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进入埋伏圈
予云番薯2019-02-20 17:515,205

  《续倚天屠龙记》第十九章火海绝域谁称强 第3节 贼鸥洞

  那夜本登突然心血来潮,要看一看他心爱的新建城堡,没想到人声喧哗之中,突然一条灰影如巨大的蝙蝠般地滑掠到了他的城堡顶上。他吓了一跳,还道是碰见鬼了,后来才发现,那是一个人!这个人竟转到了他那城堡巨大的穹顶后面撒了一炮尿,当真没将本登的肚子给气炸了,但他竟忍住了没有发作,只是立刻安排下人手去查,看这是甚么人这般大胆,又这般轻功高强。

  他手下培养了一大批谍报人员,秘密称号为战鹰圣战大队,他自己亲任大队长,将网几乎撒遍了整个波斯和巴比伦,收集各种各样对自己有用的情报。可是这些人下去后,却并没有查出韦一笑等人的真实身份。本登首先不相信象韦一笑这样的高手会是一个普通商人的家仆,再看那辉月使,举手投足间,都显得有极高明的武功,但她却处处隐而不露,便连狗咬来了都不反抗,岂不是更加值得怀疑?

  本登令手下将那死狗拖来看了,只见那狗被击碎的上颚骨,裂缝整齐,肌肉受损很轻,显然并非刚猛的外家掌力所致,而这狗伤处血管都是闭塞的,极似阴柔寒冷一类的内家掌力所致,那么这个轻功极高,又能用极高明的内家阴寒掌力的人到底是何人呢?

  命人取来了战鹰大队在东方中国收集整理的重要武林人物名册来查,大名鼎鼎的明教四大法王之首——青翼蝠王韦一笑赫然最符合现下这人的特征!

  他大吃一惊,中国明教难道也卷入进来了?中国明教现在正在中国争夺天下,而且极有可能成功称帝,他们要是来了,这情况可就复杂了。难道那个自称什么少掌柜的张公子便是中国明教教主张无忌?怎么可能?这个记录在册的中国第二武林高手怎么会是这么一个显得丝毫不会武功的公子哥儿?

  于是本登安排正对张无忌极感兴趣的妹子亲自试探一下张无忌,然后暗暗刺探他们来波斯到底想做什么。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母色狼妹妹竟想通过强暴对方来打到试探对手底细的目的,更没想到的是,自以为能够一举多得的妹子,竟在最紧要的关头突然害起了该死的羞,没有出得了手!以至机会丧失,再没回来!

  后来很快便发生矿坑被一年轻人独自闯入,大闹一番后又救走了两个女奴,常胜王也因此无影无踪,他更加相信中土明教教主一定亲自来波斯了!不过,他还是不相信那个公子哥儿便是张无忌,因为一个高手决不可能象他那样只是显得身体不错却全无高明武功的!中土明教教主一定在幕后操控着一切!而那两个他救出的女奴,定是摩尼教中的重要人物!

  这个该死的常胜王!深深地辜负了真主安拉对他的信任!辜负了本酋长本登对他的信任!我发誓,一定要狠狠地惩罚他!

  西华子装腔作势地到部落后,本登依然没有半点动作,只是加强了几百里范围内的暗哨,这些战鹰们每个小队都有一只千里镜,一只用于传递信息的猎鹰,分布各个高山要道。终于等到他们使计离开,便一直尾随着跟了去,汇合张无忌后往西而去。

  接到情报,本登终于恍然大悟,立刻提了精锐前往里海。

  圣火岛全波斯人都知道,本登怎么可能不知?只是,他也没法子突破那片火海而已,而且没有十足把握之前,他也不想因为大动干戈而惊动了波斯大帝乌斯汉,现下邪教的人自己取去了,他便来一个中途抢劫,占现成的便宜!事成之后,队伍立刻化整为零,在里海游弋,然后分批靠岸,登陆回部落。

