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青梅竹马
柯刘道尔2019-06-20 10:534,693

  ““最近有美女在身边,看起来还挺不错嘛,身体都有些发福了。”

  “我说你别开玩笑了。你不知道,她最近一直在纠缠着我,我都有些烦了。因为这个,阿伦都来找我谈话了。可我看到她的样子,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近学校抓早恋,我可因此挨了不少枪。

  “嘿,我说刘宇明,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你能屌丝逆袭找了个女神级别的美女做你的女朋友,而我这样的屌丝到现在依然是个光棍。你就知足吧你!”

  屌丝逆袭,这样的说法似乎还是挺恰当的。我从小就一直不受大家待见,老是被大家嘲笑讥讽欺辱,小学的时候因为这个架都不知打了多少回了。可每次被骂的都是我,因为每次几乎都是我打赢,而且他们众口一词的说是我欺负他们,结果他们反倒成了受害者。而父母每次都把目光放在我的学习成绩上,至于其他事情,他们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句让我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不用理他们就完了。而我的成绩一直不好,父母因此对我一直态度很恶劣,每次考试成绩一出来,他们都用一种近乎羞辱的语言来骂我,无论我考了多少分,有没有进步。而且我体育也不行,只能是个及格,又是一张大众脸,要是我这个样子能跑到靓妞,那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过最近地球运转正常,但却有一个女神级别的美女莫名其妙的跑到我身边缠着我,而且我和她认识才没多久,只是和她有一面之缘而已。刘翊说我是屌丝逆袭这个说法其实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并不准确。因为现在我的学习成绩还是一样的烂,口袋依旧空空如也,脸还没有去韩国整容过依然是大众脸,可偏偏就是像我这样的屌丝,竟然有一个美女投怀送抱!

  “我说你可别不知足了,象她这样的美女都能被你搞到手,让我们无数屌丝情何以堪啊。”

  “刘翊,你别开玩笑了,你不知道,我总觉得她在我面前出现有点突然,就像是突然出现的一样,是一个影子,一个我认识却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的女孩的影子。”

  “另一个女孩?兄弟,我说你有一个还不够,还要脚踏两只船,还是长得一样的美女?我们都被关在学校里当和尚,你有了一个不够还要占两个?还都是漂亮的?乖乖,你小心说出去被人按倒暴打。”

  “我说你们怎么就是喜欢往这方面想?我像是这种人吗?再说了,我和李淑楠只是小学时候的同学,别的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可不要想歪了。”

  “你这么说可不会有人相信的。对了,你说你和她是小学同学,那小学以后还见过她吗?”

  “小学以后?我和她初中时还在同一所学校,那时就经常见到。不过到了高中时就不在同一所学校了,就没怎么见过她了,也不知道她在哪一所学校。不过上周就见过她一次……”

  当时是放学后了,我当时正骑车往家里赶。由于在之前刚帮我的自行车打足了气,于是我在骑车时比平时快了一些。没想到在经过一个路口时,有一个身穿校服的女生从那个路口走了出来,我吓了一跳,连忙刹车转弯,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把我帅的眼冒金星。而那个女生似乎被我撞到了,也摔倒在了地上,手上拿着的袋子也掉到了地上,里面的书本散落一地。

  等我清醒过来后,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我裤子的左腿被擦破了,左小腿也被擦伤了,还能看见红色的血丝;而我衣服左边的短袖也被擦破了,左臂肩膀也被擦伤了。而我看见那个女生也跌到在了地上一直没有起来,似乎也受伤了。

  出于对她的一种自责和愧疚的心理,我忍着伤痛,连忙上前把她扶了起来:“真对不起,你没事吧?”

  “好痛啊,你骑车不看路啊你!”她低头揉着腿上的痛处生气的大声对我喊道。

  我连忙蹲下去问她:“你没事吧你?”

  “你说有没有事啊……”她抬起头时,我看见了她的脸,一下子愣住了,她看见我时,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怎么是你?”我们几乎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同样的话。我当时完全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她——李淑楠!

  李宇琪一看见我,就气呼呼的站起来,走到我面前:“真没想到啊,原来刚才骑车撞到我的人是你!我上辈子招惹你了吗我?”

