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黑夜、暴雨、山洪与棕熊
予云番薯2019-02-20 17:063,885

  第十九章 火海绝域谁称强

  1。 里海圣火岛

  里海是世界上最大的湖泊,它南北长达一千二百公里,东西平均宽度三百多公里,总面积近四十万公里,比整个日本国还大,南部水深北部水浅,最深处过千米,难怪古波斯人称里海深得没底。里海四周国家众多,除南部波斯沿岸以外,其余多为荒芜之地。那圣火岛离郁郁葱葱的波斯沿岸约二百七十里,顺风顺水一天多就可以到,但今日刮的东北风,略略顶了点,船航行起来便颇显吃力,到第三日早晨,才遥遥见到那遥远的西北方,一股巨大的黑烟从湖面上寥寥升起,行得近了,便见那烟虽不极浓,但阔达数里,升起不足百丈便向西南散去。一座大岛和它附近的大小礁石便在那黑烟之下。

  这般大的烟,该得多大的火啊?看得韦一笑等人暗暗咋舌不已。

  倘若到前方去参加武林大会什么的话,跟着张无忌前去拼杀,定然痛快神气无比,但那是漫天的大火浓烟啊……西华子不禁为自己的前途在心中打开了鼓。胡思乱想中,只听韦一笑大喝一声:“他妈的臭道士!快使力划!这里的水在倒流!”

  果然,靠近圣火岛时,水面的波浪从岛屿那边向这边打过来,浪头足有半丈高,风吹得衣服呼呼作响,这时张无忌已经放下了帆来,抢了小昭手中的浆,自己一人扳两只浆,同大家一道奋力划,小船分波劈浪,甩起落下中,艰难地向岛屿行去。

  此岛东北部全是高山,临海处皆为悬崖峭壁,无风时湖浪便可打起两丈高,悬崖下湖水深不可测,极其凶险;岛屿中部最低,往西南山势又起,但已经没有东北部那般高耸险峻了,最高峰大约一百余丈,然后向西南逐渐倾斜,直至湖岛外的礁石群,延伸入湖中好几里。这一区域便是他们远远看到的礁石群,实际便是该岛逐渐向湖底延伸的被湖水半淹没的地带。此处的山峰和高高露出水面的礁石,因为千万年来的风吹雨淋,都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千奇百怪,湖风吹来,怪声四起,令人不禁骨髓灌风,毛骨悚然;此处湖底生物极其丰富,若潜水下去,景色极是美丽,但正因为此处大大小小、明明暗暗礁石无数,便形成了此处水流极为复杂,恶浪漩涡随处可见,乃是行船极其危险的所在。

  张无忌等人中,没有一个行船高手,便是张无忌、辉月使和小昭,也是凑合着对付而已,其余人则一窍不通,但好在辉月使来过圣火岛多次,对这里的水路还算熟悉,便指引着大家在礁石群中转来转去,沿着一条较宽敞的水道到达了圣火岛。

  剧烈的波浪猛烈地冲击着岸边的礁石和小船,木船无法靠岸停泊,众人只得将船划至离岸二十余丈的一块较平坦的礁石旁,跳上礁石,将船拖上礁石绑牢,然后跳入湖中,游上岛屿。

  西华子夫妇丝毫不会游泳,见到这白花花一片打起一人多高的浪花眼就发晕,实在没有勇气跳下去,但他们又不愿呆在这光秃秃的礁石上等待,只好一人抱了一只吹鼓了气的空水囊拖着张无忌和辉月使跳入水中。恶浪翻滚,二人只觉头露出水面的机会少的可怜,又短暂的可怜,根本没有机会呼吸空气,二十余丈的水程,饶是二人内力精湛,酷能闭气,仍喝了不少咸涩的湖水。

