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可怜父母心
晨弈2019-06-13 15:042,263

  “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和大彪打,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两条腿都好像要断了,路都走不动。”黄轩挠挠头,换了个说法。

  他这虚弱的样子倒不是装出来的,谁扎马步站一个小时都得吃不消,一看就能看出来,何况晚上还有一个小时的作业量。

  朱含的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满脸不情愿的说:“也是啊。”

  挠了挠头,他又说,“你不学武就能打败大彪了,我说轩哥儿你还学什么武嘛,结果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好吧,小屁孩没话说,人生理想就是为了打赢孔彪。

  现在黄轩十分的疲惫,只想回家吃中饭休息,然后应付晚上的一小时扎马步,刚走了一步,看到朱含和虞武满脸失望垂头丧气的样子,又停住了,笑着说道:“我不去和大彪打,你可以和他打呀,我看大彪也不是很强,就比你强了那么一点点!”

  朱含一拍大腿,兴致顿时来了,说道:“是啊是啊,我也打赢过他两次,他就是比我强那么一点点,我要是再练练,肯定能打赢他。”

  “对,那你就多练练,打赢他,天天可以当官兵。”黄轩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我要怎么练?对了,轩哥儿,你能打赢大彪,你比我们都厉害,你教我们?怎么样?”朱含兴致勃勃的问。

  “我教你们?”

  一语惊醒梦中人,听了朱含这句话,黄轩脸上表情刹那多姿多彩,轰隆一声,他脑海思维深处好像打开了一扇天窗,许多奇思妙想都从中迸发而出。

  “没错,我可以教你们,我的确可以教你们……”

  ……

  走在路上,黄轩感觉到筋骨酸软,脚步虚浮,第一次扎马步,而且一扎半个时辰,实在是让他累坏了。

  他几乎是拖着双腿在往前蹭,短短一段路,走了平时两三倍的时间。

  反倒是朱含和虞武两人蹦蹦跳跳的很高兴。

  好不容易蹭到了家门口,老远,黄轩就闻到了一股混杂着膻味的浓香,庄子里应该在炖羊肉,他立刻感觉胃口大开,上午体力消耗可不小,急需补充。或许母亲是知道这个情况,这才炖了羊肉。

  毕竟现在这个年底,杀一头羊不算小事,也只有黄轩他们这般家底的富裕人家,才有资格在平时吃到肉食。

  平时乡下人家一天就吃两顿饭,早上一顿,晚上一顿。

  闻到肉香味,朱含和虞武两人鼻子一皱,一口接一口的吞起了口水,咕嘟咕嘟的声音让黄轩不禁莞尔,他跨过门槛,笑着回头道:“你们也别走了,就在我家吃饭吧。”

  虞武脸上露出喜色,狂点头道:“好啊好啊!”

  一旁的朱含却猛地拉了他的衣袖一把,拽着他就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不了不了,我们迟些再来找轩哥儿你……”

  虞武被朱含拉着,一步三回头,脸上有一些不愿意,可架不住朱含力气大,不一会儿两人就没影了。

  黄轩笑着摇摇头,两人虽然熊了点,但从这一点也看得出还是十分淳朴懂事的,这时候他也饿得够呛了,闻着香味,一不留神步子迈的大了一点,顿时觉得肌肉撕裂,疼的他呲牙咧嘴起来。

  正巧被慢悠悠从庄子里走出来的父亲黄昭看到了,笑着问道:“小轩,第一天就这么累?明天还要不要练了,你还想继续习武吗?”

  习武是需要有坚强意志力的。小孩子一开始往往对习武充满了兴趣,学之前幻想着自己会变得很厉害,可大多数孩童,吃了一点点苦之后,就没办法忍受下来,要打退堂鼓。

  这样的人,显然不是练武的料,哪怕强行让他去学,估计也成不了大器。

  黄昭这么问儿子,是想试探试探,如果黄轩也吃不了苦,他就要做好另一手准备。毕竟以黄昭现在在诸城的身份地位,照顾一下,等儿子长大后在城里某个职位还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黄昭明显低估了黄轩的决心。

  他这句话才刚刚说完,旁边的黄轩就抬起头,一手扶着门架,红扑扑脸上露出坚毅的表情,用斩钉截铁的声音给了父亲一个回答。

  “练,当然练,我肯定会一直练下去的!”

  因为说的有点激动,好像不经意牵扯到了大小腿的肌肉,说完话的黄轩抽着冷气,一副扯牙咧嘴的表情。

  黄昭一愣,随即却是点了点头,露出微笑。

  父子俩进入厅子,中间桌子上摆好了饭菜,一大锅的羊肉,几个时令小菜,当然少不了的还有香醇黄酒,热气腾腾,整个庄子都飘着香味。

  “轩儿,跟母亲去洗洗。”看到儿子满头大汗,走路都艰难的样子,张氏自然很心疼,伸手来扶黄轩,却被黄轩甩开了。

  “母亲,你跟父亲先吃,我自己去就行了。”

  望着儿子一步一顿离去的背影,张氏忍不住又后悔了,抱怨起来:“好端端的,让儿子去习什么武,轩儿才多大,就要吃这样的苦……”

  “你不知道,轩儿,可能真是一块习武的好材料。”黄轩的很多表现都出乎了黄昭的意料,不由让他这个县丞都刮目相看。

  张氏没好气的说道:“学的再好,又有什么用,难不成你还指望让轩儿上战场打仗?”

  “很多时候,上不上战场,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如果形势所迫非要上战场,有一身好武艺,总比只会夸夸其谈的读书人强。”黄昭替自己倒了一杯黄酒,想了想,又取过一只酒杯,倒上了大概三分之一左右。

  琥珀色的酒液散发出醇厚的味道,但张氏的眼神却变得惊骇起来。

  这三分之一杯酒液,显然是替黄轩准备的,可儿子才十岁,在以往的时候,无论如何黄昭都不会让他喝酒。

  “你……疯了。”她压低声音,连忙伸手去拿酒杯,却被黄昭抬手挡了回去。

  “无妨!少喝一点,能够舒筋活血。”

  黄昭慈爱的目光望向厅口,厅外已经传来黄轩不规律的脚步声,他忽的转头看向张氏,轻声道,“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有些事情,你要让他自己去做。不放手,终归不可能的……”

  听到这句话,张氏突然眼圈一红,伸出一半的手臂也就缩了回来,取过碗碟,在大锅中挑了一大块炖得稀烂的羊肉,放在了儿子的位置前……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未谋胜先谋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三国当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