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学 艺
半叶棠2019-07-01 14:592,568

  ‘得舍存留,一饮一啄。凡事都是相依而生,正如那天火焚尽苍松翠柏,留下黑炭残灰化为养分孕育生机。这是天机,也是因果命理。’

  这些玄而拗口的句子,叶念安搞不懂,释比也说不明白。七年前那场洪水也不能逃出这个天地至理。

  洪水携着摧枯拉朽之势,毁灭了横谷寨的一切,虽然带走了历代先人积蓄起来的繁华与生机,却也留下了一些肥沃的田地和流沙泉。

  村口在洪水多年的浸润下,水草丰美。村里牛倌常常用力挥起鞭梢,才能驱赶黄牛钉在此地恋恋不舍的脚步。洪水过后水草消失,可水中泥沙滞留形成了一块圆形沙地。过了没有几日,自沙地中央又冒出一眼泉水,水浮地面约三尺有余,泉水涌动间热气蒸腾,并伴有一股刺鼻臭味。

  有好奇村民取水浇灌庄稼,可不出三日,沾过泉水的庄稼都茎叶黑黄、根烂枯萎。这稀罕事瞬间传遍村寨,释比观瞧了一番,心下也就有了计较,推测这水应是沟通了地肺,于是他对村民讲述了一番。看到村民们迷惑不解的模样,释比暗叹一声道:“此乃九天旱水,触之则干血脉,枯筋骨。”

  自此泉水因出自流沙之地,也就叫开了‘流沙泉’。

  这一日,兔卧中天,夜色深垂。

  一个精壮身影借着月色,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流沙泉走去。行至近处却是一个少年,肩上挑着一副扁担,扁担两头吊着水桶。行至泉水边,少年卸下水桶,一边侧倒水桶从中舀水,一边皱着眉头嘀咕。

  “爷爷会不会又蒙骗我,这都三年了,山中枯木总共只有九棵,八棵都被这旱水朽断了,如今这最后一棵又没一点动静。若这一棵再不生芽可怎么办?”少年越想越是烦闷,索性一屁股坐在流沙地上,仰面望着月亮。

  这个皱着眉头,一脸郁闷的少年正是叶念安。三年来日日三更都会到流沙泉汲水浇树,从未中断。月光下,水桶一圈圈变大,身影一点点变长,同被浇灌进这棵枯木的还有这三年时光。虽然修习大道之日遥遥无期,但浇水三年确确实实把身子练得健硕无比。那个罗胖子被自己教训过几回后,就再也不敢欺负他。想到这些,除面上的几分洋洋得意,心中是越发敬重起释比。抬眼看了一下东山山巅,脚步加快了几分。

  东山·山巅

  释比忙活了两个更天,看着眼前枯树上的几片嫩芽,甚为满意。他终究是等不及了,此时的释比已如风中残烛,攀上东山顶都要花上他大半个时辰。无奈,只得想出采几片嫩叶移枝接杆的法子,混过了那小子再说。

  三年来,小念安不分阴晴,每日必至,从未间断。释比知道他没有看错人,这个孩子一定能帮他完成大业。

  片刻,身后脚步声传来。叶念安毫不费力地挑着旱水走到枯树前,释比收起面色,万年不变的背着双手,语气深沉说道:“念安,自今日起,你就不用再浇水了。当年说好的,枯木逢春时,正是我授你绝学之时!”

  “真的么,爷爷?”叶念安一脸惊诧,昨日间他还仔仔细细检查过枯树的每一根枝节,别说吐出嫩叶了,反倒是有几分快朽断的征兆,没想到……

  “嗯?为师何曾诓骗于你?你上前来,自己看一看。”释比佯装怒色。

  念安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近前,果真有几株新绿嫩叶,在月光下泛着光泽。

  突然间,叶念安像是吸入了绿叶的氧气,整个身子都轻盈起来。开心地竟有些呆滞,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嫩叶良久,才反应过来说:“总算他娘的没有白挑三年水!”

  少年的情绪总是如这夏日骤雨,湿了地皮、打了芭蕉,便消失不见。来得快,去得也快!

  释比远远望见一会儿对着枯树猛踢枝干、一会儿抱着枯树眼泪鼻涕、嘴里嘀咕咒骂的念安,没有如往常呵斥他乱了方寸,不堪大用。反是微微一笑,想着他终究还是个孩子!

  发泄完的叶念安悻悻然跑到释比面前,初是耷着脑袋,近前猛地抬起头,眉眼间满是坚毅:“师父!”

  三年间,叶念安无数次脱口而出的”师父”,都被释比一一拒绝。一直以来,他都称呼其“爷爷。”今天,释比总算点了点头。

  “你如今筋骨强健,毅力执坚,可受我‘三叩谷’绝学,可知‘三叩谷’这名字由来?”

  叶念安思索了一阵,没想到结果,便摇了摇头。

  “当年祖师爷出身‘一品堂’,虽已自立门户,却心念旧门。三口为品,便取之谐音三叩谷‘三口谷’,此为其一。其二,你已经完成拜师考验,老夫也告之于你,你且跪下来。”

  叶念安一脸认真地跪在地上。

  “大道有一,一生二,三生万物。世间诸像无论尔虞我诈、市井鸡犬,还是前生后世皆在三数衍生之列。而我门所学之术,问卜阴阳、趋吉化凶、全仗三叩之法。这是三叩谷来由之二。”

  “师门之名,重愈高堂赐名姓,不可轻言妄议,要时时心中敬拜,你可明白?”

  “师父,三叩之法徒儿还不明白!”叶念安又问道。

  释比松开背在身后的双手,摆了摆。“此事不急,在授你法门之前,门规有三先说于你听。遵守自然大道可期,如不能从,则你我师徒情分未至,从今之后再无瓜葛。”释比看了一眼叶念安。

  “师父,您说,徒儿自会认真思量。”

  “好!门规一,终生不得弑师叛门。违者祸起宗室,家破人亡。门规二,完成师傅遗志。门规三,不到死境不得卜算自己。违者……”讲到第三条门规,释比顿了一顿。“违者,卦毕人亡。切记!切记!!!”

  释比言语沉重,讲完门规双眼直直盯着叶念安,面上虽是沉入秋水,内心早已潮波涌动。说到底,叶念安不过刚满十岁,门规三条涉及生死,此时若心生他念,之前诸事终将竹篮打水。

  “不知师傅遗志是?”叶念安轻轻索问释比。

  “为师来自西夏,全族上下均被奸党屠杀。老夫要你有生之年,覆灭西夏。”释比讲到此处,枯骨瘦脸抽搐扭动,发散出一股怨气,笼罩了叶念安。

  西夏是什么,叶念安不清楚,但他觉得如果能让师傅消消气也没什么。只是这个没什么会徒增多少亡魂于他来讲不是很重要,叶念安没出过横谷寨,从村尾东山到村头寨口就是他的整个人生。“师父,徒儿定谨记门规,有生之年完成师父遗志。”如此沉重的话语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口中飘至释比耳朵,一抹不忍径直而过。

  “自今日起,你便是‘三叩谷’第七代弟子,谷内排‘鸢字辈’。这里两卷典籍,系‘三叩谷’祖师穷其一生所学编著,学成之日,入朝堂可封王拜相,进疆场纵横捭阖。你当认真修习。”

  说罢,释比从怀中取出早已备好的典籍,递给叶念安。淡黄布面,一指厚薄,顶上一本面书小篆《三叩术》,下一本书《三叩略》。

  叶念安双手接过,随手翻了几页,急忙瞪起乌亮的眸子望向释比。

  “师父,徒儿不识字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泽水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泽水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