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浇桃花
素袖红妆2019-06-25 18:002,095

  陈子枫决定装蒜到底,果然,前面那辆劳斯莱斯暴躁地掉头,开回了摩登。

  十岁的年纪差,陈子枫自然什么都看在眼里,既然一开始就装蒜,那么就装到底好了。

  等萧时风驰电掣地回到摩登,哪里还有景安的影子。联想到昨天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他根本不敢往下想。

  “我叫司机先送你回去。”

  好不容易等到今天,岑镶哪里舍得放手,“你不和我一起吗?”

  “送她回去。”

  萧时面露不悦之色,根本不回答她的问题,交代了司机,甩开车门就急匆匆地往外走。

  景安一直都知道,她的人生不可能那么坏,事实也果真如此。比如说,萧时扬长而去之后,真的就让她等到了一辆的士。

  平日应酬的场合,萧时都把她挡在身后,自己大杀四方,今天她真的是喝多了。看见沙发,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夜已过半。

  景安扶着快要炸裂的头,一边小口嘬着蜂蜜柚子茶,一边翻看自己的手机。

  来自萧时的十个未接来电,让她有点受宠若惊。

  “还在忙吗?没打搅到你们吧。”

  血液里还残留着来不及分解的酒精,景安仗着自己仅剩的醉意开始胡作非为,虽然醉了,但是她记得岑镶是上了他的车的,为此,她现在还难过呢!

  “你说呢?”

  萧时靠在车门上,手中的烟头忽明忽暗,满天星空,他在意的,只是亮着灯的小屋子。

  “既然忙的话,以后就不要忙里偷闲给我打电话了,对待感情要专一一点知不知道?”景安不知从何而来的眼泪越流越凶,电话里的她开始虚张声势,“女朋友长得很漂亮,好好对人家。”

  “她不是。”萧时灭了手里的烟,“给我开门。”

  是真的喝多了,所以萧时坐电梯上来的时候她正捧着杯子斜倚在门口等自己。

  一时间,竟然有些慌神。

  她等自己回家,这是萧时做了多年却说不出口的梦啊。

  “人呢?”

  看见萧时独自一人,景安还有些不甘心,“怎么就你一个人来?”

  “别看了,就我一个。”

  扛着醉醺醺的女人,萧时只能用脚关上门。

  “那你回去!”景安在萧时的怀里挣扎着,“你也不准抱我了,不然我总觉得我像个小三。”

  她声音里隐隐作响的委屈让萧时产生了一丝丝的悔意,“她真的不是我女朋友。”

  “哦。”景安总算老实下来,似懂非懂地点着头,“那还挺好的。”

  第二天,躺在床上醒来的景安一点都不好。宿醉带来的头痛简直让她生不如死,活蹦乱跳的天花板让她差点就死在睁开眼的那一秒。

  酒,真的不是个好东西。

  打开房门,厨房里传来刺啦刺啦的声音,萧时围着她的小围裙,转得团团转。

  景安满意地点点头,萧时,还真是个好东西。

  冰释前嫌的好心情让景安看见王丽母子时,都笑盈盈地说了句“早!”

  “这么早就过来闹,昨晚上真的没有夜生活啊?”景安原本不想说这句话的,只不过看见了站在办公室最里面的景泰康。

  见她欺负自己儿子,王丽当然要替子出气:“景安啊,你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孩子,这样的话怎么说出口的?叫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们景家家教不好呢!”

  “这有什么的?”景安把手搭在王丽肩上,“我爸当初要是家教好不去外面过夜生活,搞不好你现在还是个KTV小公主,哦,应该是老公主呢!”

  反正她今天心情好,一个不长眼的上来她收拾一个,两个不长眼的上来,她就收拾一双。

  “怎么和你王姨说话的?”

  景泰康瞪了王丽一眼,示意她赶紧闭嘴。

  景安见好就收,拉开办公椅,一副开始办公的架势,“你们有什么话就快说吧,之前得罪赵家,捅下的篓子还没有收拾好呢。”

  “是这样的。”景泰康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任命书,推到景安面前,“你弟弟马上就要和陈家联姻了,他现在无所事事不太好,所以,你先去这里。”

  去分公司的任命书上已经签字盖了章,他根本不是来找自己商量的,是来赶自己走的。

  没有能力的愤怒,只会成为仇人眼中的笑料。

  景家的人事任命权还在景泰康手上,景安深吸了三口气,用一分钟的沉默忍下想要砸烂这里一切的冲动。

  “好的,我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景安接过任命书,顺手删掉了电脑里这几天来自己整理的所有资料。

  “还有这个。”

  景泰康又拿出一个名片,上面是一家私人会所的地址,“今晚陈家约我们见面,你也过去。”

  世界不大,D城更小。这座城市里,有头有脸的陈家就是陈子枫他家。景泰康给景荣物色的好对象,就是陈子枫的亲妹妹,陈子欣。

  陈子欣从小骄横跋扈,能够教育她的人只有陈子枫。之前景安还是景家掌上明珠的时候,两个人就水火不容,尤其在争夺陈子枫关注度的时候,简直可以用剑拔弩张来形容。

  如今,看见这位大小姐乖巧地坐在景荣这个渣男身边,景安心里百感交集,甚至对这位“情敌”有了丝丝的惋惜……

  并不是陈子欣多优秀,而是景荣太渣。

  “景安?”陈子欣原本木讷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但这光稍纵即逝,“这个不会就是你那个弟弟吧?”

  “额,是吧。”

  景安扶着额头,心里猛然想起萧时之前给自己说的一件事,景荣曾经包养的一个大学生,和陈子欣是同学,那个女孩子还为他打过胎。

  多行不义必自毙。

  她现在很想问问自己的弟弟,当初遍地播撒种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样会顺带浇死自己的桃花呢?

继续阅读:第七章 冤家路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由己:萧少蜜宠心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