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入住
吴盼星2019-06-15 15:542,950

  郭布罗婉容是宫廷内务大臣的女儿,我当然不敢当面怼她,但她欺人太甚,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当然,我也不是那种愚蠢的老好人,我不会无缘无故的帮助佟佳贞净。其实那个时候我是知道佟佳贞净这个人的,我入宫时,母亲就交代我,有一个人陪我一起入宫,她叫佟佳贞净,是我姐姐未婚夫的妹妹。她还嘱咐我,要我与她互相照应,我与她之间,无论哪一个做皇后,总算不会肥水流入外人田。

  当然,母亲还说了,她希望做皇后的人最好还是我。

  因为排队要紧,所以母亲并没有先让我们会合,估计佟佳贞净也是这么想,也是想先入宫再会合。

  且又因为佟佳贞净的入京时间和入宫时间紧促,故此我们之前也没有打过照面,只知佟佳贞净是河南项城人,十年前宣统三年之前,其父佟佳敏捷年年来北平求官,只因求官人数众多,所以每次都没有成功。不过我祖父额尔德特锡珍却非常欣赏佟佳敏捷,佟佳敏捷家里是行商的,家里财产颇丰,便将我的姐姐黑大姐许给了佟佳敏捷的儿子佟佳武强。

  佟佳贞净虽然才十四岁的年龄,身形瘦小,但是其举止言谈不俗,且又带有一股清纯的干净气质,想来是个极易亲近的人,从今往后,我又要多一个小伙伴了。

  我在郭布罗婉容刮佟佳贞净脸颊之前,四处张望了下,料定所有人注意力都在郭布罗婉容手中的杯子碎片上,便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针包,从针包拔出一根绣花针,猛地向郭布罗婉容的手背掷去,那针凹凸不平,肉触针尖就疼,隔的再远碰了针还是要抽疼一下的。

  可就在这时,一群好事者过来围观,衣裳便弹走了我的针。

  不过有人过来说不定也是好事,要是能劝说郭布罗婉容,那也能救下佟佳贞净。

  可是我想多了,这群人不仅没有帮佟佳贞净说话,还质疑郭布罗婉容是纸老虎,敢说不敢做,只是做个样子吓唬人。完了,这样只会激怒郭布罗婉容。

  于是我也挤进人群,装作好事者,然后又悄悄取出一根针,猛地朝郭布罗婉容的腰上扎去。

  这里人挤人十分密集,悄悄搞点小动作也不怕被人发现。

  可是我又失算了,不知扎到了哪里冒出来的一只手,那手的主人惊呼了一声。我装作不知实情,和没被扎的众人面面相觑。

  那手的主人自然也是一个要入宫小住的满洲旗人女子,她大拇指背被我扎出一个血点,疼得又哭又叫。

  我提起声音质问道:“又哭又叫非三从四德礼法,你不要叫了。”

  那手的主人说:“我的手好疼啊!”还用另一只手左手指着血点给我看。

  我扎到人以后,就把针抽了回来,我总不能让人怀疑到我吧,要是让别人知道我用针扎人,岂不是要孤立我。

  我看到天空飞着几只蜜蜂,于是灵机一动:“姐姐不是被蜜蜂蛰了吧,现在是二月初七,盛春时节,蜜蜂蛰人是常有的事。且我们这儿万春亭的旁边就是御花园,百花齐放,花气袭人,蜜蜂更是多的是。”

  这时,又有几个满洲旗人女子也附和道:“是啊,是啊,你看那不就是蜜蜂吗?”“有些蜜蜂是有毒的,找宫女宦官要点风油精来擦擦吧。”

  这事我也就搪塞了过去,乍然才想起佟佳贞净一事。

  所幸的是郭布罗婉容也被我扎过的满洲旗人女子的惊呼吸引了,所以并没有对佟佳贞净下手。

  不过郭布罗婉容并没有打算放过佟佳贞净,好事者害怕被蜜蜂蛰所以都散了,人群走后我便没有了下手的可乘之机。

  我又灵机一动,这附近鲜花不多,只有一簇红玫瑰和一株与众不同的黄玫瑰。我看那黄玫瑰上有几只蜜蜂盘旋。常听闻蜜蜂最爱黄色和蓝色的花,我便几把摘下所有黄玫瑰,扔在郭布罗婉容脚底,不多时,蜜蜂们便凝聚在了郭布罗婉容的脚底。

