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起山
河的岸2019-06-22 10:111,223

  山名鹿起壮舒鸠,垒翠奇峰爽气浮。

  ——(明)秦民悦

  1945年5月的某天,鹿起山下来一帮人,乘着夜色,悄悄潜入李家大郢的李家福家中,带走了李家福的三公子李思诗。他们走时,丢下了一封信,索要大洋1000元。

  这下,李家大郢轰动了。人们议论纷纷,人人自危。家中稍稍富裕的,便将自己家的孩子送到各处躲藏;无处躲藏的,则在家中准备各种防备武器,以防不测。而那些穷的叮当响的人们却静观其变。他们不敢表露过多的喜悦或愉快,因为李家福是族长,有着在整个家族中的生杀予夺的大权。加之李家福兄弟三人,个个殷实富裕,在当地堪称巨富,老大李家厚还位居当地的保长。这样的家庭是最容易招土匪的绑票。

  “简直是狗胆包天,连我李家的人也感绑!”保长李家厚在老三家的厅堂,抽着水烟,怒目圆睁,从檀木太师椅上腾地站起来,对两个弟弟说,“明天准备准备些礼品,我去请王营长,荡平鹿起山的土匪窝!”看着白须乱抖的老大,老二李家安叹了口气,摇摇头说:“不是说不行,但是风险太大。消息走漏,土匪撕票怎么办?我们总不能拿三伢的命来赌气吧?”李家福一听,急得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了,叹气不息。

  鹿起山距在县城南15公里,山上苍松翠柏,郁郁葱葱,南岳行祠,藏身群山中,祠前更有有试心台、洗剑池。据传古有一名僧来此,见梅花鹿从山中穿行,遂命名为鹿起山。山中林木繁茂,每逢天朗气清之时,水汽蒸腾上升,山岚之气氤氲缭绕,似轻烟笼罩山峰,南岳行祠若隐若现,如琼楼玉宇,被称为“鹿起晴岚”。自古以来,一逢乱世,必会有些为生计上山落草的人。更何况如此民不聊生的时局下,必然有许多人铤而走险,走上这条道路的。而鹿起山的如此地利,不是土匪们最好的选择吗?于是,民间有了传说:鹿起山上的土匪头是在大户人家做长工出身,备受煎熬,最后实在无法,才走上这条道的。至于在谁家做长工,受过谁的压榨,则谁也说不清。这次绑票事件后,李家大郢悄悄传出土匪就是李家福家原来长工的传闻。

  最令李家福放心不下的是他的独苗李思诗还在土匪手中啊,能不心焦吗?“哥,我看还是想办法凑钱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无论怎么说,思诗的性命更重要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答应他们的要求吧,没了思诗,我可怎么活啊……”

  李家厚沉吟一会,吸口烟,猛吐一口:“从长计议!此事绝非这些钱这么简单。思诗也是我最喜欢的伢子,你放心,我老大一定让思诗不少一根汗毛地回来!”说完,回头对老二李家安说:“老二,替我准备二十块大洋,五匹缎面,十斤面粉,两个猪大肚,我去拜访王营长去。”他站起来,拍拍李家福的头,顿顿脚,一步一步铿锵的走去,虽然已经五十多了,但是,他的腰板始终是那样的直,那样的挺。

  早饭后,人们都扛着农具,到各自的田地去劳作的时候,李家厚提着水烟袋,带着一个短工,向县城进发。此去,他带着李家福的所有希望,带着李家的荣光,还有别人迫切等待结果的心情,从家向西走去。天是越走越亮,越走越热。在鲍家桥头,他走进老朋友杜宇峰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笼红灯笼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