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预谋开始
邱学清2019-04-16 15:2014,800

  五章

  【1】

  对于单身白领来说,下班后的夜生活是一种释放,更是一种娱乐。宋佳瑶从来都是这夜上海酒醉灯谜中的常客,市中心一家高档夜总会的豪华包厢里,宋佳瑶个和几个朋友喝着酒,享受着音乐的节奏和炫彩的灯光带来的刺激。

  宋佳瑶在出国之前是这里的VIP会员,经常带着朋友来这里玩。这次刚回来,她穿着一身嘻哈潮牌,就拉着几个经常一起玩的人来这里聚会。

  “佳瑶啊,你真的要去三林上班?”其中一个打扮时尚的闺蜜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宋佳瑶。

  “就是啊,你家那么有钱,那么大的企业,进去当个经理多舒服。”

  “虽然三林集团也不错,你留学归来,为什么要去给别人打工呢?”

  “你们还真的以为我是去上班的啊。我们家和三林家准备联姻而已。”

  “宋家千金和林家少爷啊!”其他人开始起哄。

  有人拿出手机,向其他人分享搜索到的照片。

  “林启东,也是个高材生,这颜值也没的说啊。”

  “果然,这个世界有钱的人就越有钱!”

  “郎才女貌啊,哎,就只能羡慕了。”

  这种阿谀奉承让宋佳瑶心里有些得意,她喜欢这种优越感。而这些人对她来说,只是酒肉朋友,她对闺蜜相称的这种事完全不在意,只是单纯的喜欢周围有一群跟屁虫罢了。

  “你和那个林启东见过面了吗?”话锋一转大家开始八卦起来。

  “说实话,他第一眼给我感觉有点幼稚,单纯的很。典型的那种有钱人家的少爷,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宋佳瑶随意的摇晃着手里的鸡尾酒。

  “哎,其实没有爱情的婚姻也挺无聊的。”其中一个人女生说道。

  宋佳瑶不屑的笑了一下,“你也是单纯的可爱哦。还期待爱情,现在哪里有什么爱情?结婚只是一个形式,实际上不还是两个人生活,各不相干,我照样玩我的,他玩他的。”

  “就是,能不结婚就不结婚,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顶多就是生理需要。”

  对于这次安排,宋佳瑶心里完全不反对,爱情对她来说可有可无。当她见到林启东的时候,心里涌出了一种期待,俊朗干练的外表加上谈吐间有她喜欢的英伦范儿,当时的心动让她在那天瞬间确定了进入三林的意愿。

  相反,林启东对于这次的安排在那天晚些时候和父亲发生了争执。

  “公司运营部门已经满员了。您为什么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林启东有些质疑。

  “宋家在未来能够给我们很大的帮助。两家现在需要一个稳固的关系来保证宋林两家的合作长久发展。”

  “您这样直接安插人员进来,您让我很难堪。”

  “当初你也是我直接安插到公司的人!”林正云对于儿子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有些气愤。两句话聊完就将林启东轰出了书房。

  原本还想和父亲理论他对三林集团未来的规划,无奈之下只能先接受现实。对于宋佳瑶的到来,两年前他刚刚接手集团的时候,孟楠就曾经提到过这个情况。

  “你现在刚刚接手集团的工作,这个时间段老爷应该会更关注你对集团的运作。”

  “按照你的意思,等集团的运作走上正轨之后呢?”

  “现在这个社会,掌握着大部分资源和财富的少数个体,比如三林集团的林家。他们将会选择和其他相同条件的个体进行联合,双方的个体资源将会进行相互利用扶持,以谋求更大,更多的资源和利益。这也是大集团维持自我生存的必然法则。”

  “我懂你的意思了。以你来看,会是哪一家?”

  “毫无疑问,是宋氏集团。宋氏集团和三林集团,也就是宋家和林家是多年的合作关系,双方已经基本形成了小范围的资源整合。现在两家就差一个能够长久稳固双方互惠互利的关系,而且过往十年时间里,与三林集团依然保持合作,并且符合条件的只有宋氏集团。”孟楠露出了让林启东看不懂的微笑。

  “别卖关子。”林启东坐在靠椅上,翘起了二郎腿。

  “因为只有宋家老爷子膝下是个在海外留学,貌美如花、端庄贤淑的女儿。”孟楠和林启东四目相对,会心一笑。

  “你这些消息挺灵通啊!”林启东看着孟楠从西装内侧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他坐正了身子,接了过来。他记得那张照片上宋佳瑶笑得很甜美,整个人如孟楠形容的那样,看着非常舒服,让人感到亲切自如。但是刚才的那个人他感受到更多的是一种难以看透的不适。

  【2】

  这种培训着实让刘雨桥欢喜了一把,第二天的课堂上她记下了培训师课件上的每一条要点。

  “国际市场营销思路本土化在手机市场表现的也很明显。从2015年开始,中国的国内手机市场就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我们以苹果手机的份额数据来做详细的讲解。”培训师放出了一组数据图。

