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绝世猛人
朕不帅2019-05-29 15:335,810

  一个月之后,在九州之一的西部佛州,一条延长的大路之上,人来人往车辆络绎不绝,天空中还不时的有修士飞过,他们驾驶着各式各样的发器,有的是剑,有的是船,有的像树叶,千奇百怪,而地上行走的凡人和低价修士,对这些已经没有多大的震撼之感,仿佛习以为常了,只是眼中露出渴望之色,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赶着自己的路。

  其中,偶尔有几个还是低阶修士,无法御空而行,他们大多都是练体镜界或者是聚气镜的,没有达到筑基是永远无法御空而行的。他们相互谈论着自己,谈论着九州的大事。

  此间有一个白衣少年,风度翩翩。不急不缓地在大道上走着,他的容貌是那么俊美,气质是那么的出尘,如仙如佛。吸引了无数的俊男美女观望,甚至有高级修士放开神识,一道道神念从他的身上扫过,不过有人探测之后,却发现只是个凡人,摇摇头便放弃了,一个凡人的容貌再怎么俊美,气质如何出尘,终究只是个凡人。

  而无尘对这些都视而不见,仿佛早已成了习惯,那些向他窥探的神念,早已被他掩盖。看起来他就给人的感觉他就是个凡人,除非是渡劫期的尊者或者是大帝,否则根本一丝一毫也无法勘察出他的底细。

  他大跨步向前走,步子不急不缓,原本一尘不变的脸俊美出尘的脸,却带着莫名的笑意。同时他的心中也充满了矛盾和忐忑,虽然他成功地拿到了逆天草,哪怕是被大帝重伤,经过一个月的修养也好的差不多了。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哪怕是尊者,甚至是大帝,也不可能在短短的一个月内便回复如初,纵使是面对神佛而面不改色的他,看着前方那座越来越接近的宏伟而高大的城池之时,还是微微有些忐忑……

  里面住着一个他非常想见的人,他恨不得马上撕裂虚空,来到她的身边,可这一次,他却有些矛盾,他知道自己骗欺了她,那个美丽而出尘的凡人女子,她美得不可方物。她的美已经不属于人世间,那个倔强而坚强,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女子。

  如果现在他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的话,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不过,他答应她的承诺终于办到了,他知道她想要修仙,可是她天生没有灵根,总是无比努力地尝试各种方法,到头来去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还依稀记得那天下着雨,他们撑着雨伞漫步在桥头,却有修士是从他们头顶飞过,千万的雨滴,向他们袭来,却没有一滴打在那群修士的发丝上,其中有一个女修士青衣飘飘如仙女下凡,他看见她的眼中充满了渴望,许久之后,他曾轻声地说道:“你真的如此渴望修仙吗?其实有时候做个凡人也挺不错的,”

  女子,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微启着美丽的双唇道:“尘,我其实已经猜到你不是凡人,我修仙,不为长生,只愿与你永远在一起。”

  那一刻,他的心,忽然轻轻地颤了一下,是那样的微弱,却又让人无法忽视。他以为他掩饰得很好,自己和她相遇以后,从来没有用过法力,却只是他自欺欺人罢了。他张开双手抱紧着她,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诉说着:“此生,我可负苍天,可负众生,唯独不会负你,你要修仙,我便让你成仙。”看似情侣间的悄悄话,却又是如此的坚定和执着。

  女子的身体轻轻地颤了颤,一下子便吻上了他的双唇,那一刻,仿佛成了永恒……

  就在无尘思绪万千之时,一座城辉煌而高大的城门映入了他的眼帘,门口驻扎着一排排士兵,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练体镜的修为,而要入城的人则站成一排,接受的士兵的检查,同时向城门口的一个箱子中放入一块块亮晶晶的灵石。而那些御空而行的修士,到达城门口,也落下了地,只是他们没有交任何的灵石,士兵自然是不敢拦他们的,这便是强者的好处。其他的人,无论凡人也好,还是初入炼体境的修道者也罢,只能乖乖的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这座城叫做,离天城,背靠离天宗,为天下十宗之一,是一个九品宗门,就为再进一步便是圣地。

