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真相浮出
和风起2019-09-12 10:002,466

  “不过这一切你恐怕见不到了。”贾琦突然说道。

  他一跃而起,手中的匕首就要刺中蒙面人,蒙面人一脚踢在贾琦的肚子上。

  贾琦被踢倒,桌椅全被撞翻,匕首落在他旁边。

  “咳咳。”

  这一下让贾琦受伤不轻,全身都是伤痕,趴在地上起不来。

  蒙面人拿起地上的一根麻绳,索住贾琦的脖子,使劲的勒。

  贾琦慌乱之下,摸到刚才掉在地上的匕首,刺在蒙面人的胳膊上。

  蒙面人吃疼,但力道不减反增,勒的贾琦喘不来气,脸已经变红。贾琦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挣脱不开。

  最终,他的反应越来越小,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韩振这时候也从里面退了出来,贾琦已经死了。

  见韩振睁开眼睛,徐捕头目光一亮,有结果了?

  “怎么样?”他问道。

  韩振摇摇头,最后下手的人到底是谁,他还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端汤过来的,是同伙!

  “昨天晚上老夫人是不是让人端汤来了书房?”韩振问贾老夫人。

  “没错,公子怎么知道的?”贾老夫人问道。

  “猜的。”

  又是这一句,徐捕头也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鬼才信。

  “老夫人能把昨晚送汤到书房的人来一趟。”韩振说道。

  “可以。”贾老夫人说道:“小晴,去把杨奎喊来。”

  杨奎?

  杨家?

  韩振陷入了沉思。

  贾老夫人问道:“杨奎就是杀害琦儿的凶手吗?”

  “不确定。”韩振说道。

  小晴带来了杨奎,就是昨晚给贾琦送汤的那人。

  杨奎看到全都盯着他,有些紧张。

  韩振开口道:“昨晚你给贾琦送汤的时候,有没有遇到其他人?”

  “没有。”杨奎回道。

  “想好了说,我现在怀疑你就是杀害贾琦那个凶手的帮凶。”韩振直接说道。

  杨奎听到后,吓得直接跪在地上,磕头道:“冤枉啊!我真没有杀害家主,我看着家主把汤喝下后,就直接离开了。”

  韩振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不是他下的药又是谁呢?

  杨奎杨奎,真不是十年前那个杨家的吗?

  还是这一切都是巧合?

  韩振想的脑子疼。

  外面太阳已经要落山了,还是留着明天想吧!

  “徐捕头,把他看紧。现在天色已晚,明天再继续。”

  现在还不知道杨奎具体的身份,但就不是说他没了嫌疑,还是要盯着的。

  “好。”徐捕头点头道。

  韩振刚要离开,想起了蒙面人说的那句“你死了之后就到你娘了”,又和徐捕头说道:

  “派几个人守着贾老夫人,我怕有人会对她不利。”

  交代完这些事后,韩振便和徐捕头分开,他往客栈方向走去,徐捕头则是回衙门。

  傍晚的扬城还挺热闹的,来往的人络绎不绝。

  “这位公子,贫道观你印堂发黑,有劫降临。”一个算命的道士拉住韩振说道。

  韩振瞥了他一眼,又是这些江湖骗子,无非就是想要钱罢了。

  反正他现在有钱,直接拿出一两银子,说道:“不就是想要钱吗?给你。”

  道士却拒绝了他:“贫道说的是实话,不是要公子的钱。”

  韩振好奇的看着他,不是为了钱?倒是有趣。

  “说说,我有什么劫?”

  “三日之内,公子将有两劫。”道士神秘的说道。

  “哪两劫?”韩振问道。

  “财劫,死劫。”道士又说道:

  “财劫,公子会在三日之内损失一笔钱财,这个无大碍。关键时这死劫,顾名思义,公子三日之内会有性命之忧。”

  韩振听了他的话后,更加不信了。

  财劫?自己今天才赚了二百两,何来失财一说?

  死劫?他好的很,死什么死。

  “多谢提醒。”

  留下这四个之后,他便不给道士说话的机会,离开了这里。一看就是骗子,还有什么好说的。

  道士看着韩振离开后,摇头道:“是福是祸,自有天意,祸福相依……”

  ……

  韩振没听到道士后面说的,他知道自己现在很饿,他要回店里吃东西。

  朱妍恐怕已经走了吧?

  要不就是卷了自己店里的东西走了。

  反正店里的东西也没什么用,更不值钱,她要是能拿的走就尽管拿。

  可他错了,当他回到店里时,发现朱妍正在柜台上打着算盘。

  怎么都对算盘情有独钟?

  “你没走?”韩振问道。

  “我为什么要走?我答应过你给你打杂还钱的。”朱妍理所当然的说道。

  韩振不知道说什么好,是朱妍太单纯还是自己把她想的太复杂?

  或者说复杂的是他自己?

  “好吧,我渴了,给我倒杯水。”

  既然想好了要打杂,那就要有被使唤的觉悟。

  朱妍给他倒水去了,韩振拿起了自己的算盘,背对着朱妍,“啪啪”的打了起来。

  “水来了。”朱妍说道。

  韩振转身,想要接过水,结果撞在了朱妍的胳膊上,把水和杯子撞到了地上。

  朱妍的手抖了起来。

  多么似曾相识的一幕!好像在哪儿见过。

  “你抖什么,我又没怪你。”韩振无语道。

  明明是自己撞到了她,为什么她却像干了坏事一样。

  “不是的,我今天胳膊撞到桌子上了,刚刚被你一碰,疼得更厉害了,手就拿不住杯子,掉了下来。我也不想抖,太疼了。”朱妍说道。

  “哦。”

  韩振点点头,原来是这样,还以为又是被自己吓得呢?

  又?

  小刘?

  朱妍的手抖是因为受了伤,那么小刘手抖是为了什么?

  真的是被自己吓得吗?还是和朱妍一样,也受了伤?

  他是右手抖得,右手?

  韩振回忆着,贾琦的匕首好像刺的就是蒙面人的右手。

  贾老夫人说小刘从小父母就不在了,蒙面人自称是十年前杨家唯一活下来的人,那时候小刘多大?

  看小刘的样子今年也才十八左右,那么十年前就是八岁左右。

  小刘?蒙面人?

  两者到底有什么关系?还是说小刘就是……

  通了,都通了。

  “哈哈,我知道了。”

  韩振跑了出去,往贾府的方向。

  他感觉到身上有什么累赘,拿出了四个钱袋。二百两银子,十二斤重,的确是个不轻的累赘。

  可这么多钱他又不能随便一扔,他看到了朱妍。

  经过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朱妍应该是信得过的,把钱放在她身上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这里的钱先放你身上,我要出去一趟。”

  韩振把钱给了朱妍,刚要走,看到朱妍正托着手,还在抖,就说道:“找个大夫看一下胳膊,从钱袋里拿钱就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侦探客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侦探客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