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又是这个梦
半坛浊酒2019-10-18 16:502,742

  毕竟灵气时代已经二十年了,产生变化的不止是人类,加上当年人口锐减,以及现在的修士孕育下一代的相对变少,对于粮食的需求没有以前大了。

  野外的妖兽能狩猎,皮毛,骨骼挺值钱,肉食显然也比粮食更好,所以国家并没有集中力量消灭它们,况且那个工程量也太大。

  刘熠的家在镇子的南方,处于阵法边缘,那里有不少灵田,父母承包了几十亩果林,在林子边上,有独栋的三层小楼。

  镇子里人来人往,店铺也不少,都是些初级法宝商店,妖兽材料收购店,灵草铺子之类的,也有几家三流道馆,刘熠跟熟悉的人打着招呼,很快就到了家。

  屋里没人,显然爸妈还在果林里没回来,如今的种植业,比起资料和影视中的那个时代已经方便许多,几乎没有病害,况且施肥和灌溉都能用法术完成。

  但是虫害却严重的很,那些虫子在灵气环境下,一晚就能孵化,第二天就开始吃树叶,吃果子,三五天就开始产生后代,你敢偷懒试试,保证最后留下一片光杆树木,也不知那些母蛾是怎么进入阵法的,难道都是藏在人类身上,或者是施肥用的灵兽粪便里?

  先回到自己房间,刘熠伸出手,啪的一下,一个灰白色小瓶子从墙角飞入手中,可刚才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你这家伙,也不知是什么来历,是个什么品阶的法宝?温养了你这么多年,也不见有啥神奇的功能,要不是看在小时候你助我得到一丝大日真火的份上,早把你卖了,带着你,连传送阵都坐不了。”

  刘熠嘴上嫌弃着,但是眼神里却藏不住笑容,这个五公分不到的灰白色小瓶,只有小拇指那么粗,布满了裂纹,瓶口还缺了一小块,虽然看着卖相极差,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法力修复和温养,总算是能收入气海了。

  刘熠张嘴把它吞进了肚子,落入了丹田气海,然后朝外走去,他要去田里帮父母。

  要说起这个小瓶子,那也是有个故事的,刘熠刚出生时,身体不太好,整天整夜的哭,老妈甚至抄了一首夜哭郎贴在镇上路口,可还是没效果,又让镇上的药师检查了,什么毛病没有。

  那一年,有个游方相师路过,刘熠的奶奶就抱着他去算命,那相师也真有些本事,摸了摸骨头,说这孩子啊,五行缺火,水中金命,名字得有个火才行。

  奶奶立刻递上几枚碎灵晶,那个年代,灵晶价值极高,毕竟修真时代刚刚开始,相师一高兴,当场给取了一个熠(yi)字,说是有光华闪耀的意思。

  相师说了,这个字不得了,拆开来看,左边有火相助,右边一个羽,下面一个白。

  羽,那就是羽化登仙!白,那就是白日飞升啊!这孩子将来必然能成大器。

  后来相师拿着一把碎晶欢天喜地的走了,奶奶力排众议,给他改了这个名字,说来也怪,从那以后,刘熠起码哭的少了,你要是给他抱到太阳下,一会儿就能睡着。

  六岁那年,小熠该上小学了,爸爸从鲁州做工回来,给他带了礼物,是一个精致的小瓶子,还说是个法宝。

  卖东西的人说了,这可是天穹碎裂那一年,妖星碎片坠落在泰山上,自己得了大机缘捡到的,只是自己属性不契合,所以忍痛出售,忽悠了他老爸不少灵晶。

  不过小熠可开心了,在阳光笼罩的院子里举着瓶子乱跑,欢呼着:“我有法宝喽,我有法宝喽,老爸,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某天中午,他不小心摔了一跤,脑门磕在了地上,手里的瓶子刚好处于下方,把眉心都磕破流了鲜血。

