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之花3
百鬼雾林2019-06-04 11:262,750

  空腹练剑,哪有这么折磨自己的?

  我非常严肃得将换宿主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吃东西,睡觉……虽然不能让我的状况乐观一些,但至少会让我心情好一些。

  我看到他抽出佩剑,在晨光中开始演练……虽看不见他持剑出击的姿势,但他别扭僵硬的肢体,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关节硬得跟钢筋似的,我觉得他不适合剑术!一套剑术使出来,招不像招,就跟半身不遂似的。

  精灵族是个有天赋的种族,他们的战斗力甚至不亚于神族之称的天人。有身手矫健的武者,也有擅长魔法的黑袍法师、黑袍巫师、白袍法师,而芭纳纳连入门考试,都过不去。这剑术更完,真是怪了……都说神关闭一扇门,同时为你打开一扇窗。好巧不巧的,神不但关了芭纳纳的那扇门,顺手又把他的那扇窗也关上了,确切的说不光关上还焊死了。

  我真心觉得以他的实力,可能连兽人部落的一个妇女都打不过!

  如此,就算他是艾莱尔族精灵的王子,以后不但无法成为储君,甚至这个王子也是个徒有其表、毫无号召力、影响力的空壳子。

  跟我猜测的一样,剑术考试,这家伙拿了个后数第八。虽然不是后数第一,但这后数第一阶梯是跑不了了。

  而本尊对这种丢人的成绩,毫无触动!甚至连脸都没红一下,他这颗强大的心脏不是盖的!

  九界学院作为最高等的学府,还真是把他们的校训发扬光大,包容博爱,平等自由,这种小麻瓜都能入学!这一点九界学院就没有我们鬥神学院好,啥样的都可以直接去九界学院就读,而鬥神学院不能,那里不是混子该去的地方!没有资质,如果连剑都提不起来,就算是贵族,哪怕神皇之子,也别想进去!

  百分之八十优秀的指挥官,皆是出自鬥神学院。

  芭纳·纳,非常淡定的步行一下午,回到通天塔所在的金色之翼广场,管家从地下停车库取出了那辆小马车,就这么踏上了归途。

  我也算是捋顺了他这两天的路线,合着他是来取成绩单+剑术考试的……然后没有一个是及格的……

  然后你看,他丝毫不为这事儿上火!

  这是个人才!

  回去的路上,芭纳·纳……睡着了,也好……不然他再吐起来,我会离体并反手杀了他,然后踹碎这辆不把人颠散架不罢休的破马车。

  许是个人体质的原因,每次受伤,我恢复的速度都很快!所以,虽然只是两天左右的光景,我感觉好了很多。芭纳·纳已经陷入深眠,我尝试着控制身体,看自己恢复了多少,睁开了眼,活动着满是僵硬感的手指,适应了一会,我打开车窗,趴在了窗沿上,天界在我的视线中渐渐远去……

  我感受着风的吹拂,感受着阳光照在脸上,暖烘烘的滋味……

  我什么都没有去想,眼前的景色像剪影一般飞逝。

  过了幽暗的黑森林,被黑云隐去的阳光,再一次显露出来,马车驶入一望无垠的平原,我已经体验过一次了,这段路程非常的遥远,还要好长时间,才能到达芭纳·纳的老窝儿。我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进入冥想状态。

  似深眠,非深眠……

  我是被突然惊醒的!我感受到一股非常浓郁不详的死气,朝我袭来。

  我猛地睁开眼,我的面前, 站着一个高大的男性精灵,他穿着黑袍,手里拿着一人来高的法杖,顶端是三个捆绑在一起的骷髅,每颗骷髅的颈椎断骨处都悬挂着一颗黑色的铃铛,胸前佩戴着两枚徽章,其中一个徽章上是七星上斜插着一只巫骨,巫骨刺穿一只迷你骷髅,首席级别的黑袍巫师。另一枚是身份尊贵的大长老徽记,缎带装饰代表着这人跟皇族有关。

  他是巫师中的咒术师、还是亡灵召唤师?还是死灵术士?

