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商机与男人之间的合作
珑邬鸣2019-06-22 09:452,473

  看在趴在地上不会动的两个小屁孩,夜戈没声好气,看到众人趴在地上,他俩第一时间不是想着求救,竟然是我也要尝一口……

  活该你们受罪,让你们晕一晕,以后也好少喝点酒,对作战也有利,不得不说,日后的高顺除了兄弟叙旧外杯酒不沾,成为夜家军内的铁公鸡,和这有一定的关联。

  午后,一群人围在客厅,在商讨一件富可敌国的大事,除了两个小屁孩被踢回房间睡觉外,每个人都在这里。

  张父张母留下来只是为了不让夜戈吃亏,老道留下来只是想看看夜戈的处理方法。真正的主角,是大眼瞪小眼,一大一小的夜戈和王胖子。

  “河东卫家与我有关系。”

  “与我何干?”

  “冀州甄家我认识几位老哥”

  “与我何干?”

  “匈奴那边我可以保证”

  夜戈照旧扣着鼻屎,说道:“与我何干?”

  “……”

  “……”

  王胖子无奈坐下,说道:“那夜小哥打算怎么处理这等美酒?”

  “我十你零”

  “不可能!这等美酒,甚至皇宫内也没有!你想通过我王二脚的手和圈子,还不留份汤给我喝?”王胖子直接拍桌吼叫,口水都从中飞出来,若让认识人看到,准会吃惊。

  毕竟王胖子在每个人眼里都是无害的代表,对乡里乡亲都比较友好。

  “说完了?”夜戈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小样,你以为人人输出都靠吼的?我夜戈什么大人物没见过,就连开国元帅后裔都要让小爷洒几泡尿,我还会被你吓住?

  “我不管,这份买卖做不成,从没见过这么荒唐的说法。”

  “那你说说看,你想要多少?”

  王胖子想了想,内心却翻起巨浪。这娃子是妖怪吧我去,老子长得这么恐怖,你怎么就没被吓倒呢?难不成我最近变帅了?还是说这里是哪里的公子爷出来陪练自己的?

  我要是过份了,会不会有一群暗中保护的刀手……

  王胖子越想,冷汗就不经的直飙,到底要提多少,对面那个小妖怪才会满意。

  夜戈突然冲着打量他的王胖子邪魅的一笑,低下头嘀咕道:“有时候,有的人有钱花,但可惜了。”

  “可惜什么?”王胖子下意识的去问,冷汗飙得更夸张了。

  “啊,没事什么,我说可惜了我去年那条狗死的早,要不然它就可以喝到这等美酒了。”夜戈惋惜的说道。

  “那个,那个狗蛋呀,叔平时对你挺好的,你总不能饿了三脚那娃子吧,你看这样成不?叔给你提供粮食,还有帮你找买家,你就随便给叔这个数就好。”

  王胖子抽着脸上的肉笑着,慢慢的伸出三根手指。

  “张叔。”

  “嗯?贤侄怎么说?”

  “送客。”夜戈平静的说。

  “别呀夜小哥,我们慢慢谈,你看这样成不,我再保证匈奴不会打扰到我们买卖,你看这样成不?”王胖子把手指收了收,两根肥胖手指摇来摇去。

  “送客!”夜戈加重了声音。

  王胖子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油和汗,又说道:“夜兄弟果然年少英雄,我王胖子佩服,我只要这个。”

  王胖子把手指收了回去,仅留一根出来。

  夜戈面不改色,但心里却在狂喜,他原本计划就在两成左右就好,但这王胖子好像想得有点多,帮了自己大忙。

  “半成,你别急着争,听我说。”夜戈说道。

  “半成的美酒利息,本足够你一生富贵,毕竟有人会眼红,这是其一。其二,那扣减的半成换我夜戈一个承诺,只要不过分,我都会尽力而为。”

  “其三,我可以日后让三脚跟着我办事。”夜戈假装很嫌弃的样子,勉为其难的模样。

  果然!!不知道是哪个地方的公子!抱上大腿了!王胖子兴奋的想着日后美好生活,直到以后发现现在的夜戈一无所有时,也是为此欢乐。

  “公子说的是,在下一定好好培养三脚,让三脚可以为公子做事,不知公子是何处?”王胖子兴奋的说。

  “不该问的,不用问,懂?”夜戈脸无表情的说道。心里却是叫了起来:哥们,谁叫我身无分文,我不坑你谁坑你……不坑白不坑,先坑再说。

  “是是是,公子教训得是。”

  “还有,三脚名字太难听了,日后就叫王乾吧,看能不能帮我发发财。”

  “这名字好,公子,什么叫发财呀?”

  “就是赚钱!”

  …………

  夜晚悄然无声,累了一天的夜戈躺在床上不想动弹,与胖子的无形交锋中的精气神用得差不多了。

  还用了一下午时间要商讨商业计划,论利益,成本,通过卫家的手来出卖抠水的生死梦是最赚的商机。

  但考虑到诚信问题,两人还是决定通过冀州甄家的手还出售生死梦更有利于日后发展,毕竟,甄家的诚信方面是普天一下最出色的家族。

  然后又要麻烦抠水的分量,把劣质的生死梦又分为了几个等级,分别是抠水的多少,被成为至尊生死梦的便是完整版的劣质生死梦。

  又得制定每一个等级的价格和每一次出售的质量,得知三国酒价醇酒每斗/50钱,米酒每斗/30钱,行酒每斗/10钱时,夜戈开始犹豫不决。

  (简单化一下)一斗十斤酒才50钱,三斤米换一斤酒,一石米20斤,最劣质米也要200钱一石,这样算下来,我一石米7斤酒左右,连一斗都不到。

  是古代人都抠水,还是说人家酿酒不放米啊,夜戈感觉无论怎么样自己都亏到爆炸。

  经过商讨,夜家生死梦按瓶购买,一瓶大概三斤左右,等级分为五等。

  通过合理的计算和霸道的决定后,五等生死梦一瓶售200钱,四等生死梦一瓶售500钱,三等生死梦一瓶售1000钱,二等生死梦一瓶售1500钱,一等生死梦一瓶售3000钱!

  至尊生死梦一瓶售一金!也就是一万钱!

  王胖子开始是不同意,当听到夜戈说到这只是最低级生死梦的时候,瞬间就被征服了。

  随后胖子开始利用人员,开始收购附近粮食,更是利用关系收购全国冀州的高级稻米,后面则是夜戈强烈要求的。

  为了那一口完美生死梦,老道决定多呆几天,便在当地带起张辽高顺夜戈三人开始练体。

  “大兄我困……”

  “二弟我困……”

  “鼻涕虫我困……”

  虽说闻鸡起舞,但凌晨四点钟的鸡……

  好像没醒……

  啪啪啪,一根木条直接拍到三人手心。

  “扎马步时不许说话,下次再犯,加多半时辰。”老道突然出现到。

  为了朕的江山!我忍!!!

  我忍!!!

  有什么是用忍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的话

  那便是你没憋住

  把屁给放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烟独行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