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孤雨淋2019-07-25 09:503,873

  生锈的钥匙,灰尘沙沙的门锁,配合出鹧鸪啼的开门声,许久廖无人烟的房子和过去连着剪不断的绳索,沉闷阴森的气息是幽怨的符号,缩绕形成一个结。

  “以前我们就住这里,这有……有心雾的成长痕迹。”

  “我知道,我还来过,这些年我都没来看过心雾,以前心雾跟我说过她喜欢和妹妹在一起,我想她们姐妹感情不错,我就放心了,而且心雾有你们照顾,真好,谢谢,谢桦。”

  “别这样讲啊,心雾是阿志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女儿,心雾和你一样热爱自由,想做就会去做,但我哪有……很好地照顾她,我……”谢桦不敢直视叶琪,握住双拳来回踱步。

  叶琪咳嗽几下,用手挥去周围空气中尘埃,笑着说:“说这些干嘛,这么闷,不开窗么?”

  那时候,她一定也很闷,很难受,甚至怨恨吧!谢桦心里想着。一块块瓷砖上落定尘埃,伸向阳光照得到的地方。谢桦拉开窗帘,抖落一阵灰,却怎么也拉不开似乎倔强又委屈的推拉门,手心沾有灰尘像香炉的烛灰,留有滚烫的余温。

  “可能是久没动过。”说着,叶琪却只需轻轻一推就打开了,“什么事情要在旧家说啊?这里应该没住过几年吧。”叶琪一边走到阳台。

  “雾雾上小学那年就搬家了。嗯,我们也好久不见了,聊聊吧。”

  “怎么,好啊。今天天气挺闷热呢,其实我没有想过王参志娶的是你。”

  “嗯,其实我也不知道你是阿志前妻,想想我们还做了三年同桌,和你真是特别的缘分。”谢桦转过身,往厨房方向看去思索着什么。

  “是挺特别,雾雾和心雾也会和我们一样有特别的缘分吧。”叶琪看了看谢桦正沉默良久,也想了一会,问道:“怎么会起雾雾这个名字呢?”

  谢桦这才回过神来,说:“因为如果雾雾真的走了,看到心雾我不至于那么伤心,雾雾是我的女儿,心雾也是我的女儿,都是都是……”谢桦早已泪花斑驳。

  “怎么回事?”

  “在孩子出生不久,医生查出有心脏病。我们按照医生说的细心照料,准时喂她吃药,定时查这查那,总是怕这怕那,可是为什么意外还是发生了。那天在公园玩耍,她在台阶上摔下来,都怪我没好好看住。医生说孩子除非,除非心脏移植否则日子不久了。”

  叶琪握住谢桦双手,轻轻拍打着说:“然后孩子坚强地活下来了,对不对?”

  谢桦收回双手,跑进客厅,背对叶琪,接着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全部心思都在雾雾,我不要再没有好好照顾她,我要她带着爱离开,”这时,叶琪也走进客厅,谢桦耸起肩膀,小步小步走到厨房前面,害怕地说:“可是,有一天雾雾喘得很厉害,我们着急得不得了,抱起雾雾就赶去医院,急救过后,医生让我们那几天好好陪陪她,她就要走了。等平静下来,邻居陈老师下课回来打电话给我们后,才发现……忽略了心雾。”

  “不是,今天只是聊聊天而已。我要见心雾,我的心雾呢?”

  谢桦推开厨房门,往后倒去倚在桌子边,说:“还……还忽略了家里正煮着东西。心雾倒在烟雾中,抢救过后仍处于昏迷状态,医生说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谢桦指着厨房说:“那场火留下了可怕的痕迹,那件事后我再也不敢踏进去。”

  叶琪几乎快站不住,一呼一吸提醒着自己站在暴风雨中央,无能为力地等待雷鸣。叶琪看了一下里边,立刻回头闭上眼睛,挺直了说:“然后呢?心雾醒了,对不对?”

