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路拾弃婴
玉长生2019-08-21 10:302,452

  这天,风和日丽。

  李家村的马路两侧是茂密的丛林,路边的花花草草郁郁葱葱,分外妖娆。

  路上并肩走着两个妇女,其中一个表情忧郁的妇女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叫王仁英,她的坎坷一生说来令人心酸……另一个是刘嫂。

  只听刘嫂对王仁英道:“仁英,平日里你不是啥事都挺想得开的吗,这次你咋就这么糊涂,为了一个狼心狗肺的畜牲寻死寻活的,值得吗?”

  王仁英痛苦道:“刘嫂,你不知道当时我这心里有多痛苦……”

  “痛苦?你痛苦个啥!就为李夕忠这个畜牲不认你这个妈而要以啥啥‘过份溺爱罪’告你?唉,又不是自个儿亲生的,他不认你这个妈就算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要知道别人的肉是贴不到自个儿骨头上的!”

  “这……这……”忠儿虽说不是亲生的,可这十几年来,我待他比自个儿亲生的还要亲,把他拉扯到这么大,已经是十几年的母子感情,这咋能……咋能……咋能……王仁英烦燥往前走了几步,就站在那里发呆。

  见此,刘嫂叹息着摇了一下头,踱上前去,问道:“仁英,仁英,你又在想啥呢?”

  王仁英凝神道:“刘嫂,你听,哪里好像有孩子哭?”说完,拉着刘嫂循声而去。

  在前面马路边的草丛中。她们发现有一个棉袄包裹着的孩子正“哇哇”大哭,旁边放着一个包。

  王仁英一见双眼湿润,连忙心疼的抱起孩子,脸上立刻堆满母性的温柔,奇怪的是,王仁英一抱起来,孩子不但不哭,还冲着她直笑,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王仁英马上就从心里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刘嫂则好奇打开包,包里有奶瓶、奶粉及衣服被袜帽等,一应俱全,里面还有一张纸条,刘嫂拿起纸条念道:

  “孩子生于8月5日,我实在没有办法把孩子抚养成人,好心人,你就收下孩子吧!日后也有个使唤的。包里有200元钱,是给孩子买奶粉的。”

  刘嫂叹气道:“又是一个没人要的‘赔钱货’(以前山里女子出嫁,娘家不仅不收彩礼,反而还要送大量的陪嫁嫁妆,故“赔钱货”一词成为山里女孩子的代名词。)!”

  “造孽!造孽!”王仁英望着可爱的孩子怜惜道,“孩子还没满月呢,这个做妈的也真够狠心的。”

  刘嫂愤愤不平道:“哼,还不是因为重男轻女呗。”

  “依我说,儿子闺女都一样,还不都是从妈身上掉下的肉。”

  “仁英,你说,这个孩子咋办?”刘嫂急切问道。

  “咋办?还能咋办!”王仁英望着可爱的孩子凝重道,“孩子能遇上咱们,也是缘分,我们总不能丢下孩子不管吧!”

  “啥?仁英,这种没人要的孩子,你还敢再要?”刘嫂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张成一个大问号。

  王仁英望着刘嫂那副神情,觉得好笑:“刘嫂,你咋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这么说有啥不妥吗?”

  “仁英,做父母的根本不管孩子的死活,我们跟孩子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她是死是活的,跟咱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王仁英正色道:“刘嫂,话可不能这么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可怜可怜这个孩子……”

  刘嫂忽然劈手一把夺过孩子,头摇得波浪鼓一样,狂喊道:“仁英,不能,你不能再理这个没人要的……”

  王仁英不以为然笑了笑,进前几步,嗔怪道:“刘嫂,瞧你把孩子吓的,来,快把孩子给我。”

  刘嫂连退几步,哭着喊道:“仁英,这种没人要的孩子有煞气,碰不得,碰不得……我求你,求求你,你就不要再理这个没人要的,不要啊,你为李夕忠这个没人要的畜牲已经搭上了丈夫、儿子和自己的一条腿,我不能让你再把自己也给搭进去……”

  王仁英乍一听到“你为李夕忠这个没人要的畜牲已经搭上了丈夫、儿子和自己的一条腿……”,脑袋轰然作响,丈夫血肉模糊的尸体和儿子白森森的尸骨又浮现在眼前,不一会儿,眼前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尸体、白森森的尸骨,怎么也赶不走,挥之不去,她不由两眼一黑,仰面翻倒在地。

  刘嫂赶紧放下孩子,扶起王仁英,大声喊道:“仁英,仁英,仁英……”

  但见王仁英双眼紧闭,一声不应,刘嫂急了,心忙手乱掐着王仁英的人中,好一会儿,才见王仁英缓过一口气来,无力睁开眼,刘嫂这才松了一口气,关切问道:“仁英,你这是咋啦?可把我给吓坏了。”

  王仁英有气无力道:“没啥大碍,不过是头有点晕。”

  “仁英,你这是身体还没好利索呢,我不让你出来,你非要出来,看看,这不是……来,我扶你回去躺下好好休息休息。”刘嫂小心翼翼扶着王仁英往回走。

  孩子似乎预感到不妙,不住啼哭,一声声凄厉的啼哭直冲云霄,久久回荡在上空。那声声啼哭似乎在哭诉身世的可怜,又像在控诉上苍的不公……

  走了几步,王仁英停下不走。刘嫂小心问道:“仁英,你又咋啦,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

  “刘嫂,你听,孩子哭得多可怜,我们就这样丢下她不管,要是万一碰到狼,那……”

  这一下子,刘嫂可生气了,毫无客气道:“仁英,这会你连自个儿都顾不过来了,我拜托你就不要再管人家的死活了,还是先顾一顾你自个儿的死活要紧。” 说完,搀起王仁英就往前走去。

  没走几步,王仁英停下不走,毅然道:“不行,我们不能就这样丢下孩子不管,不然我就是一辈子也会不安的。”

  刘嫂急得哭喊道:“仁英——”

  王仁英打断刘嫂的话,激动道:“刘嫂,你啥也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啥,说实话,我吃了不少苦,好不容易才把忠儿给拉扯大,可到头来他竟然要告我,这实在伤透了我的心,我也真想狠一狠心不再管这些没人要的孩子的死活,可是我又做不到,要我丢下这个可怜的孩子不管,我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刘嫂,你不要拦我,让我收养这个孩子吧,不管将来会有啥事发生,就是要搭上我这条老命,我也认了。”王仁英热切向刘嫂恳求道。

  刘嫂无可奈何摇着头,无限感慨道:“仁英,仁英,你虽然有一副菩萨心肠,可是上天不长眼,好心没好报,你看你……”

  王仁英平静道:“只要没有昧着自个儿良心,这些我都不在乎。”说完,她挣脱刘嫂的搀扶,转身抱起孩子。刘嫂无奈苦笑着提起包,与王仁英一齐往回走。

  慢慢的,丛林深处走出一个泪流满面的年轻妇女,其神情悲戚无奈而又感动,向着王仁英远去的背影深深鞠了一躬,嘴唇蠕动着,不知在喃喃的说些什么……

继续阅读:第2章 蛮横小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母爱让我堕入深渊,我把母亲推上被告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