  韦一笑解了百余斤的帆索,堆在船侧礁石上,牵了一头跃入湖中,游到对岸,再将绳索全部拉过去,展在礁石上风干水分,这样可以轻一些,但也多用了半个多时辰,待他将绳索整齐盘起,斜挎于肩头时,张无忌已经找到山洞上崖了。

  原来攀下那片绝壁,进入悬崖的中部,便是贼鸥栖息区了。

  这里的崖壁凸凹不平,突出的巨石和凹入的洞穴比比皆是,极适合鸟儿筑巢栖息,离得近了,张无忌才注意到那遍布悬崖,漫天飞舞的鸟儿,大多都是寻常海鸥,而贼鸥则很少。张无忌在极北冰火岛张大,自然认识这两种海鸟,海鸥体型较小,贼鸥则大得多,从头至尾,约有成年人一条胳膊长。贼鸥主要生长在南北极,其他地方较少见,里海有这许多,倒是自然界间的一种奇迹。它们不会筑巢,只会强抢其他鸟类筑好的巢,实为鸟中强盗。见了这种鸟儿,委实可以不用对它客气,只要它来捣乱,定然下狠手打死。谁知倒是海鸥多,他一攀入海鸥栖息区,便将鸟儿们惊得四下纷飞,无数鸟粪随着突然卷起的剧风劈面打来,臭不可闻。

  如此攀岩,那八十九尺长度也无法丈量,只好凭感觉估计了,好在此处贼鸥极少,正好可以专往有贼鸥的地方去,一个个洞查看。如此不久,便见一处崖壁裂缝之处,两股大腿粗细的泉水被岩石分割开飞流而出,直坠入百丈深的崖下湖中,轰轰的水声不绝于耳,数百只贼鸥便萦绕着翻飞于这附近,伺机偷捕海鸥的雏鸟。

  张无忌大喜:“下八十九一饮清泉”,难道便是此处?忙攀了过去,果然好大一个深洞,那泉水便是自此洞流出,黑压压的贼鸥塞满了洞穴,显然这是它们的老巢了。张无忌毫不客气,直避洞内。黑鸟们见来了生人,立时呱唣着对张无忌又扑又抓又叨,可却无论如何也攻不破张无忌的护体真气。张无忌强行进入十多丈,直至洞内毫无光亮之处,才没有了那种鸟儿。此刻张无忌已经确认此洞应该一定是那个入口了,便精神振奋地出洞攀上了悬崖去。

  才刚刚出洞,便听见了崖顶小昭的呼喊声,张无忌喜极而呼:“我在这里,已经找到那个洞口了,你们无须担心!”

  小昭立刻欢喜得破涕而笑,远处的常胜王也精神为之一振。见韦一笑背了绳索上山来了,常胜王也暗暗的从别的路绕下崖去,此刻天色已经开始昏黑,常胜王要趁夜避开西华子夫妇的眼睛,在他们的船上做手脚。

  就在那山顶宿了一宿,第二日一早,张无忌等四人便固定好索头,将长长的帆索放了下去,怕这绳索不够结实,大家便一致决定一个个地下。张无忌有心想让辉月使照顾小昭不用下去,但小昭言道只有在大哥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而且,此洞到圣坛还有那么长的路。没有她和辉月使对摩尼教的了解,恐怕难以取得圣物。辉月使也连连说是。没办法,当下由韦一笑打头,先下到了那个洞内。

  鸟儿们经受了昨日的不速之客一闹后,心头还一直窝火呢,此刻陡见又来了一个,当下还没等他靠近山洞,便上下翻飞呱唣着呼唤同类注意了,一待韦一笑靠近,立刻蜂拥而上,喙爪交加,措手不及的韦一笑差点一个失手掉下崖去。待他落入洞穴,双臂和后背都已经伤痕累累了。

  还好他的武功十分高强,在狂风暴雨般地攻击中护住了脸面,没让鸟儿们啄去了眼珠,更没有因此失足掉下崖去。入洞后贼鸥更加疯狂紧密,韦一笑只恨自己竟没有使用兵刃的习惯,否则此刻挥舞起来,杀得定然痛快!