  郭布罗婉容还在磨磨蹭蹭的辱骂佟佳贞净,并未下手。

  但她真的只是说说狠话而已吗?不,她是真的要下手了,周围的宫女宦官们知道郭布罗婉容的身份,通通都视而不见,避之不及。

  可就在这时,我摘下的黄玫瑰发挥作用了,几只蜜蜂见郭布罗婉容旗袍也是黄色的,便也作死的去叮郭布罗婉容的衣裳。

  还有几只蜜蜂干脆就叮了郭布罗婉容的手,郭布罗婉容疼得嗷呜大叫,这下铁定是无心刮佟佳贞净的脸颊了。

  郭布罗婉容慌慌张张的离开,说是要去太医院找太医。

  只不过太医院并不在紫禁城内,而是在整个北平东南角,要去太医院就必须出宫,现在这个时候,外面排队进宫的满洲旗人女子堵得车水马龙,她出得去吗?

  郭布罗婉容离开后,我乘着无人注意,将地上的黄玫瑰踢到角落里,且我意外的发现地上还有一个荷包,里面装了银两,不知多少,好像是郭布罗婉容刚刚挣扎从袖子里掉出来的,一开始隔得远,我以为只是块手帕,没想到居然是银两。

  我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注意荷包,于是我悄悄拿起荷包,收入囊中,这时,我才发现佟佳贞净尴尬的盯着我。

  她倒是不为难我,只说:“我什么都没看见,不过话说回来,刚刚是你救了我吧,多谢妹妹,不知妹妹怎么称呼。”

  我告诉她,我叫额尔德特文绣。她惊呼:“原来是我嫂子的妹妹,怪不得,多谢妹妹了。”

  陆陆续续有满洲旗人女子来到万春亭,很快人数就有七八十人了。

  这时,远方传来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御妃娘娘驾到,还不快行礼!”

  不多时,一个身穿黑色旗袍的妇人在众宫女宦官簇拥之下走过来。

  宫女宦官为首的是一个我见过的宫女,就是我排队进宫时见过的蕹蕹。

  身穿黑旗袍的妇女想必就是御妃娘娘了,御妃娘娘虽是后宫嫔妃之首,但她并不装戴珠宝钗环,体态与脸庞稍壮,目光凌厉,眉毛微稀,不怒自威。

  御妃娘娘当真是霸气侧漏,丹唇未启笑先闻:“我来迟了,让各位妹妹久等了。”

  之前听闻宦官解释过,如今宫中并无皇后,由御妃娘娘代行皇后之职。

  御妃娘娘自从得了权力以来,事事亲力亲为,鞍前马后,持躬淑慎。这次满洲旗人女子入宫小住,御妃娘娘带领着入宫的满洲旗人女子们一趟又一趟的安排住处。

  如今这次来,就是给我们分配宫室的。

  我等满洲旗人女子皆并在一起行礼喊:“御妃娘娘吉祥。”

  尔后,御妃娘娘带着我们前往钟粹宫或景阳宫。

  我们跟在大队伍后头,带头的人是御妃娘娘和一众宫女宦官。

  我靠前,隐隐约约听到蕹蕹在和御妃娘娘说话:“娘娘,您看,这群女子……唯独额尔德特文绣、鄂齐卓他画仙、黄乌罗特擅琴她们几个长得妖冶不堪,为避免皇上因色伤身,不如安排至景阳宫吧。”

  不多时,一半满洲旗人女子被安排进了钟粹宫,而我以及其他几个长得还不错的秀女则被安排进了景阳宫。

  幸好的是佟佳贞净虽然容貌并不出众,但也与我同入一宫,同住一处,好歹有个伴。

  听闻钟粹宫与景阳宫二宫中钟粹宫离皇上的养心殿较近,所以蕹蕹才提议把我们这些比较好看的女子置入较远的景阳宫。因为皇上召幸多半会召幸较近的宫室的女子,较远的宫室去一遭的时间更长,皇上没耐心等。

  看来,这是蕹蕹为了护主,想要对付我们几个长得好看的呢。只可惜她是后宫权妃御妃娘娘的掌事宫女,我不敢反抗。

  来到景阳宫,御妃娘娘撂下我们,只留下蕹蕹安排住处细节。

  最后,蕹蕹依次将几位长相并不出众的秀女包括佟佳贞净安排进了房间,一人一间房。

  每间房看上去还干净整洁,桌上白色茶壶、杯子似一尘不染,干净得发亮。轮到我们这几个好看的女子时,都是一些没收拾过的房间。

  我的房间最差,一地污水,里头还有许多黑色不明物。

  我虽然暂时不敢反抗蕹蕹,但是我心中已经想好了对付蕹蕹的对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嫔妃的后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嫔妃的后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