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计划失败
摩天轮2019-07-31 16:273,374

  “这……”

  其中一人还有些犹豫,结果夏眠反手的一巴掌直接把他扇飞。

  场上最后站着的一人,见着这一幕,是忍不住疯狂眼口水。

  夏眠淡淡看向他:“你同伴不愿意,那你呢?”

  “我打!我们接任务的,不询问主顾是谁,这是规矩。不过我有他的电话,我可以打给他。”那人赶忙解释清楚。

  “没事,我也不指望通过你知道那是谁?闹这么大的事出来,我也没打算一次性报复。慢慢和他玩玩,不是很好么?”

  夏眠嘴角上的笑意,让那人看着心里一阵发慌。

  这人,简直形同死神啊!

  “喂……”

  “任务完成了没有?”电话那头问道。

  “老板,任务失败了,我们的人都……”

  “都什么?”那头焦急的问道。

  夏眠亮了亮手里的巴掌:“说重点!”

  “老板,你要杀的人让我转告你,让你自己注意。你现在是得罪了他,他会让你、包括你的家人,因为这件事付出惨重的代价。”

  “嘟嘟……”

  电话那头直接挂断。

  夏眠在他肩头轻轻一拍,可把他吓了个半死:“行了,没你事了。赶紧多叫点人,把现场收拾收拾给我滚蛋吧。你们私藏气枪和管制刀具,外加上谋杀的意图,你也清楚,要是警察来了你们会有怎样的下场。”

  “知道,知道……”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这附近没有摄像头,今晚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为了你们的小命着想,以后别再来找我。要是你们还敢来,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地狱!”

  夏眠一声威胁,却让此人有种置身地狱一般的感觉。

  那惊天的杀气,让他都害怕!

  相比起他们,这人更像杀手!而且还是身经百战的杀手!看着夏眠走远,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一地狼藉,他依然心有余悸。眼看着夏眠上车离开,他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叫人过来收拾。

  “夏眠,你杀人了?”苏琬涵紧张的问道。

  夏眠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请问,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人了?之前给我撞的那人,最多骨折,死不了。他们中是有一个挂了,但又不是我弄的。谁让他自己运气差,撞山上了?”

  “但也是有人死了,我们就这么走怎么行?况且他们是来杀你的,我们怎么也该现场等警察来!”

  “你还是太年轻啊。”

  “什么意思?”

  “我说你白痴!非要我说这么明白……这些人根本见不得光,他们要被警察抓了,即便我们没事。鬼知道他们一个团伙,到底有多少人没来。有人被抓,他们肯定不会罢休,日后一定会来复仇,势必麻烦不断。这是其一。其二,我们留在原地,我是没事,但对于你们来说是绝对的风险。谁知道警察没来之前,会有什么人过来?”

  夏眠无语的解释道:“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放他们走,当做今晚什么都没发生。由我跟车,送你回去。”

  “随你!”苏琬涵一晚上被夏眠骂了好几次白痴,双手环胸,冷冷道。

  这男人,真是自以为是!

  ……

  “你说什么?计划失败了,怎么可能!”苏火木接到电话,本能的是不可置信。

  “事实就是如此,他还让我派去的人给我打电话,威胁我,让我小心点。”

  “操!那看来我现在就得走了!”

  “抓紧时间!刚才反馈回来的消息,就起码现场来说,他们没有报警。但苏长河那头,已经联系了警方,药园的事,已经立案。最迟明天开始,警方就会着手调查。”

  “给我安排个地方,我避避风头。”

  “地址我一会儿发给你。外头的情况,我先给你盯着,要是没你的事,你再出来。”

  “OK。”苏火木挂了电话,更焦急的收拾行李。

  “老公,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啊?”他的妻子十分不解的问道。

  “老婆,要有外人问起,你就说我出差去了,你也不知道我去了哪。我们的计划败露了,我得出去躲躲。来了一个该死的夏眠,短短几天,把我搅得是天翻地覆。等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拔了他的皮!”

