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名动漠北
风月逐云2019-08-04 12:012,337

  天邪门门主向问天,听完七杀要挑战自己,气的浑身发抖。居然有个少年要挑战自己?赢了也不光彩,输了更不光彩,输赢都是不妙的结果。

  但他有的选吗?答案没得选,只有应战。今日局面,天邪门不战也要战。

  漠北第一门派门主,被人打上门来,不敢接受少年挑战?这传出去漠北天邪门,威势无存,他向问天更是颜面扫地!

  “门主,我来代你杀了这个不长眼的家伙。”此时向问天身后正走出一个青年,目光阴沉手握长刀盯住七杀。

  “好吧,代我出手教训,这个不长眼小家伙。”天邪门主厉声道。

  “少门主,杀了这不知哪冒出的小畜生!居然跑到天邪门来找死?”一众天邪门武者大声呼叫道。

  对对对,让这小子领教领教我们大师兄的刀法,让他死个明白。有几位天邪门弟子兴奋大叫。

  七杀无奈摇摇头,“唉,即然这样,先把你打趴了再说,快点动手我很忙的。”

  天邪门大师兄一听,怒火中烧,“小家伙找死!”手中长刀凶猛劈向七杀头部。

  七杀脸带微笑,静静站立不躲不闪,眼见长刀已到眼前。此刻天邪门大师兄心中大喜,这小子傻了吧?居然还笑?真是自己找死!

  七杀眼见刀锋闪着寒光已到面门,身子急速一闪避开长刀。左手七杀拳第一式,一击勾拳击中天邪门大师兄下巴处下颌……

  噗,天邪门大师兄脸色发白,身子缓缓倒下顿时昏迷。

  “喂喂喂,别睡觉啊?起来再打啊?”七杀大声呼叫道。

  众人一片哗然,这少年出手太快,计算如此精准,这都是多次实战,才会有的经验啊!这么小的年纪,又怎么可能有这么丰富实战?

  天邪门武者气得个个脸色发青,被击中人体总开关下颌处,能不晕吗?这小王八蛋究竟什么来头?

  七杀望了望向问天,“这下该你出手了吧?”

  向问天看了看七杀缓缓道:“好吧,即然你想送死,我成全你。”

  围观人群一片哗然,少年挑战向问天,这是不敢想像的惊人之举。

  向问天,从背后拿出一柄钢刀,明晃晃劈向七杀,嘴中喝到:“去死吧,小兔崽子。”

  七杀展开血影天荒步,闪身躲过,右手长刀往向问天腰部扫去,向问天,手腕一沉一翻,手中钢刀格挡开七杀长刀攻势。七杀脚步往左一滑一扭,长刀顺着步伐往后拖拽,刀口紧贴向问天右腰拉去。向问天脚步旋转后退,避开攻势,钢刀反转上提,砍向七杀手腕。

  七杀一个后退滑步,身子往下沉,长刀反转,砍扫向问天腿骨。向问天双脚一蹬,凌空跳起,躲过七杀钢刀,反手一刀,向七杀头部扫去。七杀往后一仰避过刀锋,刀换左手,一双弹腿,踢向向天胸口,向问天刀势余力用尽,连忙后退。两人四目一望,“不错……不错……”两人同声说道。

  七杀再次挥刀刺去,刀如剑用,向问天挥刀向下格挡,两人又大战一起。向问天越战越心惊,这个少年,如此年纪,反应之快,身法之敏,刀法老练,平生少见!

  七杀开始由攻转守,这个对手,刀法纯熟,难得一见。必须出奇招,心念一动,展开血影天荒步,围而不攻,脚步越来越快。向问天,觉得眼前都是人影晃动。

  突然,七杀右手一刀劈向,向问天,向问天一刀横挡,七杀手一滑,长刀被飞了出去。就在此刻,七杀左手七杀拳出手,一拳砸中向问天胸口。向问天一口鲜水狂喷,七杀贴身而上,右手一拳,砸向向问天头部。

  啊啊啊

  向问天一声惨叫,顿时倒地。抽搐几下,当时毙命。

  漠北第一门派,门主,毙于一个少年之手。围观之人,目瞪口呆,不敢置信。

  围住他别让他跑了,这小子杀了门主,我们要为门主报仇!众天邪门武者一拥而上,长短兵器同时向七杀劈砍……

  七杀也不多言,全力施展全血影八荒步,化作一道残影在众天邪门弟子腾跃。

  “啊啊啊……这小子专打我们死穴,这是穴道高手。”

  噗噗噗……众天邪门弟子一个个倒地昏迷。

  七杀没有下死手,击打都是人体各大穴位,这可是在血杀门苦练出来的绝技。

  哑门穴,风池穴,髓中穴,气海穴,关元穴……人体三十六大穴,七杀闭上眼都能精准判断。

  顿时天邪门武者瞬间成片成片倒下,躺在地上全部昏迷。

  哇哇哇,这小子究竟什么来头?如此年少却对人体各大穴位,有如此精准打击,而且力量又恰到好处?此刻越来越多武者围观,发出一声声惊叹。

  是啊,人体各大窍穴经络研究透彻,没有几十年时间可做不到啊?有位白发武者赞叹道。

  对啊,这天邪门主惹了不该惹的人,才会丧命这少年高手之手。但这少年对其他天邪门弟子,却是手下留情没有杀意,有漠北江湖人的规矩,祸不及门人家人。众围观武者议论纷纷。

  七杀身子往后一飘,退出包围圈。对天邪门众弟子喝道:

  “我与向问天公平一战,不祸及天邪门,向问天他死有余辜。”

  言罢,朝后射去,消失在众人眼中。

  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得手便撤,这是血杀门一贯风格。

  半日后,天漠城震动,各路探子,飞鸽传书飞向各大门派,整个漠北大陆震动……

  一代雄主,却败于一少年之手,令人无法置信……

  天邪门门主向问天,在漠北大陆十八城掳掠童男童女,炼成邪丹自己服用,试图登顶另一层武道,此罪当诛。

  天漠城发出天邪门罪行告示,张贴于天漠城四城门口。

  漠北又一片哗然,向问天应该是练邪术,想修仙修神。万年了,漠北早已不能修行仙术,做此伤天害理的事真是罪有应得。

  血杀门,莫长老,血杀门主,看了飞鸽传书,相视一笑,七杀的武学天份之高,任何功法一学便会。更重要举一反三,不拘泥束缚,活学活用。难得,难得!心性善良,武道之心坚固,杀伐果断,不乱杀无辜,我们眼光没看错,莫长老的教导功不可没!

  此刻七杀,正在一处深山丛林中,反思与向问天一战,这是他成名一战,受益良多。

  莫长老说,凡界争雄无任何意义。是啊,杀个门派门主,又有什么意义?

  七杀武道之路不在凡人界,不在漠北。但七杀也不知道在哪里!

继续阅读:第11章:深山古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界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