  她作势要打我,我连连后退,还要一面陪笑,一面伸手挡她对我的攻击:“我说李淑楠,咋们是多少年的同学了?都六年了吧?我们不要一见面就这样吧?多少也要念及点同学情谊。”

  她停止了打人的动作,不过还是气呼呼的:“你还记得我是你同学呢!”我看见她一瘸一拐的走到路边的石凳上,气呼呼地坐了下来捂住自己的腿。

  我连忙走过去问她:“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受伤啊?”

  她没好气地回我一句:“腿疼!”

  我于是就蹲下去:“让我看看。”没想到她一脚踹了过来,我被她踹了出去,顿时眼冒金星:“你干嘛踢我啊你?”

  “想干嘛啊你?色狼。”她用一种处于戒备状态的眼神看着我。

  我连忙为自己正名:“我只是想帮你看看脚上的伤。”

  不过她看起来并不领情,气呼呼的转过头去:“不用你管!”说完就不理我了。

  对于她这种野蛮又泼辣的性格,我从小学时和她做同桌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忍受,但又无可奈何。无奈,我只好上前对她说:“不管我和你有多大仇,你总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吧!总得去医院看看啊!”

  “要你管!”她没好气的说了句,然后就开始收拾起掉在地上的书本。突然,她的声音开始着急起来:“我的吊坠呢?”

  “发生什么事了”我听到她的声音后,连忙跑到她的跟前。

  “我的吊坠呢?”李淑楠此时趴在地上找着什么,看她的样子急得似乎都快要哭出来了。

  “那个吊坠很重要吗?”我问她,不过话刚出口又后悔了,这不废话吗,看他这么着急的样子就应该知道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那……那是我奶奶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她的声音此时已经有些颤抖,似乎都要哭出来了。

  看到她这么着急的样子,我也有些心疼了,于是干脆也开始帮她找了起来。最后,我在自己的自行车旁边找到了那个玉坠。

  我捡起来拿给李淑楠:“是这个玉坠吧?”

  她连忙接了过来:“就是这个玉坠!”

  我把玉坠交给她时,无意中看见她的脚上擦破了一块,而且还一直在渗血,未免感到有些心疼和内疚:“你的脚上有伤,还是快点去医院看看吧。”

  她看了看我:“等等,你说什么?你自己不是也受伤啦?”

  我这时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臂也擦伤了,故作平静:“没事,一点小伤而已。”

  不过她看起来似乎有些着急,但又故作不在乎的样子:“逞什么能啊,我要去医院,不过要你扶我去,你不要拒绝啊。顺便自己看看,还要把脑子给看了。”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在医院里,医生给我们进行检查后,确认我们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无大碍,然后给我们开了些消炎的药。我去柜台付钱拿了药后,来到大厅的椅子上坐下把药递给她:“给,你的药。”她一声不哼的把药接过去。

  看到她这样,我也无可奈何,毕竟她是我撞伤的。看到她这样,我心里想着要消消她的气,于是有意无意的找话题想和她聊聊:“额,你知道吗,我们班最近转来了一个新同学。她……很像你。”

  她听到后,似乎也有了兴趣,于是转过头来问我:“你说的是真的?”“那是当然了,我原来还以为是你呢!不过也有可能是你的姐妹。”我十分肯定又有些打趣的对她说道。“当然不可能了,我的出生证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我是独生的,再说了听我妈说我出生时分量不轻,所以不可能有双胞胎。”她脸上微微一笑,“不过我倒是想见一见那个长的很像我的人到底长怎样?”

  “这个吗……你会见到的。”我随口回应了一句。

  没想到的是,说曹操,曹操到。我话音刚落,没多久,从医院门口跑进来一个女孩,她一看见我,就直接就扑到我的面前:“你没事吧你?”我定睛一看,没想到竟然是陈曼莉!

