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的小棍
白黑2019-06-21 11:391,418

                          娘的小棍

    春节放假回到家的第一眼,我看到了娘。娘拄着一根小棍在家门口等我。那小棍不是我小时候不听话的时候,娘拿在手里吓唬我用的,而是用手拄着,在门口的雪地里支撑着她半个身子用的。

    我知道娘半年前得过一次脑梗,但电话里听父亲说并不严重,而且医治及时,基本无碍。当时算下来,也已快到中秋国庆的时节,所以我并没有着急赶回来,只是想着有空的时候再回来。可没想到,这一忙又忙到年底。

    我远远的看着娘,有一丝隐隐的心疼。娘倚着小棍,磕磕绊绊的想上来迎我,但移了两步又停下来远远的看着我。

     我努力的在娘的身上找着什么,娘戴着一个很大的深褐色绒线帽子,显得人特别的小,脸也特别的小,一年不见,似乎缩小了很多。我提着行李,娘看着我,似乎有很多话要说,眼光婆娑着,我从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娘。娘瘦了,有一绺花白的头发飘出帽沿,在额头上瑟瑟的飞。

    父亲在娘的身边,轻轻的搀着。看见我过来了,说,你娘已经这样了,你就是当时回来也帮不上忙,所以我和你娘说,你那么忙就不让你回来了。娘在一旁用力的点头。

    我看着娘手里的小棍,小棍是一根竹子随便折成娘需要的高度的。着地的一头明显的磨秃了,而娘手里的一头也已明显的光滑。

    父亲看着我说,下雪路滑,你娘怕摔倒,才拄着的。娘在一旁又在用力的点头。

    父亲平时很内向,一向很少说话,但现在单单父亲说话,而母亲只是一个劲的点头。我感到有些纳闷,娘可是村里有名的话匣子,高嗓门。

    我叫了一声娘,娘开了口,却没有声音,只有一股口水顺着一边的嘴角流了出来。好久,终于模糊不清的吐出来两个生硬的字,山娃……

    父亲背过身子,眼圏通红的说,你娘生了这个病,其他还好,就是话说不利索了,好在以前说得多……

    我霎时间懵了,呆在雪地里,手里的行李重若千斤,家门口离自己只有咫尺之远,却恍恍惚惚看不清楚。我想听见娘的声音,看见娘的笑容,感受娘那无比温暖的抚摸,可娘现在只能用模糊不清的声音用尽全力才能喊出我的乳名!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每次打电话都是父亲接,为什么我每次电话里问母亲,父亲总是停顿一下,然后才说一切都好!

    我努力的吞咽着什么,娘向我靠近了两步,呆呆的看着我,好像在重新认识我。娘的面容很憔悴,或者说有点浮肿,目光有些呆滞,浑浊,眼角挂着擦不干的泪渍。我不敢再看娘的眼睛,娘的眼睛一直都在我的心里,那么明亮,那么慈祥,可现在却仿若换了个人。我知道面前的是娘,可我曾经的娘去了哪里?这半年来,娘到底经历了什么?让娘变成现在这个模样?我的心仿佛雪崩一样碎了一地……

    娘嘴角抖动着,似乎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只是挪动着小棍,又向我靠近着,近得我都能看得见娘瞳仁里的我自己。我拿出纸巾想擦拭娘眼角的泪渍和嘴边的口水,娘没有躲。我攥着娘的手,娘的手有些抖,手里的小棍更是抖得厉害。我知道娘认出我来了,像个孩子一样抽泣着。

    我抱着娘,娘撇掉了小棍。我知道我没有办法让娘再像以前一样,但我可以像那根小棍一样撑起娘的身子,撑起娘余下的生活。因为我是她唯一的儿子,我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我说,娘,儿回来了,回来晚了,咱回家,雪大路滑,让儿背着你吧。娘没有说话,嘴唇抽动着,眼角忽然闪烁着泪花。

    父亲在身后捡起娘的小棍,一言不发,轻轻的拍打着我和娘身上的雪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娘的小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