  崖顶的张无忌猛然听到这番动静吓了一大跳,要知自己因为有神功护体,还没有感到那些鸟儿们有如何难当,而韦一笑可没有啊!当下立刻将小昭绑缚在背上,拉了绳索飞速地攀了下去。

  此刻那洞外已经盘旋着大量的鸟儿了,应该是其他地方赶来支援的吧,因为洞小,已经容纳不了这许多的鸟儿!只听到处都是鸟儿的呱唣声,洞口处毛羽纷飞,不时有鸟尸随着激流而出的泉水飞将出来,跌入那百丈深渊之中,空气中弥漫着恐怖的恶臭气息。

  不等空中的鸟儿们扑将过来,张无忌已经叫道:“小昭!抱紧了!”说着,身体顺着绳索骤然滑下,将到洞口时双足在崖壁上轻轻一点,便腾空荡了出去,离崖足有十丈远时,张无忌又双手略松,顺着着绳索又滑出去两丈,这才抓紧了绳索荡了回去,然后双手一松,向那激流奔泻、毛羽纷飞的洞口激射而去。冲破飞鸟群,落入洞内,双足踏在激流两侧,双掌顺势向下斜推,正是亢龙有悔,推入胯下的急流当中,扑通一声巨响,整条激流都被这一掌截断了,变成无数的水花猛烈泼洒开来,便似炸弹猛烈爆炸了一般,密集的水花爆飞开去,那密得令人难以呼吸的鸟群们顿时纷纷中弹,怪叫中摔向洞顶洞壁,劈哩啪啦间,落了满满一沟,被随即奔流而下的泉水冲出洞去,跌入深渊之中。

  洞内群鸟骤然见到这一阵势,顿时弃了韦一笑,一起向张无忌飞扑过来,张无忌双掌环绕,隐含太极,洞中的空气骤然一凝,便随着他的掌力飞速旋转起来,群鸟哪能控制得住身躯,亦随着这股强劲的旋风旋转起来,瞬间越来越多,狭窄的山洞眼见无法容纳,张无忌猛地身体后仰,双足钉在岩石上,背后小昭的后脑都快碰到水面上,双掌带着那股风便借着这么一仰,向洞外甩出,这一大团鸟儿便似一枚巨大的炮弹一般,自山洞射出,飞向斜下方的湖水之中,哗啦撒了一大片,一个个晕头转向,口吐白沫,看来没个半个时辰,是缓不过来劲儿了。

  甩出鸟儿,张无忌又呼地直起身来,“喝”地一声,低沉吼出,乃是义父谢逊亲传的狮子吼神功,这声浪,已被张无忌临时改了,只对身躯较小的鸟兽有用,小昭只感心头烦恶,哇的一口吐在了张无忌的肩头,韦一笑则毫无不适。而那些剩余的鸟儿们,已经纷纷落地,滚入急流之中,被泉水飞速地冲了出去。这声浪随着山洞一直传入极深,震得内洞靠吃鸟粪为生的老鼠们也纷纷从山岩上跌落入水中,不一会儿,便随着激流奔流而出,飞泄而下。

  张无忌下来,只三招,便清除了洞中所有的鸟儿,洞外盘旋的鸟儿见这阵势,也只是在外翻飞盘旋,而不敢贸然闯入山洞了。

  小昭见自己竟然呕吐在张无忌肩上了,脸上通红,又羞又急又想笑,腹中偏又翻腾不已,还想吐,慌忙动手解开绳索,扶着山岩,俯身向水流哇哇而吐。

  原来她身子还很虚弱,哪经受得了刚才的那般急速下降、猛地飞起、又呼地后仰?她每时每刻都感到一颗心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去了,没当时立刻呕吐而出就不错了。

  韦一笑见她如此,心中又喜又奇道:“哇!难道小昭也有喜了?咱教主的功力当真深不可测!非我辈所能及!”