  九州浩瀚如烟,宗门林立。所有的宗门分为一到九品,九为极致,再进一步是为圣地,其中最为主要的是十宗九地,也就是十大九品宗门和九大无上圣地。

  九大圣地便是九州的九座山,一山是一个势力,他们分别是:西部佛州,普世山;东部瀛洲,有仙殿;南部,南詹,有道神宗;北部,北冥,有神谷;中有五州,分别是中州,为最大的州,居九州中心,势力分别错综复杂,有天下第一书院-天道院;灵州,有邪灵宗;鬼州,有鬼狱;魔州,有天魔门;妖州,有妖仙宗。

  总之,九无上圣地可概括为:一院一山,一门一谷,一狱一殿,三大世宗,而这九大无上圣地,每一个圣地都有仙器在手,甚至有大帝坐镇,时代遥远,不可考就……

  而十大九十品宗门,每一个都有渡劫期的尊者坐镇,甚至有的还有大帝和仙器,只是比之圣地还是略差一些。而离天宗属于十大宗门的最末尾,甚至随时可能掉出十宗之一,连度劫圆满的尊者都没有,好像只有三个渡劫修士,而最厉害的一个也只是渡劫圆满期。

  主要的原因是3000年前离天宗的离火大帝冲击仙镜失败,魂飞魄散,连带着离天宗的仙器也在天罚之下受损,原本十宗中前几的宗门,地位一落千丈,摇摇欲坠,如迟暮的老人。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是如此,离天宗依然是个庞然大物。

  无尘也在城门口耐心的排着队,交了几颗灵石后,便走了进去,城中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但几乎看不到凡人,偶尔有一两个。可能都是有仙缘的人,或者被自己的亲人带自己来见见世面,开开眼界的,普通人根本无法支付入城的费用。街道两旁是各种的店铺,有当铺,有兵器库,有药店,有客栈,有丹药房,有法宝库,还有拍卖店……

  各式各样的,都与修行有关。

  无尘没有任何的犹豫,径直向一个客栈走去。客栈门前的牌匾上写着‘天香楼’三个大字,此字华丽而不浮躁,充满着莫名的韵味,一看就是有高深修为的修士所写。而门前站着两个筑基期的修士,用筑基期的修士当站门的,这得多大的手笔呀?相传曾经有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在天香楼闹事。

  而第二天,他的头就被挂在了城门口示众。从而,渐渐有传闻传出,说天香楼与天下三大商会之一的商行居且着密切关系,所以很少有人在这里闹事,即使是有大背景的人也非常的收敛。

  无尘刚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其中一个面色棕黄,莫约中年男子形象的筑基修士,先用神念探了一下无尘的修为。发现无尘是一个丝毫没有法力的凡人,眼神立刻就有轻蔑之色,有些小声地呵斥道:“这天香楼是你区区一个凡人能待的地方么?还不快滚!”

  无尘的眉头微皱,随即他又想起了自己所用的法术,凡是比自己修为低的人都无法探出自己真正的实力,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呢?随后,他将一个令牌拿在手中,递给中年男子的人一看,这是一个白玉色的住宿牌子,上面刻着一个‘天’字,下面刻着一个‘一号’。

  中年男人一看到这个令牌,脸色刷的一下子就苍白了起来,立刻诚惶诚恐的抱拳低声下气地说道:“还请公子不要见怪,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公子快快请进。”

  无尘没有说什么,拿上令牌便走了进去。中年男子身旁一个年轻男子,小声的嘀咕道:“忠叔,你为什么这么怕他呢?只是一个凡人罢了。”中年男子的面色有些不自然,随后说道:“你看见他手上拿的牌子的吧?”