  有一件事辉月使没有告诉大家,便是此处水域鱼虾极多,各种凶恶的鱼类也不少,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里海巨章,这种巨章通常生活在深水处,但也有不少活动在这个岛屿附近,附着于水底礁石之上,偷袭过往的鱼虾,过着饭来张口的悠闲日子。危险的是这种巨章身躯实在太大了,有的触须伸展开来,足有好几丈方圆,能轻易缠住一艘三帆的中型渔船!而且这种怪物静则可以十多日纹丝不动,动则可以突然窜出水面数丈,八条怪爪一动之下,便可破水数十丈,便是游速极快的鲨鱼,往往也逃脱不了它的突然偷袭。这种怪物性情极怪,心情好时你的船撞到了它,它也会温顺地划开,心情不好时,你即使逃脱上岸,它也会追逐上岸,不将你纳入腹中决不干休!这种怪物浑身没有半根骨头,皮肤极韧极滑,寻常兵刃更本无法伤它,而且即使伤了它,也极难弄死它,你便是活捉了一条抬上岸去,几十人手拿大斧拼命砍,也得个把时辰的功夫才能完全解除它的伤害力!

  可想而知,遇到这种怪物有多危险!所以辉月使怕吓着了他们,没对他们说这些。好在他们安全地游到了圣火岛上,连只螃蟹龙虾都没有碰到。

  这一番划船急游,几名武功低的人都胳膊酸痛难忍了。但登上明教圣地,张无忌等人都不禁陪着辉月使恭恭敬敬地向着浓烟升起的地方拜了下去。

  当然,西华子装得很虔诚,心中实际在骂明尊的娘;而卫四娘原本不想跪拜的,但别人都跪下去了,就自己一人站着,不大好看,再加上西华子暗暗的扯了她一把,她也就看在恩公张无忌的面子上恭恭敬敬地拜了。拜后韦一笑忍不住低声悄悄问辉月使,难道以往每年总教祭祀,那许多的人都要这般跟落汤鸡似的上岛么?那么多人下水,男女老幼,如过江之鲫般地,场面定然壮观得紧!

  辉月使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沉声道:“明尊座前,不得胡言乱语!”唬得韦一笑连吐舌头,抽自己的耳光。在心中向明尊检讨自己身为护教法王之首,还这般愚昧懵懂,当真不配身居高位。

  众人沿着一条山谷蜿蜒上山,辉月使和韦一笑走在最前,辉月使突然低声对韦一笑道:“此外还有一条更宽敞的水道,礁石边修建了码头,船只可以直接停靠岛上。只不过那条水道要绕远了十几里,今日风大浪急,我便没有指引大家走那里!”

  韦一笑心下释然,笑道:“还好本人轻功卓绝,虽然不大会水,但身轻如燕,下水后想浮起来轻而易举,否则,这般大的浪,可吃不消!”

  辉月使忍住笑撇了他一眼,心想这人怎么这样?也不看看这是甚么地方,还要逗人家笑,和他到这里来,真是倒了大霉了!

  当下不再理他,提气飞步上山。

  卫四娘扶着小昭,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了,张无忌在人前原本颇避嫌疑的,现下也忍不住前去轻轻托住了小昭的腰,助她上山。小昭那瘦肖略显血色的脸上已经渗出了密密的一层细汗,张无忌来扶,一股柔和浑厚的内力输入体内,顿感舒服多了。

  这些时日张无忌想尽了办法为她煲各种鲜汤补充营养,日日运功趋病强体,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很多了,体重也增加了好几斤,粗糙干黑的皮肤开始蜕落,白皙的嫩肤生了出来。张无忌都不敢相信小昭竟然受了这么大的苦:头发枯黄发白,少得几乎遮不住头皮,身体瘦得只有六十多斤,虫却排了不下一斤!那个矿坑是个甚么鬼地方啊?怎么会有那么狠的人?只恨自己来得晚了,害得黛绮丝被活活折磨死,小昭也只剩了一口气!这下回归中原后,再也不能令她受半分惊吓苦累了……

