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破局之人
风月逐云2019-08-04 12:023,652

  夜幕之下玄天城主府,十六名身着银色战甲,腰佩战刀年青军士,分为左右两组,腰杆笔直,目光清冷,立于城主府前高高的台阶上。

  府前左古分别立着两只高大,凶猛雄狮石刻雕像,栩栩如生,气势极是非凡。

  血杀门莫长老与玄天城主,同时出现在城主府至高处,两人都朝邪神庙方向遥望。

  莫长老语气中满是钦佩语气,对身旁一双剑眉,身材伟岸,不怒自威的玄天城主说道:

  “城主智慧,真是不同凡响啊。传闻邪神庙有大机缘,万年人无人可得到,今夜异宝出现,一定与此子有关。若能过血杀门生死关,老夫定竭尽一生所能,助他成长。看来,此次老夫来这玄天城,也是大有收获啊!”此时,莫长老脸上全是惊喜之色。

  玄天城主威严脸上也出现笑容道:“邪神庙中的神秘存在,毕竟是我漠北大神,不可能任由漠北走向没有希望的未来,应该是有缘人未出现,而迟迟未动吧?也或者有我们不为所知的原因,这万年来第一次,出现此种异象”

  “是啊,今日老夫终于等到此子走出邪神庙,到了广场。不过此子也甚是凄惨,天寒地冻,衣衫褴褛。难得此子体质非凡,心性俱佳,是不错的好苗子。”莫长老脸上闪过一抹笑容。

  玄天城剑眉城主沉吟半响,目光望了望邪神庙方向,说道:“从玄天城建城开始,历代玄天城主,都遵守一个约定,不侵犯邪神庙,不踏足邪神庙,代代相传。”

  “邪神庙不宁,玄天城破。这句话从远古历代玄天城主,万年来必须遵守的禁例。我也是爱莫能助啊不知庙中那位有何深意?”蛮荒山脉,无数万千种族妖兽,不敢踏入玄天城,不是玄天城兵强城固,而是顾忌这邪神庙。里面有无法想像的存在,也是我玄天城守护神。”

  哦,原来如此,莫长老大悟,上古大神心思。的确不是我等凡人可以琢磨。

  “是啊,此次传书血杀门来玄天城招弟子,希望是此子机缘,也是血杀门的机缘,更是漠北转机。”玄天城主道。

  “血杀门大长老亲自出马,来我玄天城招收弟子,是凌皇主有什么预感了吧?我飞鸽传书给他,没几天你们就来了。”玄天城主问道。

  “对的,”莫长老重重点了点头道:“城主高见,凌皇主的确很重视这事,一直寝食难安,漠北已是岌岌可危啊。那个小家伙待明日亲自带走他,全力重点培养。”

  “唉,莫长老长叹一声,我血杀门无数年来,在漠北十八城遍寻有武道天才孩童,倾尽全力培养,但都止步于蛮荒山脉外围。”

  “无数天才弟子,一代又一代,一批又一批先后进入蛮荒山脉,却是杳无音讯,尸骨不存,也不知这蛮荒山脉究竟是何存在?”莫长老眼神深邃,望着城外蛮荒山方向,语气沉重!

  “是啊……我玄天城精兵百万,也不能突破蛮荒山脉外围,总有神秘力量改变战局,次次却也能惨败而归。”玄天城主剑眉深锁道。

  “我玄天城军士最强战力堪比一级妖兽,但那妖兽杀之不绝,凶悍无比,不是我等血肉之躯可比。那万年前仙神大战之谜,留下这蛮荒妖兽,究竟是何用意?无人能解啊!”玄天城主道。

  “血杀门与我玄天城二股明暗力量,也都攻不进蛮荒山脉,无法探知蛮荒山脉中情报,唉……束手无策。”

  “邪神庙中我们也寸步难进,万年来望庙兴叹,无法与庙中神秘存在沟通,似有一道神秘力量在小树林外围,隔绝一切探查。”玄天城主长呼一口气,摇摇头神情黯然低声说道。

  “即然,此子能在邪神庙出入居住,也许是我们漠北希望。此次,我血杀门将尽心对待此子,看看是否有何不同?有何转机?”莫长老言毕,转身告辞。

  “夜殇,古飞,龙辰三人听命”玄天城主大声命令道。

  顿时,玄天城主,身旁出现三位英气勃发青年男子,三人齐声行礼,“属下参见城主。”

  “好,好,”玄天城主望着眼前这三名,最得力手下命令道:“血杀暗卫夜殇统领,今日起,抽出一队精英小队,严密观察邪神庙。”

  “古飞统领带十万精兵,连夜出城攻击妖兽,但不可深入,只在蛮荒山脉周围进行清剿。”

  “情报部统领龙辰,必须重点负责蛮荒妖兽动向,配合古飞统领。收集妖兽各落脚点,配合血杀暗卫清剿妖兽暗哨。”

  三人领命退下,半个时辰后,玄天城打开,十万精兵杀入蛮荒山脉……

  玄天城内倾刻间气氛极其凝重。“开战了,城主府又出动精兵剿杀妖兽,”无数城民道。

  剑眉玄天城主望望了蛮荒山脉,再望了望邪神庙,低声喃喃自语。

  “也许,这万年不变的天要变了,这漠北死局总要该破了吧?”