  “两天后,雾雾情况恶劣,我决定采取那个建议。很快地,联系了国外有名的黄医生后,就给雾雾和心雾做了心脏移植手术,很成功。”终于说出来了,好长一段时间谢桦以为自己已经没心没肺地忘记了,能没心没肺地好好生活,原来自己是记得这样清晰,自己会抖得那么厉害。“对不起,我让心雾救了雾雾。”

  叶琪捂住耳朵,而捂不住泪水,不停地叫着“我的心雾,我的孩子。”

  或许是叶琪的哭喊,谢桦早已倒在地上,说:“如果可以,不会是心雾,我来换回雾雾。”

  “真的不会吗?为什么没关煤气炉?你有没有想过她还会醒过来?心雾那么小,那么小就躺在冰冷的医院,刀把冰冷割开瘦弱的胸膛,该有多疼,该有多害怕!”叶琪睁开眼睛,房子里的灰尘似乎聚在半空中,形成一团雾,迷迷蒙蒙地,但她完全没感受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那段时间这样的话语拉扯我成好几半,我多自私,多残忍。”谢桦使劲挪动身体到叶琪旁边,无力地说着。

  “你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为什么不告诉我啊?”叶琪笔挺地蹲下来,扯住谢桦湿了一角的衣襟。

  “如果没有那场大火,那么去天堂的就是雾雾了,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我害怕再有什么来夺走了,我始终没勇气告诉你。我对不起心雾,但其实我又谢谢心雾,救了妹妹。”

  “谢桦,一命换一命地救吗?心雾就和雾雾一样大的时候,你们杀了她!你不能失去女儿,我就能够失去女儿了吗?”叶琪气愤地说。

  “叶琪,我没能好好照顾心雾,还让你经历失去女儿的痛苦,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心雾。你寄的费用都有存着,现在,我只求你不要告诉雾雾心脏移植的事。”还未说完之时,拉开的阳台门已经合上,无人察觉。

  “不要再让我听到这四个字,我要,杀了你!”叶琪激动地跳起来,狠狠地抓住桌上一把小刀,顷刻之间,烟雾浓烈地罩住整个房子,推着两位母亲进入漫天飞雾的布景,才发现是“无法原谅”的心声,委屈的孩子和倔强的报复。小刀滑落,叶琪柔和了眼光,擎着泪花微笑,说:“心雾,不要怕,妈妈就在这里,妈妈保护你,谁也不能伤害你,妈妈保护你。”

  最后一次见面,王参志带着姐妹两个去机场送叶琪。心雾抱住妈妈很久,漂亮的头发贴在叶琪天蓝色的衣服上,飘动如一袅温暖炊烟,又像快乐的小鸟牵着妹妹,告诉叶琪,自己喜欢和妹妹玩,爸爸和阿姨都对自己很好。悄悄放在行李箱的鲜花图画,叶琪还清楚记得,包括起飞离开的心情,是那么踏实和狭小妒忌。

  但是,依依不舍的拥抱不见了,活泼开朗的笑容消失了,只有阴森寂冷,若隐若现,嘴唇暗黑沉毒,曾经发出动听的音调--妈妈。叶琪感到一种难以抗拒的压迫,意识到周围的烟雾,烟雾中的一个女孩,伤心欲绝地说:“心雾,对不起,我是妈妈啊,妈妈在你的世界里消失了三年,你也不能用永久不见来惩罚妈妈啊!”叶琪伸手去抓,徒留抓不到的雾。谢桦大声惊叫--那个女孩,突然出现在谢桦身后,按压在耳垂后,阴森森拖住谢桦进了厨房,厨房门瞬间关闭。叶琪难以相信眼前的女孩就是王心雾,正要开口就被吓得晕倒过去,她本想说,停下来!