  从图表上的数据能够明显看出,自12年开始直至14年12月,苹果手机都稳定的占据着中国国内手机市场12%左右的份额。

  “第二张数据图表,我们就很明显的能看出来,15年开始,苹果手机12%的市场份额,下降到了10.8%。原因是什么呢?”大屏幕上放出了第三张图表。

  “原因就在于四大中国产本土手机品牌合在一起占据了48.7%的市场份额,其中三林通讯占了8.6%。尽管苹果仍然是中国市场上最受欢迎的非中国手机品牌,但是其市场份额已经下跌到了第五位。15年3月份开始,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大中华区,销量下跌超过26%,亚太整体收入下跌整整25%。”

  培训师转身喝口水,留给台下的学员记笔记的时间,刘雨桥则在思考这些数据背后的原因。

  之后的一些原因,虽然在刘雨桥看来有些过于简单,甚至有些勉强,但是依然认真地做着记录。紧接着培训师又晒出了几组苹果手机在印度的市场数据。

  “这组数据,我们就很明显的看到,苹果手机在印度基本处于长期激战,却始终无法领先的局面。整个印度,三星和另一中国品牌积极地各自占据了22%和21%的市场份额,苹果位处第三,20%。三林通讯通过对印度当地语言的开发应用,利用这种优势紧追其后,占据了18%的市场份额。”

  众多原因中,刘雨桥看到其中一条,让她差点笑出来。

  ‘苹果手机的智能系统,Siri无法识别出印度口音,功能形同虚设’

  单单这一点,她很佩服三林通讯看准了印度当地语言复杂的空档,抓住了这一契机针对语言做开发,赢得了当地消费者的认可。

  这样的培训节奏和效率,大量的理论和实例相结合,在前三天的课程中充分的让刘雨桥学到了不少东西,但也开始感觉疲惫。

  第三天,培训师一如既往的放出了课件,依然围绕国际市场营销的内容。

  “从今天开始,未来的一周时间里,我们每天只上半天课,上午的课程改为从9点开始,到12点结束。至于剩下半天的时间,你们需要完成这个课题。”培训师打开了另一个课件。

  ‘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为期一整年的时间里,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白皮书’

  “这是我已经做好的一份,一周后将会和你们每个人做出的进行对比,其中数据差额最小的人得10分,取前5名学员,依次给出9、8、7、6分。”说完后培训师关掉了课件,继续上课。

  中午吃饭的时候,刘雨桥和短发女学员聊起了那个白皮书的课题,但是对方完全没有头绪。

  “我从来没有做过类似的工作,虽然想认真做,可是完全无从下手啊。”

  “你就不要想去赠额外的加分了,随便做一个就好了啊。”之前那个和她们聊的不太愉快的女学员端着餐盘坐了下来。

  “你怎么不去混人脉了啊?”短发女学员嘲讽地问道。

  “本以为是一群高管老板,至少也应该是凤凰男。聊了两天骚,一个个都是带着任务来的!不是约我出去玩,就是下课打麻将。没一个有利用价值。”

  “培训还带着任务啊?不过也是,老板送来培训,肯定是希望员工能学到点东西,回去发扬光大,带领公司。”

  刘雨桥低头吃着饭,没想去理会她不感兴趣的话题。

  “其实他们不是什么高管,也就是能力比较强一点。公司送他们过来培训,给他们的任务就是在培训结束后务必进入三林通讯的项目中去。”女学员小声地说道。

  “培训后能参与三林通讯的项目?”刘雨桥抬起头看着女学员。

  “对啊,我来之前老板也是这样说的,非常期望我能最后进入三林通讯的项目里。”短发女学员说道。

  “哎呀,就是说最后培训结束,三林通讯会让一部分人进入到他们的一个年度项目里。大家都想往里进啊,自己的履历上多了一个筹码。不过我是不可能了,我也不指望,进到项目里也是丢人。”

  【3】

  刘雨桥决定回一趟深蓝公司,她想到了温志明那天关于理想的问题。同时,有一种直觉在她心里开始萌发,她如果能够进到三林通讯的年度项目里,不论是和赵刚关于那三个问题的争执,还是她个人职业生涯的追求,都会有可观的收获。

  现在的问题在于,一个年度项目,参与进去至少也得几个月,而她即将升任公司运营总监,即便最后能够进到三林的项目里,只要赵刚不同意,也完全没有机会。

  “什么年度项目?”赵刚一贯的靠在沙发上,一边泡着茶,一边和刘雨桥言语。

  “这次的培训结束后,会选一部分学员进入三林通讯的一个年度项目中实操。”刘雨桥盯着赵刚的一举一动。

  第一壶茶冒着热气被赵刚倒进了茶盘,烧水期间他努力地表现出一副自然的姿态,他不知道刘雨桥对这件事知晓的程度。在刘雨桥全盘托出之前,他必须应对自如,虽然他原本想在培训结束的时候再将进入项目里的计划顺水推舟的安排下去。可是现在的情况下,他得先稳住刘雨桥。

