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偶遇,让他尽孝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3,203

  修炼虽不过百年的小狐狸,别的谈不上什么优势,但逃跑绝对称得上是优势。

  也许你还不知道,这世间有种缘分叫做世界太过渺小,纵使互不相识都能凑合到一块儿去。

  洛汐像做贼似的,小心翼翼地垫起脚尖往后退。

  不好!这是踩到谁了?

  她的心里像打着战鼓,脸上像抹了一层辣椒油,红得可以直接用来拌饭。

  “降妖师?

  不可能!

  她神志有些迷糊,脑袋在不清晰的场面中摇摆着。

  后面的人也真是的,好歹也表示表示,好让人家有所放松。就有那么一伙儿太过严肃的小斯,非得装得一本正经,做出一副坚定,高冷的模样。

  洛汐的美额已在无声无息中集满了汗珠,枚红色的嘴唇在紧张下抿成一条无缝的红线,脑袋机械地转向身后,却见一个人高马大的傻小子愣神地站着,他手中提着的草药垂直往地上一掉,张开的嘴巴圆得像个足球,明摆着是想等人往里面塞一两个橘子。

  “怎么是你?!”

  洛汐灌满一肚子的氧气,终于允许身体机能将其转化成二氧化碳释放出体内,拍拍胸脯正常呼气吸气,脚下始终坚定的踩着那傻小子的脚背,竟一点也没察觉。

  “妖……”

  傻小子闭上眼睛,使出吃奶劲儿大喊,差点儿就洛汐的身份公之于众。

  “嘘!你小声一点!”

  洛汐反应迅速,用手极速堵上那傻小子的嘴巴,将其顺手推到墙上老老实实的贴着。

  这究竟怎么回事,我明明对他施了忘还术,他怎会还……

  “……怎么又是你?”

  傻小子月牙状的眼睛弯得更厉害,哭丧着脸的表情着实难看。

  洛汐着急的朝着热闹的长街方向看了几眼,总算肯将捂得紧紧的手拿了下来。

  傻小子还保持着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换句话说就还只打雷不下雨,哭泣的表情做得着实到位,眼泪却不见半滴。

  “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有缘呗!”

  洛汐拍了下他的胳膊,昧着良心道。

  傻小子不以为然,他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基本都是有啥说啥。

  “也不知前世造了什么孽,招惹上你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你吃我可以,不知道可不可以满足我一个要求?”

  见着他这副认真,憨厚的模样,洛汐越发觉得带劲儿,“好吧,答应你,你说。”

  他或许因过度的担心而颤抖,不听使唤的手颤颤兢兢的抬起,食指指着脚下,“可不可以把你的脚挪开,踩疼我了。”

  低头一瞧,我去!洛汐的脚像一块牛皮糖似的黏在傻小子的脚背上。

  有想法的人也许都会再想,这丫头究竟练过啥绝招,竟然可以做到逃命还可以坐到免死金牌的。

  “喔,真是不好意思。”洛汐尴尬的将脚缩回,往裙摆底下藏好。

  这下的她表情可好看了,眼珠像像被人刚塞进去的玻璃球,随意地在眼眶里滚动,两手不自然的背在身后,脚跟脚尖在起起落落中循环。

  傻小子屈下身去捡了刚才掉在地上的那包草药,细心的用手抖去上边残留的灰尘,“妖怪姑娘,这草药是我花了所有的积蓄才买到的。我母亲把我养这么大不容易,这是我唯一能够报答她老人家的,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尽最后一次孝道。”

  他人虽傻,骨子里却是硬气的,面临死亡心里想的不是如何逃跑,而是想着如何报答卧病在床奄奄一息的母亲。

  不过这傻小子着实傻得可怜,脑子里尽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比如洛汐是妖就一定会吃他。

  洛汐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从他明亮的眼神中,似乎能看到一片清澈的湖水,同时耳畔又响起那一句熟悉的祷告。

  “人类尚且懂得知遇之恩,我们灵狐一族岂会差于他们?要相信上界的眼睛是雪亮的,虽然我们生而为妖,始终背负着“邪恶”的罪名,但只要我们潜心修练,广积善德,终有一日也能修成正果,褪去狐身羽化成仙。”

  这话是长公主洛瑶教给她的道理,洛汐虽然平日子性格活泼了些,但姐姐的每一句话她还是会放在心上的。

  姐姐的话果然不假!洛汐抿着嘴,心情有点儿小失落,反正现在怎么跟他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他对妖的定义就是一个“坏”字。

