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弈

  “快看快看,她好厉害,什么衣服都没穿,可是却能把小兔子藏起来,藏哪儿去了?”

  墙头趴着的朱含三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声音中充满了好奇。

  什么小兔子?

  “这个女人会变戏法,我们上次找了半天,就是不知道她把小兔子藏哪儿了。”?朱含瓮声瓮气的道。

  “哎呀!”

  几个熊孩子看得入迷,忘了脚下踩的是树木桩子,一个没留意,虞武用力猛了点,树桩子往后一滚,四人全都扑通一声摔了下来。

  叫喊声顿时惊动了里面那妇人,一声惊叫,披上衣服,随后大喊了起来。

  院子比较偏僻,周围住户很少,但毕竟庄子本身就不大,肯定偏不到那儿去。

  “有贼,抓贼啊……”

  少妇大叫着,顿时惊动了大半个黄家庄。

  “快走,偷看别人变戏法,被抓住了肯定问我们要钱,大家分头跑。”朱含拉着略小一点的华治开始飞奔,虞武则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朝着另一边逃去。

  黄轩也唯恐被抓,他当然知道抓住了不会收钱什么的,可倘若被抓到,小小年纪偷看这个事,说不清楚,说不定还要被庄户人家当作笑话来讲,有损自己嗯……那个威严霸气的形象。

  丢脸不是。

  他也是连忙撒腿就跑。

  跑了一阵,慌不择路,就朝着一条小胡同钻溜了进去。

  进了胡同没多久,黄轩就暗呼不妙,原来里面那一段有一间石屋不知什么时候塌了,滚下的木材石头将整条胡同给堵了大半,方才急急忙忙顾不上细看,这时候想要退出来,后边已经能听到庄客的叫喊声,却是来不及了。

  站在倒塌下来的地方看了看,堵得严严实实,根本没办法穿过去。

  正着急间,黄轩突然看到内侧有一间房子,残破的木门开着一个口子,口子里露出夕阳余光,亮堂堂的,好像是一间缺了房顶没人住的屋舍。

  他奔过去,朝着木门一推,将原本一巴掌宽的口子推大到了尺许,不过门后似乎被什么东西给顶住了。

  勉强挤过半个脑袋,朝着门缝后面往内一看,是一块大约半人高的条石,依靠在木门上,条石的一端顶着门档,另一端插在泥中,似乎有不少的时日了,石身都长满了青苔。

  来不及多想,黄轩伸入一只手,朝着条石猛地一用力,顿时将顶住的石头推开,木门吱呀一声半开,他连忙挤入其中。

  这时候那石头才缓缓斜着倒地,因为受到陷入泥中那一端的阻力,也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

  黄轩看了看,顶住木门的可不是什么条石,而是一整块没有完工的墓碑,大约有米许高,两三尺宽,厚度也有十四五公分,刻着字,却没有上过漆的痕迹。

  反手将木门关了,黄轩两手扳住石碑,七八十斤的石头拿在手中一点都不觉得沉重,咔嚓一声,就将木门一端顶的严严实实了。

  随后黄轩整个人就靠在了旁侧的墙边。

  这时候外边传来脚步奔近的声音,黄轩听到一墙之隔的胡同里有人说话,其中一个听起来十足郁闷,道:“咦,奇了怪了,我明明见到一个小矮子慌慌张张的蹿进这胡同中,怎么才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人影了?”

  “青天白日,你是见了鬼吧。”有人嘲笑。

  前面那人开口道:“决计不会有错。”

  “砰砰砰……”

  外侧传来对了推门声,不过木门关的严严实实,又拿石碑顶住了,外边那人推了推,纹丝不动,自然也没有怀疑到这边来。

  “走吧走吧,要么已经跑了,要么是丁白眼看差了,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有人说了一句,随后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其中落在最后那一个,口中兀自嘀咕了声:“那个小矮子,明明跑进这里的……”

  过了良久,声音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黄轩这才呼出一口气,知道自己暂时安全了。只不过那个叫丁白眼的,离去的时候显然十分不甘心,会不会从身高上认出自己。

  就怕他们找不到人,守在胡同口,自己一出去肯定会被逮个正着,想到了这点,黄轩挠了挠头。

  不过很快他就笑逐颜开起来。

  原来这处已经被荒废了的房子,风吹日晒,又有了些年代,后面的一侧石墙坍塌了半边,自己只要小心一些,不要碰触到旁侧的石头,完全可以从塌方处通过,而这一排墙后,却是一大片的田地,郁郁葱葱种了不少菜蔬。

  这一下黄轩可就放心了,三步两步蹿了出来。

  他大致估量了一下位置,顺着田野小径正要朝自家的方位奔去,但就在这时,突然脚步一滞,目光呆呆的看向了前方。

  夕阳西下,红日如那窈窕淑女红了脸躲进了闺房,落日余晖装扮的像是纱,被余辉笼罩的一切都焕然一新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悠扬的旋律,山村也拥有了不一样的气质,有好多地方,炊烟四起,还有各种妇人呼唤自家顽儿归家的声音,别有一番韵味。

  宁为百夫长,不做一书生。

  要护住这样的安宁景致,没有一定的势力地位,是做不到的。

  黄轩的脚步豁然停了下来,眺望这远处景致,整个人都如呆住了一般。

  在这一刹那,他突然,想通了一件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三国当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