  “培训结束后,公司这边还是有不少事情等你回来组织安排。”赵刚将泡好的茶倒进了茶碗,递到了刘雨桥面前,“三林的年度项目必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走了公司少了领头羊啊。”

  还没等刘雨桥道出其中利大于弊的缘由,路已经被赵刚堵得没有丝毫空隙。

  “如果可以两头都兼顾呢?当然肯定是以这边为主。”

  赵刚咽下了口中的茶汤,他知道了刘雨桥心中所想,也正中了他的下怀。赵刚给自己的茶碗里续了一杯,他兴奋的口干舌燥。

  “你小看了运营总监的位置。深蓝公司虽然不是大企业,公司业绩也算是平稳上升中,明年力争上市的时机,需要你上任后处理的事务可谓数不胜数,而且董事会备受瞩目。你况且还是新手……”赵刚没有再说下去,他觉得都留一点余地,不然刘雨桥真的知难而退,他煮熟的鸭子可就要飞了。

  在刘雨桥看来,赵刚这番话的立场在情理之中,而且换做是她也会这样考虑。但是她再次想起温志明的那两个问题,这是一个机会,她始终相信在上海这个竞争激烈的大都市,机会比能力更重要。现在需要一个理由说服自己,更要让赵刚支持她这个想法。

  可是她完全想不出理由。这个时候的赵刚也是百般焦急,两个人就只顾低头喝茶,想的却是同一个答案。

  什么理由能够说服赵刚让刘雨桥进入三林的项目?

  “你进入三林年度项目的目的是什么?”赵刚准备投石问路,与其毫无结果的僵持,他想知道刘雨桥的初衷。

  而这个问题,正好给了刘雨桥一个机会。

  “就是因为我是个新手,三林通讯年度项目中一定能够学习到有益于管理和运营公司的内容。与其闭门造车,不如从师学徒,我相信在三林通讯这个项目中的收获要远远大于自己的摸索。更何况其中的硬性成本和利润回收的时间成本,都能给公司节省出一个奇迹。”刘雨桥的话语带了一些煽动辞藻。

  但是赵刚却只顾喝茶,并没有给她直接的回复。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给刘雨桥一个正面的答复,虽然她的理由足够让这件事圆满的达成他的目的。双方大概沉默了半分钟的时间,赵刚放下了手上的茶碗,脸上的表情有些勉强和纠结。

  “这样吧,虽然我是老板,但是你的要求我还是需要和其他高管交流一下,毕竟你离开后,需要其他高管去弥补你的空缺。”赵刚看向刘雨桥。

  赵刚开始泡第三壶茶,如果是其他人,比如说饭桶,赵刚可能对这份白皮书不报任何兴趣和期望。但是刘雨桥的那一份,一定非常有价值。

  “公司花了不少钱让你去培训,董事会这边也表态,需要你定期交一份培训总结报告。但是我却认为没有必要,你最终还是要回到公司把你所学到的知识转化为管理。所以,你做出的这份白皮书报告才是你运营思路,信息采集分析能力在运营总监岗位上的能力体现。”

  刘雨桥眼前的赵刚让她有些不敢相信,在她眼中,赵刚是一个缺乏判断,做事没有主见的领导。她很想对他表达出赞美之词,但是忍住了,变成了微笑。

  “这份报告要求一周之后上交,到时候我复制一份发到你邮箱。”

  刘雨桥离开后,赵刚静静的靠在沙发上,盯着墙上的那幅字,随后回到办公桌旁,拿出宣纸铺开,稳稳地磨出墨汁,从笔架上选了一支笔润了润,盯着折好的纸面,刚劲有力的写下了四个字。

  “运筹帷幄。”

  【4】

  然而在赵刚早上刚刚来到公司的时候,就看到饭桶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大腿翘着二腿,一脸的得意。

  “赵总好久不见啊,近来可好?”饭桶看着赵刚。

  “你陈总有事快说,没事请回。”赵刚将外套挂好,没打算理他。

  “刘雨桥最近肯定会来找你,问一件事。”饭桶胸有成竹。赵刚知道他在故弄玄虚,依然不做声。

  “刘总参加的那个培训,毕业后三林集团会选培训成绩优秀的学员进入到三林通讯的一个项目中”饭桶说。

  “我还期待了一下,就这个事儿?”赵刚说。

  “刘总进入到三林通讯的年度项目里看起来一定是件好事……”饭桶没有继续往下说。

  赵刚坐在皮椅上,“……”

  饭桶觉得赵刚也差不多来了兴趣,“你觉得刘总学成归来,公司在她的带领下必然能一飞冲天。”

  赵刚打开电脑,假装不想理他。这确实是他当初的想法,而且他心里深信这么做绝对没问题。

  “但是,赵总,您不想想,深蓝公司和三林集团实力上的差距。以刘总的能力,进了三林的项目,稍微露两手,那林启东还不动心?”饭桶看向赵刚,眼神中充满自信。

  “你什么意思?”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何况这美人还是个豪杰。刘总工作能力强,还是个美人儿,三林集团的当家林启东必然想把她挖过去。两家一对比,刘总假如一心动,说不定就不会回来了。你花了钱,还把人送给了林启东,这买卖你赔大发了。”饭桶觉得说到这就够了。

  当初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经饭桶这么一说,他觉得也有几分道理。

  “你今天来不是就想说这些的吧。”赵刚撕开一袋菜叶倒进了茶壶,又烧了一壶水,脸上开始露出了笑容。

  “我是来跟赵总谈生意的。”

  “哦?来,说说。”

  “刘雨桥很有可能会留在三林,但是你也不用慌,有我在她就不可能留在三林。”

  “你有什么目的?”

