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龙卫旧部
我主传奇2019-06-13 16:332,414

  “可不就是!瞧瞧,我们的龙大天才多么像一条狗,他真的好像一条狗。”胖瘦头陀尖酸刻薄的说着,什么样的人跟什么样的主子,武家父子如此,他手底下的狗腿子也是如此。

  至始至终,龙尘只是皱着眉头,他不是一个喜欢逞口舌之快的人,大多数沉默。

  张望的神情却是变得有些复杂,这个变化龙尘看到了。醉意朦胧的胖瘦头陀却没注意到。就在几人又喝了一壶之后。张望的神情变得有了几分狠厉,口吐一个“倒!”字。接着,胖瘦头陀就真的倒下去了。

  张望一挥手,立刻就几个刀斧手从外面冲了进来。

  龙尘眉头皱的更紧了。这张望用迷酒放倒了胖瘦头陀,如今又叫来刀斧手。这是要杀胖瘦头陀还是要杀了他?一时间,龙尘警惕起来,虽然没了武功,但也不会坐以待毙。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龙尘愣住了。只见那张望忽的跪拜在地,冲着他连呼了三声少主:“少主,属下救护来迟!让您受苦了!”那些个刀斧手蒙面,却也对着龙尘跪下来。

  龙尘眼神微凝,“你叫我少主?你是?”

  张望回忆道:“早年前属下跟随镇国大人出征蛮夷,险些丧命,是镇国大人救了我一命,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前几年镇国大人战死,我曾一度想要投奔少主,为查明镇国大人之死奉献一份力量,但奈何家中老母垂危,只得守住老母。这一晃就是三年,不过老母在一个月前驾鹤西归了!属下也没什么牵挂了。本想去投奔少主,但没想到还没动身少主就被奸人加害了。属下心想:我这墨关是通往北疆的必经之路,少主必定会从这经过,属下就在这里以逸待劳,救下少主!”

  “你是龙卫旧部?”

  龙尘脸上有了几分触动。他父亲为人刚正不阿,虽是得罪了许多人,但也结交了不少的豪杰。好比眼前的张望虽是修为不高,但却敢于出手相救,而且是在他修为尽废的情况下仗义相助,这就是雪中送炭。

  张望点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自从早些年受伤,顽疾一直在,休养了这许多年才有所好转。龙卫最低要求是炼骨境,而属下自从受伤,修为降落至炼筋境,已是无颜待在龙卫。”

  说完这话,他扭头看向了醉倒在桌子上的胖瘦头陀,冷哼一声:“这两个狗东西居然敢辱骂少主。属下这就将他二人狗头斩下喂猪。”说着,手一挥,几个刀斧手就要行动。

  龙尘却阻止道:“你把这二人杀了,你以后怎么办?”

  张望慷慨激昂道:“今日救下少主,属下已是存了反出大晋的心。待杀了这二人,属下就带着少主由水路去到东夷,再由东夷进入蛮夷之地。到了那边,再想办法恢复少主的气海灵脉。属下坚信,迟早有一天,少主会杀回大晋,重振镇国府!”

  龙尘却是摇头:“你在此间已然有了几分势力。何不继续潜伏下去?至于本人乃是武安侯重点猎杀对象。我若是就此逃了!他肯定会动用全力将我诛杀!我活命的机会比之去往战犯营还要低了。而且还会连累张公。张公之恩,小子记下了,他日定将厚报。至于这胖瘦头陀…好在他二人本就醉意朦胧,也不知你在酒里动了手脚。只将他二人放置房舍睡到自然醒便是。明一早,我还与他二人去往北方。”

  张望大急:“少主。你今日不逃,到了那战犯营是九死一生!还不如与属下去往蛮夷之地,属下在那里也有几个靠得住的朋友,可保少主周全。”

  龙尘手脚不便,继续摇头:“张公不必多言。如若本人真去了蛮夷,就相当于叛国了!武安侯必定会借机大肆诋毁我龙家,到时连镇国府也要受到牵连。我走了容易,可镇国府走不了……”

  张望愣了愣,忽然有些愧疚,“是属下考虑不周。”

  “此事不怪你。你且与我备些酒菜,再准备大盆温水,我好久没吃饭洗漱了……”龙尘的脸色苍白的可怕,像是霜打的茄子,他能够支撑到现在,全凭一口气撑着,如今得到了喘息,只觉五脏六腑像被掏空了一般,他现在只想有一口饭吃,有一口水喝。

  “快快备酒备菜!”张望赶忙吩咐道,并从胖瘦头陀那里拿到了夹板的钥匙,为龙尘解开了锁链。恢复了自由的龙尘狠狠的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那一双疲惫的眼神当中有了饥渴的光,饭菜还没上全,他就已经大口吞咽了起来!也顾不得王侯形象了。只想填饱肚子,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张望命人将胖瘦头陀拖下去,但在这之前,却是暴打了这二人一顿,二人睡的跟死猪一般,半点没反应。

  只是第二天一早醒来,浑身酸痛无比,很是别扭。

  “胖子!我这怎么浑身不自在。昨个我记得喝着喝着就犯迷糊了。”瘦头陀道。

  “瘦子!我这也是,昨个喝的太多了。”胖头陀也是一脸别扭。

  一大清早,龙尘又带上了枷锁,经过一夜的修养,面色恢复了几分红润,但是伤痕依旧红肿。张望只是叹息。胖瘦头陀一早见了张望,张望还像昨日那般盛情款待。双方再是客套了一番。胖瘦头陀就压着龙尘上路了。

  就在龙尘走后的第二天,一个大和尚出现在了墨关,一路找人打听:“你们有没有见过两个衙役,一胖一瘦,压着一个金发少年?”有好心的百姓告诉大和尚,昨个是有这么一伙人被守城官张大人请到了家中。

  “张大人?可是那张望?”大和尚问清张望的住处,登门拜访。

  张望今日没去守城,在家中独自借酒消愁,他不能相助恩公之后脱离险境,心中着实苦闷。他正一个人喝闷酒,门外一家丁来报,“大人,外面有一个大和尚,说要见您。还说他与大人是旧识!”

  张望闻言,一脸不解:“大和尚?我何曾与和尚有过往来?叫他进来我看看!”

  很快,大和尚就进到府中,洪亮的嗓音传开:“姓张的。给洒家出来!”

  张望一听这声音,有些耳熟,走出房门一看,在那院中站着一个花脸黑和尚,上半身赤露着,露出扎实的肌肉,手里一杆丈二大的禅杖,不知重达多少斤两,看上去还带有一丝灵性,像是一件灵器。

  看到这大和尚,张望瞪大了眼珠子:“鲁三哥!”

  来人与张望是老相识,二人早年间都在镇国府龙卫当差,一同参与过多次对蛮夷的战役,生死患难之交,情谊深厚。当初,张望受伤退役,而这“鲁三雄。”则出家当了武僧。这一别得有五六年,他都把这茬给忘了。

  “你这厮,还有空在这里喝酒!我且问你。少主去了哪里?”鲁和尚喝问道。

继续阅读:第6章 雪地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灭战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