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报连连
我知天上宫阙2019-06-11 10:223,120

  陈到望着由远及近的玉门关城头,想着来时张先生的话,陈到会心一笑,心里默默的马蹄声。

  “陈将军,想什么呢、”袁志脸上带着笑容的询问。

  陈到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打断了思路,回以一笑说道:“没什么,只是六年没见到世子殿下了,追忆一些往事。”

  袁志笑道:“马上就到了,今晚我等不醉不归。”

  陈到闻言,朗声大笑道:“说带兵打仗,陈某不敢说稳胜袁兄弟,不过要说喝酒,袁兄弟文质彬彬,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袁志笑了笑说:“那就拭目以待了,我袁志有一事不明,还望陈将军解惑,队伍之中车辇是何人乘坐啊?”

  陈到默默的回答道:“车内女子尊贵至极,袁兄弟你也拭目以待就好。”

  听到这里袁志,一愣随后两人一同哈哈大笑

  玉门关城头之上,项庆之腰间悬挂着很少拿出来的“鸿铭”,标枪一样站在城头上,项庆之今日未曾披甲,而是身穿大楚皇室才能穿的黑色绣龙长袍。

  望着慢慢出现在视野中幽州王旗,联想到远在幽州的父母姐弟,还有她,项庆之忍不住有些伤感,项庆之摇了摇头,不在胡思乱想,继续遥望远方。

  城头之下,袁志等四人纷纷下马,走向关口两侧,五百名持矛甲士站立在道路两旁,马车内女子挑起车帘,望着那面楚字大旗下的挺拔身影。

  那张被风沙吹得沧桑的脸,身后随风飘荡的长发,深邃的眼神,这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么,还是那个说出,世间轰烈快事我与你共享,天下壮丽山河我与你共享的,少年郎么。

  望着尽在咫尺,让自己魂牵梦绕的情郎,望着那个为了保护贪玩的自己,杀尽二百马贼,之后重伤拄刀不倒,用尽最后的气力,对着自己高喊出,只要我不倒下,这天下任何人休想动你一根头发的男子。

  阴瑾瑜捂住嘴巴,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

  陈到翻身下马,单膝跪地,高声喊道:“末将陈到,拜见世子殿下。”

  陈到身后一万轻骑也是同时下马高喊:“拜见世子殿下”

  一万人发出的拜见之声震天动地,久久不散。

  城头之上项庆之,望着城下昔日的幽州袍泽,轻轻一跃,跳下三丈多高的玉门关城头,落地之时脚下黄沙丝毫没有陷进去的痕迹。

  项庆之弯腰扶起陈到,高声说道:“众将士请起。”

  又对着陈到说:“三哥,你我是自家兄弟,你客气个卵。”

  听着这粗鄙的言语,又看了看虽然沧桑,却依旧英俊的脸,陈到无奈一笑。

  随后陈到神神秘秘的对着项庆之说:“世子殿下,猜猜车辇之中何人?”

  此时同样好奇的袁志,王志安等四人,也凑到近前竖起耳朵听着。

  项庆之略微思考,随后面带惊惧问道:“我姐?”

  陈到笑了笑说道:“郡主是嚷嚷着要来,还要亲自统领军马,上阵杀敌,不过被义母教训了,安心在家钻研女工,并没有跟随我们来。”

  没有等项庆之继续猜,马车缓缓驶来,旁边侍女赶忙撩起帘子,只见一身材妙曼的女子,缓缓走下马车,站在荒凉的沙漠之上。

  袁志等人望着如此绝世的女子愣愣出神,心中同时冒出一句话:“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仙气的女子。”

  邓仲华见同僚如此出神,赶紧出声打破尴尬:“末将邓仲华,见过世子妃。”

  袁志三人听闻是世子妃,赶忙收起神色,躬身行礼。

  从未如此失态的阴瑾瑜好像并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此时她的天地里,只有那个腰间佩刀的挺拔男子,心中思念了许久的男子,那个每次出现在梦中,她就会哭湿衣襟的男子,此时就站在她的面前,正在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

  阴瑾瑜手中做工极其考究的面巾飘落在地上,嘴唇微微颤动,一声苏苏的,不娇媚,不霸气,也不是江南女子那种柔柔弱弱的感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庆之,父王让我来看你,你,你瘦了。”

  听着这颤颤巍巍的两句话,项庆之眼睛湿润了,随后抬臂一挥高声说道:“进城。”

  而项庆之的手,很自然的握住了,阴瑾瑜犹如柔若无骨的素手,下意识想躲得阴瑾瑜,没有躲避成功,一抹红霞,瞬间浮现在绝色的脸庞上。

  众将士见此会心一下,纷纷上马,进入玉门关。

  玉门关内伙房是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各种被烧的奇形怪状的马匹在伙房内,做成一道道美味。

  一万燕云轻骑被安置在城外休息,只以为城内战场还没有打扫完毕,稍作休息后,燕云骑军便自发的加入了打扫战场的行列。

  此时走在道路上的陈到,看着关内这一副惨烈的景象,不禁的问道:“殿下,这一战如此惨烈,我们伤亡有多大?”