  “咱们各取所需啊,赵总。”

  两个人看着赵刚的那幅字,各自心怀鬼胎的笑了起来。

  【5】

  孟楠带着一份文件走进了电梯,他向两位打扮靓丽的女同事打了招呼。孟楠在公司的女同事里人气很高,她们之中很多人暗中喜欢着他,对他的了解程度胜过他本人。电梯里两位美女在后面对着孟楠指指点点,眼神里充满了暧昧。电梯在中间楼层停了下来,孟楠往旁边让了让,两位美女相继而出,其中一位回头看了一眼,而孟楠回避了对方的视线。

  林启东接过孟楠递过来的文件袋。

  “这是到今天为止,学员们递交上来的项目合作确认表。从数据上来看,基本上和往年没有多少出入。”孟楠说。

  林启东看着打印表上合作项目的大致内容和数量,达成合作的学员名称,以及双方背后的公司名称,有几个项目的背景区域被标注成了红色。

  “今年混进来的老鼠数量依然可观,有比较合适的目标吗?”林启东说完将文件翻到了第二页,上面是红色背景所属学员的详细信息。从毕业院校后第一份工作至今所有进入过的公司,工作能力,工作成绩无不巨细。

  “理论上还是有两个相对来说比较有价值。”孟楠脑子里浮现着那两人的样子。

  “公司目前针对这两个人还有职位空缺吗?”林启东问。

  “人事那边表示暂时没有。不过可以按照去年的方式,进行季度性岗位考核然后优胜劣汰。”孟楠说。

  林启东稍微思考了一下,“可以,确定好之后就去办吧。另外还有一件事……”

  【6】

  位于林启东办公室下方十层是三林集团的项目运营部,刚刚进入三林通讯,温志明着实体验了一把大企业的工作氛围。其中的“玫瑰制度”让他完全不敢对工作放松一丝注意力。第一天进三林,员工办公厅的走廊墙上挂着一张让温志明误认为是一整面墙的白板。上面密密麻麻的贴满了各种颜色的便签纸。

  第一天入职的下午,HR给了他一本厚厚的公司员工手册,按照级别温志明属于集团G1编制,整个编制的倒数第二阶层,每个阶层两个等级。前三天他不需要参与具体的工作,只需牢记员工手册里他所在岗位G1标准的工作内容,以及公司基本制度。其中他看到了那个“玫瑰制度”。

  公司上层会定期以便签纸的形式将设有团队额外提成的项目张贴到走廊的白板上,不同颜色的便签纸代表了不同的难度,相应的提成也会根据难度有所不同,其中红色最高,绿色最低。

  员工在完成本职工作后,可以去查看白板,选择相应难度的项目工作。摘下便签纸的人就是团队的队长,他需要根据便签纸上的人数要求找到合适的人组成团队,在规定的时间完成这个项目工作。这个过程看似简单,这个队长筛选小组队员的标准,往往首先是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人,其次是在公司的员工信息平台上查找工作能力强,团队意识强,责任心强的人。

  而其中暗藏在这个制度下,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所有人都保持着认真工作,积极表现的态度。所有人的工作效率,工作能力都会被上级以月度报告的形式展现在公司员工信息平台上,而队长在组建团队完成项目工作的时候,不会去选择那些工作评分较低的人,即便最后两人都是朋友。

  而另一方面,大家也不会去接受评分较低的人发出的组队邀请。温志明看到这个制度之后,和他的上级领导交流得知,“玫瑰制度”是林启东上任后颁布的第一个集团内部制度,而且制度一出,所有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有了质的飞跃。

  “温,员工手册的阅读报告好了吗?”他的上司是个澳大利亚人,在英国利物浦出生,后跟着家人迁入了澳洲。带着浓厚的英式口音,加上体型微胖,说话的声音有些低沉。

  “上午的时候就已经发到您邮箱了,帕里斯先生。”虽然这份报告在今天下午才需要上交,温志明还是选择提前做完。他想腾出更多的时间去了解这家公司,很明显那本厚厚的员工手册还有不少价值。

  下午四点左右温志明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回到办公桌后发现他做好页码标记的员工手册却不翼而飞了。作为一个新人,这或许不是个好事情,他确定离开前员工手册还在桌子上。周围的人大部分在低头忙碌,没有明显注意他这边的目光。

  ‘或许这是件小事’

  “温,来一下。”帕里斯先生站在办公室门口对他招手。

  【7】

  离开深蓝公司后,刘雨桥联系了一个大学的学长,两人在校期间同属一个社团,期间受了对方不少照顾。

  “看来你混的不错啊。”刘雨桥看着学长的办公室,“高端大气上档次。”

  “少来。你肯定有什么事需要我了吧?”学长笑着给刘雨桥倒了杯水。

  刘雨桥贼笑着将一个大纸袋放在了学长的办公桌上,“这是孝敬您的。”

  “哎呦,懂事了嘛!”学长回到了位置上,将纸袋打开来,“哎呦!”

