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冷战
素袖红妆2019-06-25 18:002,178

  听到萧时的话,景安闭上了眼睛,这么多年的交情,看着他来她还挺感动的。正常剧本难道不应该是他拿着景荣来交换自己吗?现在这样相互激怒,景荣死了没关系,她还没有复仇成功,她特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萧时,你真的是自己人吗?

  双方僵持了五分钟,景安太阳穴被摁下去的那块地方终于得到了喘息。萧时也收起了枪,只不过景荣被他一脚踹到地上,碰了一鼻子灰,好不容易止住的鼻血又流了出来。

  果真,耍横这种东西,除了他秦公子,再无他人。

  王丽火急火燎赶来时,景安坐在布满灰尘的椅子上,而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被萧时踩在了脚底!

  布满灰尘的地面有一块暗红色的血迹,她的心都要碎了。

  眼里的火气噌得一下就上来:“萧总,景荣好歹是景安的弟弟,将来可能会成为你小舅子的人,你怎么对他做出这种事!”

  她原以为萧时对景安玩玩而已,哪里想到他竟然会为了那个小贱人大动干戈,还连累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一时间肠子都悔青了。

  护子心切,哪怕对方是萧时,王丽还是撸起袖子上去。如果妈妈还在的话,今天自己被绑走了,应该也会做一样的事情吧。

  “你今天叫人杀我,是把我当成了他的姐姐?”眼泪解决不了问题,景安咽下心中那些属于懦弱的委屈,三两句驳了回去。

  “我没你这个姐姐,你不是要嫁给赵老板了吗?找个老男人就开始嚣张了,你和你妈一样,都是贱货!”

  景荣对于景安的定义就是一个可以任自己辱骂的人,多年养成的习惯,根本不会顾忌是何种场合。

  萧时哪里听得这样的话,就连身后被点名的赵老板都倒吸一口凉气。看着景荣越加变形的脸,他都恨不得上去踢两脚,这种自杀还要带着别人的人,实在不值得同情。

  “啊,妈,救救我。”

  听见景荣惨叫声比王丽反应更快的是那个神秘男人,王丽还没有跪下,他就已经把五花大绑的景安送到了萧时的身边。

  闻到萧时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景安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哪里见得这女人的眼泪啊?萧时立马说回脚,将自己身边不断发抖的女人横抱而起,“景安不是你能动的人,还有下次,你听到的就是给你儿子收尸的电话。”

  景安被一阵闹铃吵醒,她闭着眼睛找到手机,熟门熟路地关掉闹铃。

  “早上好,现在为您播报。今天是2018年5月23日,星期三,天气晴。今日备忘录:陈子枫回国的日子。”

  嗯?

  景安立马睁开眼睛,谁知自己的慌乱竟然全部被萧时收入眼底。望着他一片漆黑的眼眸,她能读懂里面的失望,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哟,数着日子呢!我的车比较快,待会儿送你去机场?”

  萧时阴阳怪气的语调听得景安心烦,“不劳您费心!”

  “景安你可真有种!”萧时气得想要掐死眼前这个昨晚他刚刚从枪口下救下来的女人,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救呢!

  他的愤怒全数转化为巨大的关门声。

  眼泪就要滚落,景安赶紧撇过头,谁知刚好撞上床头柜上放着冒着热气的牛奶和三明治,此刻仿佛两个重重的耳光打在她脸上。

  萧时真的生气了。

  景安早上从秦家出来时,他已经开车出去了。给他发的微信一个早上过去了,他依旧没有回复……这个男人可真是记仇啊!

  “景小姐……”

  景安被秘书拉回现实,看着她一脸便秘的样子,有些疑惑:“怎么了?”

  “那个,景总找你。”

  秘书在心里重重地叹了口气,家族企业这些个领导的称呼怎么就那么烫嘴呢?

  景安看着站在门口的景荣,衣服倒是穿得人模狗样,但鼻青脸肿的脸啊,看上去怎么那么解气。

  萧时真是棒啊!想起这个名字,景安稍稍放晴的心,又一次乌云密布。

  “景安你也太不要脸了吧!”

  秘书刚关上门,景荣便大声嚷嚷,全然不知自己这是往枪口上撞。

  “和你妈比不要脸,我还差得远呢?”景安走到电话机前,拨通了保安室的电话,“你们现在赶紧给我上来,以后谁再放这个东西进来,谁就打包走人。”

  “你这么急着赶我走,是怕人知道你狸猫换太子吧?”

  景荣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爬上的位置,竟然被她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拿走了。

  谁是狸猫谁是太子?景安看着他,只剩下冷笑。

  那对母子,恐怕就景泰康一个人觉得他们是正常的吧。

  “你爹求我过来的,当着全公司的面儿叫你妈让位给我的。”景安甜甜一笑,“有什么不明白,你可以回家问他。”

  破门而入的保安来得恰到好处,景荣被带走了,可景安还是心神不宁。

  算了,还是给那个大少爷打个电话吧。

  谁知刚拿起手机,就有电话打进来。

  “小安,我是陈子枫。”

  十年未闻的声音,让景安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很抱歉从别人那里找来你的电话,今晚上在阿时那里我组局,大家很多年没有见面了,聚一聚好吗?”

  十年不减的温柔,依旧让景安如沐春风。

  “好的。我一定到。”

  景安公司开完会赶过去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谁知在门口撞见了一个和自己一样踩着恨天高跑出刘翔速度的女人。

  “安安?”

  徐欣然看见多年未见的老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啊,我们有十年没见了吧?你真的,越来越漂亮了!”

  “哪有女孩子越长越丑的?”

  景安顺其自然地拉过徐欣然的手,如同她们当年一起结伴上厕所那样。

  自从景家发生变故,当初圈儿里一起玩儿的朋友就只剩下萧时陪在她身边。倒不是别人嫌贫爱富,而是景安自己心里觉得丢人,过不去那道坎。

  今天她和徐欣然一同出现,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继续阅读:第五章 国民初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不由己:萧少蜜宠心尖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