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变迁
懂不懂2019-06-03 16:491,451

  我认识一对夫妇,大约四十左右的年纪,以在街边摆摊卖烧烤为生。

  那时候我刚来到深圳,这里的大街上还允许摆地摊。所以每条商业街、甚至每一个小巷子都热闹非凡,有卖鞋子,卖衣服的,卖小吃的,卖电子产品的,卖瓜子汽水冰淇淋的,各种各样。因此,每到上下班时间,或者者休息天,这些地方都会人流攒动。

  那对夫妇就在我住的那条巷子摆摊。每天下午五点出摊,把冰柜、烧烤架、摆货台和提供顾客使用的桌椅从住的地方搬出来,再把各种用竹签串好的蔬菜和肉类摆上台面。摆好摊点后,陆陆续续就会有许多人下班,来吃东西。有煤气罐和炒锅,可以用来提供炒米粉和炒面,还有使用火炭烧的烤架可以烤出各种口味的烧烤。

  每到晚上八点以后,是人最多的时候,人们会三三两两的过来点烧烤、喝啤酒,对着大楼之间露出的天空和月亮谈天说地,聊一聊公司里的传言,诉说一下上班时的郁闷。一直要到凌晨两点以后,吃烧烤的人才会渐渐散去,街道才会安静下来。而卖烧烤的夫妇也卖了大约一二千元钱。然后他们开始收摊,回家盘点收入,洗澡换装后去睡觉,好迎接下一夜的工作 。

  后来,管理者要对这座城市更新升级,先是派来了一些城管开始跟摊主收费,紧接着是清除了一部分“不合规定”的摊主,再然后就是统统不许摆摊。起初一些失去利益的摊主和小贩还多次与城管发生冲突,最后是所有人都妥协了。所以那种夹杂着烧烤油烟味的、热闹的、欢腾的、放松的、充满着真实生活气息的街边生活也从此离这座城市的市民远去。

  那对夫妇也从此间接失业了。他们觉得这一切都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什么生活中的一些事情莫名其妙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他们始终不明白是什么样的力量在主导着自己的生活。就像古人们不明白天空会打雷下雨,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会冷暖不定一样,太阳的升落、昼夜的更替、星星的变换,这些事情似乎都有一个神明在操控。

  我觉得已经习惯这种生活的他们,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是很难受的。刚开始,他们还有点不甘心,还会偷偷出来摆,迎接着偶尔到来的几个客人,再后来是真的摆不下去了。许多摊主都离开了,要么转行,要么去开店,要么去三四线城市。

  我记得这对夫妇是最后才离开的小贩。他们也做过最后的挣扎,试图开过店,在巷子里的好几个地方租过铺面,不过生意都很惨淡。因为铺面的租金很贵,成本很高,而且环境狭小逼仄吃起来没味道,人们不愿意去吃。就如同那些为了降低成本而省工省料的的汤粉快餐店一样,根本无人问津。其次是面对高房价带来的通货膨胀和高消费,作为顾客的许多人面临着收入不涨物价涨的情况,默默离开了这座城市。

  最后的一段时间,我有见过这对夫妇带着三个小女孩,应该是他们的女儿。他们还操着旧业在痛处的局面中苦苦挣扎。可拆迁队已经在行动了,他们在每一栋楼上用红色的油漆画一个圈,再在圈里喷出一个“拆”字。附近的很多工厂已经搬离,推土机和挖掘机已经在边缘隆隆战斗,这块地皮已经卖给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商。

  再没有见过那对夫妇,大概离开了吧。谁在乎这个呢。

  我离开的时候,那里只剩下两三家理发店,和几个早点铺,一两家连锁便利店。顶多是以前的五分之一。

  大街上的人很少了,即便休息天去商业街也没多少人,空荡荡的。所以垃圾也不多了,市容市貌就这样被改变。偶尔去一去不禁会问:人们都去哪儿了呢?

  在这些越来越陌生的高楼大厦和城市中,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逃离真实世界。娱乐嘛,玩玩电子游戏就好;购物嘛,网购就好;吃饭嘛,点外卖就好;甚至恋情也可以通过网络来完成……

  这是一个互联网加的时代:一切尽在云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