  “好,我答应你的要求。”她当作玩笑点头勉强笑道。

  “谢谢你妖怪姑娘。”傻小子热泪纵横,握着洛汐的手时居然忘了她是妖怪。

  若不是亲眼所见,洛汐绝对不会相信世间会有这么贫穷的人家。

  泥巴做的土墙,建造成房子的材料是随处可见的枯枝,茅草。

  院子里放着一口陈旧的大水缸,旁边依稀种着三两棵梨树。正值这个季节,上面儿已密密麻麻的开满了梨花,雪白的梨花如洁白的雪粒儿,坠满黑色的枝头,不得不叫人想起那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诗句。

  “咳咳——”

  屋内传出一阵咳嗽的声音,些许是持续的时间太久,从这声音里面儿便听听出病人的情况。

  傻傻子急如雷火的推门而入,将提来的一包草药往桌上随意一放,赶紧奔向母亲床头为母亲拍背顺气。

  “娘你没事吧?”

  “是我儿回来了。唉,娘没事儿,瞧你那担心的模样。”

  洛汐从进来的那一刻起便肃然起敬,从外面儿到房间里面儿,几乎每一角落都没有逃过她的视线。现在的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傻小子甘愿冒着粉身碎骨的危险,攀登悬崖去采草药。

  环境她到是很快就已适应,只是这房间里全是东西腐烂的味道,总是没完没了的冲刺着人的鼻息,叫人有一种止不住作呕的趋势。不过也能理解,毕竟是一些容易腐烂的东西搭成的住处。

  洛汐单纯到直接用手扇走身边怪异的气味,可见这方法根本不奏效,直到大娘的一声发问她才停下动作望了过去。

  “这姑娘是?”

  “她,她是,是……”

  傻笑子在母亲的疑问中目光闪烁地向向洛汐。也不知他的心里究竟在顾忌些什么,竟吞吞吐吐到直接叫人当场失去耐心。

  “大娘你好,我是他的朋友,我叫洛汐。”

  些许是洛汐这甜美的一笑,大娘仿佛触碰到了阳光,冰冷的手瞬间暖和了不少。

  “阿珂,家中也没什么好招待客人的,娘这里还有些私房钱,你到集市上买些小菜回来。”正说着,大娘颤抖着的手随即就伸到枕头底下,从里面掏出一个破旧的蓝布袋子递给傻小子,握紧那傻小子的手高兴的道,“这二十多年来,家中头一回有客人来,我们千万不能亏待了人家。”

  以前洛汐常常听北灵岛的仆人们说,凡间的人可自私了,凡是有好处的地方,他们深怕自己沾不上边儿。

  洛汐心里顿时归附真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他们说的那样自私。

  “不用了大娘。”洛汐摆手毅然拒绝。

  但大娘的吩咐如同军令,那傻小子接到命令后像种了一种特殊的魔咒,根本不听旁人使唤,一场说去就去的态度十分果断。

  良久,傻小子买完酒菜,回来又七手八脚的忙活了好一阵子。

  遥望天边云翳呈现出绯红,又由绯红变成浅红,倦鸟在斜晖脉脉中结队归巢,时辰已在不知不觉中入傍晚。

  篱笆院里可以借助灰蒙蒙的月光照耀,闻着不同菜肴混着着的油香,洛汐空无一粒米的肚子早饿得咕噜噜直叫。

  傻小子忙着厨房的事,洛汐闲着没事搭了个把手,搀扶着重病的大娘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

  大娘虽然表面上笑得慈眉善目,心中却多少却抱有几分消极,“姑娘是阿珂唯一的朋友,老身本应该好好招待才是。老身这不争气的身子骨,既拖累了阿珂,也亏待了姑娘。”

  “不!大娘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大娘不把洛汐当作外人看待洛汐就已经十分感激不尽,又怎么会是亏待呢?”人情的温馨使她深深沉醉其中,自然也在耳濡目染中学得了人情。

  “我娘就是这样,宁愿自己过得不好也要普渡他人,你不用太往心里去。”傻小子上齐了菜,挨着母亲坐了下来。

  三人共入一桌,一个老人两个年轻人,在这么恬静的月色中,倒像极了不少闲人雅士追求的普通生活。

  傻小子在孝顺母亲的过程中渐渐淡忘了洛汐的身份,心平气和地将她当作朋友般聊起天来。

  也不知是傻小子洗菜时不太细心,还是炒菜时没太注意,炒得油香的青菜里拌了一只炸得金黄的蝈蝈。洛汐的筷子刚好放在那个位置,眼神贼好的傻小子正要提醒却晚于洛汐的速度,“我从小长这么大,还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真好吃。”

  大娘慈爱笑了笑,眼珠子蹬得正圆的傻小子不禁咽了下口水,伸出去的筷子久久停在空气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