  “看见了,天字一号啊!”青年男子有些疑惑。

  “你知道天字一号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至少是元婴以上的修士,这是你和我惹得起的吗?”中年男子有些小心翼翼,同时又有些惊恐地说道。

  “可他明明是一个凡人呀,”青年男子将信将疑。

  “到达了他这种境界的人,早就天人合一了,他想不让你查,你一辈子也查不出来,所谓返朴归真不外如。况且,就算他是个凡人,背后的势力也不是我们可以惹的。”中年男子告诫道。

  随后,青年男子沉默不语。

  而在行走中的无尘对他们所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他一笑而过之,对于这种事情,他可见多了。自从红尘炼心,他收敛修为以来,这种事情,他不知见了多少?这一个看实力的时代,他曾经历尝试过卑微如蝼蚁,体会过凡人的辛苦,也曾高高在上,如神如佛,道心早已坚不可摧,万古不动。

  他刚走进店里,就有一个小二迎了上来,竟也是一个筑基的修士,只见他笑脸相迎,“请问客官需要吃呀?还是要住宿呀?”

  “把你们店里最好的都给送来吧。”无尘,就这么说了一句。

  “客官,你确定?”小二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店里最好的,可是价值十几个极品灵石啊,不说其它,光是这酒都是酿了上百年的灵酒,肉可至少是元婴期的妖兽的肉,普通人吃了可能会爆体而亡。

  无尘又把牌子再次亮了一次,小二一看之后就没有多余的话了,一句”客官请稍等“之后,便快速退了下去,速度之快,几乎要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生怕自己怠慢了无尘。

  而旁边坐着各式各样的人,大多是筑基以上的修士,筑基以下的修士根本进不来,有好几个都是辟谷,还有金丹、心动、元婴,甚至还有一个化神期的大修士。

  不一会儿,各种各样的肉,灵酒和灵药都送了上来。说无尘虽然是佛门弟子,但自从他红尘炼心以后,对吃的早已不再忌讳,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他修是一颗心,一颗坚定不移,万古难破的道心,而不仅仅是表面上的清规戒律,甚至是伪善和惺惺作态。就在他用膳的过程中,不停地有声音传来……

  “哎,你们听说了吗?”

  “怎么啦?”

  “发生天大的事啦?”

  “发生什么大事啦,难道有人成仙了?”

  “怎么可能?仙路已经断了。”

  “这个我还是听说过,听说前一个月,红尘炼心的少尊,与天魔渊的魔龙帝大战,两人大战300回合,谁也奈何不得谁。”

  “真的假的?”

  “那可是大帝呀,世间无敌方为大帝,真正的仙之下第一人呀,少尊虽然是万古天骄,末法第一人,哪怕说是万古第一人,但也仅仅说的是他的资质而已,又不是说他的战力?”

  “你们都太小瞧少尊了,所谓的万古第一人,你们以为是吹出来的吗?”

  “难道这件事情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少尊已经进入大乘境界了,跨一个大境界与大帝相伐,这简直足以载入史册了,开万古仙河啦!不过,据传是少尊与魔龙帝谁也奈何不得谁,可能有些虚传,但也相差无几了吧!”有一个男子手舞足蹈,高声大呼。

  “天魔渊又没人进去过,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事情说起来就好笑。”

  “我听我的太师祖的太师祖说,据说少尊要进天魔渊取一样东西。而魔龙帝不允许,二人便大战了起来。”不过,似乎是为了引起别人的兴趣,这个声音在这里之后就没有了下文。

  “然后呢?”突然有各种急不可耐的声音冒了出了。

  “快说,快说,”各种女修士的声音都出来了,悦耳动听!而且基本都是年轻的女修士的声音,少尊在所有年轻女修士的心中就是白马王子,可惜他是佛家弟子,而在青年的心中,他就是一个神话。

  “哈……哈……哈,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我们的少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不过受了伤,还有点重。”

  “可恶的魔龙帝,竟然敢组少尊的道路,”一个年轻女修士咬牙切齿的说道,大口的撕咬这嘴中的肉,仿佛撕咬着魔龙帝一般,似乎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呀,我的少尊怎么受伤了?”一个花痴女在那痛心疾首的说着。

  “那魔龙帝呢?”

