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奇人异士
风必摧之2019-06-03 17:242,999

  不一会,办公室走进三个年轻男人。一个膀大腰圆虎背熊腰,看样子30岁左右,看那手里地拳头,塞铁饼了,另一个人,骨瘦如柴,看样子得35岁左右一副深度近视眼镜,表明了这个人,绝对是个搞科研的这幅身子骨连自己都不如,也能参加登山搜救,不禁心里也是暗暗疑惑,还有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身高180开外,年龄跟自己差不多,身体看起来还是比较健壮的人,这时只听刘建民指着周丹雪说道,这位是周志国同志的女儿,是为了父亲的事专程从美国回来的,听到这里三个男人一齐向周丹雪点头示意,这时只听刘建民笑着说道。你们就自我介绍吧,怎么还让我一个一个替你们介绍啊,听到这话最左边那个膀大腰圆的汉子,率先说道你好,我叫袁力武,是咱们院里,医疗运输队的司机,我没啥别的本事,车开的好,力气大,有什么力气活吩咐我做就是了,中间那个戴眼镜瘦瘦的男人说道,你好,我是院里生物制药系列的专家,我叫索星云,这次我过去主要是为了,参与对你父亲的搜救,同时为了防止有人被毒虫咬到,毒草伤到,得不到及时救治,我可以及时配置出解毒剂,我研究了一下梅里雪山啊,在云南那边被称为神山,也被藏民称为药山,雪线以下会有不少蛇虫毒物以及毒花毒草!听到这里周丹雪也不禁对这个瘦瘦的男人,刮目相看,因为有的时候,被毒虫咬到,毒性猛烈的十几分钟便会致人死亡,这对解毒师要求太高了,能在几分钟里面就能配置出解毒剂,而且要准确无误,这个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学的来的,非要对天下毒虫有一定的了解,而且还要对解毒草药非常的熟悉,因为一旦配错了一条人命也就没了,有时候草药即是毒药,有的草是有毒性的,如果一种草药,你配错了或者剂量比例不对,不能做到以毒攻毒,反而会让受害者,身中两种毒,死的更快。我叫李振宇,是施救方面的医生,只见最右边的那个身材匀称的男子开口说道,有人昏迷,晕倒,我进行紧急抢救,昏迷三分钟之内100个人,我能救活99个,说完冲着周丹雪眨了眨眼睛,周丹雪也不禁暗自诧异,100个救活99个?这要对人体的各项机能把握非常精准,这可不像眼前这个年龄的人能做到的事情,那得像那些老中医一样干过很多年的推拿,对自己手掌的力度,对患者当时的身体情况一眼就能看个大概, 才能有如此的自信,心中暗想现在这济南府也是藏龙卧虎啊,仔细看了看这个叫李振宇的男人周丹雪微微一笑,心里却暗暗吃惊不禁对王院长这个人重新大量了一下,手底下有这样的奇人异士,想必这个王院长也不是个等闲之辈!这时听王院长继续说道,现在是晚上七点了,我们安排的专机是在明天早晨6点左右赶到,所以我们会提前安排车辆在6点前送你们去遥墙机场,到达昆明后军方安排的人与直升飞机会在那里等着你们,然后直接带你们去梅里雪山,现在呢我做东请你们这些搜救队的队员们一起吃个饭,祝你们一路顺风凯旋而归,周丹雪本想拒绝的,因为实在太累了但是由于王院长刚刚答应了自己参加搜救队,这时候不好不给这个王院长面子,便点头答应了,一阵饭局后,几个人之间的关系明显拉近了不少,饭局中周丹雪了解到这个袁力武是济南本地人,由于家就住在附近,通过自己叔叔关系找到了刘建民,而刘建民见了这个袁力武之后呢,也着实欣赏这个袁力武的为人,憨厚老实,任劳任怨,来单位5年了很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这个袁力武啊都是主动去干 搬哪些比较沉重的医疗设备,两个人架着才能搬下来的设备,喊来袁力武一个人便可以扛着设备从车上卸下来,久而久之,医院里开车,办公室里抗水,搬卸比较沉重的设备就都成了他的活,也因为呢在院里边人缘比较好,院里的工作人员呢对袁力武的评价一直不错!而这个袁力武本人呢,没来院里工作的时候,到处出去打工一个月挣不到2000块钱,还没有保险,自从叔叔介绍自己来这里上班之后,工资也涨了,保险也交了,比起自己从外边干的活,这院里的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也对自己目前这份工作很满意也很珍惜,所以一旦领导有所托付,袁力武也是想着法的替领导完成!