  “我该做的都做了,一切顺天意了。尽人事,听天命……”

  此刻,小乞丐依然在沉睡中,浑然不知外界发生的事。

  天亮了,又一轮晨阳,从荒古山脉升起,金色光芒,慢慢洒入漠北,笼罩玄天城……

  小乞丐睁开乌黑发亮的眼眸,翻身离开草堆。“咦……腿上的伤口怎么好了?身上怎么不觉得冷了?还有脑子特别清灵?”

  “这怎么回事?”小乞丐挠了挠头,想不明白不去想了。今天要去城东广场,去见血杀门老者,这一去不知何年才能回来,这里是记忆中,唯一的一个家,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住所。

  小乞丐躬身向神像拜了几拜,这座高大,面目不清男子造型的神像,如自己一个不会说话的亲人朋友,要走了也把旧庙收拾收拾。

  小乞丐转身走出残破庙门,向城东走去。此刻,神像中传来一声叹息:“小家伙却是个重情的人,在今后杀戮无情武道争锋中,不知是凶是福。小家伙,你的路很远很远,不知能否在锤炼中成长。”

  我邪神如今只剩一缕残魂,这个小家伙怎么进来?居然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年看着小小年龄,孤苦无依。多次回来伤痕累累,自己一缕善念,让他活下来。”

  唉……安宁了万年,自己今后也不得安生了……

  小乞丐脚步轻盈走向城东,远远看见包子店胖老板,连忙几步赶了上去,向胖老板深深一揖,“感谢老板多次赠食,小子铭记于心,昨日相告,小子已进血杀门。”

  老板甚是欣慰,微微一笑,“去吧,孩子……”

  一柱香时间,小乞丐来到城东广场,那神秘老者,脸上蒙着黑纱,正望着小乞丐前来。

  “走吧,孩子…”。莫长老抱着小乞丐,脚步如风一样,朝城外奔去。望着古道上不断向后退的树木,群山,耳边传过呼呼的风声。

  小乞丐心中大骇,心脏扑扑跳,“这是武者的力量吗?好强,好快。如果我也有如此速度,玄天城那些放狗咬我的恶少,欺负我的人,一定追不上我。”

  小乞丐忍不住问,“前辈,您是神仙吗?”

  莫长老一听,哈哈哈大笑,“小家伙,我是凡人界武者,不是神仙”

  “那世上有仙人吗?”小乞丐好奇地再问。

  莫长老笑了笑说道,“仙人不知道有没有?但是有修士,他们是另一种存在,修士可以修仙修神,拥有法力无边。不过,修士也是强大武者,是脱离凡界的存在。武者是强大凡人,修士是强大武者。”

  “等你长大变强了,你可以自己去找答案。不过,一万年前,咱们漠北可是有仙神出现过,也有凡人飞升成了仙神。”莫长老非常耐心地回答小乞丐的问题。

  “那现在为什么仙神没有了呢?”小乞丐毕竟是孩童,对仙神的好奇心,是所有孩童的天性。

  “呵呵呵,小娃娃问得好,我们漠北人没有了仙神,不能成为仙神,是咱们漠北发生过仙神大战,我们漠北输了。从那以后漠北都成了凡人,再也没有了仙神。”

  “哇,仙神还会大战?那玄天城茶楼说书的可是真的啦?不是说故事了?以前我经常站在远处听,可好听了。”小乞丐兴奋地叫道。

  “哈哈哈,半真半假吧。”莫长老也大笑道。

  随及脸色严肃看了小乞丐一眼道:“你长大不能做个听书的人,而是要做个,让别人把你说成书的那个人,知道吗?小娃娃。”

  哦……小乞丐看了一眼莫长老很是认真的表情,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句。

  “你要想强大就要习武,而武者讲究是锤练自身力量,运用各种格斗技巧,修习武技。融意志,体质,力量,技巧,心态为一身,任何一种缺一不可,这是武道根本。”莫长老郑重说道。

  “多谢前辈,小子铭记于心。”小乞丐认真地回答!

  三个时辰之后,莫长老来到另一座城池,在街上绕了几圈,来到一座普通的民房,有规律地敲了敲几声门,从怀中掏出一块血色令牌,往门上按了上去。

  只听门内里面传出,“戈嗒”一声,门开了。院子中站着三位年青武者,恭恭敬敬向莫长老行礼。

  “给我准备一匹快马。”莫长老命令道。

  片刻之间,一匹黑色马匹牵到莫长老跟前,莫长老一蹬马鞍,翻身而上,一提缰绳,从这座普通民房后门,绝尘而去……

  小乞丐,忍不住问道,“长老前辈,为什么在玄天城不骑马?”

  莫长老哈哈哈一笑,“小娃娃不错问的好,江湖险恶,小心谨慎是保命的基本手段。特别血杀门,学会狡兔三窟手段,把一切危险抹在萌牙之中,是一个杀手的基本学识。进了血杀门,将来学到将会受用你一生。”

  “无论你今后有多高成就,进入什么境界,这些基础是必须掌握的知识。”

  “武道艰难,尸山血海,杀戮为王。没有一定保命意识,本领,手段,你的白骨,迟早都是别人的垫脚石。”莫长老表情无比凝重,对着小乞丐说道。

  小乞丐眼眸中,很是震惊地望了望莫长老,这些话似懂非懂,很是深奥,但小脑袋中深深记住了莫长老的话!

  一老一少,有说有笑,有问有答,甚是开心。

继续阅读:第5章:七杀之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界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