  刘雨桥看着学长一脸兴奋开心的表情,“怎么样!这可是PG典藏版,还是您最喜欢的0079版元祖高达。”

  “说吧,要我帮什么忙?”学长将纸袋放在了一旁。

  刘雨桥将白皮书的事情告诉了学长。

  学长站了起来,“跟我来。”

  这几年刘雨桥一直和学长保持着联系,他从上家公司出来后,就来到了现在的这家专门从事电子产品销售的公司任职销售总监。

  “你要的数据我都有,但是我不能直接送给你,这违反职业道德。不过既然答应帮你,我就一定会帮你,只是能不能有收获就得靠你自己了。”说话间,刘雨桥跟着学长走出了大楼,经过马路来到了对面的卖场。

  刚进门,一个穿着某品牌T恤的小伙子递给刘雨桥一张宣传单页,满脸笑容,“老板,买电脑吗?”

  “这里一层主要经营各品牌电脑,我们直接去三层。”学长接过了那个小伙子的传单,折了两下塞进了裤子口袋。虽然这里很嘈杂,人多而且很杂乱,刘雨桥却不怎么反感。每个人都保持着饱满的精神状态,热情地对待每一个潜在客人。

  学长的临时办公室位于三层的一个角落里,原本不大的房间里站着十几个手机品牌专柜的负责人。刘雨桥还不清楚学长具体要怎样帮她。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请来的分析师,她在未来一周的时间里,每天下午都会和你们在一起。在你们日常工作的基础上,帮助她做好销售方面的数据统计。”学长带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向刘雨桥。

  “大家好,我叫刘雨桥,未来一个星期请大家多多帮忙。”

  其他人离开后,刘雨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学长的感激。这间一千平米左右的大厅几乎囊括了全国所有的手机品牌,在这里呆上一星期对她那份白皮书来说价值斐然。

  “你别高兴的太早,你是来给我当临时工的,一个星期后我要收到你做的数据统计报告啊。”两人相视一笑。

  关于这份白皮书,单是收集和展示数据并不能表现出绝对的价值,最主要的是基于数据本身的分析,以及对这个市场的总结和展望。而手机市场对于刘雨桥来说,显的比较陌生,然而她又不可能完全依赖之前的学长解决所有的问题。刘雨桥找了一个咖啡馆坐了下来,她开始在网上找一些相关的资料。根据她以往的经验,虽然网上很多收费下载的资料,但是很难在一份文件里找到所有想要的内容,花大量的时间去检索每一个材料里的内容就显得非常繁琐而又没有效率。

  【8】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现在是下班高峰,一对情侣手牵手走了进来,两个人看起来很甜蜜。刘雨桥开始收拾电脑,从她进来就注意她的一个金发外国帅哥走了过来,想要她的微信,却失落而归。她一个人走在街上,尽量不去想这些年一个人的生活。这些年来她身边从来不缺追随者,然而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凡夫俗子,只是第一次的爱情给了她并不美好的回忆,从此封闭了对爱情的期待。

  一顿东北水饺让她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心情也顺畅不少,整个步伐快了起来。她住的地方周围有一家宠物店,店主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中年大姐,她经常看到店主抱着一大袋猫粮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十几只各种花色的野猫。她还拍过照片,朋友圈里积攒了不少点赞和评论。今天这个时间店里几乎没有客人,从外面透过落地玻璃窗能看到里面亮着灯,一只灰色加菲猫懒洋洋的躺在笼子里舔着爪子。一人一猫隔着玻璃四目相对,猫明显没有把她当回事,转过头去继续舔毛。

  “还跩起来了。”刘雨桥推门走了进去。原本想再逗逗它,可是一进门她看到了里面的一个笼子里蹲坐着一只柴犬,吐着舌头咬着尾巴,眼睛紧紧的看着她。笼子上粘了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它的年龄。

  “你才三个月大啊?叫什么名字啊?”刘雨桥蹲在笼子旁,里面的小家伙将鼻子凑到笼子的缝隙里,噗噗噗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刘雨桥用右手的食指碰了一下它湿湿的鼻尖,却被它舔了一口。小家伙开心的在笼子里拼命地摇起尾巴,也让刘雨桥心里愉悦起来,“给你买个零食奖励一下。”

  她挑了一个牛肉味的咬棒,付钱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小家伙盯着她,不停的舔着鼻子,她拿出手机准备付钱,“大姐,它有名字吗?”