  不管哪个,都挺邪门的……

  “下车吧!”说着男性精灵朝芭纳·纳伸出了手。

  我明显感觉到芭纳·纳的心脏开始砰砰乱跳,不是激动,是害怕、恐惧。

  没关系,谁见着黑袍巫师都会不舒服,黑袍巫师和黑袍法师虽然都是穿黑袍,但区别还是很大的,法师汲取的是自然之力,运用的是水、火、光等这些源于自然的魔法元素,巫师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借用的是亡者之力!

  很烦,诡计多端、心狠手辣、丧心病狂的一群人,被盯上,三天之内杀了你!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跑断腿也别想甩掉,很记仇的。

  遇见谁都好,不要遇见他们。

  芭纳·纳僵硬着,那黑袍巫师,画着图腾的脸,扯出个笑容,手又向前伸了伸,芭纳·纳明显哆嗦了一下。

  要是有个黑袍巫师拉我手,我也哆嗦。

  芭纳·纳咽了口口水,连喘气都压抑着,哆哆嗦嗦把他在剑术考试时,拿剑得那个哆嗦劲儿使出来了。

  巫师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些。

  那脸画的乱七八糟的,他这背光一笑更瘆人了。

  在巫师的搀扶下,芭纳·纳下了马车,然后迈腿开始顺拐。

  “成绩怎么样?”巫师握紧了芭纳·纳的手。

  “哪……哪个?”芭纳·纳开始结巴了。

  “那就……都聊聊?”这一声夹带着几不可闻的轻笑。

  ……我这个隐藏的灯泡,竟然听出了宠溺的味道

  芭纳·纳:“白、白袍入门……又、又没过去……”

  “没关系……慢慢来。能考过去的!凡事贵在坚持不懈。”黑袍巫师道:“我记得这次还考了剑术?”

  芭纳·纳迅速抬头瞄了一眼那黑袍巫师,又火速低下头,缩着个脖子,恨不得给自己按个壳,好整个人都缩进去。闷闷得小声儿道:“第、第八……”

  “呀!”巫师脸上的笑容都跟着一亮,笑道:“不错啊!”

  芭纳·纳又咽了口口水,一副要死了的样子,“后、后数……”

  “嗯?”巫师停住脚步,林间的小路上,俩人的影子被拉长,斑驳的树影,印在他的黑袍上,巫师眼神出现了短暂的迷茫……他亲手教的学生,考后数第八?虽然芭纳·纳资质太差,但……不应该啊……可看到他的小笨蛋耷拉着脑袋的颓丧样子,巫师不落忍道:“我再指导你一下,不对的地方再改进练练,下次一定能考过!”

  芭纳·纳脑中一片空白了都……

  这场景我光想笑,白袍法师筛选这一轮过后,入门极少有考好几遍的,还慢慢来呢,都多大岁数了还慢慢来?那个剑术考试,跟实战剑术考试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他考这个,最多舞台表演,都后数第八,不是我说话难听,都这样了,换个出路吧。比如学种菜,这巫师够坏的,搁这画大饼骗这傻子呢!

  “没事……”巫师拍了拍芭纳·纳的头,这一拍我的天灵盖都跟着一突突,巫师轻轻的说了一声:“别泄气……”

  走出树林,一座长拱形的白石桥横跨在悬崖之间,白色晶石铸建的宫殿,就排排嵌在对面陡峭的山体上,盘旋的阶梯,衔接着一座又一座的宫殿。落日的余晖,倾洒而下,白色的宫殿被镀上一层浓郁的暖色。走上长桥,几百米深的桥下,水流湍急而过。

  巫师就这么把芭纳·纳从村口,接到家门口,还嫌不够又给送到了屋门口。

  “我……我到了……”芭纳·纳看鞋面,又看小亭子里的盆景,就是不敢看这巫师的眼睛。

  这是一处朝阳的小屋,位置极好,视野开阔,能看到远处茫茫的阔叶林,屋外的一角那个小亭子,可以观赏日出的美景。

  巫师扭开了房门,直接拽着芭纳·纳进了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不见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不见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