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因
花在野2019-07-25 12:002,523

  ​1

  天刚刚亮,一向偷懒赖床的阿圆便唤来侍女,让她把自己的头发束成男子发髻,穿上小厮的衣服,带着装了碎银两和点心的包袱,在侍女的掩护下,蹑手蹑脚地离家出走了。

  2

  阿圆的父亲,是怀山城主,她有一个阿姐,还有一个阿哥,阿圆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生活得虽说不上是锦衣玉食,却也衣食无忧,备受宠爱。

  昨日夜里,阿圆正像往常一样趴在桌子上美滋滋地吃着饭后糕点,侍女便慌慌张张地从前院跑回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她,燕山城的老城主来提亲了,说是要迎娶阿圆做他第九个妾室。

  阿圆看着侍女气喘吁吁的样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燕山城主吗?她在阿姐出嫁那天见过他,大腹便便的样子,看上去似乎比父亲还要年长。想到这里,阿圆手里拿着的那个已经咬了一口的桂花糕,忽地掉到了地上,然后摇摇晃晃地滚到了桌角。

  3

  阿圆自然是不想嫁过去的,可是她也知道,眼下燕山城兵强马壮,而自家怀城因靠水太近这几年时不时就要受涝灾影响还没缓过劲儿来呢,父亲定不愿得罪那老城主。

  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左思右想,觉得自己万万不能坐以待毙,做那待宰的羔羊。半个时辰后,她已打定主意,便吩咐侍女找了一套自己能穿的小厮衣服,开始打包吃食还有银两。

  4

  出府后,阿圆倒也没有着急去什么地方,准确来说,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可以去什么地方,她没有目的的走了大半日路程,又累又饿,桂花糕都被她吃得只剩下一块了。

  对阿圆来说,再没有比填饱肚子更要紧的事了,她想到阿哥带她去过的天府楼,那里的点心呀,她觉得甚好。

  天府楼里经常有说书先生讲故事,既有三皇五帝也有江湖传闻,有趣的很,今日也是一样,挤满了人,很是热闹。阿圆不敢引人注目,只好找了个比较偏的位置落座,点了两份绿豆糕,打算一份吃掉,一份带走。

  说书先生滔滔不绝,她也饶有兴趣地边吃边听,不一会儿,就听了个大概:说城主的女儿呀,也就是阿圆的阿姐,为解救怀山之困,嫁给了西山城主的小儿子。

  那先生说的慷慨激昂,围观众人也时不时欢呼赞叹,按说阿圆应该开心,毕竟是赞扬阿姐的嘛,可是她却越听越生气,越听越生气,觉得他们真是什么都不懂,就连绿豆糕也食之无味了。

  5

  阿圆的阿姐自小就聪慧贤淑,生的也十分好看,偏偏阿姐又不像别家的姑娘,柔弱无趣,她骑马舞剑,如男儿般潇洒,就是跟阿哥比也毫不逊色。

  她觉得,阿姐应当许给世上最好最好的郎君,可是那西山城主的儿子,是个,是个瘸子!别说骑马了,就连路也是不能多走几步的,若不是西山愿拨粮食,若不是父亲做主,阿姐怎愿出嫁。

  阿圆很是气恼,一句也不愿再听,结账离开时,还狠狠瞪了店小二两眼,说他们这里的糕点怎变得这般难吃,还有那说书先生根本就是个骗子,害得店小二呀,真的如丈二般摸不着头脑。

  6

  阿圆跑去投奔小时候照看她的嬷嬷,她如儿时一般,把头枕在嬷嬷腿上,喃喃地说着自己的心事,嬷嬷呢,就一遍一遍地抚摸她的额头。

  阿圆问嬷嬷,父亲会像对阿姐那样,把自己嫁出去吗?

  嬷嬷没有回答,反倒跟她说起了往事。

  阿圆小时候,甚是淘气,隔三差五的就要闯出个祸事来。一日,她踹倒了赵老将军的儿子,害人家磕破了头。可怜那老将军老来得子,疼儿子疼的紧,瞧着自家儿子包扎得像馒头一样的脑袋,又气又怒,愣是流出两行泪来。

  父亲知道后,打了她一戒尺,还罚她在书房跪了一晚上,并禁足十日。然后亲自到老将军府上赔罪,还许了让阿哥做师傅,教老将军儿子一些拳脚功夫,若阿圆再欺负人家,不用顾着他的面子,只管欺负回去就是了。

  阿圆木木地听着,觉得嬷嬷或许是真的老了,再不似以前那般体贴,不安慰她不说,反而要讲她的糗事。

  好在阿圆也有了些别的收获,她从不知道父亲竟还去了老将军府上,也从来没见过那个在他面前威风凛凛的父亲跟别人低头认错,她努力去想,却怎么也想象不出那是什么样的场面。

  7

  嬷嬷熬了阿圆喜欢的鱼汤,喝到第三碗的时候,告诉她,城里戒严了,宵禁以后还在外的人要严查,各城门也都加了两队人巡防值守。

  “定是城主寻不到你着急了,明日便回府吧”,嬷嬷边说边给她盛汤。

  是吗?是担心自己?还是生气自己这般任性,不识大体?阿圆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出了神。其实她心里很敬仰父亲的,怀山虽不似西山沃野千里,也不似燕山商贾云集,但父亲从不苛责欺压城中百姓,加上治理有方,各家日子过得也是和乐美满,父亲也不似其他人,左一个妾室右一个妾室,待母亲极好,阿圆觉得,世上大概再没有比父亲更顶天立地的人了。

  只是,父亲总是很忙,不是在前院议事,就是到城中巡查。阿圆比不上阿哥能为父亲分忧,也不似阿姐聪慧能哄父亲开心,所以父亲偶尔得空跟他们亲近时阿圆也插不上话。

  她后来倒是想了个法子,今日扔学堂师傅一身的泥巴,明日弄哭别人家的娃娃,想着这样父亲好歹会注意一下自己,结果呢,每次都弄巧成拙,父亲对她也越发严肃,总是板着一张脸,动不动就拿“以身作则”之类的道理对她说教。阿圆觉得很委屈,心酸又难过,她明明只是想跟父亲多说说话嘛,为何父亲这般不懂她?

  她那晚睡得迷迷糊糊的,梦里又见到了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父亲教她读书,她淘气的不想学就使劲冲父亲撒娇,父亲非但不生气,还开心得哈哈大笑。

  8

  第二日一早,阿圆就被嬷嬷送回了府里。

  好在经过一夜的心里建设,她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对离家出走这件事,自然是要诚恳认错的,但是对西山城主的提亲,也是绝不能屈服的,就连说辞她也在心里反复排演了好几遍。

  然而意外的是,她的父亲大人根本不在府里。

  母亲看上去也全然不像生气的样子,不但吩咐侍女帮她换回了女儿衣衫,梳洗打扮,还吩咐厨房去做她爱吃的点心。可是母亲越若无其事阿圆就越心乱如麻,她想着,莫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她小心翼翼地靠近母亲,小心翼翼地去拉母亲的手,小心翼翼地蹭到母亲怀里,想说话,又觉得自己昨夜里准备的说辞好像并没有什么用武之地。

  母亲似是看穿了阿圆的心思,摸着她的头说,“傻孩子,你父亲不会同意让你嫁过去的,一早就去加紧城防了。”

  阿圆怔住了,她抬头去看母亲,发现母亲如同平日里一般温柔,眼睛里却隐隐地多了一层潮湿的雾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式离家出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式离家出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