  “好像魔龙帝受伤了,只是伤得没有少尊重。”

  “那魔龙帝该死,我们少尊天下无敌,举世无双,杀他如土鸡瓦狗。”一个容貌一般,仅仅是筑基期的女修士说挥舞着双手道。

  “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大帝呀。你以为是猪呀,你行的话,你去杀一个给我们看看。”

  “哈,哈……”

  “反正我们少尊可以,即使现在不行,以后也一定可以。”

  “我说,花痴女,少尊是佛门弟子,你就不要想了。”一个青年修士嘲笑道。

  “不是还可以还俗的吗?”女修士似乎不甘心。

  “人家是少尊,还俗有那么容易,况且会为了你还俗,你醒醒吧,花痴女,现在还是白天呢?”青年修士笑得更加大声了。

  “你……你……”花痴的女修士指着青年男子,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而傍边的师姐死命拉着她,深怕她一言不合和金丹期的青年男子打了起来,被人家一招秒掉。

  “哈……哈……”四周的人都笑了,无尘也笑了,他忽然举得那个女孩子虽然有点傻,但很可爱。

  “少尊是当之无愧的万古第一人,只可惜他是佛门弟子呀。”又一个女修士,痛心疾首,感觉自己似乎没有了一点机会。

  “只是可惜了我美丽而又举世无双的叶仙子,”一个身材有点肥胖,看像富二代的修士扼守叹息。

  “就是呀,当年连叶仙子都无法让少尊还俗,无法打动他那颗坚定不移的心,你们这些庸脂俗粉就不要想了。”一个青年男修士大声的说道,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了爱慕之意,可谓是对这位叶仙子推崇到了极致。

  “唉……我不求多的,只要能让少尊看我一眼,就是死也心甘了。”有几个女修士还是不甘的说道。

  而听到叶仙子这三个字,无情的心,也轻轻地颤了一下。如果说世间他还负一个人的话,也就只有她啦,他现在还记得那个,风华绝代而又倔强无比的女子,记得她无比倔强的当着天下人宣布此生非他不嫁,记得她苦苦心心痴痴念念,追寻自己上百年,而最后自己一句我要成佛,便把他打发了,是那么的无情,他现在还能清清楚的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

  “无尘,此生我叶青非你不嫁。”

  “你要成佛,好吧,我不阻你,我便成仙,永生永世,生生世世,只愿做你身前的一盏青灯,只求你能望我一眼。”

  “那然后呢?”这个突如其来声音突然打断了无尘的思考。

  “嘿嘿,然后,魔龙帝从天魔渊中出来了。”

  “难道是他不服,还要与少尊大战。”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魔龙帝开始在九州打听少尊的事迹,结果一听到我们少尊的伟大而光辉的事迹之后。回顾过去,自觉罪孽深重,展望未来,决定痛改前非。”

  “什么呀?我看他分明是怂了,怕了。”

  “谁说不是呢?最后他一个堂堂的大帝,灰溜溜的跑到普世山,去认错去了,据说付出了三滴精血。”

  “天呀,三滴大帝精血,堪比仙药了”一个老年修士俩眼放光。

  “最后普世山的世尊大人,感其诚心,据说代少尊原谅了他,并警告他,以后不许杀生。魔龙帝还在世尊大人的面前当众发下了天道誓言,从此以后再也不杀生了。”

  “天呀,我听到了什么?”

  “少尊简直是无敌呀,”有一个年轻的女修士的眼睛中似乎冒着星星,满脸是崇拜的目光。

  “少尊,真当是我辈楷模,”又有一个年轻男子就是感叹道。

  “绝世猛人啊,这他妈是要逆天呀……”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似乎从无尘进去开始吃饭以后就没有停止过,他万万没有想到从与魔龙帝一战之后,竟然发生后面的事情,其实仔细想想,他与魔龙帝也没什么。他微笑着摇摇头,继续吃着自己的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屠神灭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屠神灭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