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万叶飞花
慕容湮儿2019-09-30 09:312,999

  深夜的时光悄然流逝,可洛云薇却在床上翻覆数次无法入睡,体内的炎火之气在胸口盘绕,仿若要破膛而出。她浑身如被火焚烧,打坐调息仍不能压制。她飞身跃出窗外,感受深夜的沁凉,草丛间的露珠散着阵阵寒气,稍稍平复了些许她体内的炙热。她伫立在一片花海中,想起试炼场玄越对她说的话,她这五年来从未有一刻懈怠过修行,可每回都能参透仙法,却力不从心,总差那么些火候。难道真的是她修炼的方法不对才导致的?可师父可是东阳神君,他又怎会错?

  突然想到自己修炼了一个月无果的火海地炫,她张开双臂,聚体内之灵力。双掌间腾起微弱的火光,随着灵力的释放,火光愈发浓烈,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球。周遭花海红光涌动,闪烁着微微火光,隐约有着顷刻间要被焚尽的势头。洛云薇的眼睛一亮,还未来得及高兴,只见四周火光骤然消逝,掌间火光渐渐隐遁,直至不见。

  又失败了!

  “攻势猛烈,后劲不足。”花海深处走出一个苍色身影,在淡淡月光下显得身影修长,衬得她犹如谪仙。

  “是你?”洛云薇惊异,不正是在试炼场对她相助的玄越吗?

  “你体内的炎火之气鼎盛,却释放不出,有没有想过,是你修炼的方式不对?”玄越傲然伫立,眉宇深深,面上透着几分看破一切的睿智。

  洛云薇却不说话,只是用一种“你是谁呀,竟敢质疑东阳神君”的表情看着他,对于这个短短一日相遇两次的男子多了几分戒备,虽然他就在不久前还帮助过她。

  玄越见她一副戒备的模样,不由耸耸肩,也不再继续往下说,转身要走。

  洛云薇眼看着他就要离去,忙出声道:“等等,难道你有好法子?”

  玄越回首对上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嘴角露出淡淡地弧度:“你可以试试修水灵法。”

  洛云薇一听即刻摇头,“我是火灵,怎能修水?况且,水天生克火,万一走火入魔呢?”

  玄越道:“但凡有一线机会,就该试试。”

  洛云薇想起今日师父眼中流露出的失望,暗暗下定了决心,“那你可以教我?”

  玄越想了想才道:“我教你一招万叶飞花,自己领会。”

  他后退几步站定,口中吟念着心法,只瞬间白茫茫的水汽自四面八方飞涌而来,将这片无边无际的花海包裹。风动残叶,花瓣振落,飘荡着的水汽合着花叶席卷而来,直逼洛云薇。

  洛云薇一惊,正想闪身避开,却见那席卷而来的花叶没有任何攻势,只是轻柔地将她团团包围其中,她的衣袂飞扬,发丝舞动。刹那间只觉周身一片沁凉,体内那股不得释放的炙热似乎得到了抑制。望着漫天飞花,她的眼中满是惊疑。

  待灵力散去,花叶四散,玄越已不知去向。

  洛云薇垂首,望着自己的双手间仍旧残留着的水汽,忆起方才玄越吟念出来的心法,当即练了起来。

  *

  天边翻起鱼肚白,昨夜被摧毁的花海又生出了含苞待放的花蕊,清晨的微风吹拂着花叶,带出阵阵沁香。一阵狂风呼啸而过,花叶上凝结的露水骤然漂浮起来,打落那才长成的花苞,枝叶晃动,一刹那间花叶成海。

  成功了!

  洛云薇收起灵力的那一刻已无力的躺在花丛中,修炼一夜万叶飞花的她有些疲惫,可却掩不住的兴奋。五年来,头一回修炼功法如此一气呵成。

  花丛间的露水湿了洛云薇的发丝衣衫,可她却觉畅快淋漓,体内炎火之气似乎不再如当初那般沸腾。看来水不仅克火,还能抑制调节体内的炎火之气,若她继续修炼水心法,是否很快就能将炎火之气融会贯通,不用再忍受每夜的炙热之痛?

