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白月光
素袖红妆2019-06-25 18:002,071

  景安的心思还在向先生身上,追着问陈子欣这位投资者到底什么来头,靠不靠谱。

  陈子欣没好气的白她一眼,她难道会介绍不靠谱的?那位向先生是她的前前前男友。

  景安听了这话惊呆了,分手了不但可以做朋友,还能介绍做生意啊?以及陈子欣这前男友数量也着实惊人。

  陈子欣见景安一副目瞪口呆说不出话的样子,还以为她不信自己是真好心,便笑着说:“你该不会以为小时候咱俩为我哥争风吃醋,是水火不容的死敌,所以觉得我现在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有这么幼稚吗?”

  景安见陈子欣这么说,不禁噗嗤一笑,她完全误会了自己惊呆的点啊。

  景安笑完了,便对陈子欣说:“好好好,那咱们就正式的‘一笑泯恩仇’。”说完俩人齐齐的笑了。

  此时此刻地笑声中,景安和陈子欣都不由得想起往事来,那时候景安的妈妈还在,她们还没有被赶出景家,景家和陈家生意上长期合作,两家私下里来往自然也非常频繁。

  那时情窦初开的景安爱慕着陈子枫,每次当她试图接近陈子枫的时候,都会遭受到陈子欣的反对、阻挠甚至事破坏,她们俩为了这个常常大打出手,令大人们头疼不已。

  陈子欣与景安同岁,她五岁时母亲病逝,父亲生意繁忙,可以说是由比她大十岁的陈子枫一手带大的,所以对于哥哥的依赖远远超出一般的兄妹。

  那时的陈子欣看景安对陈子枫的接近,她的心情就如同现如今不愿父母生二胎的子女。

  如今的陈子欣长大了,自然也就明白了当年景安对陈子枫的感情是与自己不同的。

  陈子欣想到了这里,忍不住对景安抱歉道:“我跟你同岁,当年却比你晚熟,如果当年我知道你是喜欢哥哥,大概就不会阻挠了。”

  景安听陈子欣这样直接说出她少年时隐藏最深的秘密,脸上不自觉的染红,好在会所的光线不强,陈子欣看不到她脸红,景安手上不自在的拿起酒杯,一双眼睛也不知看向何处。

  那一场黯淡无光的暗恋,除了她和萧时,并无第三个知情者,哪怕是陈子枫本人都不知道,当然她也不需要他知道。

  景安无意识地饮了一口酒:“子欣你瞎说什么呀,那时候我只是羡慕你有个哥哥而我没有罢了。”

  陈子欣却肯定地摇摇头,她不会看错的。

  景安看向陈子欣的眼睛,她的眼中有的是理解和尊重,并无任何的怜悯与鄙夷,景安不安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陈子欣望着景安,慎重地说:“不知道你现在还喜不喜欢我哥哥,老实说,虽然我是他妹妹,现在却不希望你接近他了,他心中有一个白月光,对你不公平。”

  景安惊讶地看着陈子欣,她听出了陈子欣语气中难掩的悲凉,她想他们兄妹出国的那几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而她却不知道。

  陈子欣喝了一口酒,眼睛看向远方,自顾自地说出了一个悲伤的故事。

  原来当年陈子枫在美国读书时,与一位法国女子一见钟情,俩人谈了一段甜蜜浪漫的异国恋,本以为可以天长地久,然而仅仅一年后那位女子就出了车祸去世,当时陈子枫大受打击,接着就重病了一场,休养了半年多才康复。

  景安从来想象不出陈子枫那样的人会这样深情,他似乎永远是彬彬有礼,对所有人都温情脉脉,但对一个女人痴情如斯,她真的脑补不出来。

  陈子欣本以为时间能治愈陈子枫的伤痛,然而现在已经过去六年了,哥哥表面上已经完全没有悲伤了,但实质上却是对所有的女人都疏离冷漠,不管陈子欣介绍什么样的女人给哥哥认识,她们最终都会因为受不了哥哥表面温柔实则疏离的态度而退却。

  甚至于他们兄妹这次回国,都是因为陈子枫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爸爸非常着急他的婚事,可以说是以死相逼他回国的,可陈子枫回来是回来了,却说他打算终生不婚,现在家里正僵持不下。

  陈子欣故事中的陈子枫是景安完全陌生,从未见过的。

  景安听着陈子枫这样为一个死去的女子固步不前,心里泛起难言的酸涩,她想流泪却流不出来,她伤心但又好像不是为自己伤心,而是为陈子枫永失所爱伤心?

  景安现在才知道自己对于爱了这么多年的陈子枫,真的是一点也不了解,这些日子陈子枫对她可以说是尽心提携帮助,极其的耐心温柔,然而现在看来他对自己是疏离的,从来没把自己当知心人。

  温柔而疏离,景安不得不承认陈子欣评价她哥哥很到位。

  讲完这个沉重悲伤的故事,陈子欣和景安都陷入了沉默。

  陈子欣看着景安的脸色变幻莫测,她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打击她太深了太伤她心了?

  一阵沉默后却是景安先开口:“子欣,你告诉我这些,就是怕我陷的太深吧?”

  陈子欣无言的点头。

  景安也知道陈子欣是好意的,她非常的感激她告诉自己陈子枫那些尘封的往事。

  一直以来这段暗恋只有她自己和萧时知道,萧时是男人,又对自己……,总之根本不是能谈这件事情的对象。

  陈子欣是除了他们二人外唯一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是个自幼相熟的女生,景安一时间忍不住冲动就向她诉说了自己的心境。

  景安把自己对陈子枫的种种毫无保留的告诉这个昔日的“情敌”现在的好友。

  景安说现在对陈子枫的感情是连自己都有点看不懂,这么多年她心中始终有个位置是给他的,听说他要回国心情是忐忑又期待的,然而听到他与那名法国女子的故事,她也并没有想象中因为彻底没戏而该有的心碎绝望?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锁住她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由己:萧少蜜宠心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