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返景家
素袖红妆2019-07-31 10:592,165

  这是景安十年来第一次踏进景家。

  十年前,她和她母亲一起从这里被赶出去,如今被景泰康请回来,为的是和一个年过五十岁的老男人联姻。

  “安安,别说爸爸心狠,谁知道你弟弟在澳门赌输了五千万啊!现在也只有你才能救我们景家了,只要你和赵老板结婚,帮你弟弟还了赌债,我们家还有希望!”

  景安眯了眯眼睛,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眼前这个姑且称之为父亲的人,也刚满五十不久。而且,这装修得富丽堂皇的景家,哪里像拿不出五千万的人家?

  不过就是心疼自己儿子将要继承的遗产会缩水五千万,所以想着让她来填补这个空缺吗?对面那个女人心里如意算盘打得响,她心里又何尝不明白?

  十年前带着私生子鸠占鹊巢的王丽,此时穿着秦家定制的旗袍站在景泰康身边依旧风华绝代,就算景安把她刚刚牵起自己的手甩开也不减脸上虚假的笑意。

  “安安,别看赵老板年纪大,但是疼人啊。女人这一辈子找一个对自己好的人就行,你母亲不在了,我和你爸爸就是这个世界上你最亲近的人,我们不会害你的。”

  闻言,景安笑了,“可你们也不会对我好不是?”

  这么直接戳穿,王丽一时哑言,对于这个前妻的女儿,她的确没什么感情。若不是自己的儿子烂赌成性不争气,她也不会同意把这个和自己儿子争家产的东西接回来。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不管是你还是景荣,我都是疼爱的。”

  景泰康焦急给王丽解围的模样看得景安心里发酸,真是为了这个小三,什么违心的话都说得出,什么龌龊的事都能干。

  “我知道啊。”景安点点头,“不然我早就流落街头了不是吗?”

  这话让那两人听得稍稍安心,心里的大石头落下,脸上的笑容也显得真诚了几分。

  “我就说咱们安安长大了,知道给家里考虑了。”

  王丽想要揽过景安肩膀的手,又一次被她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但是话要说在前头,我可不能无名无分地回来,起码,要让这个圈子里的人知道,那个被你们赶出家门的景家长女被你们接回来了不是?”

  景安也不是傻子,十年前被赶出去弄得满城风雨,现在她怎么能悄悄默默地回来呢?听了她要办生日会的要求,王丽和景泰康同时面露难色。

  “景荣每一年的生日都是包了摩登的场呢,原来父亲的手心手背原来差别竟然这么大。”

  十年未曾见面的女儿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偶尔也有同僚会提起这个和前妻生的女儿,除了夸漂亮,还有夸聪慧。景泰康看着眼前笑盈盈的女孩,觉得那些人的话说得都对,不禁打了个寒颤。

  的确漂亮,的确聪慧。

  “安安,我们不是这个意思。”王丽生怕景荣一个不乐意,眼看成了的计划又给黄了,赶紧打圆场,“是这样的,景荣不是还欠着那么多赌债吗?澳门那边不给钱就不肯放人,我们在这边大操大办的不好吧?”

  “我和景荣不一样,我不喜欢讲排场,生日宴在家里弄就行。只是,该来的人,都得到场。最好赵老板也来,咱们就是装也得装出父慈子孝的模样,你们说是吗?”

  “安安,你!”

  “生日宴的礼服我已经挑好了,过两天会送账单过来,麻烦你们了。”

  景安礼貌地道谢,转身离去时,丝毫不在意正捂着胸口的景泰康。

  景泰康涌动的怒气在景安眼里不过是过眼云烟,这些年来这三个人带给她们母女俩的伤害,哪是这三两句大逆不道的话比得上的?她要的,是这个贱女人和十年前的自己一样,在暴雨夜里带着自己生下的野种从这个家里滚出去。

  她要的,是这个始乱终弃的男人回到认识母亲之前的落魄模样,这些年来他从母亲身上获得多少财产,她全部要拿回来。

  景安急匆匆赶到摩登时,萧时的脸已经黑掉一大半了。他黑脸的原因有二,其一是这个女人迟到就算了,还不准自己给她打电话;其二嘛……

  “陈子枫回来了。”

  这个名字如同心尖上的一根刺,景安努力吞下一口苏打水才能淹没心尖那点痛。

  “和我没关系,你也知道,我爹今天把我找回去是要我和一个老男人结婚的。”

  她的故作镇定,她的避重就轻都让萧时内心无比烦躁,他清楚她不会和那个老男人结婚,但他不清楚她是不是还在等那个人。

  也许,答案一直都在,只是他假装自己不清楚罢了。

  十五岁那年她和她妈妈被小三从景家连夜赶出来,是萧时半夜偷偷开车出去接的人;十六岁她妈妈心脏病去世,是他陪着她送完母亲最后一程;十七岁陈子枫离开,也是他陪着她彻夜买醉,听完她所有少女心事……

  这些年,她要钱,不管多少,只要他有;她要人,不管何时何地,只要一个电话他随叫随到。她把自己对他的好当做理所当然,他竟然也心甘情愿。

  D市最顶级酒店摩登总裁,最年轻有为的单身汉,只要他萧时勾勾手,想让他睡的女人可以从这里排到埃菲尔铁塔,可他偏偏在眼前这条“阴沟”里翻了船。

  “要是陈子枫回来,你还结吗?”

  萧时赌气的时候真的很像一个小孩子。景安莞尔一笑,“我结婚和他有什么关系?倒是说正经的,那天请你务必酷一点,那个赵老板,据说很有钱的!”

  “切!”

  萧时标志性的白眼表明了一切,不就是炫富吗?他怕萧时怕过谁!

  D市比他有钱的是他爹,现在还没有回国呢,所以他现在还是首富!

  景安生日宴一身渐变色的鱼尾裙,由国际知名设计师萧时的姐姐萧紫亲自设计,恰到好处的鱼尾裙摆泛着粼粼波光,挽着萧时入场的她,宛如从童话书里走出来的人鱼公主,惊为天人。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不禁暗叹:从不知景家大小姐竟有如此绝色!

继续阅读:第二章 让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由己:萧少蜜宠心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