  “老公,你自己小心点。”

  “嗯嗯,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了。不管任何人来找你,你就权当什么都不知道。家里的资料,我全都提前转移走了。你和儿子在家,不会有事的。”

  ……

  “姐,你们去哪了?怎么才回来啊!”苏芸做报告做到刚刚,肚子饿了,刚好下楼煮面吃,就看他们回来。

  “路上给人追杀,耽误了点时间。”夏眠耸了耸肩道。

  “啊?”苏芸吓了一跳。

  “芸芸,多煮点吧,我也饿了。”苏琬涵问道。

  司机已经被她派回家了,经过这样一番惊险之后,苏琬涵到家才发现自己的肚子空空如也。

  “表姐你等等,马上就好。”苏芸赶忙道:“只是……追杀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你亲叔叔苏火木,想把整个苏家抓在手里。结果我晚上去趟药园,直接就识破了他的计划。他气急败坏,就想找人杀我。”夏眠从茶几上拿了个苹果,咬了口。

  “他怎么能这样?明明苏家能有这样,是大伯和爷爷的努力!家族上下给他的东西足够多了,我爸他感觉自己对家族的贡献不过多,白占了15%的家族股份,就已经感觉够不好意思了。二伯居然还想要整个家族?未免太狮子大开口了吧!”苏芸对自己的二伯,也没什么好态度。

  苏长河对自家兄弟,极其仗义。

  按照老爷子苏知渊的意思,外加上是上市公司的关系,苏长河自己占40%,苏火木两兄弟分别都白拿15%,剩余30%在股市上正常流动,给苏家吸引新的资金血液。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二伯好吃懒做,能做出这种事也不奇怪。”

  夏眠往沙发上一坐。

  “那现在二伯呢?”苏芸将煮好的面盛起。

  “不清楚,有可能接到风声,找个地方躲起来了吧。”夏眠看着电视,满不在意的回道。

  苏琬涵虽然是饿,但看着碗里的挂面,她突然是一股强烈的恶心涌上心头。她也顾不上这么多,急忙冲进一楼的厕所,一阵干呕了起来。

  “表姐,你怎么了?”

  苏芸担心的问道。

  “别管我,老毛病了。”苏琬涵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

  “出来。”夏眠在门上敲了敲。

  “我现在正难受,没空和你开玩笑。”苏琬涵冷冷道。

  “你一个医道世家的子弟,还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你身体里堵得厉害,我前面都懒得和你说。你出来,我给你推拿一下,立竿见影。”夏眠叹了口气道。

  “夏眠哥,我姐这是怎么了?”

  “压力太大,外加上平时缺少运动、身体没有舒展,久而久之,不少穴位、淋巴都堵住了。看你姐的样子,我初步判断,她还有咖啡成瘾的习惯。过量的咖啡因留在体内,外加上其他因素,长久积累下来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你还会中医?”苏琬涵打开门,不可置信的看着夏眠。

  “当然了。你以为你中医世家是怎么来的?你们的药厂、包括你的化妆品公司,用的不少药方,都是我一点一点钻研出来的。哪怕是你们的妙手堂,都和我有关系。早年的时候,你爷爷的医术,95%都是和我学的。”夏眠淡淡道。

  “吹牛!我爷爷多大岁数,你多大?就你,还教我爷爷?”苏琬涵一脸不信。

  “姐,他说的是真的……”

  苏芸弱弱道。

  “怎么可能!”苏琬涵一脸震惊。

  “表姐你看,这是爷爷临终前交给我的照片。当时他要我等他去世后,再打开装有照片的信封。你看,这是谁?”苏芸把老旧的照片,放在夏眠身旁,仔细和他对比。

  苏琬涵看着,双眸瞬间瞪大。毕竟这对她来说,是极不合常理的事!

  这张照片,拍摄的时间写在照片背面,是1935年,拍摄地就在霍城。这虽然不是照片的原版,是苏知渊托关系,私底下翻新第五版的。不过陈年照片的那种老旧感,还是铺面而来。

  “老东西还保留我们当时的照片呢?”夏眠接过一看,也有些惊讶。

  “夏眠,你到底是什么人?”

  苏琬涵大脑一片空白。

  “我?夏眠啊。”夏眠指了指自己。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照片……”

  “我知道。我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夏眠,是距今三千多年前的西周人。兴趣爱好,收集一些文玩字画,传承历史。在客厅里摆放的这些古董,我没骗你们,按年代划分,唐宋元明清,什么时代的都有。一些极其贵重的青铜器、甲骨文,我都封存在绝对安全的地方保管好了。”

  夏眠看完照片,把照片递给了苏琬涵:“我不光是活的年代久远,我还有个身份,修真者!”

  “在我们那个时代,盛行修真。在一次机缘巧合中,我跟随师兄下到墓穴里。意外收获机缘的同时,也把我的修为永远的封印在了练气九层的境界。从那之后,整整三千年,我的修为未曾涨过。但从哪之后,我身边的一个个人逐渐老去,就我长存至今。”

  “我夏眠,是这个世间现存最强的九层炼气期最强者!”

继续阅读:第九章 不出所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炼气九层最强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