  这时看到韦一笑,张无忌和小昭都差点忍不住笑了,只见他此刻活脱一丐,衣衫稀烂、头发纷乱不说,还浑身布满了伤痕血迹,沾满了鸟粪鸟羽,说不出地可笑。

  韦一笑这一辈子也没吃过鸟儿这般大的亏,心中也感丧气,如果张无忌下来再晚一点,恐怕自己还凶多吉少呢。当下不再作声,默默摸到洞深处,随便洗了洗。这时辉月使也下来了,四人便点燃了三根 事先准备好的火把,依然由韦一笑当先,辉月使居中,张无忌背着小昭断后向前进发。

  辉月使摸出了两只铁圣火令,将长的交到了韦一笑手中,叮嘱道:“你走在前面可一定要小心在意!”韦一笑心中感激,当下重重地点了点头,一手拿火把,一手拿圣火令,弓着腰当先向洞中走。

  此去几有二里地都是上坡,洞顶洞壁裂缝极多,滴水如雨,那洞底的激流便是这些滴水凝聚而成的,所以越往里走,水流越小,一里多后,便基本上没有明显大股的水流了了。辉月使见这水又凉又甜,便将从陆地上带来的水倒掉,灌了这洞中的水。

  洞的深处极湿滑阴寒,除了入洞半里处碰到了很多老鼠以外,便很少再能碰见活物了。约二里后,拐了一个大弯,坡势陡然间变成了急剧向下,这时岩层渗水更加严重了,不多时便在洞底形成了一条很大股的水流,飞快地冲将下去,冲得洞中风声虎虎,人都难以立足。而且偏偏这里已经阴冷之极了,洞内四处都是半冰半水之物,滑不留手,害得韦一笑和辉月使手中的圣火令没有打着一个活物,尽刨冰阻滑了。

  这一段路便下得极慢,极度阴寒之中,小昭伏在张无忌的背上,却也暖烘烘的很是舒服。她心中极甜蜜地想,自己活这么大,或许也就是这段日子最幸福甜蜜了,以前虽也伺候过他一段时间,但那时年纪幼小,懵懵懂懂,浑浑噩噩,并没有太多的感受,现下自己不但长大了,而且经受了这次磨难,则更加体会得到这种源于仙境一般强烈幸福,有时恨不得都想,但愿自己的身体永远不好,但愿无忌大哥哥能永远这般背着自己不放下来。

  但旋即她又想到,这是不可能的,无忌大哥哥已经同赵姑娘成亲,而且已经有小宝宝了,而自己能算什么?到时天可怜见,能让自己终身陪在他身边,给他们一家人做个随身使唤的丫鬟侍女便是好的了。唉,就怕到时赵姑娘嫌我碍眼,想方设法将我赶走,那就……想到这里,不禁心酸。但又不能怪人家赵姑娘,对于心爱的男子,又有哪个女子不自私呢?便是男人,也更加没有一人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侣啊……呸呸呸!女子怎么能这样跟男子比?天下男人三妻四妾的多的是,可又有哪个女子同嫁二夫的?想想便可耻!除了无忌大哥哥,小昭这一辈子,便在也不会在意任何其他男子了!如果到时赵姑娘不能容我,我便去找峨嵋派的周姊姊吧,请她许我出家为尼,永伴古佛青灯便了。

  小昭毕竟没有受摩尼教影响很深,情绪激动之下,便不知不觉地将摩尼教全然给忘了,出家还要到佛堂做尼姑。而莫明其妙地选择找周芷若,可能自我感觉同她有同病相怜之感吧。

  周芷若出家为尼的事张无忌早就听说了,在山寨中的那几日,也说给小昭听了。

  这般下了近一里地,坡势放缓,众人心中稍感松懈,走得也更加快了起来,谁知前方突然水声极大,张无忌喊了一声:“小心!”韦一笑便猛地收足,慢慢向前挪动几步,用火把探照,只见前方不足两丈的洞外,赫然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深不见底的深渊!这里全是光滑湿漉的冰沟,倘若不加注意,收足不住,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武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武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