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维护,奇葩规定
兰昭壹梦2020-07-31 10:413,263

  有人撞车厢?

  荣侯南荣皓不屑的轻挑了一下嘴角。

  真不明白现在的人都急着要去干什么?走路还能急到撞上车厢。

  “不用管他,继续赶车。”荣侯冷冷一句,将掀起的帘子放了下来。

  “是。”

  侍卫恭敬应后,转眼斜睥洛汐一眼后离去。

  “站住!现在我看你往哪里跑。”

  在这儿耽搁太久,最终还是被薛府的那两个家丁追上。

  洛汐也不怕,追上就追上吧,只是两个普通家丁,自己还是个妖了。

  “我告诉你们,本姑娘可不好惹,不想自讨苦吃最好是别过来。”

  话语间已将两只手交叉放在胸口前做好防御招式,目光如刀尖般锋利。

  那两个家丁面面相觑,怂了样,没一个有胆量上前来制服她。

  要知道一个柔弱女子绝对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薛家府邸中逃出。

  本来那驾车的侍卫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将马车赶走,大概是看到这一幕时有些入神,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

  此时只见车厢内的人掀开了入车的帘子正要下车,侍卫吓得随即俯首叫了声侯爷,从马车上拿下一张凳子安在地上,以臂做栏供给马车上的安全而下。

  这个人洛汐当然认得,她救过他,洞房花烛夜逃到他府邸时与他正巧碰面,还在他的房间里睡了一晚。

  遇到这两个薛府家丁也是因为临时想起要还要玉佩。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在本侯车马前闹事?”

  那两个家丁一听神色剧变,立刻跪地磕头认错,“侯爷息怒,小的们无心冒犯,还望侯爷恕罪。”

  洛汐一脸鄙视的看着足前跪着的两个怂货,嘴里嘀咕讽道:“一见大人物就认怂,你们刚才追本姑娘时的勇气呢?”

  她鄙夷不屑的目光左瞥又晃,无意间恰好落到正冷盯着她的南荣皓身上。

  仿佛士气在膨胀的人都会被这冰冷的目光冷却下去。

  洛汐收敛掉高调,沉下眸子不敢直视。

  “你们一路追着这位姑娘,她可是何处得罪了你们?”

  南荣皓的语气意外温和,不过像他这类位高权重的皇亲贵胄,即便是有意放低语气都会令人深深畏惧。

  “回侯爷话,小的二人奉我家夫人之命出府寻找新婚之夜出逃的少夫人。”

  他抬头小心短促地看了眼洛汐又埋下头继续道:“这好不容易在找到,可少夫人就是不肯回去,还骗了小的们就跑……小的们也迫于无奈只能追了过来。”

  也不知何时,荣侯那可以杀死万千细胞的目光又火辣辣的落到洛汐身上,彼时已想起洛汐与他说过嫁入薛家的原由。

  “这世间之大无奇不有,难免会遇到相貌体型相似之人,这位姑娘与本侯很早就已相识,从未听闻有过婚配人家之事。”

  南荣皓一话刚落,立马就迎来身后那位侍卫惊讶难测的表情。

  不过他的话说得很明显,总之就是袒护洛汐,哪怕是傻子也能听得明白。

  可有人偏偏就是那类要钱不要命的主,差点没头没脑的题言反驳,要不是王福脑子聪明灵光,动作及反应较快的拦住,身旁的那位兄弟指不定真要得罪侯爷。

  王福颤颤应和道:“侯爷说得极是,是小的们眼拙认错了。”

  荣侯不再追究,又把目光投放在了洛汐身上,不过这次的感觉不同,眼神中稍稍有了温度。

  “上车,与本侯一同回去。”

  “ 什么?与……你一同回去?”

  洛汐不灵光的脑袋周围不知划上了多少个惊叹号与疑问号。

  “难道你不愿意?

  声音不大,语气里却容不得任何人违背他的命令。

  洛汐再傻也不可能自己挖坑埋了自己,样子笑得可爱些,先缓解缓解眼前的气氛,尽管在他那儿已被定义成白痴。

  上了马车,她就坐在他的身边,有些不大自在。

  好不容易找到一些题外话想与他聊聊,怎奈他一句话也不跟她说,眼神冷冰冰的,脸上还不带一丝表情,简直与刚才帮她时的那个他判若两人。

  若马车不是行驶在尚有人息的街道上,她定会被这种寂寞碾下车去。

  马儿走得很慢很稳,车厢里不见太大的晃动,她无聊将旁边的帘子掀起,看罢一栋栋房梁与琳琅满目的商品,陌生的面孔在眼前如落花流水般流动。

  这样的场景一幕幕流淌而逝,不知一共看了多少栋房梁,多少件商品,多少张陌生的面孔,总算到了荣侯府。

  深色的匾额上规规矩矩的刻写着“荣侯府”三个鎏金大字,匾额之下是两扇合拢的朱漆大门,门前左右两边各立两名带刀守门侍卫。

  驾车侍卫最先跳下了车,轻手轻脚地掀开了门帘。

  “方才谢谢你帮我解围。”

  洛汐呡着嘴唇从怀里掏出了一块质软透亮的玉佩双手递给了荣侯,“这块玉佩是昏迷时在你身边捡到的,我想应该是你的。”

  南荣皓不接也不吭声,扫视玉佩的目光眨眼即过。

  放在身边放了这么久,早应该还他的,他该不会以为我想贪墨这块玉吧?