  她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师父。

  洛云薇猛然弹坐而起,有些迫不及待,可转念一想,如今不过是初见成效,待完全压制炎火之气再禀报师父不迟,指不定还能给师父一个惊喜。

  她拍了拍衣裙上沾染着的花叶,伸了个懒腰,突然觉得今日的朝阳异常美丽夺魄。

  想起玄越昨夜对她的指点,当即御剑而去,待行至鸿月殿外,正见十来名弟子正拥簇一处,口中不时发出声声惊叹。

  她下了剑,朝人群中走去,才发觉一男一女正在殿外那空旷之地比试,其中一人正是玄越。

  女子白衣胜雪,面容透着几分张扬夺魄的美,可此时的她的双手与双脚却被团团水汽束缚,不得动弹,任是她几番挣扎都难以脱离。

  “挽玉师姐竟然输了!”一名弟子不可思议的惊叹。

  玄越收了法术,不少弟子拥簇上去,七嘴八舌的问道:“这就是玄越师弟新练成的水凝身吧?挽玉师姐竟没有任何破解之法。”

  “给我几天时间,定能研究出水凝身的破解之法。”慕容挽玉一脸的不甘心,愈显其姿容美艳。

  玄越闻言只是耸肩笑了笑,目光却捕捉到在人群后的一抹身影,她身上沾满泥土,灰头土脸的她显得有些滑稽。

  洛云薇见他发现了自己,干脆走了过去。

  慕容挽玉满是惊疑的道:“咦?你不是东阳神君的弟子洛云薇吗?”

  “你认识我?”洛云薇有些愕然。

  慕容挽玉道:“东阳仙宫有谁不知道你啊?”

  洛云薇闻言,瞬间有些难堪,微微低下了头,想必这些年来整个仙宫都在讥笑她吧。

  慕容挽玉会心一笑,“五年前,一介凡人的你被东阳神君收为弟子,这几年来都受他点化,仙宫弟子们可羡慕了。”

  洛云薇微微抬头,对上慕容挽玉脸上那友善的微笑,心中流露几分暖意。相比在青阳殿受尽师兄师姐们的轻蔑与鄙夷,这鸿月殿内似乎更多了几分人情味。

  “能拜入东阳神君门下是我之幸,只可惜我不太争气,至今未冲破火灵一重。”

  慕容挽玉看她说话时的小心翼翼,从里到外透出的自卑,心中不免有些感慨,虽然投入东阳神君门下看似无比风光,可一旦法力不如人,便会受尽欺凌。青阳殿里的那些人她也是打过交道的,都是群眼光于顶,目中无人的货色。这个小丫头不经世事,法力微弱,哪能讨到什么好。

  “没关系,以后你可常来鸿月殿,这里的师兄弟们都会带着你。”慕容挽玉有些怜惜的抬起袖口为她擦擦脸上的泥土。

  “真的吗?”洛云薇有些不可置信。

  “当然,我可是鸿月殿的大师姐。”慕容挽玉摆出一副极有威信的模样扫了眼在场诸位,众弟子很给面子的点头附和。

  “后山的雪灵芝应该快要成熟了。”玄越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慕容挽玉脸色一变,赶忙叫上几个弟子就御剑朝后山而去。眼看着众人的身影越来越远,玄越才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谢谢你的。”洛云薇腼腆一笑,“你教我的万叶飞花我学会了,似乎抑制了一些体内的炎火之气。”

  玄越倒有些惊讶,“你一个晚上就学会了?”

  洛云薇点头,“我觉得水心法比火心法容易多了。”

  玄越失笑,想了想才问:“要不要一起去后山采雪灵芝?”

  洛云薇眼中一亮,后山的雪灵芝每年绽放一次,统共不过寥寥几朵,根本不够仙宫五殿弟子分的,故而每年众弟子皆会因雪灵芝而大打出手,法力更甚者才有资格拥有雪灵芝。而青阳殿虽只有寥寥数人,但天资皆是佼佼者,自然抢夺的最多。

  抢夺雪灵芝也算是仙宫每年的盛况之一,各殿弟子不仅能切磋法力,增加实战经验,还能以雪灵芝的数量探测各殿实力。从未去参与过的洛云薇自然有些蠢蠢欲动,可一想到自己低微的法力,便出言拒绝道:“你去吧,我一晚没合眼,回屋休息会儿。”

  玄越看出她的担忧,也不点破,只道:“好吧,待你将万叶飞花融会贯通再来找我。”

  洛云薇笑着点头,转身就要走,复又想起什么,回首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玄越看着她眼底的疑惑,沉寂的面上露出几分温淳,“你特别像曾经的我。”

  洛云薇看着他嘴角浅浅的弧度,一时间竟有些恍惚,“今后,我也会像现在的你。”

  玄越不曾料到她会说这样一番话,嘴角的笑意敛去,眼底分外凝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姿媚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