而这个索星云,有所不同,原来是在山东临沂大山里面采药材的,是这个刘建民跟自己父亲参加一次医学普查的时候,认识的,根据刘建民的说法是,当时自己在看到一种稀有的草药蛇莓,就踩着赶紧跑过去采集,刚刚采到手,便被一条趴在草丛里的蛇咬了小腿一口,当即就坐在地上了,周志国听到叫声赶来一看这蛇 当即心里就凉了,一看这蛇的形状跟颜色,这是一条短尾蝮蛇啊,一旦被这种蛇咬到,起初有轻微的瘫痪,如果3个小时之内得不到有效的救治就会导致人体呼吸系统瘫痪,致人死亡,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光把老刘运出去就得好几个小时,而且背着他,一路颠簸更容易促进血液攻心,老刘毒发的更快,正在大家着急着,想做一副担架抬起老刘走出去的时候,遇到了这个来山里采药的索星云,这个索星云上前一看坐在地上的刘建民,看了看刘建民的伤口,周志国在旁边着急的说道是蝮蛇咬的, 索星云问道是在哪里咬的,周志国说道就是在这个地方,当即这个索星云,围着附近百米的地方转了一圈,手里拿回来一些草药混合放在自己嘴里咀嚼了起来,然后吐出来覆在了老刘的伤口上,索星云一看老刘手里还拿着蛇莓,便笑着说道,赶紧把这个蛇莓含在口里吃了,然后顺手摘下来几个蛇莓的果实搓了搓一起覆在了刘建民的伤口上,这才说道,一般毒蛇出没的地方,百米之内必有解毒草,你手里拿着的这个蛇莓正是解毒良药,周志国跟刘建民听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因为他们知道蛇莓有解毒去热的功效,但是从没听说过,蛇莓可以解蛇毒啊,只因为植物根茎蜿蜒像蛇才因此得名,索星云听后便操着一口正宗的临沂话说道,当然不能全靠蛇莓了,你们说的蛇莓我们本地人都称它为蛇果,配上叶下红,盲肠草,隔山香混合起来搅拌后覆在伤口处,每日覆两次,两天蛇毒就解开了,听到这两人连忙问道你会自己配药解毒?索星云说道,这个都是父亲传下来的本事,山里人在山里住惯了,进山出山不方便一旦遭到感冒发烧,毒物叮咬都要想办法自己解决的,后来众人抬着担架把刘建民抬出了沂蒙山区!这个索星云也算是刘建民的救民恩人了,多次邀请之后,便随着刘建民出山,来到了山东医药科学院工作,参加工作后索星云在解毒配药这方面混合西药,确实配制出了不少解毒血清!而这个李振宇则山西人临汾人,家里是开按摩诊所的,他的父亲是临汾市有名的通过人体按摩进行身体排毒的大夫,从小他的父亲就教他认识人体经脉,穴位按摩,针灸等传统的中医治疗方法,后来参加高考,来到了齐鲁医药学院,被周志国相中一直带在身边教育,学校里没课了就跟着周志国去省立医院实习,后来慢慢的也研究出一套点穴治疗法与穴位按摩施救法,很受周志国的青睐!而几个人呢,也常常听周志国说起自己女儿,在哈佛大学上学,在世界著名的丹娜法伯癌症治疗中心工作,几个人不禁也点头说道,虎父也无犬女啊,才26岁就已经在医学上有如此成就,了不起啊,饭局过后,几个人分别回宿舍睡下了,这一觉周丹雪睡得很沉,毕竟已经接近48小时没有睡踏实了,在飞机上总是眯眼一下,就醒来,一看手表自己只睡了十几分钟,脑海里总是时不时的闪出,父亲的脸庞,体力已经到达了疲劳的极限,周丹雪看了看手表 到现在为止,算起来,父亲的登山队已经失联接近14天了,想到这里周丹雪眼角泛起了泪光,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深,在机场的时候,王剑豪对自己说的话,自己肯定能听出来那只是安慰自己,作为一个学医的人,最佳救助时间自己当然清楚了,恐怕在过1天还没有消息,父亲就凶多吉少了,想着想着便沉沉的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夺命魔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夺命魔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