  洛汐抓紧解释道:“你可别误会,我对你的玉佩不感兴趣的。上次在山洞里捡到时我便想着等你醒后再还给你,谁知道你不辞而别。”

  洛汐委屈的停顿一秒,又想起昨夜,不过她真的忘了。

  “昨夜是……”

  哼哼——”

  荣侯扯着嗓子咳嗽了两声,不太明显的瞥了身后的侍卫。

  洛汐心里猜测,他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昨夜进过荣侯府的事。

  “一块破玉而已,荣侯府多的是,你喜欢便留着。”

  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跑这趟。

  洛汐怨气满满的噘起了嘴,像已没她事儿的离去。

  “站住!”

  南荣皓开口将她叫住,身子也朝着洛汐所在的方向转来。

  “本王不喜欢带有污渍的房间,你走了谁来打扫?”

  “你喜欢不喜欢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你府上的丫鬟这么多,你干嘛不叫他们去打扫?”

  “放肆!居然敢这么跟侯爷说话!”

  看起来很会保持安静的侍卫突然跳出训斥道。

  洛汐实话实说,毫无畏惧的目光与荣侯激烈对视着。

  也不知吹的什么风,沙子刚好落在眼中,暂时低着脑袋揉眼间才突然想明白他所说的污渍是指自己昨晚待过的地方。

  这也太过分了,本姑娘虽是妖,但走路和神仙相差无几,纤尘不染,你居然……

  洛汐越想越生气,嘴里的牙齿硌得“吱吱”响。

  进了荣侯府,有几位好心的姑娘帮她搬来了清洁用的铲子,扫帚,毛巾,盆等一系列的工具。

  粗则简单打扫擦洗一遍,细则遍及门窗缝隙,更过分的是门外还站着两个专门负责监督工作的丫鬟。

  一顿午饭的功夫打扫下来,整个人是累得头昏目眩乏力。

  “姑娘先休息着,奴婢这就去请专门负责检查的两位姐姐前来检查。”

  “等一下,你自己有手有脚有眼睛有鼻子,干不干净你一眼就能看出,还需要叫别人来检查?”

  那姑娘显得很是为难的道:“这是侯爷定的规矩,我们这些做丫鬟的实在不敢逾越,还望姑娘体谅。”

  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着实招人心疼 ,谁又忍心为难于她。

  “好,你去吧。”

  洛汐几乎是全身崩溃状儿的趴在桌子上。

  过了半杯茶的功夫,方才出去请人的丫鬟就将专门负责检查的姑娘带了过来。

  工作做得好,管他们如何检查,反正只要不是故意刁难就行。

  她尽管趴在她的桌子上休息,目光随着那两个检查卫生的丫鬟而动。

  一盏茶后……

  “姑娘做得不错,经过我俩细心的检查,你幸运过了初检。”

  “什么!”洛汐不精神也被吓精神起来,“初检?依照你的意思是还有复检?”

  “是的姑娘,复检是由我们向侯爷如实禀明情况后由侯爷亲自检验。”

  我林洛汐此生招谁惹谁了,认识谁不好,偏偏认识真么一个奇葩。

  她抓狂的手努力控制了回去,吃力的点头道:“好,我就在恭候侯爷大驾。”

  那两个不知什么原因偷笑出声,洛汐好奇看了他们一眼,不知为何,他们又收敛着不笑了。

  半杯茶后……

  “姑娘,侯爷有请。”

  来人是负责初查的另外一个姑娘。

  不是说要复查嘛,这人呢?

  洛汐心里又是一阵牢骚。

  随着这位带路的姑娘绕过一个个房间门口,总算是到了目的地。

  抬头一看,原来是间书房。

  “姑娘里面请。”

  洛汐无心看了身旁这位丫鬟一眼,漫不经心的走了进去。

  干净整洁的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熏香,闻起来自然而然的令人产生一种轻松感,比夫子的书房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南荣皓埋着头,手中的笔在白净的宣纸上流畅的走动,应该是刚动的笔,虽看不清内容,却能看到一张大白的纸上竖着写了三行墨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洛汐缘•半世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