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炼狱蜕变
风月逐云2019-08-04 12:013,009

  许久,七杀走出了小密林,身上只有一件,破烂肮脏的小短衫。

  密林外,莫长老静静望着七杀,一步一步走近。七杀走到莫长老跟前,半响无语。

  莫长老也在沉默,望着七杀,一老一小二人久久对视!

  莫长老知道,每一个第一次手上沾血腥的人,内心都有一股厉气。

  这就如熬鹰,莫长老要熬掉七杀心中厉气。

  不知过了多久,七杀说到:”长老,我做到了!”

  莫长老却无语,转身走回河边院子,七杀跟随而去,一老一少没有任何言语,沙沙沙,只有二人脚下的脚步声。

  进了院子,莫长老丢七杀一卷档案,一幅画,转身离去。

  七杀不识字,却看见那画像,画像上的人,很像今日被他杀了对手。七杀让仆从帮他认字。

  漠北木家,木风,为漠北十大恶人之一,烧杀奸淫抢掠,无恶不作,其家族喜食人肉。却生性狡猾,狡兔三窟,漠北守卫屡次追杀无果,血杀门出动,斩木风魔头,拿其子木殃,木殃虽年少,但异常凶恶,其父杀人,木殃食人心,有小恶魔之凶名,若让其子长大,定比木风更为凶残。

  七杀听后,如释重负,一块石头落地,杀人啊,这是不敢想的事。

  七杀开始残酷训练,全是体能类,游泳,游到腿抽筋,快淹死为止,莫长老才救他上来。

  水下憋气,从一分钟,二分钟,直到一刻钟,达到七杀承受极限,莫长老才放过七杀。

  跑步跑到眼发白,眼前全是星星,上气不接下气,直接晕倒……

  在成群毒物堆中,蛇,蝎子,蜈蚣……往七杀身上不断爬咬。到后来七杀见到这些东西,眼皮都不眨一下。

  七杀最怕恶狗,偏偏又出现恶狗,开始是一条,到后来被几十条狂追,追多了也不怕了。

  七杀经常与死人为伴,身边躺着各种死法的人。

  这一天莫长老直接把七杀丢进冰窟里,身上没有一缕衣衫,冻的后来直接成了冰雕。

  过半个月,莫长老爬上山崖,又让七杀往下跳,一丈,二丈,五丈。腿摔断帮他接,人受伤帮他治。

  爬崖,跳高,负重等等,每天都有千奇百怪方法让七杀面对。

  当七杀扛不住,窒息晕倒时,差不多不行,体力已经彻底耗尽,意识已经模糊。莫长老给他喂各种药,每次吃下去,又生龙活虎。

  刚休息片刻,又开始新的花样,连睡觉被子会着火。

  上厕所会出现毒蛇,莫名其妙东西砸过来,上厕所都没有安宁。

  吃饭喝水穿衣更别提,好好饭吃下去,居然会中毒?好好水喝下去会晕倒?衣服穿身上会烂皮肤?

  任何事,任何时候,七杀都开始小心翼翼,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

  此时,莫长老再也不是那个,对他谆谆教诲的长辈,比恶魔还狠毒,简直是大魔头。

  七杀多少次,忍不住想骂,但他心中明白,血杀门,用尽太多资源,都是为他好!

  自己也要变强啊,玄天城恶少才不会欺负他。

  不能放弃,放弃了自己又回到从前,饿肚子,饿晕在街头。

  半年后,莫长老居然找了一个老师,早上教他读书。

  下午晚上又开始想方设法,花样百出,培训他。七杀做乞丐这么久,很多苦不怕,怕的每天花样不同的培训方法。

  莫长老后来居然找来,许多陌生的武者,有血杀门的,有不是血杀门的,个个凶神恶煞般,弄出众多花样,折磨七杀去适应。而且众人花样还不重复。

  七杀承受不住时,就想到玄天城日子,现在总比以前饿肚子强,冻晕强,受人欺负强。一想到这些,七杀浑身又充满力量。

  一年后,七杀光着身子,绑在树上,喂了一晚上毒虫后,莫长老来了,笑眯眯来了。

  七杀一见莫长老的笑,知道又有什么不好事发生了。房间中有个大药桶,桶里全是药血。莫长老把他拎到一个药桶中,痛,痛钻心痛,感觉全身如万根玄针在扎。

  七杀痛晕过去后,莫长老又把七杀拎了出来,服下不知名丹药。

  每天七杀要尝试一次这种痛苦,万箭穿心啊!

