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生死有梦
珑邬鸣2019-06-22 09:452,572

  最后三秒

  “各位,日后再聚。”夜戈抱拳说道。

  “我等你。”董初墨有丝怨念的说了出来。

  身体化为星光,消散在这个空间。

  夜戈再一次回到这个机器前,把三斤稻米倒入其中,接下来便是等待的时光了。

  走出房间,只见一老道站在门口,张辽在旁边默然跪地。

  “大兄。”高顺张辽都抬头说。

  “你很庆幸,小伙子。”老道说道。

  “你也不赖,老鼻子。”夜戈回道。

  “怎么说法?”老道好奇的问道。

  “你能有幸教到我的兄弟,这是你荣幸之一;我两个兄弟皆是不世之才,这是你荣幸之二;你能和我平位对话,这是你荣幸之三。”

  “老夫原本还想赠你一番造化,看来是老夫”老道笑着说,还没说完,只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仙人,是我错了,是我不好,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道长,道兄,仙人啊,你就原谅我吧。”夜戈抱着老道的大腿说道。

  …………

  “二哥,我们还能换下大哥吗”高顺弱弱的问道。

  “不行!大兄一辈子都是大兄,即使大兄再耍赖,也终究是一种……策略,嗯,策略。”张辽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小子,先起来。”老道无奈,把夜戈拉了起来。

  “你决定走武还是行文?”

  “武行天下!”

  “那你可愿随我入山门?”老道说道。

  夜戈也想,但问题是他没钱没势,其他四人几乎都是诸侯之子女,自己穷光蛋一个,不趁着几年时间发家致富,到头来别说军队了,连自己都养活不起。

  “道长好意我心领了,凡事过多,不得离去,还请道长赠另一番造化。”夜戈拱手说道。

  “你可知道,自己练武容易走错道路,到头来毁了根基一事无成。”老道表情严重的说道。

  “还请道长赠另一番造化。”夜戈坚定的说。

  两人互不相让,大眼瞪小眼。

  “师傅,你就不要逼大兄了,要不然我就不随你上山了。”高顺吸着鼻涕说道。

  “孽徒!你想气死为师?”老道捂着胸口,就差一口老血吐出。

  “气死你,我就好下山了。”高顺嘀咕道。

  “跪下。”

  “嗯?”

  “你给我跪下!”夜戈凝视着高顺说道。

  “大兄。”高顺害怕了,第一次看到夜戈认真的面孔。

  “跪下。”夜戈又重复说了一遍。

  高顺直接跪了下来,鼻涕都不吸了,张辽见高顺犯错,自己也不知所措,跟随一起跪下。

  “大兄今天教你们第一课,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上山后,什么狗屁性子都给我收起来,懂?”夜戈说道。

  “懂懂。”高顺张辽低头回答道。

  夜戈扭过身子,拱手说道:“道长,我这不成器的两位兄弟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好好教导他们,也不要让他们收到伤害,否则”夜戈眼里闪烁着一道光,认真又带着几分毒辣。

  “这点你放心,普天之下,不可能有人伤害得到他们。既然你不愿入山,那老夫赠你份造化,你想习什么兵器。”老道说道。

  “枪!”说道兵器,让人下意识的就说道枪,一般使枪可是最容易把妹的,一大群小姐姐正在向我袭来。

  “枪吗”老道沉思一会,不知道哪里变化出来的笔和纸,随手写出一份信。

  “冀州长山处有位道长,年少欠我人情,你忙完凡事后便起身去此处请教,他当年可是鼎鼎有名的枪王,姓童名渊。”

  童渊!!赵云兄!!!我来了!!听说你会使枪,就不知道你的枪,够不够长,这个够不够利,够不够……

  “还有,我写一些中药于你,有强身壮体,清楚体内毒素杂志作用,还有……”

  一晚上,老道都在告诉夜戈练武的做法,只有两个弱小的身影被忽略着在地上颤抖。

  直到老道在深夜离去时,夜戈才发现两个在地上跪着睡着的身影,让夜戈哭笑不得,自己竟然忘记这两个小子了,还有他们怎样睡得着了。

  生死梦制造器表示,三斤粮食可以酿出一斤酒,无论你放多少粮食,制造出来需要一天时间,酒的质量也随着粮食质量改变而改变。

  满屋子都充满着酒香,每个人都沉醉于此,脚也不曾移动。这阵芬香,可谓是香飘十里,浓浓的香气中带着浓烈的酒气味,想必度数肯定很高。

  “快!快让老道尝一口!”老道激动的道。

  “大兄!我也要!”

  “公子,你看我这,能否给我一口。”

  “夜小哥,你可是向胖子我承诺过的,对吧?”

  一群人围着夜戈吵吵闹闹,这种热闹的气息,在夜戈眼里超过了酒的价值,甚至夜戈是多么的渴望。

  “静静,静静。”夜戈像领导一样用手往下压。

  “张叔,麻烦你去拿个大碗来,还拿多几个小碗。”

  “我先去看看酒的成色,二弟,你和鼻涕虫去打点水来。”

  “扣水的酒就废一大半了,夜小哥。”王胖子忍不住出口道。

  “不扣水?你信不信你一杯醉,等下你就知道了。”夜戈走了进去,先查看了机器的状态。

  生死梦制造器,目前状况:未使用,内存一斤酒,可回收。

  很平凡,没有任何的介绍,平凡到被人忽略,老套的制造装置,破旧的酿酒器,却能散发出如此香味,让人对它的味道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

  夜戈用碗放在类似可口可乐的那个嘴下,轻按那个古老的按键。

  ………

  ………

  第二天,夜戈一群人摇着波浪脑袋,在房屋里发抖着,就连王胖子也猛拍自己的头,还打了个隔。

  酒香从王胖子嘴巴里吐出,惹来众人鄙视,每个人怀念着昨天,又不敢留恋昨天,醉生梦死,没人知道一晚上都经历了什么。

  时间回到按下的那瞬间,酒香喷涌而出,王胖子和老道长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直接把酒抢去。

  两人一人年轻时是酒鬼,一人活了不知道多久,见多识广。这等香气的美酒,他们这辈子从没有遇见。

  后面情况显然易见,王胖子和老道长一口就醉,张父张母忍不住诱惑也端着一小口回房享受了,他们可不想睡在这里。

  “查询!”看见王胖子和老道长趴在地上睡了过去,夜戈也不敢随意尝试,毕竟这里这五岁的小身板还不一定扛得住。

  “【生死梦】:梦中生,梦中死,梦中有相遇,极烈之酒,又名一杯醉。顶级美酒,等级:劣质。等级达到完美的生死梦,起着取出体内杂质,提升武道根骨,有着提高资质作用。(限龄十岁之前)”

  这都行?要是再给张辽和鼻涕虫来两杯,会不会就会改变一吕二赵三典的传说看法了。

  一杯醉?小爷我千杯不倒,信你个鬼。

  夜戈舔了一口,嗯,味道还不错,嗯,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梦中生,梦中死吗?

  为什么我梦里总是出现的是你?

  难不成,你曾经抢过我辣条?

  还是说……

  你偷窥小爷我洗澡啊!

继续阅读:第八章商机与男人之间的合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烟独行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