  “你是怎么知道我刚刚摔了的?”我看见她出现在这里,心中疑惑大于惊讶。

  “这个嘛……反正有人会告诉我的。你没事就行了。”这时,她似乎看见我旁边坐着的淑楠,她似乎要问我,但又似乎在自言自语,“她难道是……”

  但是,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而是指着李淑楠介绍道:“她是我小学的同学,叫……”

  此时,李宇琪已经站了起来,脸上满是惊讶的表情,眼睛睁得快要突出来了。好一会儿她才机械地抬起自己的右手:“你好,我是李宇琪。”

  而陈曼莉倒是大大磊磊的:“你好,我叫陈曼莉。说起来,你和我长得还真像呢。”

  李淑楠此时也附和着她的话:“是啊,说不定我们有可能是失散的姐妹呢!回头我回去问一下我妈。”陈曼莉此时笑着说道:“我们之间真的有联系。不过……不是姐妹。”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此时的陈曼莉有些陌生,她此时那笑眯眯的脸上隐约透露出一丝深思和神秘感,但仿佛又和她似曾相识。

  这时,陈曼莉看见我正看着她,于是低下头,有些娇滴滴地说:“看着人家干嘛?让人家有些不好意思的。”李淑楠见此情景,看她那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走到我旁边,小声的对我说:“女朋友很漂亮……要好好珍惜哦。我……祝福你们!”她微微一笑,然后头也不回的大步往门外里去,走的还挺快的……

  “然后我就一直没见过她了,在QQ上跟她打招呼也不回应。”我刚说完,就看见刘翊在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

  我看见他在这沉思的样子,我忍不住问他:“你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有太多地方有些奇怪。”刘翊他喜欢看推理小说,平时他也经常这样故弄玄虚的说话,把自己当成侦探似的。不过此时我也不好意思反驳他,因为在我心里,也存在着太多的疑问。而这些疑问,我太想去知道答案了。

  “你说的或许是对的,我也感到很奇怪。”我点点头,“你知道吗?自从陈曼莉来到我身边后,她就像是一块胶带似得,成天跟在我身边粘着我不放,这时候的她看起来似乎有些疯疯癫癫。有时我会觉得她有些烦人,但又不想伤她的心。她平时喜欢观察夜空,就在那个时候她是最平静的。‘静若处子,动若疯兔。’这句话还挺适合她的。不过我感到奇怪的还不止这些。”

  “那是什么?”刘翊听到我的话后,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就问我道。

  “我一直很好奇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边?”我决定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不管会不会有解答,“我过去一直是一个不为大家所注意的人,或许我消失半天都不会有人注意。可她一出现纠缠上了我,而我和她根本就不认识。她就像是突然出现似得,我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她也不说她是从哪里来的。可有时我又觉得她似曾相识,好像我以前似乎又认识她,见过她。总之我觉得她很神秘,有太多的谜团了。”我想起了陈曼莉说过的那句话:“或许我们真的从一开始就被联系在一起了。”

  刘翊在听了我的话后,他在一次陷入沉默当中,我不知道他当时心里在想什么。我当时只是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世界上没有永远的谜团,只有解开谜团所需的时间。”

  好一会儿,他才用一种有些自言自语的口吻说道:“过去我们班一来新同学,阿伦为了不影响大家学习,一般都会在星期一的班会课、晚自修和早上的早读或第一节介绍他进来。而且转学来的通常都会在一个学期开学时才会转来。可陈曼莉来的时候是第三节的数学课,而且还是已经过了一半学期才转来,这不符合阿伦的习惯,同时也不和常理。”接着,他用一种十分坚定的表情说道:“我会搞清楚这一切的。”

  “你小子还真把自己当侦探了。”我当时心想。不过看到他把自己当成侦探的样子,我倒是觉得十分可笑,其实说实话,当时我压根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他似乎看出了我对他的腹贬,就说了句:“只有试过才知道行不行,我就不信世界上会有解不开的谜。”说完他转身就要走。不过他又回头对我说了句:“要记得珍惜身边美好的东西,美好的事物谁都想要,不要失去了才后悔莫及。小心一点,赖星霖那小子已经盯上了你的女朋友了。”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我听了他的话,说句实话,我总感觉他似乎话里有话……

继续阅读:(六)NQPL实验室之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记忆中的时光:信中往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