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异样
墨微染2019-06-26 09:181,703

  唐挽歌有婚约这件事她幼年时曾听说过,只是一来唐家上下都鲜少提及这件事,二来唐挽歌本来就是个心大的人,很快便把它当做哄小孩的话丢到了一边。

  可没想到,时至今日,唐执竟然又旧事重提。

  隐约中,唐挽歌似乎嗅到了什么不平常的味道。但她一向相信唐执这个王者段位的人,所以也没有多想。

  她轻轻点了点头,转身便去她娘亲的房间看望仅有三岁的弟弟。

  唐挽歌的弟弟名叫唐纨,因为他长得粉雕玉琢分外可爱像是个汤圆般,唐挽歌便给他取名了个“糖丸”的名字。

  原本,按照长幼尊卑的规矩,唐纨的“纨”字有半边像唐执的“执”字,实乃大不敬之举,可唐执听了却没有吱声,其他人便也默认了。

  “糖丸!糖丸!”唐挽歌一边逗弄着弟弟,一边朝她娘笑道:“娘亲,糖丸最近口水又流多了!”

  唐纨不过三岁,正是最喜欢流口水的时候,唐挽歌刚拿手帕替他擦干净,不一小会儿便又流了下来。

  唐挽歌的娘亲温素素略微皱眉地看着她,正当唐挽歌以为她要说什么的时候,温素素却很自然地搂过唐纨,将他不动声色地拉离唐挽歌的身边。

  唐挽歌眉头跳了跳,下意识地转移注意力,却发现温素素的床上不知道为何摆了好几个包裹。她一看梳妆台,只见上面也空空如也。

  唐挽歌心大地问道:“娘亲收拾这么好,是打算回外祖家吗?”

  温素素闻言神情一僵,讪讪地笑了笑。

  唐挽歌以为她这就是默认了,于是扯出一个天真烂漫的笑容,对她说道:“那好,娘亲记得帮我跟外祖父问好啊!孩儿明天还要跟父亲上朝面圣,就不打扰娘亲休息了!”

  说完,唐挽歌故意一蹦一跳地离开了温素素的房间。

  她前脚刚离开,温素素后脚便皱着眉头把她摸过、坐过的地方一一擦了个遍!

  这个死野种!

  温素素眼露凶光,完全没有平日的温柔,只有无尽的厌恶的嫉恨!

  她一点都不喜欢唐挽歌,更不喜欢她那双明明似是浑浊实则通透的眼睛。因为太像,那样的一双眼睛实在太像那个女人了!

  但唐挽歌是先帝指名的皇后,又是唐执最痛爱的女儿,所以她才不得不一直忍着,不得不人前装出一副温柔宽厚的样子。

  她实在是厌恶了,这样一直夹着尾巴做人的生活!

  远离温素素的房间后,唐挽歌蹦蹦跳跳的脚步连同上扬的唇角便都停了下来。

  她一直都知道温素素不喜欢她,所以她也很识时务地,和她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

  可她是唐挽歌在这个时空的亲娘,被厌恶至此,唐挽歌心中多少都有些不舒服。

  正想着,她忽然看见有个穿粉色的丫鬟背着包裹,低头缓步走来。唐挽歌微微皱眉,冷声喝道:“你是谁?你背着包裹做什么?”

  那丫鬟被这么一吼,当即吓得跪了下来,哆哆嗦嗦地说道:“奴婢是厨房的粗使丫头,今不知怎么的,总管突然把卖身契还给我们,说是让我们滚回原籍去。”

  还卖身契?

  唐挽歌饶是心再大,结合一系列的事情来看,也多少看出了点端倪。

  看来唐执并不是突然心血来潮让她去退婚,唐府似是有大事发生。

  想着,唐挽歌皱紧眉头问道:“那你可知总管是因何事让你离开吗?”

  听到这个问题,那奴婢的头便更低了,哆哆嗦嗦了半天,似是在纠结说与不说。

  唐挽歌好歹也是唐府的大小姐,面对这种情况,很自然地拿出自己的架子,沉声威胁道:“说与不说都不要紧,但你只需想清楚,唐府究竟是总管说话算话还是我唐府大小姐说话算话即可。”

  她的声音不高不低,却自有一股威严。

  温素素虽然是唐家的当家主母,可因着唐挽歌未来的身份,有很多事情上唐执却是有意让唐挽歌去历练。

  所以,她对这些御人之道还是比普通的深闺大小姐知道的多一些的。

  听她这么一说,那奴婢自然不敢隐瞒,当即朗声说道:“总管说,老爷明日就要带小姐上朝退婚,恐连累唐家上下,固遣散我等!”

  “果真?”

  “果然!”

  唐挽歌见那丫鬟言之凿凿,心下也凉了大片。

  她怎么没想到呢,皇家的婚姻岂是说退就退?她唐家虽然在朝中上下说的上话,可也不至于脸大到这个份上,可以枉顾皇家的情面啊!

  唐挽歌越想越不妥,她的米虫生活就这样结束了?

  不!她必须找唐执问个清楚!

  想着,她便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让那丫鬟赶紧离开,自己则快速朝唐执的书房奔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诽女穿越之逆浪千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