  “暂时还没有。”店主笑着回答,用剪刀将牛肉棒的包装纸剪开了一头。

  “它没有主人吗?”刘雨桥回到笼子旁,将牛肉棒塞进了笼子里。小家伙闻了闻,并没有立刻就吃,对着刘雨桥叫了一声,前爪开始抓挠笼子。

  “它在对你表示感谢。一个客人要出国了,不想养了,就把它留下来了。”店主的语气有些失落。

  刘雨桥站了起来,静静地双方看着彼此,“狗真的会笑哎。”

  【9】

  而整个下午温志明先是在上司帕里斯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个多小时,原因就是那本员工手册。

  “温,HR大概十分钟前拿着发给你的那本员工手册来找我,就坐在你现在的位置上。很明显你忘记了前天我告诉你的事情,除了你所属岗位的那部分之外的内容,不需要你去理会。告诉我为什么?”

  这个问题让温志明紧张起来,背后开始冒汗。他确实放松了警惕,也没有想到只是浏览了手册里高级别岗位的一些工作内容,以及奖励机制和类似“玫瑰制度”的管理机制,会被这样的重视。

  “温,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违反制度?”帕里斯的坐姿表示他现在很严肃地看待这个问题。

  “我只是好奇,当时看到了玫瑰制度,就觉得公司的管理体制非常独特,就想多了解一些。”温志明喝了口水,他没有说谎。

  “只是好奇?好奇到给内容做标注?做记录?用手机拍照?”帕里斯离开了椅子,将门打开,“HR在等你,也许你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再决定。”

  那份员工手册的价值竟然惊动了HR,这也应征了温志明当初的判断,但是现在他需要度过这道难关,他必须留在三林通讯。三林通讯根据不同的岗位设置了不同级别的HR,温志明离开办公室,经过他的办公桌,正好看到了刘雨桥打来电话,他没有理会,将手机调成了静音状态。

  负责他这个级别的HR,办公室很小,就在公司行政办公室旁边的一个隔间里。乳白色的办公桌上放着那本员工手册,温志明平和的坐在椅子上,和对面的HR面对面。

  “这份员工手册三天前我亲手交给你,并告知需要三天的时间来熟悉你所属级别,岗位的具体内容,以及蓝色部分的公司基本制度。按照你的上司帕里斯先生所说,你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完成了汇报书,而用剩下的半天时间浏览并记录了不属于你级别以及岗位的内容,对吗?”对面的那个带着眼镜的短发姑娘面带笑容,整个表述毫无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稚嫩。

  “是的。”温志明同样表情严肃。

  “这本应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我想听听你的理由。”

  他将之前对帕里斯阐述的内容重复了一遍,对方一边听一边记录在一个灰色笔记本上,这让他很不舒服。

  “对手册的其他内容拍照我应该怎么理解?”

  “我这个岗位未来晋升的机会很多,我也相信我自己的能力,所以我想早一点了解高级别岗位的相关内容。但是手册今天结束就要交到你这里,所以我就将其他内容拍照保存。”

  HR没有看他,眼睛眨了眨,手上的笔在指尖左右摇摆了几下,笔记本上记了几笔,就将本子合上了。

  “非常感谢你有这样的上进心,公司这边会尽快做出决定,如果没有特别的通知,具体的决定会转交到你的上司帕里斯先生那里,并由他转达,今天就到这里,谢谢。”温志明转身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发现HR将那个灰色笔记本装进了一个文件袋里。

  才第三天,他进来三林通讯才第三天就已经处在要被辞退的危机中。回到座位后他拿起手机,两条来自刘雨桥的未接电话,余光中帕里斯在看他。六点十五分,温志明没有向前两天一样留下来很晚,拿起包离开了办公室。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距离大厦两个一个街区的路口处有一个隐蔽的地下室改造的复古咖啡店,温志明坐在一个角落点了一杯热美式,随后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眼睛盯着烟灰缸。抽了几口之后,他将半支烟摁灭在了烟灰缸里,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想退出。”温志明简单的说了一句。

  “什么原因?如果是钱的问题,我可以再加一倍。”对方的语气很平和。

  “和钱没有关系。三林集团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你也得像我相信你一样的相信你自己。”

  “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还有更好的方式让公司成长。”温志明皱起眉头。

  “这一点你得相信我。”对方的口气严肃了起来,“就像当初你所相信的那样。”

  无奈之下温志明挂断了电话,他想起了之前和刘雨桥谈起的理想,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帮助公司潜入另一家公司,只为了能够获取一些有价值的情报和信息。他觉得口中的咖啡异常的苦,而他只能强忍着咽下,生活又何尝不是呢。他闭上眼抽着烟,心里责骂着自己的无能和无知。

  【10】

  员工手册的事情让温志明吃了一个不记录在案的警告,同时岗位也从营销部转到了项目部,工作节奏也明显慢了不少,但手里具体需要落实的事情却逐渐增加。最大的原因是新来的主管,总是将琐事安排给他。