  想着想着,众人已经登上了山顶,滚烫的热风迎面吹来,将张无忌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只见山下二三里外的山坳里,骇然出现一片阔达十余里的火海,浓烟升腾,将这里的岩石砂砾熏得一团漆黑,放眼望去,没有一丝绿色!漫天烟雾中,只见那火海的中央,隐隐约约确有一个乌黑的岛屿,辉月使已经呼喊着波斯语向着那岛屿叩拜下去了。

  此处地上的墨灰足有数尺厚,一会儿的功夫,众人的衣服和皮肤都已经沾染了薄薄的一层黑灰,全部变成了黑人,现下还要跪拜下去,西华子便是装都很为难了。心中骂道:“魔教果然是魔教啊!当真邪得可以!竟然把这种地狱般的鬼地方当作圣地!当真害死人了!”

  叩拜完,辉月使又向小昭和张无忌跪拜下去,朗声道:“此处便是我大光明摩尼圣教圣地所在了,如何恭迎圣物,请两位圣教主示下!”

  小昭睁着明亮晶莹的眼珠求助地看向张无忌,只见他的俊脸已经变得包公一般,心中委实想笑,忙咬住嘴唇掩了面低下头去。张无忌凝目仔细观察了一下,苦苦思索了一番,道:“尊使有何高见?”

  辉月使咬唇摇了摇头,惭愧之色现于脸上。

  张无忌看向韦一笑等人,他们也都摇了摇头。张无忌心想他们都不知道秘道的事,也难怪他们不知该怎么办好。便道:“那我们不如这样罢,李兄和大嫂看到西面的那座最高的山峰了么?便烦劳二位登上那座峰顶,隐藏好,仔细看是否会有其他人登上这座岛屿,如果有,便脱下外衣翻过来挑在剑上,用剑尖指出来人的方向!其他人和韩教主同本人前往火海圣岛!”

  听此言西华子心头大快,立刻抱拳躬身道:“定不辱使命!”带领卫四娘翻山去了。

  翻过一座山峰,卫四娘便捉起衣襟来拼命擦脸,西华子哈哈笑道:“擦甚么擦?再擦也是一个黑!又没甚么人稀罕看!哈哈!”

  卫四娘脸上一红,啪地一掌打在了西华子的肩上。她不愧为“闪电手”,西华子还真没躲得开。西华子中招,立刻一跃扑上,拦腰抱住了卫四娘的腰,撅嘴便往卫四娘的脸上嘴上亲,边亲边喘着粗气道:“这几日跟着张无忌,把道爷憋惨了!快来娘子,咱们先来个阴阳交合再上山顶去!”

  卫四娘浑身滚烫,眼见四下无人,张无忌他们也去得远了,便红着脸点了点头。

  ~~~~~~~~~~~~~~~~~~~~~~~~~~~~~~~~~~~~~

  张无忌等四人果然已经翻过两座山向东北侧更高的山峰登去了,西华子他们在三里外嘿呦怪叫,别人因为山风呼啸听不到,张无忌岂能听不到?真是气得没话说,心想一过帕米尔,定然设法遣开他们,这个西华子,永远令人无比讨厌!

  这事张无忌听到还的确不敢声张,且不说这是摩尼教圣地,便是韦一笑他们,可全都是没有成过亲的人,这样的事,怎么能够说得出口?

  “悬崖贼鸥洞。”

  这个岛上悬崖极多,除了湖区外,几乎到处都有悬崖,但贼鸥,则只有东北侧临湖悬崖才有。那里不但有贼鸥,而且还有很多,几有百万只,它们占据了绵延数十里的湖岸悬崖,那么那个能够通往圣坛的通道又在哪里呢?

  贼鸥是一种比鸽子大不了几分的水鸟,嘴尖爪利,平日里除捕食鱼虾小虫等等为食以外,还常常偷食其他鸟兽的猎物,甚至其他鸟兽产的卵和幼仔,所以被称之为贼!这种海鸥平时对人几乎没有甚么威胁,但它们的领地感极强,倘若有人贸然闯入它们的领地,情况便难说得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武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武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