  那天上陈老师课的一整班学生、陈老师、黄医生的女儿,还会有!哭泣声徐徐穿过层层烟雾,荡漾成不寒而栗的死亡赞歌。

  闻歌而到,果然在厨房,看到叶琪倒在地上,于是慌张地敲打,王参志沿着厨房门精疲力尽地蹲下,因为烟雾越来越浓烈,推着生命走向窒息的暗礁。“孩子,我知道是你,快住手啊,看看这个家,谢桦阿姨、爸爸、妹妹和你,曾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爸爸换了房子,不是要避开你,而是让生活前进,我们也想你。”

  雾逐渐淡下去,王参志勉强喘着气,慢慢坐下来,继续说:“妹妹生病了,随时都会离开,爸爸很着急害怕,留你一个人在家里,忘关煤气炉的家里,还签了同意书让你匆匆忙忙走掉,我很抱歉,王心雾。”一字一语地,雾淡下去,淡下去,就像日出前的晨雾,又浅又薄。“你走后,谢桦她很难过,若不是爸爸努力改变还有以前和你一起开心玩耍的妹妹,她又怎么承受得起。她也是一个白色强人啊,也很抱歉没能抓住你,但是抓住了妹妹啊。”黎明破晓,薄雾已退,“我有听到也还记得,你要推倒全世界。但孩子你不能这么做,开开门,给爸爸一个机会,让爸爸抱起摔倒的心雾。”

  门也学退去之雾,几分当几年地移动,微弱的声音格外清晰,让人提着心等着某个迟到的答案。苍白苍白的小女孩、冰冷冰冷的小女孩、无声无息的小女孩,头发遮在前额散下,暗暗幽幽印入眼眸。王参志缓缓靠近,慢慢地拨开头发,她抬起头的一刻,王参志没有压抑,兴奋不已地抱起小女孩。看到了吗?听到了吗?

  是王心雾,活泼可爱的大女儿、热爱自由的大女儿、开朗活泼的大女儿!她像花儿一样绽放笑容,对王参志说:“对不起。爸爸。”突然,爸爸松开手,倒在地上,血迹绕着手腕形成一条红丝带,一滴一滴血流动着述说,就在门缓缓移动的时候,王参志就已知道答案,他拿起叶琪声旁的小刀,门打开的时候,银白小刀早已成红。女孩摇着头抽泣,感受到久违的,心痛。

  后来,人们说,每当夜深起雾的时候,这儿常有来去不明的女孩歌声,于是叮嘱孩子千万不要在附近逗留,然而,他们不知道这个女孩只是在吊唁生命,唱一首爱恨怨谅的心灵之歌。听:

  姐姐妹妹

  雾中行走

  姐姐不见

  妹妹在哭

  一个爸爸

  两个妈妈

  雾中相聚

  红红何遇

  那他们呢?许飞杰拿着信封,沿海边奔跑,叶琪又离开了,这一次是一个人,起飞的心情依然是踏实的,她在信上说:谢桦,对不起,那天我过分了。谢谢你们用爱打开心雾的心结,我走了。在远处,王雾雾和谢桦面向大海,海上没有争渡,没有斜月沉沉,无边无际,是自由,是姐姐!她们各自摆出图案,手指靠在一起画出美丽心灵,印在蓝天上。她们深深地轻吻手指,和风温暖吹来。谢桦拿出一串海贝项链递给雾雾,雾雾微笑着,贝壳的末端触碰到柔嫩的耳垂。谢桦搂住雾雾,说:“听到什么了?”雾雾也搂住妈妈,在耳边轻轻说:“原谅。”雾雾把海贝项链放在沙滩上,牵着妈妈的手,一起迎风笑得柔和,看着海浪将项链卷去,她们似乎听到海笑的声音。

  “王雾雾。”许飞杰边喘边笑,灿烂如故。

  “许飞杰,帮我和妈妈照张相吧。”王雾雾也笑着。

  按下快门,海天相接的人和景被定格下来,宁静澄明。照片上有四个人,存放在旧房子里厨房前的桌上,天真笑容的王心雾左手牵着爸爸,右手牵着妹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