  “你作为一个基层新人,需要更多的磨练。让你多干些小事情,都是为了你好啊。”新来的主管名叫陈嘉侨,正是深蓝公司上一任营销总监“饭桶”。

  整个上午温志明抱着厚厚的文件霸占了复印间,他在准备下午开会的材料。余光里他看到总裁助理孟楠领着一个打扮知性的美女朝他们的办公区走了过去。虽然只是总裁林启东的助理,温志明早已感知出来孟楠在整个三林集团的地位。他抱着已经复印完的材料回到了办公室,正好赶上孟楠在向大家介绍。

  “这位是公司新聘请的项目经理,主要负责你们部门的营销工作,希望大家以后好好配合。”孟楠简单的说了几句,把介绍的话语权交给了宋佳瑶。

  “大家好,我叫宋佳瑶,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宋佳瑶点头示意,脸上带着笑容。孟楠找了个理由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宋佳瑶也没想和他多说什么,在饭桶的引导下走进了给她独立安置的办公室。

  “哎呀,听说宋总是英国留学归来,这就应征了一句话啊。”饭桶走在前面,开始溜须拍马。

  “哪句话啊?”宋佳瑶站在门口,看着饭桶将玻璃门打开来。

  “才貌双全。”饭桶说得有板有眼,让宋佳瑶心里一阵欢喜。

  “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陈嘉侨。”饭桶看着宋佳瑶打开了电脑,自觉地走了出去,“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您直接叫我。我就在隔壁。”

  孟楠是谁?在三林集团有多大的影响力?这两个问题饭桶心里有着明确的答案,而能够被孟楠亲自带过来介绍的人物,宋佳瑶来头一定不小,况且又是他的顶头上司。该装孙子的时候就得把人当大爷供着,他始终相信自己的判断。

  温志明回到复印间继续打印文件。

  “你挺忙的啊。前两天电话都联系不上。”刘雨桥打来了电话。

  “到了新公司,总得好好表现啊,我又是个新人,又被上司刁难,身不由己啊。”

  “有个事想找你帮个忙,一起吃个饭吧。”

  刘雨桥挑了一个地方,将地址发给了温志明。

  上午的课程结束后,培训师给大家提前公开了周末结束后下周开始的课程,“过去一周的时间主要让大家更多的了解国际市场营销的理论内容。接下来第二阶段我会引导大家更多的参与到实际的操作中去理解具体的论点。”

  从手机卖场那里收集到的数据已经告一段落,刘雨桥现在更多的需要在白皮书中阐述过去一年整个手机市场的销售核心问题,以及未来手机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她需要的是销售思考层面的内容,而不是卖场里具体的销售行为信息。这一点温志明之前作为公司的销售主管,或许能够给她一些帮助。

  【11】

  在晚上和温志明约吃饭的地方附近,她找了一家咖啡店开始把手里的资料汇总。温志明为了能够准时下班,丝毫不敢耽误手里的工作,还计算着时间。他决定在临近下班前十分钟把工作上交,并写完工作总结,从饭桶和新来的项目经理今天下午的状态来看,应该不会再派任务给他。

  五点五十,温志明将文件夹以邮件的形式发送给了饭桶,他祈祷最好饭桶明天再查看邮件。其他人开始小声交流晚上要去哪里玩,“温志明,晚上有安排吗?我们要去唱歌,一起啊。”

  “我约了人。”

  “懂了,祝你好运。”同事露出了坏笑。

  五点五十八分,温志明将工牌放进了手提包里眼睛盯着饭桶的办公室。这时候饭桶发来了一条信息,温志明皱起了眉头,深呼吸了一口,“将文件抄送给新来的宋总一份。”

  “好的。”温志明虚惊一场,按照饭桶发给他的邮箱地址,抄送了一份给宋佳瑶。

  六点整,大家并没有马上走,相互间开始等待第一个走的人。宋佳瑶走出了办公室,听着声音的饭桶也跟着出了办公室。

  “今天大家辛苦了,我请大家吃个饭吧,正好可以多了解一下彼此。”宋佳瑶说道。

  “宋总真是客气,刚上任应该我们请你吃饭,今晚我请客。你刚来还不熟悉,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馆子。”

  其他人表现得很开心的样子,温志明坐在位置上,悄悄的将电脑打开,从包里拿出工牌放回到桌子上,已经复印完的文件藏了一部分在包里。

  “陈总太客气了,那我也不好剥陈总面子了。”宋佳瑶突然觉得饭桶这个人以后一定能够成为她的心腹。

  “我就不去了,你们好好玩吧。”温志明小声地说了句。

  没等宋佳瑶看向温志明,饭桶已经瞪了过去,“你怎么一点都不合群呢?难得宋总第一天来,你想干什么?”