  小熠昏迷了三天,浑身滚烫发红,把衣服都点着火了,医院的床铺也被他点燃了好几次,后来检查不出所以然,被医院赶了出去,因为医院里浓烟滚滚,影响到其他病人了。

  谁料想,刚出了医院大门他就醒了,迷迷糊糊说太阳晒的好舒服,家里人开心的不行,一路抱着他,晒着太阳回家了。

  后来晒着晒着他的病就好了,那个瓶子就用绳子绑着挂在了脖子上,他老爸本来是要砸了的,可是铁锤都砸坏了,破瓶子却没破,看来还真是个法宝,加上小熠哭闹不依,只好又给了他。

  打那以后,他学习成绩越来越好,就是睡觉特别少,白天爱晒太阳,还容易饥饿,爸妈没办法啊,指望老爸打工肯定不行了。

  幸好领了国家的基本功法,这几年也有一点点修为,加上以前种庄稼出身的,父母就承包了果林,一年到头的收入,有一大半进了刘熠肚子,他老爸常说,真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老俗话说的太对了。

  “嘿嘿……”想到这里,刘熠忍不住笑出了声,前面果林也到了,他伸手在阵法上点了好多次节点,走了进去,没看到父母,可能在另一边。

  刘熠站在两行果树中间,微微眯着眼睛,然后猛然睁开,两团细小的赤红火焰在瞳孔里燃烧起来,内部还有一点点金色。

  他双手插兜,一步一步向前走着,神识铺开,从每一片树叶,每一个果子,每一条树枝掠过,那隐藏的虫子发出吱的一声,身体蜷缩着死去,那偶尔掉下来的,当场摔成了好几块,看上去跟烧糊了一样。

  一小时后,就跟爸妈迎头碰上了,这块地已经是处理完毕了。

  其实他们早上就开始捉虫了,是从另一边开始的,只是他们修为不高,只能一人负责一排树木,还得操控法力慢慢捕捉。

  “呀,小熠回来了,咋不回家歇歇,跑地里来干嘛?”老妈埋怨着,

  “这不是没看到你们,想着肯定在地里,就过来帮帮忙。”刘熠上前挽住老妈。

  “儿子,考试没问题吧?”老爸黑黑的脸上绽放着笑容。

  “嗯,应该是稳了。”刘熠笑着说,因为他有这个自信。

  “那就好,考上一本大学的道院,这学费啊就好办了,回头拿了咱们阳南郡第一名,奖励和原本准备的学费你全带走,万一学校吃不饱了,你还能买些灵兽肉吃。”老爸露出幸福的笑容。

  “说什么呢?全郡好几万考生,都是各个学校里挑出来的尖子生,你可别给儿子压力。”老妈埋怨道。

  然后她扭过头,拍着刘熠的手臂说:“儿子,别听你老爸乱说,拿不到第一也没事,能考上全国最好的道院,妈已经很开心,很知足了。”

  “嗯,没事的,妈,我哪有什么压力,反正考都考完了,后天放榜就知道了。”刘熠露出一个你看我多轻松的笑容,让老妈宽心。

  回到家,老爸先是带着小熠给爷爷奶奶上香,虽然进入了灵气浓郁的时代,但是生老病死依然无法避免。

  何况当年他们都是五十多岁的老人了,即使修炼了国家免费公布的道书,也没有效果,没几年就先后病逝了。

  老爸把小熠考上名牌大学的消息告诉爷爷奶奶后,又去了镇上一趟,买了不少好酒好菜回来,不过刘熠今天差点吃撑了,就使劲给父母夹菜,让他们多吃。

  老爸显然很开心,就多喝十几杯,早早的睡下了,本想帮老妈收拾碗筷,却被她赶走了,刘熠只好去了三楼的卧室。

  坐在床上运行法力,锤炼筋脉和肉身,把今天储存的灵力化去不少,直到天快亮才睡下。

  恍恍惚惚中,刘熠又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他知道自己再一次进入了那个梦境,来到了那个空无一人的山顶平台。

  “喂,有人吗?能不能吱一声?”刘熠双手拢在嘴边喊了一圈,可是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什么都没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球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球修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