  时间久了,七杀刚适应,又有新的药血加入,又是刻骨铭心的痛,反反复复,没有消停。

  二年后,七杀刚刚被五个血杀门弟子,轮流来揍,身上没有一处好肉,一双眼睛肿成一条缝。

  而这二年,七杀没有学到任何武技,唯一七杀拳,莫长老也只教了他理论。

  揍成猪头一样的七杀,看到莫长老又来了,心中想想,不知道又有什么新花样让自己面对?

  这一次花样,让七杀嘴巴张的大大的,不敢相信。居然是学画?学琴?学书法?学棋艺?

  七杀简直要吐血,武术没学到,还要学那些与武无关的东西?

  莫长老让学那就学吧,上午还在书房斯斯文文,下午又开始惨不忍睹,一身伤痕。每天都过着二种很极端的日子。

  令七杀崩溃的日子,在三年后结束,七杀此刻已经很强壮,浑身充满力量,十来岁少年像头小牛犊。

  莫长老领着众陌生武者,教七杀运气丹田,搏击技巧,各种武技,兵器,暗器。这些陌生武者,都是漠北顶级高手,对七杀极为严格。

  练气让七杀明白人体真奇妙,有好多经络,穴道,还有丹田。丹田居然有三个,分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

  七杀此时才知道,玄天城胡一刀,是被莫长老用石子击出点了穴道。

  对于人体穴道,七杀极为感兴趣,揍胡一刀太解气,这穴道也是太神奇。

  搏击类,血杀门讲究一击必杀,只讲结果,不讲过程。

  武技类,让七杀大开眼界,这么多精妙的招式,究竟是怎么创造出来的?

  兵器类,七杀最喜欢大刀,大刀用的畅快漓淋。但做为血杀门弟子,刀是正面作战武器,但不适合杀手。七杀选了选,选了匕首,短小精悍又好用。即当副手武器,又当暗器。

  最为精妙是莫长老血影八荒步,每日七杀都要在水面上,树梢中练习。行如风,奔似云,练到完美时,周身都是残影。

  太爽了,七杀在发出一声声长啸,惊动山峰中无数飞鸟。

  琴,棋,书,画,读书依然不变。不求精,但必然懂,这是莫长老下的死命令。

  春去秋来,七杀十三岁了,成长强壮,又有书卷气的少年。英气,不失文雅。气质发生很大转变,早已不是当年小乞丐,一头长发飘飘,眼眸清亮,面容俊朗。有了锋芒,但无傲气。

  一日莫长老,从头到尾,上下打量一下七杀,摸了摸胡须,眯了眯眼,还缺少武者霸气,杀气。开始,不怀好意地想鬼点子。

  七杀一看,完了,这魔头又不干好事了。不过七杀已经对莫长老充满感激,因为学到太多太多。

  半年之内,必然打败,血杀门二十岁以下弟子,要打的漂亮,赢的精彩,让他们心服口服。

  莫长老交待完之后,开始去准备搭擂台,召集总坛精英弟子开始比试。

  七杀一个月时间,每天挑战十场,也不停息。把所有血杀门年青弟子打的心服口服。

  所有血杀门年青弟子,再也不愿和七杀比试,那是一头怪物,不和怪物打。莫长老听了,乐的哈哈哈大笑!

  莫长老,又开始把血杀门,抓来试炼的漠北大凶大恶们,与七杀进行生死决斗。

  无数生死搏杀,一次次在死亡边缘走过七杀也渐渐地把所学武技完美融合。

  反应力,力量,技巧,速度达到完美契合。足足五个月,一百场厮杀,那些漠北大凶恶魔,被七杀杀的精光!

  一日,莫长老看着七杀说道,你现在所学,不过是基础,这些不过是武道最浅层东西。

  七杀门无尽资源培养你,不是让你留在漠北大陆,而是让你离开漠北。飞向更高天空,有更重的使命。你要把你所学去彻底忘掉,去融合更高武学。一切基础已经为你打下,今后要看你机缘,悟性,勤奋,经历了。

  你可以离开血杀门,去玄天城,去邪神庙。也许,那里有你新的指引!

  七杀听了,觉得莫名其妙,似懂非懂。

  能回邪神庙,七杀当能高兴,这么多年了,很是想念。

  虽然玄天城日子很苦,但某种意义上那也是一个家!

继续阅读:第9章:上门挑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界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