着文武百官高喊道:“开朝”

  王巨君走在最前方,文武百官在他身后十步左右两排不紧不慢的的走进了承安门,又是一阵玉佩敲击的叮叮咚咚。

  皇帝项婴端坐在龙椅之上,底下文武百官高呼万岁三拜九叩,王巨君本有佩剑上殿,面君不跪的无上恩赐,不过王巨君却是没有一次佩剑上殿,也没有一次面圣不跪。另一份殊荣更是想都没想过,那就是与坐着参与朝会。

  “有事禀报,无事退朝”一声尖锐的嗓音就算是站在国昌殿外的文武也能听得清楚。

  太尉周桐走出班列:“西域都护府加急军情,西域诸国骑兵十八万,兵临都护府,贰师城等地,请陛下和大柱国定夺。”

  项婴道:“此时就全权交由大柱国和周太尉。”

  二人对视一眼一同弯腰答道:“遵旨”周桐退回班列,眼观鼻,鼻观心。

  丞相窦之策,手持玉笏弯腰说道:“幽州王项千川,大破夫余国,擒获夫余军俘虏两万余,斩首四万余,其中包括夫余国王子,缴获马匹牛羊无数,金银更是数不胜数,而我大楚战死儿郎八千五百四十二人,重伤一千一百三十三人,马匹损失一万五千七百三十匹,幽州王捷报中言从此我国东北再无夫余骑军。”

  王巨君闻言心中暗骂:“这个老匹夫俘虏缴获均是不详细,具体是不是这么多谁也不知道,派去幽州的谍子总是莫名奇妙的死的无法再死,还真是铁桶不成,现在有了更大的战略纵深对我十分不利啊。”

  项婴听到窦之策的禀报后,哈哈大笑:“幽州王项千川,剿灭夫余,立下滔天大功,夫余国王可曾俘获。”

  窦之策恭声答道:“夫余国王带领残余远逃极北冻土,已经对我国构不成威胁,幽州王还说请陛下为东北疆土赐名“

  项婴看向王巨君问道:“幽州王破敌有功,又为我大楚开疆扩土,不知朕该如何封赏他,大柱国可否赐教”满堂文武鸦雀无声,又好像习以为常,当今天子亲政仅仅一年,太皇太后垂帘听政结束也仅仅一年,王巨君不仅是大柱国,也是太皇太后王曌的亲侄子,先帝托孤四大重臣中唯一一个还活着的,更被王曌钦点为辅政监国大臣。

  王巨君看着项婴,微微弯腰:“此时涉及陛下宗族,幽州王项千川也是陛下的伯父,陛下自行封赏便是,臣不便干涉。”

  项婴突然站起身对王巨君说:“既然大柱国不便干涉,那新得疆土还请大柱国考评人才,大柱国考评通过之人,自行安排领命赴任,此时还有劳大柱国。赐名一事大柱国也要费心”

  “遵旨”

  下旨:“幽州王剿灭夫余有功,赐九锡,世子庆之世袭罔替,窦爱卿,着人拟纸送往幽州王府,顺便问问幽州王为何俘获美女不送来长安。”窦之策走出班列弯腰领命。

  扬州,荆州水患,交州瘟疫,都是处理不好有损江山社稷的大事,也在这次朝会之上一一解决。

  散朝之后王巨君并没有和同僚过多交谈,而是坐上自己那顶俭朴的轿子回到了府邸。

  回府之后,王巨君走在自家廊道上,心情晦暗:“项婴不说要壮丁俘虏,派去陵寝做苦力,也不是要金银珠宝,塞进皇帝私库,却要了美女,那项千川老儿现在是有钱有人,数万壮丁略施手段便是上马可战的军卒,幽州紧邻陇西,马匹从来不缺,恐怕到时候他项千川能坐拥天下半数骑军,项婴还让我考评人才,这明明是让我得罪天下士子,派遣去的官员能活着才是有鬼,这项婴是越来越让我感觉到压力了。”

  王巨君左手狠狠砸在右手上像是做了一个重大决定,抬腿走向书房。

  一个时辰后,王巨君做了个食指敲击桌面的动作,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大人有何吩咐。”

  王巨君说道:“这三封信,分别送往匈奴王帐,乌桓浮屠城,鲜卑慕容府,到时自会有人带你去送给谁”那人拿了信之后无声无息消失在阴暗中。

  深夜,大柱国府邸一辆马车缓缓驶向皇宫,钟和门一个身穿蟒袍的太监站在城墙之下伸手不见五指,马车上走下一个黑衣人,有节奏的敲击这门钉,发出微弱的声音,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本来需要四个强壮侍卫才能扛起的横木,被这个清瘦的太监气定神闲的单手举着,一只手打开了一条容一个人进去的门缝。

  “不知大柱国深夜造访所为何事”明明是个太监说话却没有一丝的尖锐之音。

  黑衣人正是王巨君,“居摄元年商定之事,今年腊八动手,事成之后益州大总管的家族,本官抬品到乙字,王家藏书楼所有藏书,武库珍藏名枪盘蛇,名剑玉衡,一并送与大总管。”

  蟒袍太监沉默片刻:“杂家没忘太皇太后的救命之恩,当除太皇太后刚进宫,杂家失手打碎了宫里贵人的心爱物件,是太皇太后给杂家求得情才免了杖杀,杂家一个阉人,也懂得有恩必报,大柱国放心杂家定会按计行事。”

  王巨君转身离去,却不知此时此刻所做之事,让原本能谥号最差也是宣成的他,挂上了乱臣贼子,弑君篡位,勾结蛮夷祸乱中原等等千古骂名,犯下了种种罄竹难书的滔天恶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