  “我也想去啊,但是手里还有活要加班。公司员工手册上说的很清楚,员工必须完成当天的工作。不好意思宋总,不是不给您面子。”温志明带着尴尬的笑容。

  宋佳瑶僵硬在原地,这是第一次有人拒绝了她的邀请,心里对温志明的感觉和饭桶完全相反。饭桶见势不妙,赶忙打起圆场,“你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一辈子只能做个小职员。其他人还有谁有事要加班的?”

  办公室里沉默了,彼此相互笑笑,宋佳瑶回到办公室拿着包走了出来。饭桶走在前面,其他人跟在身后,离开的一瞬间宋佳瑶转头看了一眼温志明,两人四目相对,温志明依然带着微笑。

  【12】

  下班的时间点,又是周五,刘雨桥坐在饭店里,周围坐满了客人,她已经喝完了一壶茶。服务生也来了两次催她点单,“我还有个朋友在路上,再等一下吧。”

  温志明拎着一盒蛋糕走了进来,刘雨桥看到后笑的有些无奈,“大哥,我以为你又要放我鸽子。”

  “不敢不敢。新来的项目经理一定要请吃饭,我谎称要加班才躲过来。路上遇到一家甜品店,这个真的不错,带回去尝尝吧。”

  “现在可以点单了吗?”服务员拿着点单器瞬间出现。

  两个人菜点的并不多,也没把心思花在吃饭上。菜还没上齐,刘雨桥就直接将她想的思路告诉了温志明。

  “其实你想的这个方向应该是营销的范畴。不能简单的归纳为销售行为或者销售的思路。现在基本上销售都是和营销策划挂靠在一起,我觉得你可以往这个思路上想想。”温志明掏出手机,翻出了收藏的一个文章发送给了刘雨桥。

  “销售行为背后的营销策略。”刘雨桥边听边看。

  “虽然我之前也不在手机行业,但是道理是相同的。商品本身会根据市场而演变,很多人习惯于把演变的原因再归纳到市场需求决定了产品设计。其实背后的营销策略考虑的会更多,会更早。”

  听到这里刘雨桥开始有些疑惑,但是又想不到具体的内容去表达。

  “我举个例子。手机和人的关系之所以能够变成这样,你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

  “手机成了人们生活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刘雨桥想起了她和林启东的那次对话。

  “具体一点,哪一部分让人无法割舍手机?首先是通讯,微信和其他社交APP的普及和使用效率让人们无法离开手机。其次是生活服务娱乐性质的APP,用手机看视频打游戏的时长几乎和通讯持平。”

  “所以手机屏幕越做越大。”刘雨桥看了一眼自己的新款手机,“甚至开始把前置摄像头给省略掉。”

  “你有没有想过手机的演变为什么会这么快?比如说外形上屏幕越做越大,各种服务类APP越做越多,特别是金融类。几乎是一部手机能够解决人们衣食住行的所有事情。但是智能手机的问世到普及才短短五年不到。”

  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能给她的白皮书报告带来很大的帮助,刘雨桥心里产生了这个念头,她心里开始钦佩温志明:“先吃饭吧,菜都上齐了。”

  “让我说完,不说完吃不下去。”两个人同时笑了出来,温志明喝了口水,“其实背后的原因是手机支付系统逐渐地完善。因为这个条件的成熟,APP也好,其他服务类功能也好,都能在第一时间进行在线支付,完成消费行为。所以现在的智能手机才能有机会改变人们的生活,并让商家有机会去引导人们的消费。”

  刘雨桥真的是眼前一亮,她之前只想到了手机支付的背后用户信息的重要性。推动手机整个产业的演变这一点她没有想到,而且通过细细地思考之后她非常认可温志明的这个观点。

  “这顿饭没白请。你琴拉的好,脑子也灵光。”刘雨桥端起酒杯,“来,我敬你一个。”

  “有个事情,一开始我心里有点纠结,现在还是打算告诉你。”温志明抿了一口啤酒。

  刘雨桥好奇的看着他,“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你想哪去了?”温志明一脸尴尬,“我新工作进了三林通讯。”

  这件事确实让刘雨桥有些惊讶,“林启东邀请你的?”

  “没有,跟上家公司不欢而散,我后来就投了不少简历。我也不想换岗位,三林通讯正好在招运营策划的岗位。”温志明观察着刘雨桥的状态,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让她产生误会。

  “我以为什么事呢。你担心什么啊?你去三林又和我没有关系。”刘雨桥心里确实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但是温志明的担忧让她感受到了被在乎的温暖,“话说三林这么大的公司还有刁难下属的上司啊。”

  “我之前的那个澳洲上司挺好的,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我被调到了另一个部门。那个死胖子也是刚进到三林通讯,一直使唤我干一些和我岗位不相干的事情。”

  “哈哈哈,我之前上司也是个胖子。”刘雨桥想安慰一下他。

  “你没看到他吃饭的样子。领导能力没体现出来,饭比谁吃的都多,就是个饭桶。”

  一瞬间刘雨桥冒出了一个想法,“你现在的上司叫什么?”

  “好像叫陈嘉侨。”

  刘雨桥惊愕的愣在了位置上。

继续阅读:第六章 危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三大定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