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墨白退敌,袁钟突破
玖煊2019-06-20 10:453,830

  轰隆!一道天雷劈下,中年修士瞳仁一缩,急忙身形后撤,躲过这道惊雷,一阵烟雾过后,出现一个血染白袍,面带青铜面具的男子。“你是什么人?”中年修士问道。墨白看了看四周受伤的众人,面色冷峻,也不答话,手中宝剑一抖,直向面前人而去。中年修士不敢托大,举剑相迎。剑影之间,中年修士发现墨白的一个破绽,将墨白的剑尖挑开后,一掌袭向墨白的肩膀。掌间幽幽地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这一切都被墨白看在眼里,身形一矮,旋即转身,双脚踏地轻轻跃起,中年修士掌势凶狠,此时已经不能回头,只觉得后背挨了一道剑气,一下子被击出几米远。

  “该死!”中年修士咬咬牙,平稳住不断翻涌的气血,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男子。一旁的年轻修士开口道:“这位朋友,我们来此是为了寻宝,并非想与你作对,如果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我们绝不再为难与他们,还请手下留情。”“你可以走。”墨白淡淡地说道:“他不行。”中年修士气急败坏,一把将剑扔掉,双拳紧握,一股阴冷的气息勃然而出,将他的整个身体笼罩,忽地化拳为掌,直向墨白面门袭来,一时间鬼哭狼啸的声音响彻整个荒山。

  墨白剑尖画圆,阴阳鱼出现,手臂一抖,阴阳鱼迎向中年修士的双拳,咔咔两声,中年修士双臂被硬生生地震断。失去双臂的中年修士身体失衡,一头栽倒在地上。事发突然,众人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白袍男子。年轻修士已然来不及阻止,怒喝道:“这位朋友未免欺人太甚!”墨白瞥了他一眼,走到凤奇和楚离面前,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楚离,“这是一位故人所托,请代为交给袁钟。”墨白说完看了眼楚离身后的满脸泪痕目光呆滞的楚小小,疑惑地问道:“她怎么了?难不成……”忽然想到了什么,墨白盯着楚离,等着他的回答。

  楚离叹了口气,也是红了眼眶,“不敢瞒前辈,她是我家小妹,我们一个要好的兄弟被那个人击落悬崖了,我家小妹与他青梅竹马,早已暗生情愫,如今……如今……”楚离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说!可是袁钟?”墨白看着面前黝黑的楚离急切地问道。见楚离点点头,墨白似有满腔的怒意被闷在胸中,咬紧牙关,转身朝倒在地上的中年修士一步一步地走去,剑尖搭地,划出一路深深的剑痕。年轻修士见状心下一跳,连忙喊道:“这位朋友不要冲动,你可知他的身份,放我们离开,不要自找麻烦!”

  墨白冷笑一声:“麻烦对于我来说,早已如影随形。”说罢,走到中年修士面前。“你…你敢!”中年修士大喊,墨白宝剑一挥,中年修士的人头滚到了一边,剑尖画圆手臂一抖,一道阴阳鱼向中年修士的尸体压去,随着轰的一声,尸体连渣都不剩。“你们还不走?”墨白看向众人。“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可否留下名号,小女子定会禀明师尊前去拜谢。”云紫依向墨白施了一礼。“不必,我自会寻你。”云紫依点点头,和彩霞搀扶着杨德返回了幽兰剑派。“晚辈告辞了,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见墨白点点头,凤奇安排叶家的两名随从将叶朗送回叶家,跟在背着楚小小的楚离身后,准备先去楚家落脚。

  墨白盯着年轻修士,问道:“你,要替他报仇吗。”“晚辈不敢。”年轻修士低着头回答道。墨白不再言语,转身追随云紫依三人的方向而去。年轻修士见墨白已经不见踪影,上前几步,将中年修士的人头包起,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真是意外的收货啊。”年轻修士自言自语道。

  终于回来了,袁钟衣着破烂的站在楚家门口却迟迟不敢进去,从密林逃出之后,他又去了山顶,发现那里一个人都没有了,连忙下山跑回了楚家,这算起来,竟过了两天的时间。袁钟走进楚家,向演武堂走去,一路上并没有人和他打招呼,所有人都仿佛心事重重的样子,心不在焉的走路,心不在焉的练功。呼……袁钟长吐一口气,走进了演武堂。“袁…袁钟!”一个黝黑的身影撞了过来,摇着袁钟的肩膀说道:“你没事?你真的没事?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忽然楚离想起了什么,拉着袁钟就往外走:“快,快跟我去见小小。”听到楚离提起楚小小,袁钟如同万剑穿心,“楚离,小小她……她……她怎么样。”“小小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快快跟我走。”

  敲了半响门,屋里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小小,我们进来了。”楚离喊了一声,慢慢推开门,袁钟一眼瞧见楚小小坐在床边,眼睛红红的,她这两天已将眼泪哭干。“小小,袁钟他还活着,你看!”听了楚离的话,楚小小猛然抬头,一时间四目相对,二人纵有万般言语此刻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楚离见两人都红着眼睛,心下叹了口气,走出了屋子,将时间留给了他们。