  项庆之很少调皮的说道:“你猜。”

  陈到略显尴尬说道:“末将对这一战毫不了解,不如殿下告诉我敌军战死多少。”

  没等项庆之说话,旁边汤沛喊道:“陈将军,我老汤早就听闻你们十三太保,威名远播,随便拿出拎出一人,在别的州,那都是都护的不二人选,就让我老汤告诉你,敌军来了一万骑,回去不到五百。”

  听闻如此战绩陈到对着汤沛抱了抱拳,心中默默盘算,片刻之后说道:“我没接触过车迟敌寇,以匈奴、鲜卑两族骑军,还有幽州骑军作对比的话,我觉得如果能杀敌一万,我若带同等数量骑军,我能做到战损三成左右吧。”

  听到陈到如此说,众人并没有觉得他在夸大其词,因为陈到和十三太保中的几人五年前,带兵四万灭了高句丽,可谓是名震天下。

  项庆之笑道:“车迟不比匈奴,只是一个井底之蛙的小国,我这东拼西凑的骑军,战死一千五百人,守城将士无一人伤亡,手臂脱臼者,甚多。”

  听到这里陈到愣住了,一副要赶紧说说清楚的神情。

  袁志走到陈到身旁微笑说道:“想详细了解,陈将军你先好好休息,吃饱了肉,喝足了酒,我给你讲。”

  陈到赶忙拉住袁志的手说:“那我先谢谢袁都尉,你可得给我讲透咯。”

  阴瑾瑜看着两旁的烧焦的尸体,没有一丝异样,只是偷瞄一眼项庆之就赶忙低头面带红霞,倒是她的两个侍女被吓到花容失色。

  项庆之吩咐道:“邓仲华,你带人先去去收拾出一间屋子,让瑾瑜住下,日常所用之物,全要最好的,不能将就知道了么?”

  邓仲华嘿嘿一笑:“殿下自己住的地方都不讲究,世子妃到了立马就不一样了。”随后飞奔而走。

  听到这句调侃,项庆之抬腿要踹,邓仲华早已跑远,对于幽州王父子的不拘小节,陈到早已习以为常。

  众人走进临时收拾出来的一所大宅院,因为项庆之的小院子,厅堂之内好像容不下这么多人。

  纷纷坐下之后,项庆之望着下面众多熟悉面孔,王贲,百里祈福,等人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项庆之心中莫名生出豪气,手下猛将如云,兵虽然不多但是精。

  陈到站起身来走向项庆之说道:“我出发之际,张先生让我给殿下带来一封他的手书,让我交给世子殿下。”

  听闻是舅舅来的信,项庆之赶忙接了过来,致意众人继续,之后就要拆开看。

  正在众人把酒言欢之时,西域都护府的李克平走进大堂,单膝跪地禀报道:“将军,收到一份军情。”

  项庆之说道:“起来说话,说了多少次,没这么多规矩。”

  李克平看了看屋内众人,又看了看示意自己说的项庆之后说道:“具保,贰师城失手,五千守军全部战死,守将杨力被枭首示众,贵山城也已经失守,此时都护府正在阿里苏河截击叛军六万人,其余十于万叛军分兵两路,一支前往赤古城,一支兵发卢城,郅支城是否有失并没有说,都护府命令我们守住玉门关便可。”

  项庆之陷入沉思:“收到军情最少七日,此时发兵不说还有两万五的车迟攻城步卒,就是没有救援也来不及。”

  随后对望向自己的众人说道:“车迟攻城大军即将赶来,我们占尽天时地利,才赢了第一仗,随后我们先考虑吃掉这两万多步卒再说。”

  众将纷纷点头。

  而此时在敦煌城内休息的,传纸太监,也已经酒足饭饱,向着玉门关方向出发了。

  项庆之却不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收到那位坐在金殿内的堂兄的旨意,一年后,这位皇帝,带着无尽的遗憾,和无尽未曾施展的报复,死在了一个宦官投放毒药的饭菜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策马啸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