  “钟哥哥!”楚小小大叫一声扑在了袁钟的怀里。袁钟泪流满面:“对不起,对不起,是钟哥哥没用,没能保护好小小。”楚小小在袁钟的怀里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少顷,两人稳定了情绪,楚小小将袁钟掉下悬崖之后的事告诉了袁钟。“你说那个人给我带来一个盒子,那是什么?”袁钟问道。楚小小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清楚,当时那个男子把盒子给了哥哥,现在东西应该还在哥哥那里。对了,凤奇也来了楚家落脚。钟哥哥,一会你要叫上凤奇会袁家一趟,袁伯伯还以为你已经……”“好,我知道,一会便去。”袁钟看着楚小小郑重的说:“小小,我有件事想告诉你,本来……本来我们是有婚约在身的,我今天觉得,我觉得我根本无法离开,我不能想象你受伤,你受欺负的样子,我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弱……”袁钟还未说完,楚小小用手堵住了袁钟的嘴巴,微笑道:“钟哥哥,人家知道的,人家还知道,爹爹还用大考来威胁你呢,咯咯。”楚小小松开了手,一双纯净的美目看着袁钟认真地说:“钟哥哥,无论是什么,都不能把我们分开。”

  袁钟从楚小小房间出来,先去找楚离要过了墨白留给他的盒子,见是祝萱草,心下大惊,不知是什么人给他带来的,可能是自己父亲派来的人吧,毕竟这件事情只有和自己父亲提起过。随后袁钟在楚离的指引下找到了凤奇,凤奇见到袁钟,单膝跪下,高呼主上,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袁钟和凤奇便离开了楚家,朝袁家而去。袁家早先就得了消息,少家主没死,先回了楚家看过了少夫人。是的,其实袁家上下都认定了楚小小就是他们的少夫人,只是这些年来袁钟贪玩,谁还能拿他当个大人去看待。

  袁轻平见袁钟完好无损,连声叫好,吩咐厨房做了一桌好菜,给儿子接风洗尘,去去晦气。吃过饭后,袁钟打发凤奇先行回楚家,自己回到了房间,将祝萱草与天罗花取出,心中暗暗叫苦:“这草药都有了,可如何使用呢,竹谛大哥又在沉睡,用他们炼丹?可是阴阳火在丹田,也没法取出来啊,丹田……对了。袁钟一把将两位草药吞了下去,丹田之中阴阳火起,熊熊燃烧,两味草药渐渐融合,不一会竟在丹田内结成一枚丹,随即这枚丹便粉碎,化成点点星光。

  轰!一时间灵气激增,袁钟感觉如同烈火焚身,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被灼烧的生疼,每一个器官都在感受到天地的扭曲。“钟儿!钟儿!你没事吧!”门外,袁轻平急切地喊着。啊……袁钟不断的大喊,每一处骨头都仿佛被碾碎,又重新生出新的一样。袁钟满头大汗不停地在地上打着滚。地元境!地玄境!地法境!袁钟一脸突破三个大境界。啊……袁钟的眼睛一开始两道黄色火焰骤然大变,变成一黑一白两道火焰。袁钟的衣服此刻已被汗水完全浸透,身上每一寸肌肤开始龟裂,露出了鲜红的嫩肉,一黑一白的阴阳火焰出现将袁钟包裹的密不透风。

  忽然间,天地寂静,袁钟的脑海中一道仿佛经历万古的苍老声音传出:“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存大伪。六亲不和,显孝慈。国家混乱,现忠臣!”轰隆!袁钟的脑海中一个惊雷,周身的阴阳火焰慢慢褪去,显露出了一具完美的身体。每一股肌肉的大小都是恰到好处,每一寸肌肤都仿佛婴儿般嫩滑,此刻的袁钟,比较之前更像一位公子哥了。袁钟的修为停止了增长,最终定格在了天元境初期。袁钟慢慢地睁开双眼,哗啦!脑海中剑法的封印被揭开,眼前浮现了一道身影,在演示着这招剑法。原来这本剑法叫阴阳剑法,共有九道封印,这次解开的是第一道封印,剑招名为剑化三清。此招式一剑可化为三道虚影,演化为天地人三才,包纳天地,避无可避,神鬼皆伤。

  袁钟慢慢感受丹田内的阴阳火种此刻已经变为一黑一白两道火光,互相追逐,俨然一副阴阳鱼的模样。“哈哈哈!成功了!“袁钟狠狠的挥舞了下拳头。

  圣月宫。

  “禀王上,再过五日便是天风镇大考。据悉此次幽兰剑派也要派弟子参加,想在此次大考中招揽一些具有天赋的修士。王座上的男人闭着双眼,身着黑色金龙修士袍,外披白色黑龙大氅,络腮胡子点缀在线条硬朗的脸上,一眼望去英武不凡。“哼。”王座上的男人冷哼一声,淡淡说道:“幽兰剑派招揽弟子是假,抖一抖威风是真。”“禀王上。”左侧一名老臣出列,这名老臣姓尤名子真,来头不小是当今太子的老师,官拜甲等军侯。尤子真低头拱手说道:“民间传言,南沧澜,有三国,云沃塔,江蛮刀,圣月有剑看幽兰。”“怎么讲啊。”一道浑厚的声音从王座上传来。“禀王上,这民间传言说的是,在我们南沧澜大陆,有三个国家,云沃王国有宝塔护国,江蛮王国有圣刀庇护,而我们圣月王国有一把灵剑,却还要看幽兰剑派的脸色。足以说明,在百姓心中,这幽兰剑派已和我们王国势力平分秋色了,王上不可不虑。”“哈哈哈哈。”圣月王大笑,淡淡说道:“民间传言,不足为信,目前我国内忧外患,如此境地不可只想着对内镇压,爱卿切记。另外,你觉得区区一个世外门派,就能和我偌大一个王朝相抗衡吗!”“报!急报王上!江蛮王国小王子,要求面见王上,他说他的舅舅被击杀在我们圣月王国幽兰山中!”

  “什么!”众多文臣武将惊呼,圣月王忽地一下站起,黑龙大氅随着宫外吹进来的风,翩翩起舞。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天风镇大考(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地道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